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南风不竞与素还真!

    “嘶!痛痛痛!”书房里面,思思公主离开之后,君明镜立刻让绿萼将他的靴子。结果绿萼一碰就让他痛的直叫唤!

    “少爷忍着点嘛!”绿萼笑嘻嘻的看着君明镜,语气倒是很轻松。

    “痛的又不是你!…啊!!绿萼这个家伙!…”趁着君明镜翻白眼的时候,绿萼突然一用力,将自家少爷的靴子脱了下来!

    “嘿嘿…这不是脱下来了?”绿萼扬了扬提在手里的靴子,笑的很纯洁!君明镜直接一手捏住了这个小丫头粉嫩的小脸,恶狠狠的说道:“小丫头片子胆子越来越胆子大了!居然敢戏弄少爷了!”

    “好啦好啦!”侍棋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打闹的两人不笑了起来。

    “侍棋姐姐!”绿萼一下子挣脱了君明镜的‘魔爪’,跑到侍棋怀里撒起来。

    “回来了啊!送走了?”君明镜坐在椅子上,看着侍棋温和的说道。

    “嗯!是的,公主下没有看到少爷,似乎有些失望呢!”侍棋眯着眼睛微笑着说道。

    “是吗?”君明镜楞了一下,然后高傲一笑说道:“拜托!我可是醉南公爵啊!怎么可能去送她一个小小的公主啊!”

    “是是!”侍棋带着哄小孩的语气点了点,她有些疑惑的问道:“少爷,我似乎看到素先生了…他是要离开君府吗??”

    君明镜一愣,他看了看有些难过的侍棋,叹了口气说道:“终究是我君府的庙小了,容不下这尊大佛了!人往高处走,常罢了!”

    “可是…”侍棋咬了咬牙,她始终无法相信素还真会离开君府!明明素先生跟少爷的关系那么好的!她绪低沉的说道:“明明素先生才给我和绿萼礼物的呀!…”

    “什么礼物?”君明镜疑惑的看着侍棋,猛然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转头看向绿萼,有些意外的问道:“而且,绿萼也有??”

    “对啊对啊!我有吗?”绿萼瞪大了眼睛看着侍棋。

    “就是你脑袋里面的秘籍啊!笨丫头!”侍棋转头看向君明镜说道:“素先生前些rì子传给了我一武学《持笔画丹青》,绿萼是什么秘籍我就不清楚了!”

    “原来是那个突然出现在脑子里的呀!我的是《绿野仙踪》哟!很厉害吧!嘿嘿…”绿萼倒是很快反应过来了,她傻笑着看向君明镜,像极了一只讨喜的小狗狗。

    赶紧摸了摸这个小丫头的头,再一次将她的头发弄乱之后,君明镜笑着说道:“那么,你们不能辜负了素先生的一番好意啊!这样吧!今后就把你们两个小丫头交给南风不竞,让他好好练一下你们!”

    “啊?!”绿萼赶紧摇了摇头说道:“我、我还是不要了!”

    “呵呵…”侍棋看着绿萼样子,不笑了起来,她转头看向君明镜问道:“那素先生?…”

    “放心吧!”君明镜笑了笑说道:“不管怎么样,他也是帮了我们大忙的人,君府跟他永远是朋友!对了,侍棋、绿萼,赶紧带我出去一趟!”

    “少爷要去哪里啊?”侍棋疑惑的问道。

    “随便哪里,嗯…就是祭坛吧!看看修复的怎么样了!”君明镜想了想,随意的说道。

    另一方面,五皇子端坐在马车里,时不时挑起窗帘看一看外面保护着队伍的‘青sè洪流’,不感叹道:“真是一支可怕的队伍啊!”他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素还真,笑着说道:“这还要感谢素先生高才!否则,醉南公爵恐怕都不会理会我们吧!”

    “呵呵…”素还真笑了笑说道:“吾不过是动了动嘴皮,真正办成这件事的,还是下!”

    “哈哈哈哈…”听到素还真这种不露痕迹的马,五皇子顿时心花怒放,开怀大笑起来,他拍了拍素还真的肩膀,正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车队突然停了下来,五皇子一愣,不问道:“怎么回事?”

    “素还真!出来!”这是一个冷酷到极点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素还真苦笑一声,看着五皇子说道:“看来是来找吾的!让吾去看看吧!”

    “唉!”五皇子拉住了正准备起的素还真说道:“区区小事,何必让素先生亲自下去?就让某的那些护卫去处理吧!再说,不是还有‘青sè洪流’在吗?!”

