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兽魂门修士追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秋馋 书名:幻灵之劫
    那召唤出鹰隼加持自的修士一声冷笑,脚尖一点,已经飞离灵兽背上,双臂灵气微微聚集,须臾间双臂已经化为一双翅膀,翅膀用力一扇,极速向陆宇追来。

    现在这位修士的速度,竟比陆宇还要快上几分,让房爷也微微吃惊,追不多时,那修士已经赶到陆宇背后,双脚猛然幻化成了一对利爪,向着陆宇后心抓来,看其爪上不停闪动的利芒,想必被蹭上只得受伤不轻。

    房爷自然也是人老成jīng,对着一棵巨树就撞了过去,眼见撞在巨树之上,那血刀忽然竖起,直直向上飞去,那鹰隼修士确已经收势不住,一下抓在巨树之上,巨树之上顿时被抓出一个坑洞,爪芒的尖锐程度,远远胜过普通飞剑。

    血刀随着树干一绕,带着陆宇向前飞去,那鹰隼修士只是微微被耽搁了些许时间,又挥动翅膀,朝着陆宇快速飞来。房爷见那鹰隼修士又慢慢的接近,心中微怒,将陆宇收入小楼之内,仅仅控制一把血刀,速度顿时陡增。

    那鹰隼般的修士也是一愣,眼前修士竟凭空消失,那双如鹰般锐利的双目内,并没发现任何遁走痕迹,只是前面那刀型的法器,却急速向前逃去。那修士心下暗想,莫非这修士还有神秘功法,能融入法器之内?从而提高飞行速度?这样想着,却发现自己已经被那柄血刀,慢慢的甩开距离。

    那鹰隼般修士心下暗急,自己已经是最快的飞行速度了,前面那血刀似乎更快出一线,两人在丛林之内呼啸过,几百里的区域,不多时就在两人脚下略过。

    小楼前草地之上,景象可完全不同,陈威早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穿山甲,分水龟,与爆炎虎统统不再炼化丹药,聚集在小楼门前,房爷则盘膝坐地,神识向后方扫去,看来此界内压制神识,让房爷十分难受,十几里的范围,让很多事的变数大大增加,但十几里内,已经在也感受不到另外两位修士的踪迹,只有那鹰隼般修士紧追不舍。

    房爷速度渐渐减缓下来,那鹰隼般修士还以为陆宇已经油尽灯枯,不由嘴角牵起一丝嘲讽之sè,要知道他在幻·橙境修士中的速度,可是远近闻名,一只二品顶阶的风系鹰类灵兽,让其自然有些自傲的本钱。

    房爷居然带着那鹰隼般的修士,向着几人修炼一年多的洞内飞去,来到小山谷后,房爷毫不迟疑,血刀立即进入洞口,几个呼吸后,那鹰隼般修士已经追到,见那血刀进入了洞口,也是丝毫不惧,立即飞了进去。洞内荧光草一年来没有灰岩跳鼠照料,已经大片枯死。洞中现在一片漆黑,但鹰隼修士的那双鹰眼,仿佛可以看透一切黑暗与迷雾,速度丝毫不见,向洞内急追而去。

    追不多时,洞内刚刚变的有些宽阔,突然那修士一愣,只见血刀已经停在半空之中,丝毫不在移动,那修士狞笑的走了过来,嘴中调笑道:“小老鼠,怎么不再跑了?”

    忽然那修士回头看去,只见一丈高巨汉,在黑影内缓缓走出,在巨汉后,一座黑sè铁棺,则将通道完全封闭。那修士鹰眼内闪过一丝哑然,嘴中惊呼道:“尸煞!”随后表放松下来,低笑道:“不过一品高阶而已,要你真与我同阶,今rì我恐怕还真是难以走脱了。”

    陈威没想到这鹰隼修士双目果然有些独特,竟然能看穿自己的灵尸之,也不与其多言,一对巨拳向其轰来,小楼内房爷微微皱眉,喝道:“速战速决!我的神识已经能感应到那剩下的两位修士赶了过来,不对!竟有三人!”

    陆宇也是一惊,与三兽同时显化形,朝着那鹰隼修士就攻了过去。陆宇乃是原地站立,cāo纵血刀击出一片刀芒攻击,雷纹分水龟也加持在其上,紫金爆炎虎则并没有完全展开形,而是仅仅只如一只山猫大小,伸爪向那鹰隼修士击去。穿山甲小兽,则趴在陆宇脚边,伺机而动。

    那鹰隼修士刚刚躲开巨拳,没想到后突然出现两道攻击,他还未及用神识查看后方一人两兽修为,那血刀已经劈砍过来,那修士两足忽然化为正常之态,两手羽翼不见,转而手臂化为两只利爪,猛然向着那血刀就抓了过去,嘴中还喝道:“雕虫小技,看大爷抓碎你这破铜烂铁!”

