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要战便战!

    http:..永久网址,请牢记!

    “果然是好酒!”里维斯端起桌上冰镇的醉南美酒喝了一口,顿时唇齿留香,不开口赞叹道。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想想看,自从被关进去之后我就没有喝过醉南的酒了啊…今天一定要喝个够!”一个罪犯拿起酒壶就往嘴里灌,然后擦了擦嘴角的酒渍大笑着说道。其他罪犯应和着,也学着他的样子大喝了起来。

    “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敢将这些罪大恶极的犯人放出来!这么说来,袭击我中学院的人,就是你们了!这回没有什么可以辩解了的吧?”伊丽莎白盯着里维斯冷冷的说道,在她看来,里维斯才是一切的主谋,生一欢不过是他的马前卒罢了!

    “若是我开口向院长大人借,恐怕院长大人不会同意,所以只能出此下策了!”里维斯笑了笑,毫无歉意的看着伊丽莎白说道,仿佛在说,如果你肯借,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你这个魂淡!”伊丽莎白猛地站了出来,她转头看着天坛的三位老人说道:“喂,现在你们看到了吧!我早就说了地狱出了问题,现在他们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里,你们就这样无动于衷吗?!”

    天坛的三位老人还没说话,那些罪犯就不乐意了,他们盯着伊丽莎白争先恐后的说道:“那边的小妞,知道你自己再说什么吗?!再敢乱说,小心大爷把你先jiān后杀,再jiān再杀!哈哈哈哈哈…对了,醉南的那个美妞,还有没有酒啊?都给大爷拿上来!看你长得这么漂亮。大爷等下保你平安!”

    “你、你们。简直是不知死活!”伊丽莎白魔力一吐。山巅之上的温度一下子上涨,白雪开始融化,几个罪犯的桌椅变得十分脆弱,他们一坐便塌,顿时摔了七荤八素!

    “臭婊子,别以为只有你厉害,劳资在几十年前也是圣级!”几个罪犯跳了出来,浑斗气爆发。然后朝着伊丽莎白狠笑着冲了上来!

    “啊啦,真是年少轻狂啊!”银齿雀微微一笑,整个人便消失了,眨眼间出现在那几个罪犯的背后,罪犯们先是一愣,立刻对着后的雀拳打脚踢,轻巧的避开了这些拳脚,雀的匕首仿佛长了眼睛一般,从侧面出现,狠狠的扎进了其中一个罪犯的心脏!然后腰与手臂同时发力。与那名罪犯调换了一下位置,匕首上扬。轻轻一滑,割断了另一个罪犯的咽喉!

    “可恶!”余下的两个罪犯表一变,朝着雀的腹部就是一脚!双手重叠在腹部,接着他们的力道往后退去,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这一切就在一个呼吸间完成了,雪地上倒着两具尸体,鲜红的血液将雪地也染成了红sè!

    “好敏捷的手啊!恐怕,就算是艾露莎也做不到这点呢!”明月看向银齿雀的眼神变得凝重起来,这个女人还真是危险呢!

    “这种体的柔韧xìng,纵观动漫恐怕也只有rì向雏田能比一比了!”君明镜的神sè同样凝重,那么细的腰,托着那么大的,还做这些东西,真是厉害啊!

    “喂喂,你在胡说什么啊!等等,我猜你只看过火影死神海贼王这三部动漫吧?”明月瞥了一眼君明镜,有些看白痴的说道。

    “火影每集都看,海贼只看女帝!死神…偶尔看看同人小说…对了,妖尾我把第一季开完了,从头到尾没有看到你啊!”君明镜转过头看着明月,表很严肃,语气很认真的说道。

    “呵呵呵呵…”这个家伙是白痴吗?明月的嘴角抽搐了两下,果断选择不理会!

    “不知学院这是什么意思?我的人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你们却下杀手,有点过了吧?”生一欢笑呵呵的看着伊丽莎白阐述着自己的观点。

    “啊啦,我也只是开开玩笑,只是没想到他们这么开不起玩笑,真是抱歉啊!”银齿雀不等伊丽莎白说话,自己就站出来微笑着解释道。

    “那么,现在我也想跟你开开玩笑啊!”生一欢缓缓的抬起头一双眼睛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似笑非笑的看着银齿雀。

    “别看他的眼睛!”君明镜赶紧开口道。

    “噢?府主大人在说什么啊?”生一欢转过头看向君明镜,表依然是那似笑非笑。

    “主公莫怕,吾会保护你的!”香独秀突然出现在君明镜的后,然后一把将他抱进自己的怀里,周围突然冒出了温暖的泡沫和鲜花,很认真的说道。君明镜顿时有种被恶心到了想吐的感觉!

