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 于君同饮一坛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孤山小野 书名:魔武系统
    秦宇的(身shēn)影在瞬间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昊悦的面前,简单的一拳直击,却将周边所有的退路封死。

    以秦宇此时的实力,在他封锁的空间之中,一般人根本就别想破开空间。只不过昊悦此时也已经不是一般人可比,他神的魔主恩宠,(身shēn)上的宝物倒是不少。

    眼见着秦宇将周边空间封锁,急忙取出破解封锁的宝物。魔主赐下的宝物自然不比等闲,就算是至尊强者布下的封锁都能破开,自然也能够破开秦宇的封锁。

    眼见着空间封锁被破,昊悦(身shēn)体如同一条大蛇一般蠕动两下,就像逃出秦宇笼罩的攻势。

    说实话,他这具(身shēn)体虽然并不是本体,但是分(身shēn)之中也有他的一股残魂在里面,一旦残魂被灭,他自(身shēn)修为也会受到影响。

    再加上他的本体正在修炼一门特殊的魔功,如果现在残魂被灭连累到本体,很可能会前功尽弃。

    在这样的(情qíng)况下,昊悦自然不得不拼命,他所使用的正是天魔解体大.法,他知道在正常(情qíng)况下,分(身shēn)面对秦宇的攻势,根本就没有幸存的可能。

    所以索(性xìng)使用天魔解体大.法,自爆分(身shēn)保住一缕残魂。

    不得不说昊悦的决定足够果断,一般人难免会有些不舍,或者侥幸的心理。

    看到昊悦的行为,秦宇却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冷笑“想要弃车保帅吗?在我面前想这么做没那么简单。”

    绝对领域瞬间启动,将昊悦笼罩在绝对领域之力中。绝对领域绝对掌控,瞬间将昊悦即将完成的天魔解体大.法给压制了回去。

    “嘭!”秦宇的一拳打在昊悦的脸上,整张脸在强大的力量之下,变得血(肉ròu)模糊。然而昊悦却丝毫不能动弹,在绝对领域之中,秦宇就是主宰一般的存在。

    只要不是境界超过秦宇太多的人,想要破开绝对领域的掌控和压制,是非常困难的。最主要的是,绝对领域封锁空间的力量,并不是这个世界的本源力量。而是系统的空间之力。所以昊悦的那些保命之物,完全成了摆设而已。

    “怎么会这样……”昊悦惊叫起来,他的声音模糊不清,一张脸已经不成样子。却难掩眼睛里的恐惧之色。

    如果遇到别人。就算被控制了。昊悦也不见得会惊惧,但是秦宇不同,昊悦很清楚。秦宇拥有毁灭灵魂的力量。

    所以这一刻他恐惧了,本体的修炼正在紧要关头,如果因为一缕魂魄被灭,导致修炼出现意外的话,他会懊恼死的。

    此时大局已定,秦宇却不急着动手,用戏谑的眼神看着昊悦“你不就是自持这不是本体吗?你不就是自持一缕残魂被灭无伤大雅吗?你以为我真的拿你没办法吗?”

    “现在就让你知道,就算你永远躲在魔域之中,只要你的分(身shēn)敢来人界捣乱,我也要你付出足够的代价!”话音落下之时,秦宇双手各结一组手印,运起龙灵之力打入昊悦的(身shēn)体之中。

    昊悦的惨叫声仅仅维持了几秒而已,下一刻昊悦的分(身shēn)化成碎(肉ròu),就连那一缕残魂都消融干净了。

    只不过既然秦宇都说了这种话,事(情qíng)自然没有那么简单,刚才秦宇所使用的,是龙灵之力的一种秘法,通过昊悦的残魂,可以伤害到他本体的灵魂。

    至少也能够让对方的灵魂力量亏损三分之一,也足够昊悦喝上一壶的了。毕竟昊悦所修炼的,本来就是灵魂的力量,主练魔魂。

    一旦魔魂的灵魂之力损失三分之一,他的实力将减退一般以上,而且还没有那么容易恢复,也足够对方头疼上几个月的了。

    只不过还有一点秦宇不知道,此时昊悦的本体魔魂,正在修炼一门至关紧要的魔功,本来如果只是普通的残魂被灭,最多魔功的进度停止,再严重一些,也只不过是魔魂受损修养几(日rì)罢了。

