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本命幻灵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秋馋 书名:幻灵之劫
    不一会,小兽就将白茧出一个大洞,陈威则从内钻了出来,对着房爷尴尬直笑,那种平静的高手气质然无存,房爷对着他摇头道:“我在陆宇小子那学会一句话,叫装遭雷劈!”听得陈威体一颤,声音哆嗦道:“莫非小主人那里雷劫很多?我们这种灵尸修士,最怕的就是雷劫。”

    这话把陆宇和房爷两人逗的大笑不止,陈威则不明所以的继续回小楼前修炼,那穿山甲小兽则继续舐白丝之上的灵气,原来这种白丝附着了一种特殊的灵气结构,使其坚韧异常,但这种穿山甲小兽,却专门舐灵气从而增加自修为,灵气一空,白丝自然与普通的发丝没有任何不同。

    此处再无任何危险,陆宇则在小山谷内搜寻起来,那妇人的储物袋已经被自爆摧毁,已经毫无踪迹可寻,于是陆宇神识在满是鲜血的地面扫过,总共收集了五个储物袋,又在那魁家第七子的尸首上,找到两个储物袋。见此地已经被自己搜刮一空,陆宇准备招出血刀飞回千巧门。

    刚刚一招,陆宇这才想起来,那血刀被那少女用斗笠送去远方,陆宇无奈,只得顺着那丝微弱的感应疾奔而去,走了近二十里路,陆宇终于找到了那顶斗笠,斗笠正挂在一棵低矮的树木之上,上面的法力尚未耗尽,血刀还被其囚其内。

    来到近前的陆宇,与血刀的联系已经非常强烈,只是心中快速催动血刀,不一会,血刀就在其内脱困而出,那封印血刀的斗笠,也同时法力干枯,一下子化为了飞灰飘散一空。陆宇还以为能收个上好的法器,没想到这竟然是种一次xìng的大威力法器,怪不得能困住血刀如此之久。

    取回血刀后,附着其上的血灵已经非常虚弱,那小楼内的赤红sè小球更是不待召唤,就自己跑了出来,将那虚弱的分魂融入其内,小球炽烈的颜sè,也暗淡许多,陆宇本想抓紧赶路,早rì回到千巧门,可自法力,与血灵的法力都是消耗大半,经过半rì的斗法,天sè也是黑了下来,陆宇再三考虑,还是将小楼唤出,在此地休整一夜,明rì一早回门也不迟。

    刚刚将小楼召唤而出,就听小楼内传来少女闷闷的尖叫之声,陆宇赶紧进去小楼查看,却见那绿衣少女正毫无形象的躺在客厅内的沙发之上,睡的正香,仿佛梦到什么美味一般,嘴角还挂着一丝晶莹的口水。

    那白衣少女下场可比绿衣少女凄惨许多,白衣少女最后放出的绿sè蚕茧,正横放在客厅一角,里面不时传来尖叫哭泣之声,房爷则老神在在的半躺在藤椅之上,手中还拿着个茶壶,陆宇发现房爷与自己的爷爷很多习惯都非常相似,也是喜欢躺在藤椅上用茶壶喝茶。

    原来这白衣少女最后使用的蚕茧,虽然柔韧无比,但其自己也是无法破除,只得依靠绿衣少女将其解除,但现在不见绿衣少女回答,自己也不知处何处,让这白衣少女急的哭了出来。

    陆宇苦笑的看着绿sè蚕茧,试探着问道:“道友别哭了,你要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放你离开!”

    那白衣少女果然停止了哭泣,抽噎道:“我不相信你,你先放出出来!”

    一边的房爷却笑道:“陆宇小子,放她出来又能如何,别怕,让穿山甲小兽出来吧。”

    陆宇点点头,在袖中放出穿山甲小兽,陆宇怕少女脱困后暴起伤人,于是将陈威也叫进屋内,与陆宇并排而坐。

    这次蚕茧之上附着的灵气,乃是白丝的十倍以上,穿山甲小兽,费了半天劲,才将其上开了一个头颅般的大洞,小兽周光芒连连闪动,好似已经进入了进阶状态,被房爷送回了陆宇的房间。

    那白衣女子见众人真能破除她的绿sè蚕茧,也是吓了一跳,无奈在那个洞内钻了出来,不久前那光洁的头上,又长出了一头白sè秀发,已经达到了耳根的长度,白衣少女短发造型,少了几分出尘的韵味,却多了几分干练。

    白衣少女出来就见到绿衣少女不雅的睡相,薄怒的小脸上顿时闪过一片红晕,只见她右手一翻,手中多出一块晶莹发亮的晶石,反手向绿衣少女一招,绿衣少女眨眼间消失不见。

    陆宇等三人细看少女手中的晶石,晶石五光十sè煞是好看,并不像单纯的召唤晶石。少女收了晶石,见在座三人都大眼瞪小眼的盯着自己,不有些气恼,但观察四周环境,明显不似之前的落星大陆,如同被某种能量锁定了周围的空间,已经不知道被几人带到了何处,只得压下心中怒火道:“有什么问题赶紧问吧,姑娘过时可不奉陪!”

    这时,陈威一本正经的问道:“莫非姑娘还能自己出去不成?”

