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龙宿老湿!

    “嘭!”的一声巨响,在这个宁静的竹海中格外的刺耳!“龙宿龙宿!快出来啊!”君明镜双脚一抖,鞋子飞了出去,然后一脚踹开疏楼龙宿房间的门,急匆匆的冲了进去!

    “嗯?又怎么了?居然这般无礼,大半夜的闯进来?”疏楼龙宿怡然自得的躺在软榻上,手里卷着一本书,眼皮都没抬一下!

    君明镜二话不说跑过去,一把抓住疏楼龙宿的手按在自己的口!“感觉到了没有??”君明镜双眼犹如星辰般美丽,小脸酥红,气喘吁吁的问道。

    疏楼龙宿一只手按在君明镜的口,半天才反应过来!很认真的感觉了一下,“平了点!”疏楼龙宿很认真的说道。

    “平你妹啊!”君明镜甩了疏楼龙宿的手,瞪着疏楼龙宿吼道:“给我认真点!”

    “好吧!吾尽量!”疏楼龙宿放下书卷,看着君明镜问道:“汝这么半夜过来就是让吾袭一次?”

    “一边去!”君明镜坐在疏楼龙宿边,然后面若桃花一副思chūn少女的神态说道:“龙宿,我找到真了!哇哈哈哈哈......”

    “主公,汝看上哪家的公子了??”疏楼龙宿皱了皱眉头问道。

    “别打岔!不是男的!”君明镜有些不满的说道,然后又陷入思chūn少女的状态了。

    “主公!”

    “嗯??”

    “汝今天是不是照镜子了??”

    “诶??不记得了!...龙宿你这个家伙,我没有喜欢自己啦!再说了,你照镜子的时候头发是紫sè的??”

    “嗯?还带假发吗??”

    “我跟你说真的!”

    看着君明镜的神态,疏楼龙宿觉得事比较严重了!他坐了起来,看着君明镜问道:“主公是认真的??”

    “你感觉不到吗?”君明镜再一次一把抓住疏楼龙宿的手按在自己的口,感受着心脏的跳动!

    不到主公也逃不过吾华丽无双的魅力吗?可是主公吾和汝是不能在一起的!吾心里已经有剑子了花有意,流水无啊!”疏楼龙宿卷了卷自己的紫发,抽出贴在君明镜口的手,一脸可惜的说道。

    “少来了!一开始我就说了是女孩子好不好!你在这里凑什么闹!话说,原来你跟剑子的关系这么...特殊啊!”君明镜嘿嘿一笑,不怀好意的看着疏楼龙宿说道。

    “噢??不是吾??”疏楼龙宿放下紫发,好奇的问道:“那是谁??”

    “今天,就在今天!我们君府来了两个女生,其中一个就是我的真!龙宿龙宿,看你长的这么帅!一定很会追妹子吧??教教我!”君明镜突然凑到疏楼龙宿眼前,水灵灵的大眼睛瞪着疏楼龙宿,仿佛他一拒绝就要哭了一般!

    “嚯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追女生这种事吾自然是手到擒来的!”疏楼龙宿呵呵一笑,自信满满的说道。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硬撑的感觉......

    “教我教我!”君明镜凑的更近了!一脸希翼的看着疏楼龙宿。

    “可这些招数都是吾儒门天下的绝技,不能随意外传啊!”疏楼龙宿皱了皱眉头说道。

    “老湿!!!”君明镜毫不犹豫跪拜疏楼龙宿。

    疏楼龙宿神一顿,实在无语了!主公啊!你的节cāo呢??他瞄了一眼满怀憧憬的君明镜,叹了口气说道:“既然汝已经拜吾为师了!看来就必须露几手给汝看了!徒儿,上前!”

    “是!”君明镜挪到疏楼龙宿前,一副‘我是好学生’的样子。

    “首先,汝要知道如何才能吸引一个姑娘的注意!只有她注意到汝了,汝才能进行下一步!”疏楼龙宿沉吟便可之后开口说道。

    “噢!!”君明镜两眼放光,崇拜的看着疏楼龙宿说道:“老湿说得对!那我该怎么做??”

    “嗯,吸引姑娘首先就是要形象好!比如说,帅!”疏楼龙宿摇着扇子,不自觉的腰。

    “我蛮帅的啊!可为什么她都不看我一眼?”君明镜有些苦恼的抓了抓脑袋问道。

    “主公,汝不是帅!是漂亮!没有哪个姑娘会喜欢上一个比自己更漂亮的男生的!”疏楼龙宿扯了扯眉毛,看着有些委屈的君明镜说道。

    “啊??其实她比我漂亮的!”君明镜听到疏楼龙宿的话有些紧张了,他一咬牙,狠心的说道:“大不了我回去毁容!”

    “徒儿,淡定!”疏楼龙宿隔空压了压君明镜的肩膀的说道:“所以,汝只能走另一种风格!”

    “什么风格??”君明镜抬起头,再一次一脸希翼的看着疏楼龙宿。

    “华丽!”疏楼龙宿微微一笑,自信满满的说道:“只有华丽才能吸引姑娘的注意!”

    “真的??”君明镜有些怀疑了!

    “当然!”疏楼龙宿扇子一摆,语气不善的说道:“徒儿这是在怀疑吾吗??”

    “不敢不敢!”君明镜赶紧摇着脑袋,他小心翼翼的问道:“那现在我应该做什么呢??”

    “换装!”疏楼龙宿扇子猛地一敲,然后站起来说道:“跟吾来吧!徒儿这一打扮太掉品味了!”说着朝着里屋走去,君明镜赶紧站起来,颠的跟着后面!

