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各怀鬼胎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秋馋 书名:幻灵之劫
    但此时正值须猕猴父亲外出,不知去了妖族何处,但须猕猴感觉同族看待他的眼神已经起了变化,变得十分担忧,似乎是怕他引来什么无法抵御的灾祸一般。

    须猕猴在族中如此长久的岁月,自然也有一些心腹之人,经过问询这才得知,在近几百年间,金背巨猿族中出了一个背负神纹的天才一事,被妖族中各大势力传得沸沸扬扬,就连妖界几大势力重新洗牌的言语,也是不胫而走。

    已经有不少庞大的势力,曾威胁金背巨猿一族交出少族长,要不然怕是有灭族之祸降临,到时候不仅少族长无法得脱,就连金背巨猿一族也是被灭族的下场。

    毕竟须猕猴仅是修炼了一千余年,哪怕神纹再是逆天,也无法抗衡修炼万年的老妖,有些名门大族的长老,少说也有十几万年的修为,其部族族长,也都是修炼上百万年的老怪。

    这些人给金背巨猿一族的压力,无疑是巨大的。巨猿一族人人自危,数十万年的种族没落,已经让他们习惯了逆来顺受的生活,对于仙界的强大种族,丝毫生不起反抗之心。

    须猕猴虽然心中愤懑,但不知道这消息究竟是谁传出的,他与冰凤双修行走之时,都是以修士形态出现,其背后有神纹一事,就连冰凤也是偶然得知。

    得知他的真(身shēn)是金背巨猿一族,冰凤似乎十分诧异,但看到他背后的神纹后,才相信了他金背巨猿族少族长的(身shēn)份。

    他相信冰凤不会透露他如此隐秘之事,但金背巨猿一族的族人自成一脉,极少与其他种族来往,若是说族中混进了探子,他更是不信。

    就在怀疑与忐忑中,须猕猴度过了月余时间,他的父亲也终于回归。

    初见父亲,他的心中就是一沉,父亲(身shēn)上气息紊乱,明显是受伤所制,虽然金背巨猿一族已经没落,但巨猿族长的实力,相信还是可以排入仙界妖族高手的前百位之列。

    经过询问他得知,父亲乃是受到凤族高手围攻所伤,没想到这凤族极为霸道,不光写了威胁的言语,还设下埋伏,要将巨猿一族的族长击杀在外。

    须猕猴看到父亲的伤势,再也不相信冰凤的言语,现在他渐渐明白,冰凤若是真想求得族中同意她与金背巨猿少族长的婚事。说不得会将他(身shēn)负神纹一事说出,但凤凰一族却依然不同意,仍将此事散布的妖界人人皆知。

    须猕猴没想到,才几ri光景,凤凰一族就大举来犯。虽没有直接动武,但命令金背巨猿一族交出少族长,杀害凤族一事必须血债血偿,族长也不得有丝毫袒护。言罢,还以天空为幕,放映了一段金背巨猿少族长击杀凤族的影像。

    须猕猴心中发寒,他现在才明白凤族的真正嘴脸,自己明明闭已经千年,出关后还未离开族中一步,哪里杀过凤凰一族之人,凤族不知用了何种手段,竟还有自己杀人的影象,看来yu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时其父对他急急传音,yu用他的神纹治疗伤势,然后对抗凤凰一族,洗清他的冤屈。只需让他全心全意的将神纹借给自己,待大战结束,自然返还给他。

    这须猕猴虽然天xing灵巧,却丝毫没有怀疑过自己的父亲,现在又亲眼所见凤凰一族大军压境。于是两人在族长密室之中,开始了神纹的传承。

    须猕猴只觉神魂中一缕神秘的能量被抽得一空,接下来就是神魂撕裂般的痛苦传来,全(身shēn)的力量也被消耗的干干净净,没有法力保护的须猕猴,就在倒在地上昏迷之前,恍惚间看到了父亲眼中的冷意。

    须猕猴再次醒转过来,已经被绑缚双手,整个(身shēn)躯被迫跪在地面之上,周围数个巨猿族的长老,放出气势将他牢牢压服,他现在感觉(身shēn)体极为虚弱,就算几人不出手压制,他靠自己站立起来也是很难。

    一声愤怒的凤鸣贯彻天地之间,须猕猴惊醒抬头,只见凤族大军不(禁jìn)没有退散,在距离凤族不远处的乌云之内,似乎还有数条龙族若隐若现,都一齐看向下方,看向这显得颇为渺小的金背巨猿一族。

    耳边传来一声父亲的叹息之声:“孩子,妖界几大巨头联合来袭,他们都容不得你是一个背后有神纹的金背巨猿,如今父亲也只能牺牲你来保护全族的xing命,你要怪就怪那无礼的凤族!若不是他们,怎么会引得四方妖族齐聚于此!”

