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众生之巅!

    http:..永久网址,请牢记!

    “切,你这个家伙有些时候还是蛮给力的嘛!”伊丽莎白愣愣的看着明月手里纯白sè的魔力,半天才嬉笑着说道。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嗯,这么说呢?偶尔也要给人一点点靠得住的感觉才行啊!”明月笑了笑,然后扬了扬手说道:“噢啦,别客气了。”

    “别用这种逗小孩子的口气跟老娘说话!”伊丽莎白一把抓住明月的手,拉到自己嘴边,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明月手掌中的魔力就这样被她吸进了体内。远处的朱雀,欢快的鸣叫一声,火焰更加旺盛了,而攻击也一下子提了上来。

    “你们…都是这样吸收别人的魔力?”明月收回手,悄悄的在背后擦了擦,有些汗颜的问道。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嫌弃老娘吗?”伊丽莎白注意到了明月的小动作,顿时有些不满的质问道。

    “那、那个…习惯啊!”明月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哭丧着脸说道:“有些时候…就不自觉了,绝对没有不敬的意思啊!”

    “哼!”伊丽莎白哼了一声说道:“我也知道这个方法有些奇异。主要是因为现在是特殊况,我没有那么多的闲工夫再去同化这些来外的魔力,不如直接吸进体内,然后直接使用出来。这样就免了中间的转化,后遗症的话,就是这样。”伊丽莎白指了指远处的主攻手朱雀接着说道:“朱雀上的火焰会变得不纯,影响了它的攻击强度。”

    “哦哦,不过就算是不纯。一样能将那两个老头子压得死死的啊!”明月看着依旧占着上风的朱雀。不赞叹道。

    “别开玩笑了!”伊丽莎白白了一眼明月说道:“别小看这些老头子。天坛六位红衣祭祀没有一个简单的,到目前为止,那两个老不死的也只是稍微认真了一点罢了!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明明是来兴师问罪的,却没有那种霸道和杀意。”

    “诶?!没有这些不是因为大家都是熟人吗?”明月有些意外的看着伊丽莎白问道。

    “熟个毛线熟人啊!”伊丽莎白直接爆粗口道:“当年天坛对付宗庙的时候什么时候才在乎这些了?我怀疑,他们可能还有什么后招!你不也是这样想的吗?不然怎么一直在旁边当看客?”

    “嚯嚯,被看出来了!”明月微微一笑,装模作样的说道。他没怎么认真动手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留着力气跑路,可能的话,顺手将君明镜救走也没什么。

    这时,一直在避退的两个老人突然眼神一凝,两人对着站在远处的伊丽莎白和明月发动了攻击。

    “海神三刃叉!”迪生单手一抬,四周的水元素突然凝聚了过来,眨眼间一柄雪山高大的水元素三刃叉出现在他的头上。仿佛被真正的海神握着一般,三刃叉直接朝着两人横扫了过来,一路上凡是敢挡在前面的不管是人还是山,通通被吸进了三刃叉中。

    “大镰铀!”佛罗里达则单手按在迪生所召唤出来的巨大三刃叉上。上万道半透明的风刃出现在三刃叉之中,凡是被吸进来的东西通通在一瞬间割的粉碎。

    “光明之镜!”明月单手一抬。召唤一面古朴的镜子挡在一旁,然后跟迪生一样单手举起来,纯正的光明魔力源源不断的爆发出来,他盯着两个老人一字一顿的说道:“超魔法.审判.朗基鲁斯之枪!”话音一落,明月的头顶上一杆巨大的黄金之枪一寸一寸的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了。

    “这、这是术?!”伊丽莎白咽了咽口水,个体发动的术可是少之又少,而像明月这样,只是念一下魔法名字就弄出来的更是没有!就像她自己,弄个比较特别的魔法出来都要搞半天。而两个老人的神sè也变化了一下,同时在心里感叹,不愧是圣魔导师。

