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邪灵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秋馋 书名:幻灵之劫
    自此六大门派都没了太上长老,实力一落千丈,却不知为何魔门势力却并没大举侵犯,反而将大陆上各股隐伏的势力纷纷撤回,自此落星大陆上迎来了诡异的平静。

    六大门派修士都恨极了上界派下的同门修士,纷纷研究秘法,使上界修士的残魂与异宝器魂融合,将上界修士活活炼化成了器灵一般的存在,供他们奴役驱使。

    自此宝物的灵xìng不可同rì而语,异宝的品质与境界,也随着上界修士残魂的渐渐恢复而rì益强大起来,因此各门派中又引发了一轮新的危机,众人皆怕法宝实力过强后,不再受门派控制,而是聚集在一起商议究竟如何对付此等异宝。

    这血妖乃是经历大战后,活下为数不多的几个修士之一,历经千年之后,在剑魂门的地位声望极高,此人虽有重伤在,却也修炼至了四品初阶,做事也不在如年轻时一般肆无忌惮,虽然是他引起的这次纷争,现在早已物是人非,再无人与他计较。

    这七代血妖对这些上界修士恨极,若不是中了碎魂印,恐怕早已飞升上界逍遥,哪用整rì受苦,想到此处,血妖利用一本邪法,创立了一种奇特的功法,将上界修士灵魂中的负面绪培养,从而又形成了一种类似于分魂的存在。

    这也正是邪灵的由来,血妖待邪灵完全成长后,将主魂吞噬,从而完全受血妖掌控,既不影响异宝威力,又将上界修士完全消灭,此谓一石二鸟之计。

    这些上界修士被困在异宝之内千年之久,早已怨愤冲天,血妖刚一施为,这邪灵就迅速成长起来,待众位上界修士发现后,早已为时已晚,邪灵之强他们已然无法自行消灭,聪明些如木雷宗的上界修士,劲力保持心态平和,邪灵就无法生长。

    但剑魂门这位上界修士,心xìng如同赤子一般,哪里受得了这种屈辱,邪灵的生长速度也是几人中最快之人,加之此人法力境界也高,邪灵突破五品之境后,竟直接将血妖在其灵魂之上所下的制冲碎,从而不再听血妖号令。

    此事也出乎血妖意料之外,但无法突破五品境界的他,自然也无法强行对其控制。只得查阅典籍,布下一处上古秘阵,将祖剑强行封印其中,待使用祖剑之时,只是抽出三分邪灵之力加以控制,配合一分上界修士的残魂,使祖剑不至于坠入魔器。

    又过千年之后,各大门派都有五品太上长老产生,六大宗门才渐渐趋于平静,众位太上长老也看出当年血妖此术的弊端,纷纷停止让器魂修炼此邪灵秘术,但器魂内邪灵已成,却再也无法清除。

    此事仍然没有难倒众位太上长老,他们利用幻灵的特xìng,每当有新晋的内门弟子出现,就用异宝分出一缕邪灵,封印在内门修士的灵魂之上,也同时分出一丝善念附在其上,若是有人灭杀内门弟子,邪灵就会醒转,转而诅咒此人。

    由于抽取的邪灵太少,对于普通的内门弟子丝毫没有影响,邪灵也因为与周围环境并不契合,从而沉眠不醒,有散修击杀六大门派的内门弟子,就自然会被那邪灵诅咒。

    若是有修士杀了被邪灵诅咒之人,自然也将邪灵同时灭杀,此时那上界修士的一丝善念就会显现,待修士去宗门领取奖励之时,门内修士在将这善念重新打入异宝之内,使之邪灵不至于压过异宝善念。

    此招久而久之,反而成了六大门派保护门中弟子的手段,但剑魂门内血妖深恨那上界修士剑魂,又有上古奇阵压制邪灵,对此事却并不太感兴趣,只是在门主的干预下,才保持那一缕善念不至灭亡。

    这千年来剑魂门内自然是人才辈出,达到五品之境的也有数人,血妖却始终无法再次突破,修为停留在四品初阶的他,渐渐在门内式微,但这血妖诡异之处颇多,其心态也渐渐偏离正道修士,开始研究神秘的妖魔秘法。

    这血妖不愧是活了千年的老怪,加之对修炼一途有着不少自己的感悟,再次研究出的一秘法,却在血剑峰引起了一场风波。

    这血妖乃是利用第二灵魂的奇异法术,从而吞噬与自己一脉相传的修士与神魂,慢慢将以前所受的重创修复,在吞噬一个血剑峰四品长老外加十几名三品修士后,修为竟真的突破了四品中阶,这也让血妖再次看到了大道有望,从而行事更加疯狂,一旦抓到机会,就对同门大开杀戒。

