第一章 苍天帝剑(求收藏、推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檀木香炉 书名:御宝天尊
    (新书起航,求推荐、收藏……)

    月圆之夜,紫霄之巅。

    不知何时,整个神舟大地开始疯狂的流传这一句话,而这句话的出处,却是来自于一份战书。

    这份战书牵扯到的双方皆不是无名之辈,其中发出战书的是年仅二十即进入灵榜前十的“八宝真君”秦帆,而他所约战的对象则让众人大吃一惊,居然是“苍天帝剑”楚天歌。

    楚天歌,昆仑剑派当代大师兄,八岁开启仙府之时,神舟大地万剑震动,临西朝宗,天地异象让人迄今叹为观止,据闻,他的仙府名为“万剑归宗台”,为九品仙府中的绝品。

    而且,仙府灵胎,本为天成,一时间破而为剑,剑鸣四方,昆仑顿时剑意冲霄,而后化为一把悬于天际的威严巨剑,上有四字——

    【苍天帝剑】!

    举世公认,近百年来最有可能渡过灵劫,灵宝飞升的修士,就是楚天歌。

    他的锋芒,完全遮挡住了一代人的光芒,即使是同为超级宗门“太一道”临虚、“轮回寺”慧果也只能屈与座下,而灵榜第一的位置,永远都是楚天歌。

    自从楚天歌高踞榜首之后,不是没有人对他发起挑战,但是,像今天这样引起前所未有轰动的却是第一次。

    因为,这次决战的发起人,同样也是一个传奇。

    是的,秦帆,他就是一个传奇。

    自从两年前秦帆声名鹊起之后,无数的修士对他进行了刨根问底的调查,可惜,无论是谁,在看完了资料之后,都不由得发出感叹——

    他,就是一个奋斗的传奇!

    秦帆出于云州、长明府的一个三流宗派,逍遥派。

    而且,说是一个宗派,其实整个宗派也仅仅只有十几个人罢了。

    况且,秦帆既没有什么卓越的天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本领,就算是十八岁时开启了仙府,也是最为低下的一品仙府,既无灵胎,又无异象,若非只要开启了仙府之后最低也被称为一品,那么,人们宁愿将他的仙府称为不入品。

    因为,他的仙府居然连属xìng都没有,彻底的无属xìng,那么也就是说,即使他的仙府孕育法宝灵根,看似什么属xìng都可以孕育,但是,他所孕育出的法宝灵根,都只会是最末品。

    这,就是彻底的悲剧,而更加悲惨的悲剧,则是仅仅在他开启仙府之后一年——

    逍遥派,被灭了。

    逍遥派驻地完全化为乌有,秦帆的恩师道德真人以及一众师兄妹全部陨道消,而秦帆,却侥幸逃过一劫。

    那些好事的人们猜测,或许秦帆之所以能够不死,就是因为当初的他太过废柴,以至于那灭掉逍遥派的仇家,都不屑于对那样一个等同于废物的少年出手。

    于是,宗派被灭之后,秦帆彻底的消失了一年时间,这段时间无论是多么神通广大的组织,居然都无法查探到他到底去了哪里。

    直到,一年之后,这个连敌人都懒得杀死的废物,如一颗璀璨的流星——

    横空出世!

    云州界碑一战,秦帆挥动一件山状宝物,云州界主yīn阳派所属十五位修士,古宝级的有八人,玄宝级的有三人——

    全灭!

    无尽海远古龙宫一战,秦帆左手持一座红sè石塔,右手握一杆黑sè小幡,弹指间石塔困住玄宝级的修士三十六人,而后挥动小幡,仅仅轻轻一挥,这三十六人——

    全灭!

    此后一次次的战斗,不仅成就了秦帆疯子的杀名,更是让人们惊讶的发现,他的仙府之内孕育的法宝居然有足足八件,而且件件威力不俗。

    这,怎么可能?

    所有的修士,瞠目结舌,而后,便是各种威,可惜,这个早已孑然一、了无牵挂的少年xìng格却是出奇的强硬,一言不合,八宝相向,生生的被他打出了“八宝真君”的名号,进入了灵榜前十,虽然,仅仅只是排名第十。

    可是,灵榜中的高手,可都是有可能度过灵劫,进阶灵宝的年轻修士啊!

    风轻云淡,圆月高悬。

    紫霄峰。

    此时从高空一眼望去,山下都是黑压压的人群,但是,这么多的人都是鸦雀无声,他们只是静静的看着那直插天际的紫霄之巅,还有那环绕虚空的八个年轻人。

    他们或男或女,或僧或俗,不过,山下的人群却都是面带激动的看着他们,上面的那八人,丝毫不逊sè于秦帆和楚天歌,因为,他们也是灵榜前十的高手。

    要知道,灵榜一甲子出现一次,而且,只要是上榜的高手,岁数最大的也只有三十岁。

    他们,同样都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他们,同样都是真正的声名赫赫。

    “太一道”,临虚;

    “轮回寺”,慧果;

    “净尘观”,红叶;

    “天妖”,千凝;

    “九幽谷”,凤幽幽;

    “七杀门”,歩惊魂;

    “孔雀王子”,君莫问;

    “生死无常”,鬼无常。

    “讨厌,人家好想睡觉呢?这两个王八蛋,怎么还不来啊?赶快打完了,人家还要洗澡呢!”

    慵懒的女子声音从一团云朵中传出,那略微伸出的一截玉臂在月光下越发人,虽不见其人,但是,寥寥言语,无不显示着“妖女”的魅惑天成。

    “哼!妖女!”一头雪白长发的红叶,眼神凛冽的看着隐藏在云团中的千凝,双眼如同万载寒冰,直似要把人心冻结。

    但是,妖女怎么可能示弱?

    “啊呀!偶怎么忘了,这里可是还有一块冷冰冰的老女人呢?”

    “你说谁老?”红叶顿时站起,包裹全的白发轰然向着云团激shè而去,看来,即使是再清心寡yù的女人,若是一牵扯到老,都会发飙啊!

    “哎呀,不要打了啦!你们两个想要看看谁老,要不然现在都把衣服除去,让山下的那些傻男人好好评看一番,可好啊?”这般言语放*的也只有九幽谷的魔女凤幽幽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其余不论是飘然出尘的临虚、还是道貌岸然的慧果、杀气凛然的歩惊魂、举杯邀月的君莫问都是闭目沉思,不发一言,唯有隐一团黑雾中的鬼无常桀桀怪笑道:

    “嘎嘎,他们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御宝天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