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针尖麦芒!

    莺歌燕舞,生一欢左拥右抱的坐在一群美人中间,嘴里吃着美人喂过来葡萄,享受着姑娘们柔软的小手在上捏揉敲捶,怎一个舒爽了得!

    “主上…我回来了…真是麻烦死了…”一听这无jīng打采的声音生一欢便知道回来的是谁了!除了可可那个八辈子没有睡过觉的小丫头还能有谁??烛台上,一支正在燃烧着星点火焰的红sè蜡烛突然爆发出刺眼的光芒,蜡烛以眼可见的速度融化了,那巨大的火球缓缓的形成一个人形,可可整个人吊在法杖上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了!

    “嗯?就你一个人呐!”生一欢吐出葡萄籽,眯着眼睛说道。

    “嗯?他们三个还没回来啊?…估计是死了吧…麻烦死了…”可可抱着法杖,脑袋一栽一栽的,眼皮不停的打架,迷迷糊糊的口齿不清的说着话。

    “噢?靛羽青莲好像没这个本事吧?”生一欢皱了皱眉头,然后眉毛舒展,语气有些失落的说道:“看来素还真果然没有背叛醉南啊!唉…试一下就能知道真相…太无聊了呢!”

    “嘞??…”可可有声无气的应了一声,她才不会管生一欢是不是玩的开心,她就想好好的睡一觉!

    “我就是小小的耍了个手段,让素还真收到蒙蒂等人来到dì dū的消息,本来还以为那个家伙能沉住气呢!现在看来,不过如此啊!”生一欢一副高处不胜寒的语气说道,他仰着脑袋,闭上眼睛瞪着可可崇拜的感叹声,谁知瞪了半天也不见那个丫头有反应!

    生一欢睁开眼睛一看,可可已经靠着法杖支撑着子睡着了!随手cāo起一个盘子朝着这个丫头甩了过去,谁知还没碰到她的体就被突然冒出的一道火墙给烧了!

    “嘞??发生什么事了??”可可茫然的睁开眼睛,翻着死鱼眼四处打量着。

    “我的计划这么天衣无缝,你不崇拜??”生一欢看着可可,有些气恼的问道。

    “哦?哦!…主上万岁…主上英明…可以了吗?”可可看着生一欢,有气无力的欢呼了一句之后问道。

    “可以了…”生一欢摆了摆手,懒得理会可可这种无药可救的睡货了!他眯着眼睛说道:“这么说来,你们这一次的行动又是给君府送经验了啊!”

    “哦,对了…”可可突然抬起头看着生一欢说道:“我好像看到蒙蒂杀了一个女人…嗯…应该是杀了吧…”

    “确定吗?”生一欢带着笑意盯着可可的眼睛看了一阵,然后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居然杀了商芸,蒙蒂也算是低的其所了!”

    “嗯…既然你知道了,我就去睡觉了…”可可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道。

    看着可可的背影,生一欢突然觉得这个丫头刚才肯定是故意那么说的!勾引自己用读心术直接窥测她的内心,这样她就省下了开口的力气……想到这里,生一欢不揉了揉额头,这么懒得属下恐怕是仅此一家别无分号了!不过,也正是这样生一欢才放心可可!

    “商芸死了…如意那个小丫头必然伤心!君明镜啊!你会怎么做呢?真是期待啊!…”生一欢笑呵呵的自言自语道,他站了起来从百花丛中慢慢的穿过去,随着他的脚步,一个一个美丽的少女面带微笑的倒在地上!当他打开门准备出去的时候,叹了口气,带着一丝忧伤的语气说道:“你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别怪我不怜惜你们!我让你们在快乐中死去,已经是恩惠了!所以,不用感谢我了!”

    素还真从皇宫出来之后马上去了刑部,点起人马之后直接杀向了桑辞府上!酷吏们一脚踹开桑府的门卫之后一个个如狼似虎的闯了进去!

    “你、你们是什么人?这里可是兵部侍郎桑大人的府邸!你们这么无法无天,不怕砍头吗?!”一个管家似的人物带在桑府的护卫拿着钢刀挡着酷吏们厉声吼道!

    “嗯,吾扫的就是你们桑府,谁若抵抗,以叛国罪论处!”素还真骑着白马信步而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管家说道,然后转头看了看拦着酷吏们的护卫,皱了皱眉头说道:“没有听到吾的话吗?”护卫们互相看了看,他们也是混口饭吃,犯不着为了那么点赏钱拼命,一个个将手里的钢刀按在,缓缓的往后退!

    “素还真!你在干什么?!真当老夫是纸涂的?!”桑辞穿着宽松的常服,吹胡子瞪眼的看着素还真吼道:“今rì之事老夫记下了!明rì上朝定要参你一本!”

    “恐怕桑大人没有机会了…”素还真笑呵呵的看着桑辞说道:“阁下伪造七皇子之命,私自雇佣蒙蒂、索罗等国外S级通缉犯刺杀我国郡主之事已经暴露了!你现在知道怎么做了吧?”