    但是因为秦宇的这一次的龙灵攻击,却导致昊悦非但魔功的修炼功亏一篑,魔魂还被魔功反噬,差一点就因此魂飞魄散。

    再加上魔魂的灵魂之力被秦宇这一击,打散了三分之一,这一下对昊悦而言,简直就是亏大发了。

    与此同时,魔域魔神(殿diàn)之中,传出了一声愤怒的大吼“秦宇,我与你势不两立!”大吼过后,声音又变成了痛苦的哼哼声,最后变得无比的虚弱,直至消失不见。

    暂且不说这些,秦宇收拾了昊悦之后,战场上的战斗也基本结束,有了天行八部的加入,这场战斗不过就是一面倒而已,丝毫没有悬念。

    最终的战果实现了秦宇放下的豪言,没有放走一个魔族。数百魔帝强者被辗压,六个魔尊强者被十几个至尊强者轮着虐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最可怜的就数双首魔尊了,一开始他大放豪言,要叫秦宇自裁,结果被玄拓等人轮着虐的求死不能。

    最(阴yīn)的还是玄拓等人一直控制着攻击的力度,根本就不让他轻松死去,面对玄拓等人的狂虐,那一刻对双首魔尊而言,死亡是多么的幸福啊。

    他是典型的装b不成反被艹的,结果被人玩得(欲yù)仙(欲yù)死,直到战斗结束的时候,玄拓等人才送她上路。

    秦宇在双首魔尊死亡的那一刻,竟然在他眼中看到了解脱的喜悦,一种如释重负的欣喜,可想而知玄拓等人对他实施了何等惨无人道的暴行。

    不过也怪不得玄拓他们,毕竟双首魔尊一开始太装了,在玄拓等人看来,双首魔尊的行为,是在挑战他们天行八部的容忍度,简直就是太欠收拾了。

    战斗结束之后,打扫战场的事(情qíng)自然有人解决。把天行八部的人员安顿好之后,秦宇就被魔师拉走了,看他的架势,不把天行八部等人的来历挖出来是不会肯罢休的。

    天门封魔小筑的一间屋子里,魔师秦宇还有白衣三人坐着,小筑里面其他人都被赶了出去,就连韩野武媚儿等人都不例外。

    很明显在白衣和魔师的眼中,天行八部的价值太大了,十几个至尊高阶的强者,再加上那上百帝级强者。一旦组成阵势。也能抵得上十几个至尊强者。

    这样一股力量太可怕,可是在此之前却从未有过他们的丝毫信息,由不得白衣和魔师不谨慎对待。

    这一次白衣只是坐在一旁听着,而魔师也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态度。只不过语气间却秉(性xìng)难改“小子。老实交代。这些强人都是从哪拐来的?还有他们为什么都对你那么恭敬,还称呼你什么神主!”

    要是不了解魔师的人,一定以为这是一个老混混。可是秦宇很清楚魔师,他越是这副样子,越是说明他心中对自己的关心,只不过天行八部的来历和背景太过骇人,秦宇也不敢把有关灭世天罚的事(情qíng)说出来。

    毕竟现在本来就是对抗魔族的紧要关键时刻,要是再来个灭世天罚的消息传出去,天知道人族还会有什么斗志存在。

    天行八部的消息只能选择(性xìng)的说一些出来,打定主意之后,秦宇不在意的轻笑了一声“你们也知道,在恶灵墓(穴xué)的第二层,我大意被六臂用(禁jìn)断符文的阵盘,给传送了出去,而那里正是恶灵墓(穴xué)的第三层。

    与世人想的不同,恶灵墓(穴xué)的第三层,没有各种恶灵,也没有什么危险。那里有一群远古时期就隐居在那里的人,他们就是天行八部的部众。”

    “等一下!”边上的白衣忽然打断了秦宇的叙述,提出了心中的疑问“你说得是恶灵墓(穴xué)的第三层,可是为什么曾经进入恶灵墓(穴xué)的人,都没有一个能够再出来的呢?”

