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初临剑魂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秋馋 书名:幻灵之劫
    



    ()    这酷寒的石洞之内,只剩下是三位清醒的修士,正是那钟姓老者师徒二人与6宇。

    那钟姓老者看着6宇的目光也从欣赏变为惊讶之sè,这次测试的乃是修士与祖剑之魂的契合度究竟如何,契合度越高的修士,能承受魂体在其体内的时间也是越长。

    但通常较为合格之人,体内只需承受祖剑之魂停留两息时间,这次在一千多人中,选拔出体内可以停留两息的修士,仅仅百十余人,其中可以停留三息的修士,只有两人,还都为二品修士,jing神与神识较为强健,才勉强如此。

    但这些修士之中,不管何人被那祖剑之魂入体后,都是昏迷不醒,少说也要休息一ri,才能渐渐醒转过来,因为祖剑之魂的灵魂能量与神识太过强大暴戾,修士的体处于自我保护,会强行使之修士沉眠,才不至于伤及灵魂神识。

    但钟姓老者观察眼前的6宇,并无一丝不适,只是双目之中露出几分不适与思索惊疑之sè,老者心中猜测,莫非眼前这年轻的修士,就是传说中的神魂天生强大之人,若是如此,掌门吩咐之事也算是有个不错的结果。

    钟姓老者想到此处不再多做思量,伸手在储物袋上一抹,将一包药粉拿出,直接仍向了旁边的中年汉子,这汉子叹了口气,缓缓走向阵法。

    老者立刻将阵法化去,这阵法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被老者随意一划,立即变成了一片五彩斑斓的光芒消失不见。

    这汉子缓缓解开那包药粉,用法力笼罩了地上每个修士,药粉化作近百份,被法力指引着,缓缓的灌入了每个修士的鼻孔之内。

    顿时地上传来一阵呛咳之声,却无一人醒转过来,6宇张口想说些什么,那老者却道:“切莫担心,此物乃是忘忧散,他们会将最近月余时间的事完全忘记,并不会对xing命修为有任何影响。”

    6宇点点头,他心里知道,先前有几人已经被那小剑重伤神魂,再也无法恢复了。

    钟姓老者又道:“你叫什么名字?”

    6宇抱拳道:“小可名叫6宇。”

    钟姓老者点点头,奇怪道:“那血珠入体后,你可有什么异样感觉?”

    6宇挠挠头,遂即笑道:“也未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那血珠在我神识海内停留了一会便独自离去,只是感觉到哪血珠之上的能量太过庞大,自己随时将会被那能量击碎。”

    那钟姓老者心中微微点头,眼前这青年果然与那祖剑之魂契合度极高,那剑魂竟没有主动攻击6宇的灵魂。

    在钟姓老者眼中,那祖剑之魂暴戾非常,平时只要不将其封印在剑鞘之内,就会对周围修士胡乱攻击,现在却唯独没有攻击6宇,足以说明6宇的契合度之高,真是世所罕见。

    老者想到此节哈哈大笑道:“6宇,周徒儿快快与我回剑魂门面见掌门师兄,此间事已了,自会有人处置。”

    6宇点了点头,那名叫周的中年汉子,自然也没有任何不满,老者走到阵法zhong yang,用一个特质的匣子将剑鞘装起,随后贴背在后,随后法力一卷,将6宇与周带起,向着洞外就疾飞而去。

    被光芒包裹的6宇,现在心中十分忐忑,他并不知道通过这项测试究竟意味什么,但眼前直接拒绝这四品修士的邀请更是殊为不智,只得走一步看一步。

    这次6宇没有再受那烈焰袭体的痛楚,随着老者形,只是几个闪动已经到了那巨柱的平台之上。这时的平台之上那外门长老妇人,正带着数名修士,似是正在等待钟姓老者。

    众人见仅仅三人回归,都是一愣,这钟姓老者与那外门管事的妇人传音几句,将选拔出的百十余名修士,让老妇派人送去山门,老妇听闻钟姓老者的传音,也是惊异的看了一眼6宇,眼神中露出几分疑惑与欣慰之sè,却没一言。

    钟姓老者随后向一处偏僻的传送法阵飞去,这处传送法阵,修筑在十分隐蔽的地下山岩深处,6宇在此地已经感觉不到那地火岩浆的度,此地反而十分干燥,并没有如同想象中有那种yin冷bsp;   那钟姓老者拿出一个古怪的六棱小镜,对着那地面的法阵就是一照,在那六棱小镜之上,缓缓的出现一个六角形的光阵,对着地面的传送法阵缓缓印去。

