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冰凤玉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秋馋 书名:幻灵之劫
    众人皆自空中落下好奇的看着这块石碑,石碑上端呈半月形,下端深埋土中,材质似乎只是普通的白玉石,但看这石碑的年代已经极为久远,普通的白玉石如何能承受的住漫长无(情qíng)岁月的侵蚀。

    陆宇将双剑在怪物体内收回,向着石碑旁一指,双剑顿时飞旋斩下,将石碑在泥土中的部分挖了出来。

    石碑掩埋在泥土下的部分足有丈长,碑文上刻着一种极为简练的文字,但一勾一画之间却是苍劲有力,虽然陆宇并不认识碑文上的文字,却能感觉到那股自远古传来的万丈豪(情qíng)。

    这时房爷一声闷哼,整个人也半跪在了地上,双手捂头显得着实有些痛苦。

    几人都关心的走到房爷(身shēn)边,房爷却闭目摇了摇手,当即盘膝而坐,(身shēn)上光芒明暗不定,与修士进阶时冲关的状况颇有几分相似。

    几人都守护在房爷(身shēn)旁,过了足足有半个时辰,房爷(身shēn)上光芒才渐渐趋于平静,双目开合间一道神光自目内shè出,直接击在了那块石碑之上。

    石碑起初没有任何反应,随着那目内shè出的光芒在上面游走了数十圈,石碑顶部的一个花纹突然变成了一个微弱的火苗,腾的一下燃烧起来。

    光芒仿佛受到了火苗的鼓励,旋转的更加迅速,石碑顶部的花纹足有数十个,不多时全部燃烧起来,火苗越烧越旺,已经连成了一片,那石碑也开始渐渐被火苗吞噬,正一点点的消失。

    陆宇与众人都疑惑的望向房爷,房爷此时眼中却露出与往常截然不同的神sè,双目既有高傲的威严,又有紧张的兴奋。正目不转睛的望着燃烧中的石碑。

    火势越来旺,丈长的石碑已经被烧去了一半,就在这时,石碑中心处,一块洁白无瑕的玉符显露而出,众人目光仅是与那玉符微微触及,顿时浑(身shēn)一颤,皮肤已经被一层冰霜覆盖。

    就连燃烧中的熊熊大火,一触及玉符,也当场静止,一块偌大的冰块已经将烈焰封印其中。冰块内火焰丝毫不动,既没有熄灭之象,又无力继续燃烧,时间仿佛被冰封在了那一刻。

    众人看到这种场景都是大骇,呆立在原地没了主张,此玉符在修仙界内闻所未闻,仅是目力与其接触,全(身shēn)已经罩满寒霜,若是真触碰到了玉符,想必当场就会被冰封成一具无法醒来的雕像。

    馨儿小手翻转,七彩sè的法力汹涌而出,在白sè玉符与众人之间建立了一道屏障,使众人无法直接看到那块玉符。

    众人只觉周(身shēn)一松,那种危险的感觉也遂即消失,几人都疑惑的看向房爷,期待他可以解释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

    房爷左手轻捻山羊胡,目中的神sè也越发收敛。众人都有种感觉,刚才的房爷似乎在极高的山巅俯视他们,在这一刻才回到了众人(身shēn)旁。

    房爷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将众人吓了一跳:“陆宇小子,将蒋宁依小妮子叫出,让她先收了此宝,若是迟了,怕是有修为高绝的大妖前来取宝!”

    陆宇听闻此言有些迟疑,正yu问明其中究竟,房爷急切解释:“只有修炼冰属xing功法的处子才能收取这玉符!至于我们的(身shēn)份,这丫头收服玉符后,对她也不必隐瞒。”

    这时馨儿却不服气的冷哼一声,周(身shēn)各sè光芒狂闪,最后在白光中停滞下来,这时的馨儿面罩冰霜,连同那一头秀发之上都结出了霜寒冰晶。

    此时此刻的馨儿比之飘渺仙宫的长老几乎还修为jing深几分,随手将与玉符间的隔断收起,缓步向那玉符走去。

    玉符似乎也察觉到了馨儿走进,一道ru白sè光芒向馨儿罩去,才与馨儿接触就当即收回,馨儿脚步却丝毫未受阻止,继续向前走去。

    在距离玉符仅有一丈之时,一个淡淡的光团自玉符中飞出,向着馨儿缓缓落去,若是仔细看去,其中一只全(身shēn)洁白的冰凤正任意遨游,那高傲的凤凰头颅微微扬起,似乎凡俗间的一切,都无法入得她的眼中。

    就在冰凤距离馨儿越来越近之时,馨儿头顶猛的出现了一个混沌黑洞,黑洞内黑sè的气体翻滚不休,似乎正yu吞噬那冰凤与光球。

    就在此时,冰凤冷目如电,一声凤鸣自口中传出,虚空中顷刻间多出一道闪电,极速劈向混沌黑洞中。

    房爷(身shēn)形已经在原地消失,那黑洞中似乎出现了一座巍峨大山,那霹雳直接劈在大山之上,也劈的土石崩裂,但山势一沉,将混沌黑洞直接压进了馨儿体内,那冰凤也早已回到了玉符之中。