    须猕猴听到父亲言语,双眼无法自持的留下(热rè)泪,他恨恨的向凤凰一族发出狂吼:“冰凤!你我夫妻一场,你欺我太甚!待我转世重修,哪怕化作厉鬼也定找你凤族报仇!”

    这时他只见一只宛如冰晶凝结成的凤凰自九天之上飞落,但却被凤族族长用法力卷向天空,两人始终未再见一面。

    金背巨猿族长手中大斧挥动,须猕猴的头颅连同他的神魂一起,被凤族族长用法力(禁jìn)锢,收向天空。巨猿一族族长虽感觉有些不妥,但新得神纹的他,心中狂喜,见漫天妖族渐渐散去,也急忙回洞闭关。

    且说凤族族长也是成名数百万年的绝世老妖,金背巨猿一族的连番挑衅举动,让她意外之余,也嗅到了yin谋的味道。

    将冰凤击晕后,她用庞大无匹的神识,快速的读取了冰凤记忆,在读取到冰凤与金背巨猿族少族长初见,冰凤对于少族长万幻须猕猴(身shēn)份的猜测之时,这只活了百万年的凤凰族长也是心中惊讶。

    冰凤起初并未感觉出错,这少族长(身shēn)上竟真有金背巨猿,与万幻须猕猴(身shēn)上的血统,却唯独没有金背巨猿王者一脉的血统。凤族族长思前想后,心中已经有了定计,并未阻止巨猿族长斩杀其子,而是催促行刑。

    在这种绝世修为的高手眼中,生死不过是一念之间,他既可以挥手间让敌人神魂俱灭,也可以将一届凡俗之人折磨万年,使其无法入得轮回。

    既然她将须猕猴头颅与神魂收走,就要彻查此事,毕竟万幻须猕猴在仙界妖族中也是极为独特的存在,其修为最高的王者,已经稳稳进入妖族高手排行前十,但由于他终ri不知所踪四处云游,所以一直不显山漏水。若是能救下他的晚辈或是族人,自然也算的上为凤凰一族结下善缘。

    这凤凰一族的族长,待回到族中后,施展秘术将须猕猴神魂稳固,然后仔细的搜寻了他的记忆。与她的猜测七八分相似,果然是那金背巨猿的族长下手暗害,又假扮成了儿子的相貌,出手击杀了几只凤凰一族的晚辈,惹得凤凰一族暴怒追杀,又设计骗的须猕猴将背后金文献出,这才借故杀了这须猕猴。

    这巨猿一族的族长毕竟修为相较凤凰一族的族长尚浅,虽然知道此子不是自己亲生,但却看不出拥有一半金背巨猿族血统的须猕猴,究竟是何人之子,要是他真知道小猴的真正(身shēn)份,怕是也不敢行如此狠毒之事。

    凤凰族长知道此事不能就此作罢,之后立刻联系其他许多附庸的妖族前去金背巨猿一族袭扰,中间还暗中出手几次,击杀了两位金背巨猿一族的长老,写信言明已经查明真相,杀死凤族的凶手另有其人,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将金背巨猿一族灭族的态度。

    金背巨猿族长虽然强行窃取了金纹,却还不敢正面应战凤凰一族的族长,才有了之后去寻那木族大能神木,yu留下传承一事。

    这神木虽是与那金背巨猿一族前辈有些渊源,但先被实力强劲的凤凰一族找上,自然是按照凤凰一族族长的安排,让巨猿老族长,将须弥猴的(身shēn)体,与金背巨猿的传承,全部放入了一个下位界面之中。

    待巨猿族长老布置好结界没多久的时间,冰凤就亲自下界,动用凤凰特殊的神通,在未惊动任何人的(情qíng)况下,将阵法破去一角,把须弥猴的头颅送入石墓之内。

    这凤族族长破例让须弥猴进入了第一次涅槃的境界,由于这须弥猴在凤凰一族中,(肉ròu)(身shēn)仅剩了头颅,无法自行运功,于是族长亲自助其进入了涅槃重生的修炼之中。

    这样小猴一旦涅槃重生醒来,轻易不会记起凤凰一族涅槃的法决,也算是不违背凤凰一族的祖训。

    陆宇将探知到的一切讲述给了众人,房爷连连点头称是,只是他没想到金背巨猿一族已经衰弱如斯,族长不仅容不下血统不纯的后辈,还行那伪装成少族长,击杀凤凰一族后辈的下作之事。

    若是须猕猴对仙界妖族中,对上层局势有所了解的话,他也不会受父亲欺骗,使得背后金纹被其夺去。现在的金背巨猿已经属于龙族的附属势力,哪怕凤凰一族再愤怒,也会顾忌龙族面子,只会惩治凶手,绝对不会行灭族一事。;

重要声明:小说《幻灵之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