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生死一念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秋馋 书名:幻灵之劫
    眼见陆宇就掉入了那翻滚的岩浆之中,那刺鼻的硫磺气息不停的向鼻内钻去,周围的温度也骤然升高,那不停乱舞的鬼爪,仿佛要将陆宇的体撕碎。陆宇面sè却毫无变化,知道此阵底细的他,心底丝毫无惧,虽然失去了平衡,双腿依然向前迈去。

    这时周围景致又是一变,陆宇掉下的断桥、岩浆、鬼爪同时消失不见,陆宇又出现在了桥面之上,这时的他已经走过了此桥的一半距离,桥上闪烁的光芒顿时有些着急,前面快速凝聚出现两条光芒所化的长矛,长矛凌空一闪,已经刺在了陆宇的左右大腿之上。

    手臂、小腿与小腹的疼痛仿佛都消失了,但一股锥心刺骨般的疼痛在陆宇双腿之上传来,陆宇第一次停住了前进的脚步,从未感受到如此疼痛的他,脑中好像被人狠狠的击打一下,视线渐渐有些迷离了,似乎就要倒在大阵之内,其嘴角上的冷笑,也变成了咬紧牙关,他在心中不停告诫自己,眼前一切不过都是幻像!

    陆宇强打jīng神,艰难的继续向前迈步,模糊的视线之内,那对岸仿佛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就在这时,陆宇前面不知何时又形成了两把燃烧着炽烈火焰的斩马大刀,大刀与那些光芒形成的武器截然不同,那真实的金属质感,以及那冲天的杀意比之那法阵形成的飞针、长矛,强出何止百倍!

    大刀形成之后毫不犹豫,齐齐向陆宇斩来,这时的陆宇已经处在了即将晕厥状态,那带着火焰的斩马大刀,无的向陆宇双膝斩来。咔嚓之声同时响起,陆宇双膝应刃而断,刀上那炽烈的火焰,将伤口断裂之处烧的兹兹作响,一阵焦糊的味道立刻弥漫四周。

    陆宇整个人扑到在地,却宛如感觉不到了那腿部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反而觉得口被摔的生疼。这时那腿部疼痛传来,让即将昏迷的陆宇再次清醒,头发都根根直立起来。现在剧烈的疼痛已经让陆宇无法开口言语,只是在心中狂喊:“一切都是幻觉!都给老子消失!”

    但被砍断的腿部并没有因此长出,眼前的一切真实的让陆宇有些恐惧。但眼前的终点却因他扑倒在地又近了一步,陆宇的嘴唇已经被咬的鲜血直流,口中已被血液咸涩的味道充满。陆宇双手抓地,缓缓向前爬去,心中认定,只要通过此幻境,一切都会结束。

    那终点距离陆宇不过十几步之距,陆宇双手用力,渐渐与那终点越来越近,就在这时,那恐怖的阵法再次发动,天空中出现一把巨斧,那巨斧出现的毫无声息,向陆宇就挥劈而来。

    陆宇所见的世界,忽然变成了一片红sè,双眼被滚烫的血液溅的有些疼痛,眼前模糊看到一把大斧渐渐隐去,自己的双手已经被齐齐斩去,那切面露出的森森白骨,无法让人相信在不久之前,还是一双有力的双手。

    鲜血让陆宇更加疯狂,之前所杀的修士鲜血,原来与自己的也并不不同,那颗心脏却跳动的更加顽强。陆宇咧开那满是鲜血的嘴无声大笑,如在天空之处看他,仿佛是被疼痛折磨崩溃的疯子,手脚齐断的他,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笑意,但陆宇心中却是狂笑不止,被如此重创的他还活着,这本就是一个笑话!

    还有仅仅五步就可以爬出这大阵,虽然双手齐腕而断,陆宇勉强用肘部发力,继续向前挪动着体,一步、两步、三步,还有仅仅两步距离就可以达到终点,那大阵却没有丝毫怜悯之心,前方幻化而出两柄飞剑,在陆宇肩膀用力一划,两条手臂在肩膀之处被齐齐斩断。

    陆宇重重的趴摔在地上,侧脸看着自己那脱离体却依然做出爬行动作的双臂,此时的他jīng神却异常清醒,陆宇在过去二十余载的人生与踏入修仙界这几年时间,没有一次如此的清醒过,全各处不停的传来的疼痛,让他感受到了什么才是活着,什么才是生命,如果他已经死了,疼痛也来的毫无意义。相反陆宇却心中依然狂笑,他还在痛,他还活着!

    终点距离陆宇仅仅两步,但这两步距离如同天堑鸿沟一般,甚至会让之前一切的努力都化为泡影,陆宇明白,如果不通过这阵法,无尽的疼痛会让他的jīng神逐渐崩溃,但手脚皆被斩断,又如何才能行出杀人的幻阵?

