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闹翻了!

    “你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拉低吾的智商吗??”看着龙傲天手里托着‘霓虹火’左摇右晃,初行雁不开口问道。

    “什么?哼!你太小看‘霓虹火’的威力了!”龙傲天先是一愣,然后很欠扁的说道。看着他的神,即便是养xing功夫很好的初行雁都有种想冲上去把他的那张脸按在地上狠狠的踩一顿的冲动!

    “大人!不好了!!”另一边,正在皇宫议事厅中当值素还真从文件中抬起头,看着急急忙忙跑进来的钟年仁从容的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原来,看到君明镜向龙傲天动手的时候,这位礼部侍郎便马上跑到皇宫报信了!

    “醉南公爵跟龙将军打起来了!”钟年仁深吸一口气,然后大声说道。顿时。议事厅里的几个官员都转过头看向他了!这可是大新闻啊!醉南公爵刚刚入京就跟帝国的英雄打起来了,这是在为东奥鸣不平吗?官员们一个个开始自行补脑了……

    “所为何事?”素还真倒是悠闲,他语气平淡的问道。

    “因、因为…”钟年仁咬了咬牙说道:“与in为龙将军的儿子看上了醉南公爵的妹妹,想要醉南公爵同意他跟公爵的妹妹在一起!”

    “原来如此!”素还真点了点头,然后站起来说道:“这里的事,就劳烦诸公了!素某去去便来!”

    “宰相大人且去,这里有我们在,没问题的!”官员们赶紧点了点头说道。素还真笑了笑,不急不缓的从议事厅走了出去!钟年仁赶紧跟了上去,他生怕龙翔那个武夫一不小心伤到了醉南公爵大人!

    当素还真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龙傲天一手托着他所说的‘霓虹火’对着初行雁比划着。而龙翔则跟南风不竞互相对视着,谁都没有先动手!看了一阵之后,觉得无趣的素还真便走了出来,站在一旁开口说道:“你们打算打到什么时候??”

    “宰相大人?!”龙翔和龙傲天看着素还真出现之后便停手了,初行雁微笑着看着素还真,南风不竞则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龙将军刚刚得胜归朝,应该留在家里陪一陪夫人更好吧?傲天少爷此时应该在学院学习吧?”素还真看着龙翔和龙傲天笑呵呵的说道。不等龙翔说话,素还真又看向君明镜的马车说道:“醉南公爵远道而来,还是早些入住府邸休息的好啊!”

    “我做事,何事需要听你的?”君明镜冷哼一声,初行雁看着素还真笑了笑,带领着车队离开了!

    “这醉南公爵真是可恨!”龙傲天看着行驶到街尾的马车队伍,冷声说道:“总有一天,我要将他踩在脚下!”

    “哈哈哈…不愧是我儿子,有志气!”龙翔拍了拍龙傲天的肩膀,然后转看着素还真说道:“宰相大人,我就带着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先走了!”说完不等素还真说话,龙翔便带着龙傲天离开了!

    素还真看着慢慢远去的父子俩,不回想起龙傲天刚才的话,“要将醉南公爵踩在脚下啊!…有意思!”听到背后有人叫他,转头一看是追上来的钟年仁,素还真笑着说道:“钟大人来晚了,已经解决了!”

    “解、解决了??这么快?!”钟年仁大口的喘着气,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难事!”素还真微微一笑,转往皇宫的方向走去,远远的传来了他的吩咐声:“明ri一早醉南公爵将要面圣,钟大人好好安排!”

    马车很快便到了di du君府的大门前了,君明镜从马车里走了下来,费伦、戴尔两个di du青年赶紧跑了上来,看到君明镜用一条围巾遮住了大部分的容颜之后不有些失望!但两人很快便调整了过来开口说道:“是这样的,到di du了,我们的家族也在di du,所以我们想回去看看,明天再来拜访公爵大人!”

    “嗯,我知道了!在城门口的时候,多谢两位了!”君明镜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说道。

    “不必谢不必谢!应该的应该的!”费伦与戴尔两个大男人居然像一个小孩子一般,羞涩的摆着手说道。一旁的侍棋与绿萼看着两人这般样子,捂住小嘴偷笑了起来!君明镜瞪了两人一眼之后回头看着戴尔、费伦说道:“那好!就此别过了!请!”

    “请!”费伦与戴尔模仿着醉南的礼仪,对着君明镜抱拳之后转离开了!

    “进去吧!”君明镜叹了口气,一手拉着还在生气的君如意往府邸中走去。

    “你们都出去!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钥匙你上了傲天哥哥怎么办?!”刚刚进府邸,君如意便将侍棋、绿萼、南风不竞等人赶了出去,然后插着腰瞪着君明镜很生气的说道。

    “傲天??我记得,那个魂淡在报名字的时候说他叫龙傲天是吧?”君明镜皱着眉头问道。龙傲天这个名字给君明镜的映象太深刻了!传说中的弱智、花痴双光环神鬼避退,主角幸运光环,主角不死光环,主角无敌光环……这样看来,自己遇到的这个龙傲天简直…简直就是龙傲天族群中的败类啊!

