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各自为战!

    一片荒芜,漫天飞舞着干枯的草屑,一个影在朝阳下缓缓的从天边走了过来,雍容华贵,仪态从容。那人走到山顶便停了下来,带着一种别样的韵味摇着手中的扇子,此人正是三先天儒家龙首疏楼龙宿。

    站在山顶往前一看,原本生机勃勃绿意盎然的jīng灵森林仿佛是干涸了千年一般,树木枯死,残花败叶,一片死寂。疏楼龙宿不皱了皱眉头,轻轻的叹了口气,举起扇子,隔空从死寂的森林遗迹上拂过,就像是在安抚这不肯瞑目的自然一般。

    “唉,一路赶来,尽是这幅摸样。罢了罢了!”疏楼龙宿摇了摇头,转便打算离开。他赶来的时候本就是带着‘尽人事看天命’的心态,现在天命如此,他也不会去强求。没有任何心理压力,疏楼龙宿转准备离开。才走几步,他突然皱了皱眉头,转过头来看着森林入口,本来空无一物的地方突然多了一个脸sèyīn沉浑散发着黑炎的老人。

    “嗯?”疏楼龙宿缓缓的转过来,他从这个老人上感觉到了压力,他不会小视这样的对手。哪怕他感觉不到对方上的生气。

    “这打扮,你是醉南君府的人?”半响,老人先开口了,他的神sè没有任何波动,仿佛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他有所反应。

    “汝是何人?”疏楼龙宿微微一笑,遇到一个能让自己感觉到压力的对方不容易啊!而且看对方的样子,似乎是来者不善呢!

    “阎魔,地狱监狱长!”老人的神sè终于有所变动了。他听起膛。很是自傲的爆出了自己的名字。作为曾经的超级高手。以一人之力迫天坛退让的存在,他有自傲的资格。本来想从这个后生的眼里看到恐惧和钦佩,谁知这后生听了自己的名号之后毫无反应。

    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反应,疏楼龙宿的神sè明显变换了一下,他扇子一摆,微笑着说道:“原来是汝啊!的确有资格与吾一战。”

    “与你一战??哈哈哈哈哈哈…”阎魔大笑起来,疏楼龙宿也不打扰,静静的站在远处看着阎魔大笑。

    “不错不错!”阎魔看着神sè不变的疏楼龙宿缓缓的点了点头。然后叹息一声说道:“如果你不是醉南君府的人,我一定将地狱交给你打理,可惜可惜啊!”说着,阎魔不摇了摇头,一副世事弄人的姿态。

    “虽然有些失礼,但处于尊重。吾还是多嘴一句,汝可知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疏楼龙宿在阎魔上感觉不到生气,心里便认为这位是被阿尔萨斯‘生者降临’弄出来的。

    “唉,怎么会不知道呢?有些事,就算我不愿意也要去做。”说到这里。阎魔的神sè一凝,双眼放光的盯着疏楼龙宿。他没有多少时间耽搁下去了,所以必须速战速决。

    “后生仔,得罪了!”阎魔怒吼一声,浑的黑炎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喷发而出,朝着疏楼龙宿烧了过来。

    疏楼龙宿一惊,手中扇子忽左忽右,将喷过来的黑炎一一扫开。黑炎一落到地面,便将枯枝败叶烧了个干干净净,并且将地皮也点燃了。阎魔双手一合,浑绷紧。原本已经落在地面上黑炎就像兔子一般,突然朝着疏楼龙宿跳了过去。

    “喝!”疏楼龙宿手腕一转,内力爆发,直接将黑炎扇向了阎魔。“轰!”“轰!”“轰!”恐怖的爆炸声将原本就已经很脆弱的枯树直接震成了灰烬。烟雾散去,阎魔毫发无损的站在原地。

    “汝还好吧?”疏楼龙宿很是关心的问道。

    “哼!”阎魔脸sè一沉,再一次爆发出恐怖的黑炎,直接将整个天际都占满了。只见阎魔单手一指,漫天的黑炎化作箭雨朝着疏楼龙宿shè了过去,看来这一次阎魔是动真格了。疏楼龙宿脚步滑动,面对着漫天的黑炎之箭从容不迫,进退自如。带着千钧之力,手中扇子不停,漫天黑炎被打乱,犹如雨点一般,毫无规律。

    阎魔脸sè一变,原本疏楼龙宿这么一扇,将他与黑炎的联系给打乱了,漫天的黑炎不再像之前那样控制的得心应手了!他脸sè一沉,斗气爆发,漫天细雨般的黑炎瞬间急促,仿佛倾盆大雨。疏楼龙宿一时不查,居然被淹没在恐怖而密集的黑炎暴雨之中了。阎魔不松了口气,这天下没有沾了黑炎还能活下来的!

