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竹叶青!

    竹海、假山、溪水、微风,二人面对面的坐着,听着竹海特有的风声,疏楼龙宿摇着扇子,缓缓的站起来说道:“那么,吾这就出发了!”

    君明镜跪坐在对面,抿了一口疏楼龙宿煮的茶汤,在疏楼龙宿的教导下,他的动作也逐渐有模有样起来,抬头看着疏楼龙宿说道:“一切就拜托龙宿了!”

    “嗯,且看吾翻云覆雨吧!”疏楼龙宿也不谦虚,很是自信的说道。

    “嗯嗯!”君明镜点了点头,也跟着站了起来说道:“我送送龙宿吧!”

    “也好!”疏楼龙宿点了点头,两人一前一后的从万卷书屋走了出来。疏楼龙宿回头看了看万卷书屋,对着君明镜说道:“主公莫要忘记了,汝答应过吾之事!”

    “是是是!”君明镜赶紧点着脑袋说道:“等龙宿回来了,一定能看到两个滴滴又懂事又聪明的小侍女的!”

    “嗯!正好!”疏楼龙宿突发奇想,指着前方的幻阵说道“让吾来测试一下主公的实力!”

    “怎么个测试法??”君明镜也有些动意了,他练了三年多的武学,除了跟南风不竞练练手就没跟别人动过手了!现在疏楼龙宿愿意跟他比试,自然欣喜!毕竟这个家伙可是跟南风不竞一样,都是先天啊!这样一来,打起来就不同注意什么了!反正也打不过!

    “以这片竹海为界!主公先走,一炷香之后吾追上来,主公要做的就是在吾制住汝之前,离开这片竹海!如何?”疏楼龙宿摇着扇子,笑呵呵的说道。

    “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啊!我同意了!”君明镜点了点头,前方就是幻阵,君明镜上带着玉佩,不受幻阵的影响,疏楼龙宿多多少少会被影响到!说不定能赢呢!

    “那好!开始吧!”疏楼龙宿看着自信满满的君明镜,依然一副笑呵呵的表

    “走了!”君明镜还没说完,整个人就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消失在竹海之中了!疏楼龙宿站在原地,默默的计算着时间!

    龙宿是先天,速度一定比自己快!这片竹海这么大,陷阱什么的基本没有用!再说了,普通的陷阱对他来说基本没什么用!他在万卷书屋住了这么久,以他的才智幻阵什么的估计也熟练于,基本上起不到什么拖延的作用!换句话就是,自己输定了!君明镜瞬间泪流满面了!刚刚这么久答应了呢?!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疏楼龙宿微微一笑,一步踏出,人影就出现在十米以外了!那个幻阵在疏楼龙宿的眼里就像是笔直德的街道一般,毫无作用!仅仅几个呼吸,疏楼龙宿便看到了在竹海中狂奔的君明镜!

    “主公,汝输了!”疏楼龙宿一只手朝着君明镜抓了过去!

    有没有搞错啊?!这么快?!君明镜脸sè一变,手腕一转,一把青铜剑出现在他的手里了!猛的一蹬,一下子停了下来,子一压,几乎贴着地面躲过了疏楼龙宿的手!龙宿则顺势越过君明镜挡在了他的前面!

    “rì照香炉生紫烟!”君明镜单掌击地,整个人横着飞了起来,手里的剑犹如rì光一般朝着疏楼龙宿刺了过去!疏楼龙宿扇子一摆,很轻松的挑开了君明镜的剑,谁知这一剑不过是虚招,杀招藏在后面,君明镜顺着龙宿的力道,一个回旋朝着另一端刺去!

    “喔!”疏楼龙宿右手握着扇子突然一送,左手接住了下坠的扇子,体一转,然后再一次挡住了君明镜的这一剑!

    “横看成岭侧成峰!”君明镜眼神一凝,猛的发力,青铜剑横扫上撩!疏楼龙宿一个后仰,再一次避开了君明镜的剑锋!

    “一行白鹭上青天!”君明镜微微一笑,让开了就好!小腿一发力,整个人贴着疏楼龙宿的体shè了过去!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绝对不是疏楼龙宿的对手,那么猛的进攻只是为了赢取逃脱的机会罢了!

    疏楼龙宿看着远去的君明镜,笑着自言自语的说道:“好算计啊!不过仅仅是这样还不够哟!”几个瞬,疏楼龙宿很轻松的再一次挡在了君明镜的面前!

    果然啊!一味的跑路是赢不了的呢!君明镜皱了皱眉头,疏楼龙宿的速度超乎他的想象!疏楼龙宿微笑着开着君明镜说道:“主公放弃了吗?”

    “开什么玩笑!”君明镜扬起脑袋,盯着疏楼龙宿说道:“这才刚刚开始好不好!接招,‘锦瑟无端五十弦’!”一个前跨,一瞬间出剑五十次!每一剑带着可劈山断海凌厉的剑气!疏楼龙宿微微一笑,这才像话嘛!只见五十道巨大的剑气朝着他shè了过来,剑气未至就已经能感觉到上面所包含的恐怖的切割之力!

    “喝喔!”疏楼龙宿站在原地不动,手里的扇子左摇右摆将五十道剑气纷纷打散!