    “这正是我接下来要说的。”秦宇不在意的一笑,目光扫过一脸认真的白衣和魔师,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天行部众在远古之前就避世在恶灵墓(穴xué)的第三层,他们的祖先定下规矩,如果传承神主之位的人不出现,他们世代不能离开那里。

    天行八部的先祖非但留下了遗命,更是封印了离开那里的传送阵,必须由得到传承的神主,才能打开传送阵的封印。

    接下来的事(情qíng)你们应该能够想到了,我进入了恶灵墓(穴xué)的第三层,并且得到了神主的传承,就这样天行八部奉我为神主,从此听命与我。

    为了获得传承,我花费了两年的时间,当然,获得传承,我的实力也达到了帝级高阶,如果不是因为天地之桥的问题,我现在应该能够达到至尊境界了!”

    秦宇说完之后看着白衣和魔师,两人对望了一眼,魔师试探着道“就这样?”

    “对啊,就是这样!”

    “不是,我是说这中间就没发生一些别的事(情qíng)?你的神主传承是什么?有什么使命或者需要付出什么代价?”魔师还是有些难以接受,想不通秦宇这么简单的就得到了如此传承。

    也许这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通病吧,在魔师想来,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qíng)啊。事实上这世上真的没有那么好的事(情qíng),秦宇传承了神主之位,得到了天行八部的效忠,却肩负起了面对天罚的责任。

    只不过这些话不能说出来,一切都只能藏在自己心里,自己去承担而已。

    稍稍沉默过后,秦宇才再次开口“获得神主的传承,我需要肩负起对应的责任,天行八部当年是躲避乱石才避世的,我需要还给他们一个和平安逸的世界。

    在那个世界里,没有种族灭绝的战争,也没有毁灭人类的灾难,天行八部也是为了人类的生存而奋斗着。”

    这句话秦宇并没有胡说,天行八部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阻止灭世天罚,他们世代守护传承之物,等待着那个接受传承的神主,这不也是为对抗灭世天罚付出了那么多么!

    天行八部之人的出发点和秦宇他们都是一样的,甚至说他们需要承担得更多。

    说完这些之后秦宇沉默了,沉默的看着两人。白衣和魔师相对一眼,两人相对点了下头,互相间取得了默契。

    “浑小子,我知道药泥陪着我们两个糟老头子,你早就坐不住了,要走就赶紧滚蛋!”魔师笑骂着说道。

    秦宇闻言之后嘿嘿一笑,丝毫没有在意“既然这样,那我先走了!”

    秦宇离开了房间,留下白衣和魔师就秦宇的话讨论着,封魔小筑里面此时并没有其他人,韩野和武媚儿他们,都去了另外一座院子里。

    那院子是属于秦宇的,或者说是以前天宇交易行兄弟们的,武媚儿他们大部分时间,也是住在这里,只有发生重大事件的时候,才会搬回封魔小筑居住。

    韩野同样住在这边,他自从右臂断腕之后,整个人却没有太多的改变,表面上依然乐天,也许只有他自己和照顾他的艾薇儿才知道,以前的韩野已经死了,现在的韩野是浴火重生的韩野。

    一个看似玩世不恭,但成熟沉稳的韩野,只有在院子里,和仅存的那几个兄弟喝酒,提到那个名字的时候,他的脸上才会露出真正的笑容。

    那座小院改名了,改为独行者联盟,联盟里,活下来的只有十几个兄弟而已。小院后面的一块空地上,那里围出了一块墓地,目的上竖起了一块块墓碑,上面刻着一个个名字。

    秦宇一脸的沉默,他站在那里,看着一块块墓碑,看着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良久之后,他才吐出一句话来“兄弟们,我回来了!你们的仇我已经报了一些,剩下的我也会尽快去报的,你们的鲜血不会白流,我要让魔族的血,洗刷我心中的恨!”

    “现在,让我陪你们大醉一场!”秦宇的手上,取出了两坛烈酒,震开酒封之后,仰头狠狠的灌下两口烈酒,任凭火(热rè)的酒液如同刀子般划过喉咙,任凭泪水和酒水汇聚成一股。

    在秦宇的(身shēn)后,韩野、王威还有有幸存活下来的独行者兄弟,每一个人的手上,都出现了一坛烈酒,做着和秦宇一样的事(情qíng)。

    烈酒化成一股洪流,从众人的手上激(射shè)到天上,然后化成雨滴落下,落在每一块墓碑之上。

    与君共饮一坛酒,黄泉路上念故人!(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魔武系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