    头戴七彩琉璃冠、穿八宝紫衫、脚踏九星踏浪靴、手握江山十美扇!疏楼龙宿皱了皱眉头,虽然穿的很华丽,可主公上散发出来的乡土气息根本驾驭不了这种华丽啊!这是气质的问题,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

    “怎、怎么样??”君明镜扶了扶有些歪了的七彩琉璃冠,讪笑着问道。

    “徒儿!”疏楼龙宿痛心疾首的拍了拍君明镜的肩膀,艰难的伸出大拇指说道:“完美!”

    “真的??”君明镜兴奋的小脸通红,他双眼眯成了月牙,甜甜的问道:“那现在我该干什么??”

    “当然是出现在那个姑娘面前了!”疏楼龙宿早就想好了说辞,毫不犹豫的说道。

    “嗯嗯!”君明镜红着小脸,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又被疏楼龙宿拦了下来!君明镜好奇的望着疏楼龙宿,不明所以!

    “汝啊!”疏楼龙宿摇头叹息道:“怎么就变傻了呢?现在几时了?汝去了,碰得到吗?明天早上再去!”

    “老湿说得对!”君明镜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脸希翼的看着疏楼龙宿。

    “唉…青蓝,给少爷安排一间房间!”疏楼龙宿再一次摇了摇头吩咐道。君明镜则嘿嘿一笑,乖乖的跟着青蓝走了!疏楼龙宿送走君明镜之后,一手撑着脑袋半躺在软塌上,隐隐约约似乎听到他在念叨着什么……

    “龙宿龙宿!”一大早,疏楼龙宿还在睡觉的时候,君明镜换上了那一华丽无双的衣服站在疏楼龙宿,忐忑的问道:“这、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疏楼龙宿半睡半醒的看了一眼纠结的君明镜,翻了个说道:“绝对没问题的!去吧!”

    “嗯嗯!”君明镜坚定的点了点头,然后站起来,小心翼翼的走出疏楼龙宿的房间,穿过万卷书屋与幻阵之后居然意外的看到南风不竞站在幻阵外面,看他的样子似乎已经站在了一宿了!君明镜赶紧走过,看着南风不竞有些责怪的说道:“南风你这是在干什么啊?也不知道辛苦吗?!真是的!赶紧坐下来休息一下吧!”

    南风不竞睁开眼睛看到君明镜这一打扮之后皱了皱眉头,他冷声的问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君明镜一愣,顺着南风不竞的目光看到了自己这一打扮,“啊哈哈哈哈……”君明镜尴尬的笑了笑,他抓了抓脑袋说道:“那、那个南风啊!我找到喜欢的人了!”说着,君明镜兴奋的抬起头看着南风不竞,似乎想得到南风不竞的祝福!

    “何人??”南风不竞脸sè更冷了,半天才吐出两个字。

    “嘿嘿…就是昨天来我们君府那个紫发妹子!南风看到没??是不是很漂亮很可啊!”君明镜完全没有听出南风不竞语气中的不满,依然傻笑着说道。

    南风不竞皱了皱眉头,拳头紧了又松!“南风??你怎么了??”君明镜终于察觉到南风不竞的不对了,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

    “没什么!”南风不竞闭上眼睛,再一次睁开的时候君明镜居然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慈!是的,慈!这是什么况??君明镜疑惑了!南风不竞摸了摸君明镜,嘴角微微扬起,声音也柔和了下来:“那么,主公做好跟她共度一生的准备了吗??”

    “嗯!”君明镜坚定的点了点头,他苦笑一声接着说道:“南风,我想我可能变坏了!我想不顾一切、不择手段……得到她!”

    “男子汉顶天立地!只要无愧于心就放手去做!她一定是你的!”南风不竞霸气测漏,居然认同了君明镜的话!“不过,”他皱着眉头看了看君明镜这一,话锋一转问道:“你为什么要穿成这样??”

    “这个啊!”君明镜原地转了一圈,微红着小脸说道:“是龙宿教我的,她说这样可以吸引女孩子的注意!”

    南风不竞眼角抽动了几下,疏楼龙宿教人追女生?“那你去试试吧!”南风不竞转离开,君明镜赶紧跟上南风不竞的脚步问道:“南风,你站了一个晚上不累吗?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南风不竞再一次瞄了一眼穿着华丽的君明镜,能成功才怪!

    两人刚刚回到君府侍棋和绿萼就围了上来,看到君明镜无碍两个小丫头才松了口气,“少爷你这是??”侍棋也发现了君明镜今天的穿扮跟以前不一样了!她看着华丽的君明镜,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是被疏楼龙宿附体了!

    “这个呀!我偶尔也想换一换风格嘛!怎么样??”对于自己要追妹子这件事南风不竞跟疏楼龙宿知道了就够了!太多的人知道不利于他的行动!嗯,君明镜是这样想的!

    “少、少爷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侍棋眼角抽搐了一下,先堵住了想说话的绿萼的嘴,然后自己笑呵呵的说道。

    “嘿嘿,我也这么觉得!”君明镜很得意的点点头,目前看来还是比较成功的!

    “吾也这么觉得!”众人一愣,回头一看发现疏楼龙宿在朝阳下缓缓走来!

    “老湿!”君明镜看着缓缓走来的疏楼龙宿好奇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嚯嚯,这是汝的第一战!为老师的吾怎么能不来呢?就当是考核吧!能不能合格就看汝的表现了!”疏楼龙宿摇着扇子,笑呵呵的说道。

    “老湿!”君明镜吸了吸鼻子,坚定的说道:“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吾相信汝!去吧!”疏楼龙宿一指,君明镜点了点头,同手同脚的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领主大人安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