    两个法阵刚一接触,6宇就感觉浑一震,但被钟姓老者的法力保护,却是一丝异样的感觉也无,只是觉察到四周空间一紧,眼前一阵黑白光芒交替,人也已经被传送而出。

    这次6宇只觉自己被黑白二sè光芒包裹,足足过了两息的时间,才完成传送,中间经过的距离自然是颇为遥远,甚至比之6宇自千巧门之内传送至幻灵城,传送时间还要稍长。

    四周光芒渐渐散去,6宇立刻散开神识观察,现在他所处之地,乃是一所僻静的小院之内,在这小院之中,并没有其他修士居住,6宇神识再向外散去,显然自己是来到了一处修士所居住的城市之内。

    在6宇神识所及之处,大量的剑魂门弟子在街上随意走动,察觉到6宇神识的探测,都是微微惊异的向6宇的方向看来,待看清是那神秘小院之内散而出的探测,都纷纷低下头,各自行事去了。

    6宇心中也有些疑惑,根据典籍记载,这剑魂门所处之地,应该是一座名曰‘剑魂峰’的山脉,如今这钟姓老者却带自己来到了这拥有众多剑魂门弟子的城市之内,这让6宇疑惑起来,莫非此地仍然是剑魂门一处分舵?

    钟姓老者见6宇与自己新收的徒弟周都是面带疑惑,神识四处查探,不由笑道:“这是剑魂门山下的坊市大城,没有一个阵法可以将修士直接传到那剑魂峰之上,因为传送光芒会被那笼罩整个剑魂峰的大阵搅得粉碎。”

    6宇与周两人都是点了点头,老者打开房门,屋门之上并无任何制,三人从容的走在街道之上,周围经过的修士不时向这钟姓老者行礼,老者都是微笑点头示意。

    6宇现这剑魂门的行礼方式着实有些特异,虽说不上古怪,但让6宇也觉得颇有几分新奇,看的也是目不暇接。

    如果是外门弟子见到钟姓老者,都左手握住腰间佩剑,右手化掌虚空向下一按,体微微弯腰,向老者浅浅一躬,就算是行了礼数,这在剑魂门称为虚拜之礼。

    但内门弟子若是见了这位钟姓长老,礼数却更加繁复,6宇只见两名内门服饰的修士走来,远远见到老者后,都是左手握住佩剑,右手快掐捏剑诀。

    6宇细细看去,两人捏动的剑诀毫不相同,来到钟姓老者前,两人右手又各自做出一个古怪的手势,这才笑着向老者点头示意。

    这种古怪繁琐的见礼,让6宇看的有些摸不着头脑,周似乎对于剑魂门之事了解不少,对6宇笑道:“这两位师兄乃是在内门分属不同的宗派,一个修炼的是雨之剑诀,另一人则修炼风之剑诀。所以他们的手势,也是内门弟子打招呼,方便区分的一种方法。”

    钟姓老者也笑着点了点头,但周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内门中各种剑修流派多达数十种,虽说都是剑魂门之人,但流派与流派之间也是亲疏有别,有些还剑修流派之间,还隐隐有些仇怨。

    由于剑魂门人数太多,修士长期闭关下来,相互之间并不相熟,于是这种表明自己份的手法,则在剑魂门上下流行开来,在坊市之内,如果是同出一个流派的修士,在交易价格之上也是多有照顾。

    跟随老者在这城内行走,6宇却现了这坊市之内几处怪异的建筑,6宇在城中的高台之处向四周望去,这坊市城内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之上,都有一处不小的擂台,这些擂台就横档在四条大路正中,四周大大小小的店铺,呈环形将擂台围在中心,这种格局让6宇感到十分不解。

    但这钟姓老者也是归门心切,不多时就带着6宇出了这坊市之城,向着剑魂峰飞去,并没有在城内多做停留。

    站在紫sè巨剑之上的6宇,极目向前望去,距离坊市不远处,就开始出现了层层云海,这云海连天接地,将前方化作了一片云雾世界,再也看不清分毫。

    老者载着两人行到了云海之外,并未打出任何法决,而是将腰间佩戴的飞剑直接向云海扔去,霎时间云海已经产生变化,其内如开锅一般,翻涌不休。

    过来一盏茶的时间,那浓厚的云雾向内一缩,如同是地面坍塌一般,在那面云雾屏障之上开出了一个大洞,老者没有丝毫犹豫,瞬息御剑载着二人飞入其中。

    6宇刚刚进入这大阵之内就是一惊,只见一座拔地擎天的剑峰破天而立,云层也仅是及其山腰处,此峰之上寸草不生,剑峰上一股撕天裂地的堂堂剑意迎面袭来,让初次来此的6宇与周都是心下一寒,顿生敬畏之心。

    

重要声明:小说《幻灵之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