    “咳咳…两位,这里是公共场合啊!”一旁的明月咳嗽了一声提醒道。

    “唉…年轻人的思维,我们这些老人跟不上了啊!”卡尔文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叹了口气说道。

    “你们到底打算偏题到什么时候?!”忍无可忍的伊丽莎白突然大吼一声,然后指着生一欢说道:“这个家伙抢走了我的‘师之令’!今天不管怎么样,我学院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我君府也是!”君明镜终于恢复了过来,将香独秀推到一边之后,冷冷的盯着生一欢说道。

    “看起来你得罪的人还真是多啊!”佛罗里达看了一眼生一欢说道。

    “呵呵…可能是我长得不讨喜吧!”生一欢毫不在意的说道。

    “这样吧!”迪生抬头看着君明镜说道:“只要你们把‘祖之令’交给我们,你们和他之间的事,我们天坛不参与!如何??”

    “呵呵…”君明镜冷笑一声说道:“那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啊?”不会理迪生,君明镜转头看着生一欢继续说道:“今天,我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的!”

    “恐怕,你那个本事啊!”生一欢笑了笑,很随意的说道。

    “试试就知道了,杀了他!”君明镜盯着生一欢冷冷的说道。话音一落,南风不竞便第一个冲了上去!莱昂纳多站起来想帮忙,却被香独秀盯上了。而里维斯则被素还真看住!

    “你真的打算在这里动手吗?”里维斯眯了眯眼睛看着君明镜问道。

    “你阻止不了我!”君明镜的眼睛一直盯着生一欢,即便是南风不竞,居然也不能做到全面的压制!生一欢的招式太奇怪了,南风不竞有种跟棉花打架的感觉。

    “这么说来,是没得谈了,那就只能抢了,上!”里维斯冷喝一声,后的罪犯们一个个如同豺狼一般扑了过来!玉辞心看着一部分朝着她扑过来的罪犯皱了皱眉头,反手一掌拍了过来!得天独厚的雪山之巅,玉辞心随手一掌便将其中跑得最快的罪犯给冻住了!

    玉辞心看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的三先天剑子仙迹、疏楼龙宿、佛剑分说,朱唇微启:“你们上,主公边有吾。不必担心!”

    “麻烦道友了!”剑子仙迹朝着玉辞心点了点头,然后第一个冲了上去,疏楼龙宿看了一眼君明镜,也跟了上去,剑子仙迹看了一眼佛剑分说说道:“今rì便是吾等三先天重立威名的时候了!”

    “咦?剑子何事还在意这些虚名了?”疏楼龙宿扇子一晃,将一名罪犯点杀之后笑道。

    “只是为了让佛剑有动力罢了!”剑子仙迹很认真的说道,同时手下动作不停,一把剑将围着他的数名罪犯玩弄钰鼓掌之间。一时间,除了玉辞心、行独秀、素还真三人没动手外,其他人都动手了,地狱的罪犯虽然数量众多,但毕竟关的时间太长,战斗技巧都荒废的差不多了。而君府一方,实力本就高过这些人一成,加上灵活的战斗技巧,仅仅靠着五人居然将地狱的几十人给挡住了!强悍的斗气和恐怖的魔法,将这个场地毁的也是一塌糊涂,只有那些桌椅在众人的保护下没有被毁掉。

    “哼,真是丢人啊!这么多人,居然无法冲破对方五人组成的防线。”里维斯冷哼一声,缓缓的站了起来,他看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也只是徒增伤亡罢了,所以他要亲自上场。而素还真表不变,仿佛没有将里维斯放在眼里一般!

    “这位朋友也想活动活动吗?不过活动的话会流汗,流汗的话就要洗澡,不过这附近没有可以洗澡的地方啊!吾等还是不要打了。”香独秀出现在莱昂纳多边,将准备起来的莱昂纳多又按了回去!莱昂纳多可是jīng灵族少有的天才,当年犯了事才会被关进地狱的。这样的人自然有他的骄傲,宗庙可能会被香独秀这种可笑的理由说服?可当他想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从香独秀的手里站起来!直到这时,他才真正意义上的直视香独秀了。

    里维斯瞄了一眼莱昂纳多,有些意外香独秀的实力,这么一个脱线的家伙居然有这种本事!那么,自己眼前的这个家伙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么一想,里维斯对素还真不认真了起来:“不知道阁下高姓大名??”

    “既然阁下这么有诚意的问了,吾要是不回答的话岂不是太无礼了?吾名,素还真!”素还真微笑着看着里维斯缓缓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号。而里维斯听了之后不皱了皱眉头,眼前这个家伙,就是几次将主上的逃离的人啊!

    有点麻烦呢!

    ..为你提供jīng彩门小说免费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领主大人安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