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出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秋馋 书名:幻灵之劫
    鹰嘴啄击果然犀利,那光如镜面的鱼头鳞甲上,出现了一个寸大的小洞,这时怪物双拳已经袭来,傀儡妖鹰立刻起(身shēn)躲避,但那一道闪电却顺着小孔击向怪物体内。

    这时怪物全(身shēn)电芒狂闪,似乎已经麻痹,(身shēn)体再没有其他动作,猛的撞在对面的山岩之上,倒栽葱一般再次向下方淤泥中倒去。

    蒋宁依控制的妖鹰却并不放过怪物,空中再次一闪,鹰爪已经向怪物那僵直的双臂抓取,现在的妖鹰双爪锋利程度却比之未融合之强强出数倍,定然可以在那红毛巨臂上留下几道伤痕。

    果然不出所料,鹰爪结实的抓在了左臂之上,撕下了一大块血(肉ròu),但与此同时,怪物似乎被剧烈的疼痛惊醒,左臂刹那向后捣去,肘部结实的正击在妖鹰翅翼之上,顿时爆炸之声传来,九只妖鹰被打的一散而开,其中一只已经被打的破碎不堪。

    怪物也瞬间坠入淤泥坑中,蒋宁依却手捂小嘴,一口血已经咳出,这妖鹰融合时寄托了她太多的心神,现在妖鹰受损,她的心脉也同样受损,虽然并不十分严重,但也需要当场救治。

    陆宇立刻飞到蒋宁依(身shēn)边,蒋宁依仍是勉力将余下的傀儡妖鹰收入储物袋内,这成(套tào)的傀儡法宝,仍是花费了她不少功夫才得到,若是就此放弃,她也极为不舍。

    陆宇在储物袋内急忙拿出一颗调理内伤的丹药,让蒋宁依服下,现在那怪物正被馨儿用泥怪困在沼泽泥潭之内,一时半会无法逃脱,这也给了两人逃脱的时间。

    陆宇扶着蒋宁依(身shēn)形缓缓升高,蒋宁依却满含期盼的望着陆宇,陆宇哪能不明白,这丫头仍是想让自己除去此妖,蒋宁依母亲已经告诉了她陆宇绝非等闲的二品修士,令她若不是见到了四品以上的妖族,不要呼唤自己,只需要陆宇出手即可解决。

    这丫头对自己母亲极是信任,根本不知道其母亲已经高估了陆宇的实力,若是陆宇真有那等实力,哪会等到蒋宁依受伤再行出手,但陆宇又不愿意让(身shēn)边众人暴露,所以才不得不如此尴尬。

    “陆大哥还不出手吗?”蒋宁依又咳出一口鲜血,有些不解的看向陆宇。

    陆宇无奈摇头,只得说道:“你且放松心神,我将你送进我落星岩的空间之内,再灭杀此妖物,你在(身shēn)边,我不能随意施展,只恐伤到你。”

    蒋宁依乖巧的点了点头,将双目闭上,外放的神识也都收进体内。陆宇已经与房爷交代完毕,蒋宁依刹那被接引到了陆宇房间的(床chuáng)铺之上,蒋宁依再次睁开眼睛,发现已经处在一处房间之内,神识散开却发现根本无法探视房间外,让她不由得有些泄气。

    这时陆宇传音却在她耳边响起:“你且在(床chuáng)上休息,待我灭杀此妖物再叫你出来。”

    蒋宁依欣慰一笑,陆宇大哥虽说不愿意多事灭杀此妖,但蒋宁依仍然相信自己的灵觉。自己的灵觉被母亲都多次称赞奇特,若不是有什么机缘,那此妖(身shēn)后一定有什么惊天的秘密。

    这时陆宇(身shēn)边已经多出了几人,将蒋宁依接引进了山腹空间内,陆宇再无任何顾忌,房爷、陈威、馨儿、三胖都与陆宇一般,御剑虚立于半空中,已经渐渐看清了这尸煞的路数,众人合力将其灭杀应该不难。

    这时陈威已经化作了那丈高的大汉,全(身shēn)肌(肉ròu)爆炸般隆起,手中正持着陆宇交给他的青铜大锤。

    虽然陈威无法炼化此物,但是毕竟此物乃是三品法宝,哪怕不运用任何法力,普通修士只要挨上一下,也是当场殒命的结局。

    但如此彪悍的陈威,若与那怪物相比起来,(身shēn)高还不及那根毛茸茸的大腿,可见这怪物多么高大。

    怪物虽然倒栽葱的坠下,但借助分水龟那微弱的法力化作的泥人,根本无法缠住怪物一时三刻,若不是地形上占据了绝对的上风,怕是怪物挥手间就可以将泥人扫的一个不剩。

    怪物仍是单足发力,继续向上冲来,这时一直在手中积蓄能量的馨儿却率先出手。

    众人只见在怪物(身shēn)前出现了一层迷蒙光霞,其内显现出一条山涧深渊,对岸无数修士正准备对其攻击,看起来怪物(身shēn)处之地极为危险,唯一的后路是只得向后退去。

    但众人惊讶的发现,这怪物丝毫无视眼前那正yu攻击的无数修士,仍是卖力的向山顶疯狂攀登,似乎在此地一刻也不愿多呆。

    馨儿有些不敢置信的惊呼:“这怪物竟然不是用(肉ròu)眼或是神识感应周围,居然完全无视了我布下的幻术!”