    “现在,就来试试,是你的‘海神兵器’强,还是我的‘屠神兵器’强!”明月看着迪生微微一笑,然后单手一抛,‘朗基鲁斯之枪’便像火箭一般朝着两个老人直直的撞了过去,而横在双方之间的只有‘海神三刃叉’。

    迪生神sè一凝,单手一摆,‘海神三刃叉’便对着‘朗基鲁斯之枪’横了过去。两件人间凶器便在空中相遇了,‘海神三刃叉’的水元素枪一撞便碎,然后上万道风刃击打在‘朗基鲁斯之枪’的枪之上,发出了一声声金属碰撞的声音,但即使是这样也阻止不了‘朗基鲁斯之枪’!

    两个老人同时皱了皱眉头,不愧是术,这种表现对得起它术的份。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同时点了点头,迪生半蹲在前面,单手按在两脚之间缓缓的说道:“上善!”一个淡蓝sè的球体将两人包裹在了里面,同时不停的旋转着。

    佛罗里达则站在迪生的后,单手对着冲上来的‘朗基鲁斯之枪’念道:“风!”一个青sè小旋窝缓缓的出现在淡蓝sè球体之前,仿佛将周围数千里的空气都被吸了过来,跟着旋转一般。

    ‘朗基鲁斯之枪’如期而至,狠狠的撞在了‘风’之上,仅仅半秒钟‘风’便破开了。‘朗基鲁斯之枪’出现在一点点偏差,依然势道不减的朝着‘上善’刺了过去。接下来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朗基鲁斯之枪’居然从‘上善’的一旁滑了过去,两个老人除了有些脱力外毫发无伤。

    “咦?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明月有些意外的看着两个老人问道。

    “哼哼,别小看这些活了这么多年的老人,这些家伙一个个都jīng明的跟狐狸似得!”伊丽莎白直到这时才缓过神来,听到明月的问话后,她立刻干笑着说道。

    “嗯。说的也是。”明月点了点头。同时也从全光明的状态退了出来。一直保持着那个状态很累的。

    远处,君明镜和卡尔文在明月使出术的时候就停了下来,卡尔文看到两个老朋友没什么大碍后才悄悄的松了口气,然后得意的看着君明镜说道:“看到没有?这就是我们这些老头子的实力,你们这些小鬼想超越我们,还早着呢!哈哈哈…”

    “少得意了,不过是踩了狗屎运罢了。话说,你到底打不打?”君明镜甩了甩手中利剑。有些无奈的开口问道。这个死老头子,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就是不跟自己正面对抗了,反而时不时指着剑子仙迹和佛剑分说给君明镜解说他们两个的剑术,然后教导君明镜,这一招应该怎么用才漂亮!

    “你这个小丫头,老夫好心好意指点你。你不但不感恩戴德,还这么嫌弃。简直是岂有此理,你知道若是我放出话要收徒的话,那拜师的人可以从这里排到沁花园了!”卡尔文有些不满的盯着君明镜吹胡子瞪眼的说道。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了。若是我君府招婿的话,那队伍可以从这里排到圣山之巅了!”君明镜骄傲的扬了扬下巴说道。真以为只有你会炫耀?虽然自己没打算过给君如意招婿,不过偶尔想想的话,倒也觉得有趣。

    “你招婿?!开什么玩笑?你的份这么高贵,放眼望去这大陆之上有哪个男儿配得上你!”卡尔文瞪着君明镜很不满的说道。

    “你在开什么玩笑?”君明镜恼怒的说道:“谁说是我要招婿了?我是说给我妹妹…不对!你算什么东西,这个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君府之事,还轮不到你天坛来说三道四吧!”