    陆宇一看那鹰隼修士自信满满的神sè,也不犹豫,口中低喝道:“yīn虚阳实!”

    血刀即刻虚化,那修士抓了个空,却见一只浑紫金之sè的大猫对其就抓了过来,突然那修士口一痛,刚刚提起的灵力微微一乱,双爪就与大猫对上,砰的一声,那修士感觉好似与一座小山撞上,双爪虽未开裂,但其内的骨骼也是剧痛无比,此妖兽实力还胜过自己一筹,如果刚才不是口一痛导致灵力涣散,自己也能与其拼个势均力敌。

    陆宇也是惊讶,血刀竟没能在那修士前开个大洞,而是一丝伤痕也没有造成,陆宇只觉砍在其内甲之上,被内甲反弹开来。

    紫金爆炎虎更是得势不饶人,被修士震开后,在岩壁上四足一蓄力,砰的一声又冲了上来,陈威岂能放过此等良机,双拳向那修士后心捣去,紫金爆炎虎也已冲到,双爪向修士头颅拍去。

    这修士见前后夹击,心中叫苦连连,正准备侧闪过一击,然后与另一攻击硬撼,就在这时,脚下忽然一紧,微微侧开的双腿,刹那间被一条如同绳索之物捆的一下并拢,原来陆宇脚边的穿山甲小兽,伸出长长的舌头,将那修士两腿强行捆在一起,让那修士一时间丝毫无法动弹。

    前后攻击已到,那修士慌张间,只觉自己的全法力,如同开闸的的水坝一般,向脚边流去,仅仅运起四成力量,向头顶挡去,又是砰的一声,那修士双臂被紫金爆炎虎击的粉碎,背后突然呲啦的一声,一只青sè苍鹰竟被硬生的击出修士体外,其双爪已经碎裂,陈威见如此况,立即化拳为抓,一把捞起地面的苍鹰,直接仍向了那背后的黑棺,嘴中还笑道:“嘿嘿,多谢小主人赏赐!”

    陆宇也不多言,自然知道陈威也可以将修士或妖兽炼化,将其煞气与yīn气收为己用。陆宇cāo纵血刀,直接向那修士砍去,没有强大灵气与灵兽的辅助,血刀当而入,陆宇低喝道:“怨血祭灵!”那修士须臾间被炼化成了干尸,灵魂也被血灵炼化成了能量,从天地间完全的消失无踪。

    这时洞内一片安静,陆宇刚刚将其掉落的储物袋拾取,突然听到洞口之处传来一声怒喝:“三弟!”

    立即破空之声大作,房爷也在小楼内走出,微微皱眉道:“我们被这三人堵在里面了。”

    陈威粗声道:“这可如何是好?”

    房爷摇头道:“全力灭杀,如果不行,这穿山甲可以带我们逃出去!”

    陈威立即收起铁棺,退去战斗状态,隐入了黑暗,穿山甲与爆炎虎,也统统随房爷进入了小楼,原地只有一把血刀和陆宇傲然而立。

    那加持过巨象灵兽的修士,发疯般了冲了过来,凝神向前看去,地上只剩下那鹰隼修士的一具干尸,那巨象修士脸上露出不愿信之sè,双眼血红的盯向陆宇,见陆宇竟不闪不避,而是在原地等着几人到来。仅仅幻·赤境中阶实力,却击杀了一个幻·橙境高阶之人,巨象修士心中自然是说不出的诡异,脚步也停了下来,看来此人能有如此修为,也并不是一个莽撞之人。

    那加持过毒蛇的修士,与那位剑魂门的女修,缓步走了过来,表平淡,只是眼中那抹yīn狠的杀意,却丝毫不加掩饰。陆宇自然不敢托大,而是连忙召出水环护,装出一副气喘嘘嘘的样子,缓缓向后退去。

    那巨象修士见陆宇示弱又见大哥到来,胞弟被杀的愤怒再也忍受不住,狂吼一声,向陆宇冲来,脚步踏在地面之上,连地面都微微震动,头顶之上不停滚落碎石,陆宇见此人气势如此强劲,向后撤去的速度加快,手中水环也是对其仍了过去。

    那加持毒蛇修士与女xìng剑修,则是缓步来,宛如要准备上演一场猫戏老鼠的好戏。

    水环飞到那巨象修士前,那修士竟然毫不抵抗,水环瞬间撞在其脯之上,快速旋转的水之力,比起快速旋转的刀片,威力也丝毫不弱,但仅仅将其兽魂门内门弟子的衣袍绞碎,露出其内铠甲,那修士仅仅是微微一顿,就继续向前冲来,铠甲却是丝毫无损。那修士口中还发出闷闷的嘲笑之声,那声音在洞之内极为洪亮,真如闷雷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幻灵之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