    刚刚打的那一场,除了被自己用气势压迫的时候爆发了一下,其他时间根本达不到龙傲天的最低配置啊!傲天君,你的神兽呢?你的全系魔法免疫体呢?你的小弟呢?不给力啊!傲天君!

    “哥哥!我在跟你说正事呢!你又在想什么啊!”君如意看着发呆的君明镜,不满的嘟着小嘴说道。

    “啊!不好意思!”君明镜晃了晃脑袋说道:“一路走来有些累了,呵呵……”

    “哦…就算是这样,你也要听完我说的话才能休息!”君如意坐在君明镜的边,一手拉着君明镜的衣服说道。

    “好好好!你说,我听着!”君明镜点了点头,做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我说,哥哥你怎么可以对傲天哥哥下那么重的手!要是伤了他怎么办啊?”跟龙傲天为敌…妹妹啊!你要担心应该是你哥哥的安慰吧!君明镜看着认真的君如意翻了翻白眼。

    “哥哥…”

    “嗯??”

    “你、你觉得傲天哥哥怎、怎么样??”君如意问完之后整张脸都红了!君明镜心里一惊,那个魂淡!居然敢对吾妹使用花痴光环和弱智光环?!他是在找死吗?!

    “五大十粗,只长肌不长脑子,看他的面相就知道是一个大**!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有好下场!妹妹啊!远离他吧!”君明镜看着君如意,很认真的说道。

    “哥哥!你在这样我就生气了!傲天哥哥才不像你说的那样!虽、虽然他是有一点点花心啦!…”君如意低下脑袋,面带羞涩的说道:“但是,他对如意真的很好的!”

    “看你的样子,你是知道他还有别的女人了?几个?”君明镜皱了皱眉头问道。

    “三、三十九个……”君如意小声的说道,然后抬起头看着君明镜说道:“但、但是这些女人都是有苦衷的,并不是傲天哥哥自己找的!”

    泥煤啊!那个魂淡才多大啊?!就有三十九了!本公爵大人至今一个都没有!君明镜泪流满脸了,那些女人他懒得去管,但君如意是他的妹妹!他不可能不管!于是,君明镜看着君如意说道:“不管怎么样!我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妹妹跟这样一个魂淡在一起的!绝对不同意!”说完,君明镜站了起来,往外面走去。

    “哥哥!!”君如意追了出来问道:“为什么你不同意??你只是不了解傲天哥哥罢了!哥哥!…”

    “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他!我知道他的潜力!我也知道他的屎xing!所以,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君明镜停了下来对着君如意冷声说道。然后不管君如意的反应,君明镜便将初行雁叫了过来,他指着君如意说道:“现在我把小姐交给你们,绝对不许她踏出君府半步!这一次di du的事完了之后把她一起带回醉南!”听到君明镜的话,君如意双眼一红,她想冲过去却被两个侍女拉住了!

    “哥哥!哥哥!你不能这样!我要从学院毕业!这是芸姨的心愿,我不能让芸姨失望的!”君如意看着君明镜的背影喊道,她从没想过自己的哥哥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如果芸姨知道你会这样的话,她会怎么想?!”君明镜背对着君如意冷声说道:“学院那边,我去安排!你必须跟我回醉南!”龙傲天!我绝对不会让你染指我的妹妹!君明镜第一次整张脸都冷了下来!侍棋与绿萼站在两旁都不敢说话,即便是商芸去世的时候,少爷也没有像现在这样!

    “哥哥!我是那么的相信你!你却这样欺负我!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君如意看着君明镜的背影,第一次觉得那个背景是这么的陌生!那个人,还是她的哥哥吗?

    “我这是为你好!一个男人,把他的分成几十份!你还能指望他一心一意的对你?!你想跟他在一起,除非我死了!咳咳咳…”君明镜转过来看着君如意,冷声说道。说完之后,由于太过气愤,君明镜忍不住咳嗽起来了,他的体向来不好,这些年来勤练武学才不至于天天抱着个药罐子!现在被君如意这么一气,他的子虚的老毛病又来了!

    “少爷!!”侍棋绿萼赶紧上前扶着君明镜,轻轻的为他拍着背,让他能缓过来!

    君如意看着咳嗽之后脸sè苍白了那么多的君明镜,眼中划过一丝心疼,但很快就被气愤代替了!她看着君明镜,眼泪从眼角滑了下来:“哥哥,我讨厌你!讨厌你!…”

    “咳咳咳…即使被你讨厌咳咳…我、我也要这么做!!因为,咳咳咳…我是你的哥哥!”君明镜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君如意,冷声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领主大人安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