    “喝!“一声冷喝,疏楼龙宿犹如风雨之中的一道闪电,撕开了黑炎所布置漫天暴雨,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以扇化剑,朝着阎魔刺了过来。

    阎魔一愣,他看到疏楼龙宿明明浑粘着黑炎却毫无不适,一下子失神了。疏楼龙宿眼神一凝,手中扇子一扇,恐怖的风刃朝着阎魔卷了过去。眼看着就要被风刃割成条状,阎魔怒吼“哈!”一声,天上的地上的黑炎猛然炸开了!

    空间震碎,天地混沌,jīng灵枯林直接从地面上抹除了,一个深达千米直径数百里的天坑中,疏楼龙宿稍显狼狈,虽然有所准备,但还是被这恐怖的能量炸的脸sè苍白,连吐了数口鲜血口才好过一些!他抬头看着破碎的空间,幸好这个世界的空间壁障自愈能力很强,不然的话恐怕这个时间早就不存在了。

    “咳咳咳…”一阵咳嗽从不远处的空间裂缝之中传了出来,疏楼龙宿抬头看去,只见阎魔脸sè难看,形佝偻的从异次元之中走了出来,口的衣服上沾着鲜红的血液。

    疏楼龙宿眉毛挑了挑,他看着阎魔口的血渍,一时间有些呆滞了。阎魔也注意到了疏楼龙宿嘴角的嫣红,表很是jīng彩。

    “汝(你)是活人?”两人同时开口问道。

    “然也!(是啊!)”两人又同时点了点头。

    “汝是活人,为何吾在汝上感觉不到生气?”疏楼龙宿皱了皱眉头问道,活人跟死人的区别就是活人有jīng气神。

    “我修炼的是地狱不传之术《天照黑炎》,这武学本就是控制代表死气的黑炎。所以我能控制完美的控制自的jīng气神不让其流露出来,这样一来我对生气的感知也降低了许多。”知道对方是活人,阎魔也没有打下去的兴致了,他席地而坐,侃侃而谈。

    “原来如此!为了不让死灵发现吗?倒是不错。”疏楼龙宿一下子就想到了阎魔这么做的原因,这样一来死灵就发现不了他,他便可以在死灵区域随意往来了。

    不说疏楼龙宿与阎魔之间的心心相惜,布拉格城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天空被黑云笼罩,看不到意思阳光。漫天的骨龙死灵鸟肆无忌惮的在城市上空飞翔着,时不时突然降下来,抓住一个平民或者士兵飞到空中撕裂分食。

    “不要慌张!拿起武器,将这些没毛畜生打下来!”一个士官弯着腰站在城墙之上,不停的大吼着鼓舞士气。一只骨龙发现了这位士官,它嘶吼着朝着士官飞了过来,一对冒着寒光的骷爪抓向那位士官的脑袋。若是被抓实了,这位士官必死无疑!

    就在士官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一个影突然出现在他前,扬起手中的巨剑直接将骨龙劈成了两半。那人转过来,浓密的络腮胡子让他看上去显得有些粗狂。正是醉南先锋城曾经的儒将彭程,不过他现在这个样子,哪里还有半点儒将的影子?

    “小子,你很不错!”彭程看着目瞪口呆的士官,不咧嘴一笑。

    “多、多谢将军!”士官一机灵,看到这位将军上穿的铠甲是他不认识的款式,以为他是某个不知名的小国家来的将军,不由衷的感谢道。小国家培养一个这样的人物不容易啊!

    “哈哈…这里就交给我们醉南军,你们赶紧下去疏散平民吧!”彭程转过头去,看着天上的死灵鸟与骨龙,表很是轻松。一队队穿铠甲的士兵跑上了城墙,它们一手绑着盾牌,一手握着大刀,神sè沉稳的盯着天上。他们是醉南最普通的士兵,但他们不想被当成炮灰,所以在彭程的带领下,他们完成了一系列恐怖而艰辛的训练,只为将来在战场上与‘青sè洪流’一决高下!

    “揪!”天上的死灵鸟感应到了士兵们的气势,毫无思想的它们不知道是什么,但本能告诉它们,必须打断!于是,数以亿计的死灵鸟朝着站在城墙上的士兵们撞了过来。

    “盾!”彭程抬起绑在自己左手上的盾牌挡在口,士兵们怒吼一声,一排一排的站好,后一个一手抵住前一个的背部,一手举着盾牌挡在头上,一个碉堡式的防御眨眼间出现在城墙上了。

    “嘭!”“嘭!”“嘭!”

    数不清的死灵鸟撞在盾牌上,仿佛一碗绿豆倒进锅里一般,密集、清脆、有力!

    “朱雀独舞!”浑冒着火焰拖着十八条尾羽的南灵朱雀冲天而起,带着恐怖的高温将那些不知疲倦的死灵鸟烧成了灰烬,中学院院长伊丽莎白动手了!(未完待续。。)

    ps:感谢我黑夜书友的评价票~~~这些天微雨一直在忙工作的事,因为换了岗位,一团雾水啊...

重要声明:小说《领主大人安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