    “一弦一柱思华年!”仿佛rì出的一瞬间,一道刺眼的光线眨眼间出现在了疏楼龙宿面前!这是速度极快的一剑,这是极具穿透力的一剑!眼前的一切,翠竹、石山、土丘纷纷一剑撂倒!可龙宿却微微一笑,没拿扇子的右手往前一握,子一侧,躲过了这一剑的同时,还一把抓住了君明镜的手腕!

    “最开始的那一招是为了吸引吾的注意,后面这一招才是杀招!要么凭着光一般的速度离开,要么一剑重创吾!主公还真下得了手啊!”疏楼龙宿抓着君明镜的手腕,笑呵呵的说道。

    “切!少来了!要是这样能伤到你才就出鬼了!”君明镜撇了撇嘴,无奈地说道:“放开我啦!我认输了!”

    “就认输了?”

    “废话!我的内力用光了!你以为我是先天啊?!”

    于是,疏楼龙宿松开了君明镜,两人一前一后的慢慢悠悠的朝着君府的方向走去。君明镜看了看前面的疏楼龙宿不问道:“刚刚你是怎么抓到我的?”

    “这个啊!”疏楼龙宿想了想说道:“等到主公到了先天就知道了!这是一种对周围气场的掌控,只有到了先天才能体会的!主公,加油哟!”

    “是是!”君明镜无奈的叹了口气,先天啊!谈何容易!

    “好了!”疏楼龙宿突然转看着君明镜说道:“主公就送到这里吧!吾去也!”说完摸了摸君明镜的头发,微微一笑几个瞬消失在竹海之中了!君明镜看着疏楼龙宿这么急着离开,还以为是心里惦记着任务,他不欣慰的点了点头说道:“还是龙宿让我省心啊!”

    带着欣慰的笑容回头一看,顿时愣住了!!

    这、这、这尼玛是哪里啊?!龙宿那个混蛋!一定是故意的!君明镜瞬间咬牙切齿了!这该往哪边走啊?话说,甄嬛应该在这个附近吧!虽说自从龙宿出现之后她就不能随意的出入万卷书屋了,然后……君明镜就让她搬出竹海了……

    看了看四周,疏楼龙宿敢把君明镜一个人丢在这里就说明至少没有生命危险的!提前是君明镜能顺利的走出去……

    独自一人走在寂寥的竹海之中,听着风声水声,似乎也是不错的享受!君明镜笑了笑,就是一个人寂寞了点,如果绿萼那个小丫头在的话就好了!判断了方向,君明镜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到了一声声“丝丝”的声音,他转头一看,不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刚刚被君明镜削平了的地方,一条条青sè的小蛇爬了出来!君明镜不毛骨悚然头皮乍起!开什么玩笑?!这种长长的滑滑的扭来扭去的生物为什么没有灭绝啊?!!连迈脚的力气都没有了,怎么办啊?……

    南风不竞坐在自己的房间,侍棋和绿萼两人站在门外不知该不该进来。南风不竞察觉到两个小丫头了,他皱了皱眉头冷声问道:“何事?”

    侍棋和绿萼互相看了看,然后推门而入,侍棋看着南风不竞忧心忡忡的说道:“已经是这个时间了,少爷还没有回来,平时的话,少爷可是早就回来了的!我们…我们有些担心……”

    南风不竞站了起来,不理会两个小丫头,直径朝着万卷书屋走去!两个小丫头互相看了看,最后也跟着南风不竞一起过去,虽然她们的速度跟不上!

    穿过幻阵,南风不竞皱了皱眉头,这里没人!看来那个家伙是已经出发了!难道主公跟着他一起去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应该告诉众人吧?……

    “侍棋姐姐…南风先生太快了!我们跟不上啊!”绿萼看着早已不见踪影的南风不竞,沮丧的说道。

    “我们就慢慢过去吧!说不定能在路上遇到少爷呢!”侍棋叹了口气。

    不知走了多久,绿萼隐隐约约似乎听到什么叫唤声,她拉了拉一旁的侍棋说道:“侍棋姐姐…你、你听到什么了吗?”

    侍棋停了下来,仔细的听了一番之后惊喜的说道:“这、这是少爷的声音啊!”

    “少爷?!”绿萼一愣,松开侍棋朝着出声音跑了过去。

    “哟!…”君明镜看到绿萼的时候,不松了口气,他差点被疏楼龙宿那个混蛋给害死了!

    “少爷!!”绿萼看到君明镜满脸漆黑的样子,焦急跑过来抱住君明镜:“这、这是中毒了?!”

    “是竹叶青!赶紧带少爷回府!”侍棋也跑了上来,看着满地的青sè毒蛇不变sè!她一眼就看出来了!君明镜这是被竹海特有的毒蛇竹叶青给咬了!君明镜看着侍棋苦笑一声说道:“把南风先生叫过来吧!”他已经挪不开步子了!

    “是!”绿萼应了一声,一个飞闪离开了!

    “这些…都是少爷杀掉的吗?”侍棋扶着君明镜,看着满地的竹叶青不吸了口气问道。

    “啊!…如果不是内力用光了!我怎么会被这小小的竹叶青伤到?!龙宿那个家伙!”君明镜浑发抖,想到之前跟这些东西战斗他连自杀的心都有了!!

重要声明:小说《领主大人安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