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太乱来了吧?!

    随着另外四队率领着队员们到来,这个不大的广场显得有些拥挤了!但黑衣卫队的队员们却没有议论纷纷,而是默不作声的站在原地,静静的等待着。

    “你们就是五个分队长?这点实力,真是丢人啊!”说什么等这些人时间太长,站着累,便叫王和给他搬来了一把太师椅,那人懒散的坐在太师椅上,看都不看五人,语气很是轻描淡写。

    站在一旁的五人,真是夜来风雨声五个分队队长,夜队苏木武、来队岳一山、风队莫不风、雨队王和、声队朱石塘!而五位分队长中,夜队苏木武正是跟君明镜有过一面之缘的人,那一夜真是他及时出现救下君明镜!

    听到那人的话,五位分队长中,岳一山和朱石塘不皱起了眉头,为天位高手,自傲是肯定的,这样被人贬低心里很不爽!而莫不风和王和则是苦笑,似乎觉得这位卫队长眼光有些高了!苏木武这带着一种审视的眼神看着那人,有些怀疑他的份!

    “哼!我黑衣卫队名列五大卫队之首,卫队长更是高手中的高手!阁下仅仅是从石屋里面出来就说是我们的卫队长,有点儿戏了吧?!”你不是看不起我们的实力吗?我还怀疑的你份呢!别以为什么人都可以在黑衣卫队面前装蒜!朱石塘向来脾气就有些冲,长得强壮粗狂的他第一个站出来质疑那人的份了!

    “老朱这话,你是在怀疑我喽?”王和有些不满的站起来,看着朱石塘语气有些不悦。

    “王哥,老朱向来口无遮拦,你又何必计较!更何况,他的份也确实没有得到证实啊!”岳一山站出来挡在两人中间,笑呵呵的说道。

    “你们的意思是要我证明吗?”那人转过头看着五位分队长,随意的笑了笑问道:“那么,这样证实怎么样?”

    声音刚落,那人便消失在太师椅上,一下秒他便一手抓住岳一山的脖子,冷笑着看着对方说道:“我很讨厌你的笑容啊!你说,怎么办呢?”

    “卫队长不要!”另外四人看到那人危险的笑容顿时一惊,同时出手想要将岳一山救下来!

    “咔嚓!”一声,四人的动作同时一顿,定睛一看,岳一山已经脑袋歪到一边,死的不能再死了!居、居然被随手掐死了!四人心惊胆战,站在原地动都不敢动!随手将岳一山的尸体丢到一边,拍了拍手,似乎将手上的脏东西拍掉一般,然后抬头看着四人微笑着问道:“还有疑问吗?”

    “没、没有了!”四人同时咽了咽口水,看着那人人畜无害的笑容赶紧摇着脑袋,生怕慢了就被他随手像拍死苍蝇一般干掉!

    “嗯,那就好!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聂海,之前呢!就是黑衣卫队的副卫队长,现在嘛!大哥已经死了,自然由我来担任队长了,你们没意见吧?”聂海笑嘻嘻的看着四人,一副好商量的表

    “没、没意见!”他们四人刚刚有些回神又收到了个劲爆消息,卫队长居然死了?这怎么可能?!苏木武小心翼翼的看着聂海问道:“敢问,卫队长是怎么...怎么去世的?”

    “啊?”聂海一愣,看着苏木武表惊讶的说道:“我还没死啊!怎么知道我是怎么死的?”

    的意思是,前任卫队长!”苏木武紧张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声音又小了几分。

    “哦!你是说大哥啊!大哥当然是被我杀掉了啦!不然我怎么当得上卫队长呢?你说是吧!”聂海毫不在意苏木武等人震惊的表,随口就说出了一个今天真相!

    “是、是呢!”莫不风满是惊悚的看着聂海,小心翼翼的回答着。

    “嗯啊!”聂海伸了一个懒腰,看着四人说道:“赶紧去集合队员吧!待会儿我们去君府好好玩一圈!”

    “君、君府?!”四人猛的一颤,同时望着聂海,希望这货是开玩笑的!虽然黑衣卫队跟君府之间的关系已经是若其若离了!但至少表面上的把戏还是要做的,不然谁回来加入黑衣卫队?而现在,这个家伙居然说要去君府找乐子!他们可不会认为这货是打算带着他们去给君府表演喜剧节目的!

    “怎么?怕了?”聂海的神慢慢的冷了下来,他盯着四人说道:“你们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这是‘黑衣卫队’的集体活动,你们为分队长,怎么能不参加呢?”

    喂喂,拜托!不是这个问题吧!四人泪流满面了,他们互相看了看只好朝着聂海抱拳说道:“属下这就下去准备!”说完之后四人滚尿流的往外走,同时互相看了看,那眼神都是一个意思,怎么办啊!难道跟着这个疯子去君府不能?!