    “这是诬告!我要面见陛下!”桑辞一愣,然后大惊!这可是灭族的大事啊!

    “证据确凿,容不得你狡辩!带走!”素还真脸sè冷了下来,挥了挥鞭子说道。

    “是!”酷吏们将桑辞扣住,然后拖着他往外面走!

    “诬告!这是诬告!素还真!你毒蝎心肠!你陷害我!!”桑辞被架着外面拖,他一下子失去了平rì里的冷静,开始疯狂的吼了起来!话说回来,桑辞哪次遇到素还真没有失去理智??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个管家,素还真另有所指的说道:“这一次吾输了,好手段!”

    管家低着脑袋瑟瑟发抖,不敢应答!直到素还真骑着白马离开之后才胆寒的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突然看到自己大拇指上带着的白玉扳指,管家浑一颤!以素还真的眼光怎么会看不出这是一个稀有的空间戒指??虽然隐藏的很好,别忘了素还真是先天高手,真心要感应的话怎么会察觉不到扳指周围的空间有些异常?试问,一个侍郎家的管家,怎么会有这么珍贵的空间戒指?要知道,就算是为醉南公爵的君明镜也没有这种打家劫舍的主角必备装备啊!

    管家冷静下来,遣散护卫之后来到自己的睡房里,关好门后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块玉牌,将玉牌掐碎之后,生一欢的投影突然出现在房间里面了!

    “主上,我暴露了!”管家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说道:“那素还真要我带话给您,这一次他输了,好手段!”

    “你还真是……”生一欢还没说完,另一个声音突然在房间里响了起来!

    “你现在已经离开dì dū君府了!找得到地方住吗?”木门突然推开,素还真信步走来,看着生一欢的投影说道。

    “嗯…有点麻烦!要知道如意可没给我留钱的说!”生一欢微微一笑,兴趣正浓的看着素还真说道。

    “要不要吾给你送一点过来?”素还真盯着生一欢的投影问道。

    “好啊!我现在晚上一般都是在皇宫的凤来,你什么时候过来?”生一欢如同跟好朋友聊天一般,直接爆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凤来!正是帝国皇后的寝宫,素还真慢慢的眯起了眼睛,生一欢这是阳谋!想报仇?那就来吧!反正他布置好了陷阱在那里等着!不怕你来,就怕你不来!

    “吾会来的,你可要好好招待啊!”素还真看着生一欢自信一笑,仿佛他已经胜券在握了!

    “我等你!”生一欢深的望着素还真,笑呵呵的说道。然后玉牌“嘭!”的一声脆响直接化作了粉末,生一欢的投影也就消失了!管家目瞪口呆的站在旁边,素还真拍了拍他的肩膀,转离开!

    “你不打算带我回去??”管家苏醒过来,他看着素还真的背影问道。

    “当然要了,不过不是现在!”素还真叹了口气说道。

    “啊??”管家一愣,他有些搞不明白了!刚才的对话中这位大人似乎跟自己的主上关系不是特别好啊!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居然有意给时间让自己逃跑?正想着,突然觉得口一阵绞痛!管家痛苦的捂着口,缓缓的倒了下去!

    “因为他不可能让你活着跟吾走的!唉…”素还真再一次叹了口气,生一欢最后的眼神他看得懂,那是对管家的必杀之心!不过,真以为这样就行了??有时候,死了的尸体知道的比活着的人知道的更多啊!

    “哎呀!有点兴奋过头了!”生一欢在弄死管家之后带着一丝苦恼的语气说道。

    “嗯…”可可闭着眼睛,脑袋依然一栽一栽的!

    “你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才能彻底的醒来??”生一欢看着睡神可可,有些无力的问道。

    “嗯…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可可干脆粑在法杖上面,法杖则自己飘在空中。

    “如果你敢在任务的时候睡觉,我就让你怀孕!”生一欢捏了捏可可的小耳朵,带着一丝恶狠狠的语气说道。谁知可可直接滚到了地上,敞开大腿!

    “你这是干什么??”生一欢似乎预感到可可的话了,一个井字隐隐出现在他的额头上。

    “赶紧让我怀孕吧!…嗯…轻一点…别打扰我睡觉…”可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生一欢说道。“轰!”的一声,可可的体化作了火焰,半天才重新恢复chéng rén形!生一欢一脚踢爆可可之后瞬间心顺畅了!腰不酸腿不痛,连这个世界在他的眼里都美丽了不少!

    可可慢慢的爬起来,整个人的jīng神也好了很多,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无奈的问道:“主上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手段暴露给素还真?这样他不就有了防范了吗?”

    “这样才像话!”生一欢摸了摸可可的脑袋笑呵呵的反问道:“你不觉得这样才有意思??”

    “不觉得…”可可的瞌睡虫又回来了,整个人又恢复了那种似睡非睡的状态!

    “你真是没救了…”生一欢叹了口气,接着他笑了笑说道:“看来,可以把那些老家伙找出来了!人多才好玩啊!”

重要声明:小说《领主大人安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