    “你这个小娃娃!好,老夫今天就好好的教育一下你,让你知道什么叫长辈!”卡尔文斗气一转,浑的肌一块块的鼓了起来,胡子更是无风自动,配上瞪得铜铃大的眼睛,倒是颇有一番气势。

    “咦?终于有点气势了啊!这样才有趣嘛!”君明镜妩媚的嘴唇,有些邪魅的笑着说道。

    “哼,对长辈不敬,打!”卡尔文冷哼一声,整个人就像超级赛亚人一般,头发也一根根的竖起,浑罩在斗气之中朝着君明镜冲了过来。

    “怎么回事?速度反而没有之前那么快了?”君明镜严阵以待,却发现卡尔文的速度慢了下来,正在疑惑的时候,老人斗大的拳头已经朝着自己的腹部砸了过来。将白银诸侯剑横在腹部,老人的拳头不偏不倚正在砸在剑上,一股巨力爆发出来!

    “飞吧!!!”卡尔文大吼一声,拳头往上一撩,君明镜便像《功夫》中的周星驰一般,被他一拳打飞了不知道多远。玉辞心一惊,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她都还只是停留在两个人斗嘴的阶段,没想到一转眼,自家主公就被人家给一拳打飞了。

    “咿呀!似乎飞的蛮高的啊!”疏楼龙宿握着扇子搭在眼睛上,抬头看着空中悠悠的说道。

    “龙宿看得到吗?吾刚刚还能看到一点,现在似乎看不到了。对了,上面是什么地方啊?”剑子仙迹也学着疏楼龙宿的样子看着空中,脸sè有些凝重的问道。

    “上面似乎是…哎呀呀!这下好玩了。”疏楼龙宿将扇子放了下来,一手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有些欣喜的说道。

    “嗯?莫非是?”剑子仙迹看着疏楼龙宿的样子,神sè一缓,不确认道。

    “从这个位置看,加上下面的石碑,十之**了!”疏楼龙宿摇着扇子,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你们两个,刷怪的时候给吾认真点!”佛剑分说转头看着两个开小差的队友,不皱着眉头提醒道。

    “是是是!”剑子仙迹和疏楼龙宿赶紧赔笑,然后又继续着水深火屠杀。

    卡尔文一拳将君明镜打飞之后便站在下面抬头仰望,等了半天也不见下来,有些心急的他准备亲自上去的时候却被玉辞心给拦了下来,戢武王很生气,浑散发着恐怖的威能,冰冷的气势几乎将周围的空间给凝固了!

    “你让开!”卡尔文盯着玉辞心语气凝重的说道,这位可不是君明镜那个半吊子。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先天高手。光凭着这气势就让卡尔文不敢掉以轻心。

    “哼。受死!”玉辞心冷哼一声,整个人轻如鸿毛一般朝着卡尔文飘了过来,双掌带着莫大的威能朝着卡尔文拍了过去。

    “嘭!”的一声,整个空间都震动了,卡尔文双手平举,托住了玉辞心的单掌。

    “哼!”玉辞心内力一转,冰冷的内力眨眼间便将卡尔文给冻住了!然后对着冰柜之中的老人又是一掌,直接将他从空中拍了下去。

    “看见没有。即便是这样的女人,依然对吾颇有好感,可见吾之女人缘比你好很多!”香独秀指了指刚刚大发雌威的玉辞心,很平静的跟莱昂纳多说道。

    “这种女人的好感,你还是自己慢慢享受吧!”莱昂纳多看了一眼空中的玉辞心,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子的确是国sè天香,可是这彪悍的战斗力还真不是普通的男人能承受的起。

    “吾知道,你这是羡慕嫉妒。不过,败在吾这种高雅脱俗之人的手里,你也算是虽败犹荣了!只怪吾太优秀了。若是打击到了你,只能算你倒霉了。唉…”香独秀拍了拍莱昂纳多的肩膀。用着他独特的方式安慰道。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羡慕嫉妒了魂淡?!”莱昂纳多觉得自己一千多年来受的气还没有今天一天受的多。这个家伙,简直无法用普通的言语来交流。

    “这个不用看,吾能感觉得到。每当吾一出现,周围的人都是你现在这种表现,唉…果然,都是因为吾太优秀了啊!”香独秀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所谓高处不甚寒就是这个样子的啊!