    另一面,君明镜正准备睡下的时候被一声巨响给惊起了,他皱着眉头又坐了起来,静静的等待着仆人来汇报!第一次出现在他房间里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贴护卫,南风不竞!

    看着闭目站在一旁的南风不竞,君明镜不问道:“南风,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南风不竞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君明镜,冷声的说道:“刚才,吾感应到了先天的气息!”

    “先天?难道是那两个家伙??”君明镜皱着眉头,正打算对付那些家伙呢!难道他们要先发制人?现在君府的力量还不足以对抗啊!‘青sè洪流’都还没动呢!

    “嗯!”南风不竞居然点了点头说道:“气息是从那边传过来的!”

    “哎呀呀...”君明镜敲了敲脑袋,早不动手玩不动手,这个时候动手是个什么意思啊!

    “看来,是要提前了啊!主公,还要按照你的计划来嘛?”素还真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一边摇着扇子,一边笑呵呵的调侃道。

    “行了,大晚上的你扇什么扇!不怕得风湿啊!”君明镜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素还真,语气有些急躁了。

    “扇扇风...会得风湿?”素还真手下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接着笑了笑说道:“风湿就风湿吧!最重要的还是风度!”

    懒得理会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君明镜想了想吩咐道:“还是让护卫们早做准备吧!另外,素还真、南风你们两个直接去那边,如果可以,将那个首领直接干掉!如果不行...不对!你们两个不行也得给我行!”

    呃...素还真和南风不竞互相看了一眼,这叫什么?狗急跳墙?素还真苦笑一声问道:“吾与道友离开了,谁来保护主公的安全呢?”

    嗯...这是个问题!君明镜低头沉思片刻说道:“把马浪、甄嬛叫来!怎么样?”

    “不够!”南风不竞冷冷的说道,硬是把素还真“够了”两个字压了回去!

    “再在院子李加四个经过南风jīng心训练过的护卫?”君明镜一脸讨好的笑容看着南风不竞说道。

    “土鸡瓦狗!”好吧!连自己训练的护卫都贬低到这个地步,君明镜还能说什么?他看向素还真,这个时候也只有素还真有办法了!

    “道友,以我看来,有马浪和甄嬛在这里,足以!”素还真看着南风不竞笑呵呵的解释道:“只要你我二人拖住了那些人,还怕他们来冒犯主公不成?”

    “如果没拖住呢?”南风不竞声音依旧冰冷,显然不认同素还真的这一番话!

    “吾会在主公房外布置阵法,除非与吾实力相差无几,否则绝对进不来!这样如何?”素还真微笑着看着南风不竞,说出了自己的办法!

    “好!”南风不竞仅仅想了想便同意了,素还真也稍稍松了口气,他看向君明镜说道:“看来,还要稍微等一下了!”

    “抓紧时间!我可不想再一次在屋子里被人刺杀!”君明镜赶紧点了点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一句的病语,素还真点了点头,率先出门布置去了,南风不竞则把马浪和甄嬛直接擒了过来,往房间里一丢,扔下一句“保护主公”就走了!

    看着突然出现在房间里一男一女,君明镜笑呵呵的建议道:“要不,我们三个来玩斗地主?”

    布置好之后,素还真朝着南风不竞点了点头,两人很默契的同时离开了君府,眨眼间便出现在祭坛外围了!正在祭坛里面打着吨的聂海一下子变感应到了他们两人的气息,顿时一愣,然后笑嘻嘻的说道:“我倒是小看了君府啊!居然还有两个!不知道认不认识呢!”

    “哪路朋友?到了我的地盘也不出来见个面?”聂海站了起来朝着外围大吼一声,震得在场的黑衣卫队成员们一个个耳膜刺痛,头晕脑胀!

    素还真与南风不竞互相看了看,一起走了进去。看到年轻的秀气小伙子聂海后,素还真笑呵呵的打招呼道:“相见即是缘,这位道友,素还真有礼了!”

    “素还真??哪里冒出来的小家伙?!”聂海看着素还真年轻的样子,不疑惑了,不是那几个老东西?啊!是了,那些老东西都被雪妖给干掉了!想到这里,聂海多看了素还真和南风不竞几眼,不像是那些老家伙的子嗣啊!

    “跟他废话作甚?!擒下再说!”南风不竞很讨厌聂海张狂的样子,直言不讳的说道,一副要动手的样子!

    “呵哦??”聂海底下脑袋,看着南风不竞笑着说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啊!就让我来教育一下你,什么叫尊老幼吧!不对!我又不老!是什么叫尊重前辈吧!”

    “哼!跳梁小丑!”南风不竞眯着眼睛盯着聂海,继续嘲讽拉怪!一旁的素还真微微一笑,悄悄的退后几步,盯着那些站在广场里的黑衣卫队!

    “很好!看看谁才是跳梁小丑!”聂海怒吼一声,朝着南风不竞冲了上去!

    先天之战,打响了!

重要声明:小说《领主大人安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