    白衣少女那微带红晕的小脸被气的煞白,指着陈威道怒喝道:“你!”

    陈威又做出那副前辈高人的姿态,平静的望着白衣少女,那少女感觉这位中年大叔的眼睛深处,却露出不气死人不罢休的光芒。似乎是对自己被银发制住一事耿耿于怀。

    陆宇圆场道:“好了好了,其实我刚刚加入千巧门不久,想知道落星岩的事,以及门内的隐秘之事,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定然放你离去。”

    那少女看到此此景,已经不得不低头,因为她感觉有股磅礴如山岳的气势,正将她紧紧的锁定,哪怕她推辞或说出一些谎话来,都会万劫不复一般。

    但少女奇怪的望向陆宇,随后道:“道友既然有落星岩,何必又来问我?”

    陆宇道:“我也从一些典籍上看到所有提及落星岩,但都不甚详细,还请姑娘告知一二。”

    少女冷笑指着房爷,口中却道:“莫非这位老先生,不是您的本命幻灵?”

    陆宇尴尬笑道:“非也,这两位其实都是在下长辈,在此特地保护在下。”

    那少女半信半疑,但却是在房爷上感受不到丝毫的幻灵气息,在那中年人上,则感觉不到多少修士生之气息,让少女感觉怪异无比,看房爷一招就让绿衣少女陷入沉睡的实力,又让这白衣少女心底陷入了恐惧之中,坐在两位实力不知深浅之人面前回答问题,让少女心中如同有万蚁啃噬般,浑都颇为难过。

    少女思索着答道:“落星岩乃是一种神奇的晶石,只有有缘之人方能得到,得到落星岩之人,晶石会与自融合为一,在自的意识海内,创造出一个亚空间,最主要的是,此亚空间还会随着修为不断扩大,修士的召唤灵兽,完全可以放在其内,并不受数量的限制。”

    陆宇刚想说点什么,那少女又继续道:“此落星岩被称为神赐光辉,凡是融合落星岩之人,必定将得到一只本命幻灵,此幻灵不可以控制法宝、灵兽、阵法、符箓等各类修真物品,还可以作为召唤兽存在,直接参与战斗,神奇异常。落星大陆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

    少女说完便四处张望,又感应了一下此地空间,顿时一惊,仿佛想到了什么,双手不自然的紧握成拳。

    陆宇奇怪的望了房爷一眼,随后犹豫道:“不知姑娘还知道什么关于本命幻灵之事?此界修士中,有多少人拥有本命幻灵?本命幻灵的强弱,与修士究竟有何关系?”

    那少女思索一会,才答道:“落星岩乃是神赐之物,凡人拾取后,自然获得修炼资格,同时也会出现一只威力强大,或潜力极佳的本命幻灵,此界修士有多少人拥有,我自然是不得而知,但整个千巧门外门之内,我所知道的,也仅仅只有我一人有落星岩,本命幻灵的实力强弱,与修士关系可谓关系重大,强大的幻灵可以先修士一步进阶,进而可以引领修士达到同样境界,传说还有一些幻灵一旦幻化而出,就是强大的神兽类形态,拥有幻灵的主人,自然也是强大无比,甚至有些可以跨越等阶战斗。”

    陆宇奇道:“那姑娘为何不进入内门?姑娘这种天资,恐怕许多内门弟子也无法比拟吧?”

    那白衣少女苦笑道:“像我这种没有实力背景的女修,进入内门也只是被血祭抽魂的下场,平时我都是低调行事,丝毫不敢惹同门修士的注意。”

    陆宇正yù问血祭之事,那少女却苦笑着抢先答道:“我观道友还真是对落星大陆一无所知,你是想问问什么是血祭吧?在几千年前,突然有一邪派修士,竟然拥有数个本命幻灵,他原本是没有本命幻灵的修士,但其修为强大后,心灵渐渐魔化,于是抓来不少当时有名的修士,将其灵魂与本命幻灵抽出体外,封印到晶石之内,由于修士灵魂不灭,那本命幻灵并不会因此消失,那邪派修士就利用此法,屠戮了大量潜力极佳的后辈,落星大陆之上一时间人才凋零。但修士幻灵被抽出体外后,修为再也不会增长,但许多本命幻灵拥有不可思议的强大天赋法术,此邪派修士凭借这点,几乎在落星大陆,毫无敌手。”

    “但如此的屠戮,也引起了上古仙门的重视,于是派出几位强大的长老,将其生擒,并没有当场轰杀,那囚修士本命幻灵的秘法,也不知从何处流传出来,从此落星大陆风声鹤唳,虽然上古仙门明令止此类做法,但实力强大的门派,宗主与长老却对此渴望无比,恨不得到处抓有本命幻灵,实力却不强大的修士,有些老怪还将其收为门徒,培养几百年,待本命幻灵强大后,才将其吞噬杀戮,搞的落星大陆人人自危,丝毫不敢暴露自己的修炼天赋。”

    陆宇听完少女的讲述,震惊无比,房爷表也严肃起来,陆宇对房爷说道:“那灰鹰道人,好像怀疑过我有落星岩,当时我也未加否认,不知为何他却没有与宗门汇报我的存在?”

重要声明:小说《幻灵之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