    “这…”素还真犹豫了片刻,神慎重的看着五皇子说道:“那人可不是什么小角sè,乃是吾之挚友!也是醉南公爵的贴护卫,实力可是到了先天!下,切莫惹怒此人啊!”

    “这…“五皇子尴尬的看了一眼素先生问道:“那…‘青sè洪流’拦不下此人?”

    “有点难!”素还真一本正紧的点了点头。

    “素还真!难道还要吾来请你不成?”南风不竞的声音突然从马车上面传了过来,这让五皇子脸sè一变。素还真微微一笑说道:“南风道友既然来了!不如进来喝一杯,如何?”

    “那要看你的茶如何!”帘子微动,南风不竞已经盘腿坐在车厢里面了!

    “自然比不上君府的茶了!还请南风道友莫怪啊!”素还真倒是实在,他阻止了要说话的五皇子,笑呵呵的说道。

    “那就别上了!素还真,你知道我来的目的!”南风不竞睁开眼睛,气势猛增,将一旁的五皇子压得闯不过气来,他盯着素还真冷漠的说道。

    “南风道友,须知凤凰择良木而息!人也是一样的!”素还真笑了笑,同时不动声sè的护住了五皇子。

    “良木?”南风不竞看了看一旁脸sè发白的五皇子,眼神满是轻蔑,又看向素还真冷冷的说道:“看来,你是不打算回头了!”

    “请南风道友成全!”

    南风不竞盯着素还真,眯了眯眼睛说道:“如此,吾回去了!素还真,好自为之!”

    咦?!不用打吗?!素还真一愣,他从听到南风不竞的声音就知道是那个笨蛋主公的主意,原本想着要打一场的,谁知就这样虎头蛇尾?

    “哼!”南风不竞的嘴角带着一丝弧度,从车厢里离开了!素还真手里的动作一顿,刚刚南风不竞是笑了??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五皇子,五皇子赶紧点了点头说道:“好、好像是笑了…”

    哎呀呀!素还真眼睛一眯说道:“南风道友笑起来还是蛮帅的嘛!你说是不是?下!”

    “呵呵…”五皇子尴尬的笑了笑,他看着素还真小心翼翼的问道:“南风先生不会再来了吧?”

    “嗯!”素还真点了点头说道:“南风道友乃是xìng中人,倒是让下见笑了!对了,下真的觉得南风道友笑起来很帅?吾现在想想,还是觉得不笑比较帅啊!”

    喂喂,你难道不要跟我解释一下你们两个刚刚到底说了些什么?五皇子翻了翻白眼,还是靠在一旁休息算了!

    等到南风不竞回到君府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君明镜正坐在餐厅里吃着晚餐,看到南风不竞进来便笑着问道:“要不要来点?”

    南风不竞直接坐了下来,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君明镜微微一笑,继续问道:“有没有把素还真揍得鼻青脸肿啊?”

    “嗯!”南风不竞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音符,算是答应了!至于为什么要骗君明镜,仅仅只是不想被这个家伙烦罢了!君明镜却笑的更加开心了,他从没想过南风不竞也会忽悠人,所以毫不犹豫的相信了!想来素还真现在一定很难堪吧!他拍了拍南风不竞的肩膀说道:“干得好!”

    “对了!”君明镜突然想起绿萼和侍棋这两个丫头,他看着南风不竞说道:“我的两个贴丫鬟,侍棋和绿萼,素还真走的时候给她们一人传了一部功法!有空的话,你指点一下她们吧!”

    南风不竞点了带你头,然后拿起手巾擦了擦嘴巴说道:“吾吃完了!”说完站起来就离开了,君明镜这才反应过来,南风这个家伙,居然趁着君明镜跟他说话的空闲,把桌子上的食物吃光了!

    “这个家伙…”君明镜摇了摇头,对一旁的丫环说道:“在给我上一份吧!”

    老管家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他看着坐在那里等着上菜的君明镜不笑了笑,走过去说道:“老朽可是找了少爷好久了啊!”

    呃…君明镜尴尬的笑了笑,他知道老管家会来找他的,所以才在会跑出去的,“啊哈哈哈…我去看了看祭坛的维修进度呢!”

    “那,进度怎么样了?”老管家微微一笑,接着问道。

    “这个嘛…还好啦!”君明镜随口说道,他看到老管家似笑非笑的表,不气苦的说道:“老管家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素先生的事,少爷打算怎么处理?”老管家神严肃的说道:“要知道,他可知道了不少我们君府的机密啊!”

    “啊!…”君明镜叹了口气说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不管怎么样,他都帮助过我们!老管家,不必多言了!”

    “少爷决定了?”

    “嗯!”

重要声明:小说《领主大人安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