    那是因为所有人都对你这个家伙无语了好不好!莱昂纳多咬了咬牙,最终明智的选择了不说话。

    君府内,老管家手里抱着锦盒从君明镜的书房走了出来,一路走出了君府,来到了大街上的一家很普通的茶肆中,这间茶肆正是当时君明镜和生一欢在思思公主记忆中喝凉茶的地方。

    “你来了…”茶肆中,一个长相可却始终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的女孩子正坐在那里等着。此人正是生一欢最信任的人,火系魔导师可可。

    “嗯,这就是二爷要的东西……”老管家将手里的锦盒递给可可,神sè木然的说道。

    “辛苦了…”可可接过锦盒,打开看了看,确认了之后点了点头,她看向老管家不开口问道:“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面对着可可少有的主动开口问话,老管家并没有过多的反应,他摇了摇头,看着君府的方向说道:“我生在君府,死也要死在君府!……”

    “有件事,我很好奇!”可可的眼睛终于全部睁开了,她火红sè的眼球盯着老管家,神sè少有的认真问道:“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为什么?因为君府天生就应该凌驾于众生之上!而老太爷、老爷还有少爷,连称王都不愿意,他们是在浪费君府的资源!只有二爷、只有二爷才能带领着君府登上那众生之巅,那才是君府的宿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明明有着强大的实力和深厚的底蕴,却龟缩在醉南这个小地方!”老管家听了可可的问话,先是楞了一下,然后一脸笑意的看着可可语速很快神sè激动的说道。他想要的君府,不是君明镜的那种安宁和谐,他要的是众生臣服!

    “原来如此…”可可的眼睛之中的jīng光慢慢的隐了下来,整个人又恢复到了之前的那种睡不醒的状态,她点了点头,提着锦盒摇摇晃晃的离开了茶肆,至于老管家,她不想多说了,这便是盲目崇拜的后果,用比较时尚的说法就是极端主义。

    正在跟南风不竞过招的生一欢突然停了下来,他避开了南风不竞的攻击之后便拉开了距离,笑呵呵的看着在场的人说道:“我们可以撤退了,东西到手了!”

    “到手了吗?那就撤吧!”迪生和佛罗里达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往后一跃,退出了战斗群,里维斯也摆脱了素还真站在了生一欢的边,莱昂纳多终于找到一个借口脱离香独秀了,他突然觉得生一欢比香独秀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怎么回事??”明月和伊丽莎白飞到素还真的边,有些疑惑的问道。剑子仙迹、玉辞心、南风不竞等人也靠近了过来,神sè疑惑。

    素还真皱了皱眉头说道:“看来,君府之中有他们的jiān细。”

    “什么?!”众人一惊,这个消息有点打击人了。自己在这里打了半天,结果被自己人给yīn了,想想都觉得憋屈。

    “是老管家吗?…”疏楼龙宿皱着眉头手里的扇子明显摇摆的快了几分。

    “恐怕是的!”素还真点了点头说道。

    “那主公……”玉辞心的神sè更加冷冽了,她知道君明镜和老管家的关系,说成的爷孙也不足为过,君明镜最信任的人,除了他们这些伙伴之外就是老管家,而最亲近的人除了君如意也只有老管家了!若是这事让君明镜知道了,恐怕……

    “对了,明镜那个家伙去哪里了??”明月突然发现,君明镜居然不在人群之中,不有些紧张的问道,他可不想听到一个坏消息。

    “在上面,还没下来呢!”剑子仙迹指了指空中,神sè凝重的说道。

    ps:感谢书友百里危楼的赠阅~~~

    ..为你提供jīng彩门小说免费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领主大人安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