    陆宇张开大口,狠狠的咬向地面,这地面乃是阵法光芒凝聚而成,陆宇拼命撕咬后,仿佛是咬在了一块粗糙的兽皮之上,陆宇用这咬合之力,将体慢慢前移,渐渐向那阵法终点挪动,陆宇感觉犹如过了一年的时间,终于向那阵法终点又挪近了一步,陆宇心中的希望之火也再次炽烈燃烧高涨,上的那些疼痛,如同飞蛾一般,让火焰烧的一干二净,哪怕飞蛾再多,也抵不过火焰烧的炽烈。

    大阵终究没有被陆宇的顽强的生存信念所打动,大阵地面猝然突出一根石笋,将正yù咬地前进的陆宇打中,石笋不偏不倚正打在陆宇的牙齿之上,那满嘴的牙齿顿时被打的根根碎裂,疼痛与希望的破灭,再次让陆宇几乎晕厥,那全不停传来的疼痛,仿佛要将陆宇淹没,但仅仅最后一步,就让陆宇放弃,陆宇却极为不甘。

    不甘的怒火再次腾的一下在陆宇心中燃烧,这次陆宇再不想这阵法之事,拼其全力气,用头狠狠向地面顶去,借助那头部撞击将体弓起的力量,那断掉的双膝之处,也猛然使力,那被烧的一片焦黑的双膝如同双足一般,竟在地面狠狠一踏,陆宇整个人,竟然在原地跳了起来,向着那终点跳去。

    一声尖锐的呼啸传入陆宇耳中,在陆宇双目之内,一根羽箭距离他的头颅越来越近,陆宇想要侧头避过,却已经再无一丝力气,那羽箭在陆宇眉心穿过,直没箭羽。陆宇的残躯被弓箭那巨大的贯穿之力,带的向后飞去,直直的摔在原来的位置,陆宇的意识渐渐的开始模糊,他勉强的睁眼一看,自己与那大阵终点之处,始终还是差了一步。

    陆宇的视线渐渐变的昏暗,心中不由一声苦笑,这算什么呢,这就是修士的命运吗?低阶修士被高阶修士所布下的阵法玩弄与股掌之间,自己明明已经跳出了那诡异阵法,却还是被不知何处出现的箭羽shè杀当场。想到此处,陆宇的心不有些黯然。

    脑中撕裂的疼痛传来,陆宇不暗骂那神秘女子,此女告诉自己,阵中一切都是幻像,让他切莫当真,但这疼痛来的如此强烈,又如何让他不当真,没想到自己还是没通过此阵,被阵法活活的杀死在内,想到女子最后那句,谁说幻阵不能杀人,陆宇不一声低叹。

    陆宇心中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但又一道惊雷仿佛划过脑海,陆宇心中狂呼道:“此女子所言阵中一切皆为幻像,莫非连我这自也是幻像不成?”

    陆宇耳边忽然听到遥远的天际传来一阵钟声,整个人豁然坐了起来,向周看去,四肢俱全,丝毫没有受到伤创的样子,边房爷与陈威两人正焦急的看着他,见他醒了过来。都长舒了一口气。

    陈威激动说道:“小主人,可吓坏我们二人了,你被传入此地后,就立即晕倒,不省人事,我们虽然在小楼之内出来,但你神识却进入了一个诡异的阵法之内,我与房爷二人都进入查探,但其阵法太过强大,我与房爷都被在那阵法中杀死,被强行传送出来,只得等你自己醒转。”

    房爷眼中的焦虑也渐渐化去,问道:“陆宇小子,你是如果脱离此阵的?”

    陆宇将阵法其中的种种经历一讲,直听的二人连连咋舌不已,陈威惊道:“我只在那大阵之内行了十几步,掉进了一处熔岩火海之内,心中绝望便被传送而出,没想到小主人你竟然可以窥破这幻境真妙!”

    房爷看向陆宇的眼中露出罕有的佩服之sè,苦笑道:“我也在距离那终点三步之处,彻底绝望,被大阵送了出来,没想到我与陈威二人数万年的心境修为,却不如你小子坚毅!”

    陆宇奇道:“莫非你二人没遇见那先前我们所见的神秘女子?”

    两人都点点头,后又摇摇头,陆宇不解的看着两人,陈威说道:“我们自然也是见到她了,但她说的话语我们如何敢信,这才……”

    房爷看着陆宇良久,对陈威叹气道:“陆宇这小子以赤子之心入道,对于别人言语却不多加怀疑,不知道是福是祸!”

    陈威也点了点头。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这时的陆宇向四周望去,他现在正处在云雾包裹的的秀丽居所之前,陆宇在近处向这栋别致的居所看去,此楼共分为五层,但整栋建筑却并无入口,虽说此楼有不少窗户,但其上明显有厉害的制阵法,想必也不是进入之处。

    陆宇见这秀丽居所材质如美玉一般,不伸手向此楼摸去,手指刚刚触碰在了那美玉般的墙壁之上,一阵光华闪过,将陆宇包围,原地陆宇已经消失不见,房爷与陈威见陆宇已经进入小楼,也不敢犹豫,连忙快步上前,齐齐将手探向小楼。

重要声明:小说《幻灵之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