    就算馨儿不连声惊呼,众人也是看在眼中,这时陈威冷静说道:“他应该是用死气感知周围事物以及方向,看我的!”

    陈威说罢,气势猛然一放,周(身shēn)宛如裹上了一层黑袍,陈威细细观察那怪物周(身shēn)萦绕的黑气,将黑袍渐渐淡化,手提大锤猛的自半空中冲下。

    那怪物似乎根本无法觉察陈威的存在,仍然脚下用力,猛踩山岩,不停迂回而上。

    “给我碎!”陈威一声怒喝自喉中喝出。

    大锤就卯足的全(身shēn)力气,结结实实的砸在了那怪物刚刚发力冲起的膝盖之上。

    “嘡啷”一声巨响,两个硬物撞在了一起。

    陈威只觉砸在了大山上一般,众人也是出乎预料,只听陈威“啊!”的一声大喊,青铜锤已经脱手飞出,如同一只箭矢稳稳的砸进了对面的山峰之中,连同那锤柄几乎都没了进去。

    这时的陈威双手满是鲜血,他的虎口已经被巨力崩开,那怪物也由于大锤的砸击,刚刚冲起的(身shēn)形一滞,两只巨臂又抓在了山岩之上,有些愤怒与茫然的向四周不停搜寻。

    陈威这时根本顾不得虎口震裂的痛苦,双拳一握,(身shēn)形在山岩间灵活的腾转,几个纵(身shēn)就来到了怪物(身shēn)前。斗大的拳头,不要命的向怪物腿上招呼。

    手上裂骨镯再次闪现光华,这次却没有上次击打血翼飞马一击见效,陈威拳头的力量虽然恐怖,直接击打在怪物的骨头之上,却无法将其打断。

    在陈威感觉,那骨头的坚硬程度,丝毫不弱于三品顶阶金属材料。甚至还远远超出。因为陈威的拳头就算击打在,房爷那完全由三品高阶顶阶材料炼制的金属小山之上,也可以留下深深的拳印。

    此时的陈威拳出如风,次次都击打在了一处,那尸煞怪物在原地不停的咆哮怒吼,他正用死气搜寻修士位置,但周围虽然死气浓重,却是空无一人,腿上的疼痛不停传来,让怪物更加不安。

    击打了不知几千拳,只听咔嚓一声,怪物的腿骨应声而断,怪物整个毛腿,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角度,怪物也疼痛的闷哼一声,在山岩之上再次摔落入而下。

    但这次怪物却没了前几次的好运气,房爷早就悄悄来到了下方,用独特的土系法术,将地面凝结的比之山岩更硬数倍,但也是仅此而已,房爷所掌握的地刺,岩突之类的法术,对于如此铜皮铁骨的尸煞而言,只是隔靴搔痒罢了。

    怪物跌落到地面之后,又是一声惨叫,在近百丈高的地方摔落,想必就算他铜皮铁骨,也会内腑受伤。

    让众人心寒的事(情qíng)再次发生,那怪物落地后连声咆哮,声音在一只大鱼的体内发出,显得十分怪异。就在众人都期盼此物别再异变之时,这怪物另一只脚终于破体而出。

    这时一只四足皆有怪鱼又再次站立在众人眼前,就连见识颇广的房爷也有些皱眉。随着这最后一只毛腿的长出,怪物的修为终于还是再次突破,达到了三品中阶之境。

    陆宇心中微寒,此怪物给他一种十分蛮荒与危险的感觉,那种感觉若是比起房爷那几百万年的仙山似乎还嫌不够,但比之万年前陈威陆宇等人给陆宇的感觉,还要久远数倍不止。

    若不是已经将怪物一条腿打断,说不准陆宇转(身shēn)就将离开,但现在怪物虽然在此进阶,却并不是无法战胜,只要再打断怪物的另一条腿,众人合力在半空中轰杀,只待怪物法力耗尽,自然可以击杀。

    陆宇朝着陈威传音几句,询问他伤势如何,陈威并未多言,只是对着陆宇点了点头,随后向潭底落去,最后几十丈的山壁十分滑腻,生长着无数苔藓与水草之类,看来潭水最深时已经达到如此高度,只是那些该死的蓝嘴火鸭,偏偏惹上如此煞星,又碰巧遇上了蒋宁依这(爱ài)管闲事的丫头,才惹出这么多麻烦。

    这时那怪物正在四处搜寻猎物,房爷悄悄隐入周围石壁不出,陈威仍是死气缠(身shēn),几个纵(身shēn)冲到了怪物(身shēn)前,对着怪物那只刚刚长出的毛腿攻击而去。

    就在这时,那怪物忽然屈膝一顶,陈威那已经发力的(身shēn)形已经无法收住,那膝盖闪电般的顶在陈威(胸xiōng)口之上,陈威整个人被击打的抛飞起来,正撞在四周的岩壁之上,仅是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就昏死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幻灵之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