    房爷(身shēn)形再次在原地出现,面sè略有些苍白,苦笑说道:“馨儿丫头,哪怕你能模拟出最上乘的冰系功法,自(身shēn)仍属于天地一缕魔气所化,这冰凤乃是妖族中最为圣洁的几位大妖,你修为尚弱于她,如何能将她收服。”

    馨儿那绝世姿容上没有一丝血sè,却更显的惹人怜(爱ài),此时的馨儿也是后怕不已,那冰凤出现后,她的意识似乎也被冻结,丝毫无力反抗那道惊雷,若是房爷不出手相救,恐怕她会被那道闪电劈的神魂俱灭。

    这次众人再无人反对将蒋宁依唤出,陆宇向蒋宁依一阵传音后,房爷则用法力将她接引出来。

    蒋宁依再次出现,却发现原地多出数人,除去陆宇外,房爷,馨儿与三胖绿竹师徒都赫然在列。惊的蒋宁依差点惊呼出来,赶紧用小手将口捂住。

    陆宇知道现在并不是解释这些的时候,(身shēn)手指了指那块晶莹剔透的玉符。蒋宁依随着陆宇手指方向看去,顿时心神一震,她只觉这玉符好像与她有着某种说不出的联系,这种感觉极为玄妙,想必之前所感的机缘就是此玉符。

    陆宇向蒋宁依示意,让她快些收取玉符。蒋宁依也知现在不是谦让的时候,即刻向玉符走去,现在的她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脚步,那块玉符仿佛正在不停的召唤着自己,这种来自洪荒的召唤,让蒋宁依灵魂都兴奋的颤抖起来。

    蒋宁依的芊手缓缓的落在了玉符之上,于此同时,蒋宁依与玉符都是白光大作,先是一声凤鸣响起,接连又一声更加高亢的凤鸣声传递开来。

    众人都是大惊看着蒋宁依,蒋宁依的眉心正中,一个凤凰印记渐渐显出,其中放出一道白光,正shè在玉符之上。

    玉符刹那在原地消失,众人再看向蒋宁依时,却发现她眉心的凤凰印记分外明显。让陆宇更加惊讶的事(情qíng)再次发生,陆宇看向蒋宁依脸庞时,发现小妮子容貌也发生了变化。

    过去的蒋宁依脸颊红红,说起话来天真羞涩,十分可(爱ài)。现在此女的虽是双目紧闭,但容貌已经丝毫不逊sè于馨儿,但那气质却如九天皓月,又如万年雪峰一般,冷的让人无法接近。

    房爷暗叹一声:“冰凤血脉!虽说冰凤在仙界并不是凤凰一族佼佼者,但此血脉在下界出现,也真是匪夷所思!”

    蒋宁依缓缓睁开眼睛,万年冰山似乎就在此刻化去,月宫嫦娥也自广寒宫临凡。蒋宁依一双大眼睛内丝毫没有半点冷意,依然是活泼可(爱ài)之sè,配合上她那冰山一般的气质面容,真让陆宇一时间还有些无法接收。

    在数百里外两位化形妖族停了下来,他们突然失去了天地异宝的气息感应,有些无奈与懊恼的原路返回,既然有人先行取得异宝,定然不会再原地等他们,他们也只能感知到大体方向,所以只得无奈退去。

    蒋宁依向陆宇盈盈一拜:“多谢陆大哥赐宝,这宝物想来已经不能按凡俗品阶划分,其中一丝冰凤之魂,对我以后修炼冰系功法,助益无可限量!”

    陆宇摆摆手,房爷却说道:“先别谢陆宇这小子,你收了这冰凤之魂后,领悟没领悟什么招法?”

    蒋宁依疑惑的看向陆宇,陆宇则示意她不用隐瞒。于是蒋宁依点点头,她确实新领悟了一个招式,于是她将此招现场演示给了众人一看。

    房爷见到蒋宁依果然领悟了招式,手捋胡须笑个不停,对着蒋宁依示意,让她将新学的招数全力击打向那块启出石碑的地面之上。

    只见蒋宁依凝神闭目,眉心中的冰凤似乎微微扇动了一下翅膀,一道雪白sè的光柱刹那击在了地上,顿时地面被极度严寒冻的碎裂开来,与此同时,似乎一层结界也刹那被极寒冻得粉碎,结界消失后,土石一阵滚落,一个黝黑深邃的大洞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前面猛的出现一个大洞,众人都下意识的退后一步,生怕里面再有怪物冲出。房爷却走向前去,双目凝神看向洞内的一切。

    洞内却有不少积水存在,积水呈现漆黑的颜sè,将房爷的视线阻隔在了外面。

    众人也纷纷前来查探,蒋宁依见洞内积水众多,法决一引一带,那漆黑的水源即可变为黑sè坚冰,正被法力提起嗖嗖嗖的向洞外岩壁一角堆积而去。

    积水足够三丈来高,蒋宁依也花费了半个时辰才将黑水化作坚冰搬出,此时陆宇指着一块寒冰奇道:“这不正是先前我们对付的怪物吗?”

重要声明:小说《幻灵之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