    现在的血妖,却不用考虑寿元问题。在其体灵魂重新分裂又被重塑之时,天地法则也出现了一丝纰漏,法则似乎认定血妖已死,但血妖却诡异的再次复活,若不是血妖修炼有血剑峰秘术,体本来也可以化为一团血水,恐怕在体碎裂的那一瞬间,灵魂也会被裂魂印湮灭,而不是如同实质般片片碎裂,以至于还能被那诡异血塔收集。

    几千年下来,就在血妖马上突破五品瓶颈之际,却再次遭遇打击,就如同血妖讲述的相仿,被那裂魔打的体碎裂,从而又引动神识与体的旧伤,只得用秘术强行遁逃,落得个体几乎崩溃的下场,刚刚yù突破的瓶颈,再次沉寂下来。

    血剑峰的rì子也大不如前,现在血剑峰除去血妖外,竟无一个四品修士,剑魂门众长老知晓其中内幕,自然不敢让子嗣去血剑峰学习秘法,血妖也只得通过门派之力,招收些资质较好,适合修炼血剑的年轻修士慢慢培养。

    但血剑峰还要应付外敌,内外消耗之下已经疲惫不堪,加之血剑峰人才凋零,让血妖已经无人吞噬,使其伤势一直处在这种勉力维持的地步,按照如今血妖的修为,吞噬三品修士已经无望,只得吞噬修炼血剑秘术的四品修士,这次见到陆宇,血妖更是大为惊喜,能抗住那妖灵入体六息的修士,若是来rì将其吞噬,占用陆宇的**,血妖伤势怕是不rì可愈。

    众人听完这上界修士的讲述,也并没太过意外,血妖对于陆宇的渴望,丝毫不加以掩饰,怕是刚刚进入修仙界之人也能看出,让陆宇服用圣血丹,更是期盼陆宇早rì突破四品之境,其目的昭然若揭。

    陆宇抱拳一笑:“还未请教前辈尊姓大名。”

    这憔悴修士摇摇头,轻叹一声:“我之名号,已经数千年不曾被人提起,我姓卫名礼,修的乃是剑魂门霜寒一脉剑法,人称寒霜剑。”

    陆宇点了点头,又道:“我若是能助卫前辈一臂之力,令你重新夺回灵体的控制权,你可否能将上界所传的密剑教我?”

    卫礼似乎没听到陆宇帮他之事,将虚幻的手臂缓缓抚向陆宇的额头,馨儿与房爷两人都紧张的看着卫礼,生怕他做出什么对陆宇不利之事。

    随后卫礼微微了摇了摇头:“你的体质与心境虽然中正平和,如同沉寂的大海一般,但海面之下却隐伏着雷霆般磅礴的力量,并不适合修炼霜寒一脉剑法,若是修炼剑魂门雷系一脉剑法,倒能所有成就,但你既然已经修炼血灵,研习血剑剑法,就该坚持下去,这血剑一脉就算在上界中,也是同届斗法实力极强的剑技!”

    陆宇疑惑:“那为何血剑峰层有一秦姓修士,在突破之际被血灵反噬,弄得个死的下场,这血剑剑诀内,是否有什么破绽?”

    卫礼听闻陆宇此言脸sè变得十分难看,落寞道:“是我害了他,当时邪灵还没有今rì这般强大,秦岳这孩子也算我亲传弟子,当时祖剑就被他带在上,随他一起历练,在我控制祖剑之时,让他帮我铲除邪灵,他也是答应突破境界之后,就着手此事。”

    “但没想到,邪灵虽然沉眠,由于与我心意相通,也知晓此事,因此在秦岳突破之际,邪灵强行扰乱他的血灵,导致血灵狂乱,反噬其主,我当时被邪灵强行压制,根本无法出手帮他,只得眼睁睁的看着秦岳与血灵拼的同归于尽。”卫礼说罢,连声叹息,不甘与懊悔之sè溢于言表。

    这时房爷却有些不放心的问道:“莫非这血剑秘法真的没有任何不妥之处?若是你知道有什么隐秘,不妨直言!”

    卫礼在原地双手抱似是思索了一阵,有些不确定的答道:“在上界之时,我听传言说,修炼此种血剑的修士,若是修炼途中曾以人祭炼,从而增进修为,在渡劫成仙之时,会受到天地规则所排斥,也有传言称,就算度过仙劫,也会因此功法太过歹毒,从而飞升魔界之内。”

    陆宇与房爷都是嘴巴大张,不知该说些什么,没想到仅仅一品修为的陆宇,已经数次破戒击杀修士,虽然不知rì后能否有飞升一天,但被天地规则所排斥,却不是什么好事。

    卫礼看到两人如此表,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莫非你已经用活人祭炼过?”

重要声明:小说《幻灵之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