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 梦寐乐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孤山小野 书名:魔武系统
    随着秦宇等人的深入,空气越发凝重起来,前方突兀的升起一座高台,高台的四面,都被黑幕挡住。

    这高台是通往后面的唯一通道,但秦宇却忽然停下了脚步,若有所思的看着那高台,(身shēn)后的众人也是一样,均被这突兀出现的高台吸引住了目光。

    眼前并没有发生任何袭击,也没有触动机关,但是秦宇忽然有一种隐约间的预感,好像有什么事(情qíng)发生。

    当然,那种程度的变故,还不至于让他感到威胁,所以并没有那种危机感!但是秦宇没有,却不代表别人没有。

    恰恰相反,除了秦宇自(身shēn)战力强大,多以没有感受到那种强烈的危机感之外,其他人或多或少感受到了一些。

    “大伙都小心一些吧,我有种被人窥探的感觉!”王威有些不安的伸手抚摸着血纹枪,只有当摸到血纹枪的时候,才能让他平静下来。

    “我也感觉到了,这种窥探直入心灵!”韩野抿了抿嘴“这种该死的感觉,让我很难受!”

    事实上,不止是他有这种感觉,其他人也都一样,还想有一种目光,看透了他们心中的一般,让人非常的不舒服。

    正在几人说话的当口,高台四周的黑幕渐渐落下,高台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却给人一种抗拒感!

    “走吧,不管怎么样,还是要上去的!”说话的同时,秦宇第一个朝着高台走去。

    夏洛、韩野、鲲鹏等人就跟在他(身shēn)后。当所有人踏上高台之时,有一人突兀的眼神呆滞起来。

    好像会传染一般,越来越多的人,脸上露出了痛苦挣扎的神(情qíng),眼神一片空白,没有丝毫焦距。

    直到最后的时候,能够神智正常的站着的,竟然只剩下秦宇和青山圣女两人。又过了一段时间,一股玄之又玄的波动将秦宇和青山圣女两人包围起来,就连秦宇在这一瞬之后。脑中的意识也突兀的沉睡了一般。

    当所有人都失去意识的时候。高台的虚空中,浮现出十二道淡淡的虚影,在这十二道虚影的手上,挂着一把细细的绳子。这些绳子垂下缠绕在众人的四肢等部位上面。

    十二使徒——梦寐乐章!

    被这一招控制之人。将忘却(身shēn)边的一切。陷入深层次的梦里。每个人都有自己最不愿意面对的一些事(情qíng),而这梦寐乐章就是将人再次拖进那些他不愿意面对的梦境里。

    一旦意识迷失在梦中,就会变成十二使徒手中牵线的傀儡。完全听他们的摆布。这一招对实力强大如秦宇这样的,也是同样有效的。

    只不过有一点缺陷而已,被施术者不能被攻击,一旦遭受攻击的话,梦境就会破碎,施展出这一招的十二使徒,也会遭受到反噬。

    高台之中,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开始变得扭曲挣扎痛苦起来,有的人脸上露出浓浓的愤怒或悔恨,更有人已经泪流满面。(请使用本站的拼音域名访问我们)

    …………

    在被那种玄之又玄的波动笼罩的时候,秦宇突兀的丧失了一切意识,当他再次醒转的时候,竟然已经忘记了一切。

    他忘了发生在自己(身shēn)上的一切,忘记此时正在噬魂(殿diàn)之中,甚至忘记他已经是一个可以和帝级巅峰强者争锋的无上存在了。

    此时此刻,秦宇回到了当初,再次变回了那个秦家子弟。门外的敲门声响起,打开门是家族之中的侍卫。

    “秦宇,家主让你去一趟大厅!”竟然是家主召唤,秦宇满心的激动,跟在侍卫的(身shēn)后,一路上秦家之人指指点点的。

    在秦家大厅前的小院之中,一群白家的侍卫静立在两边,秦宇踏进大(殿diàn)之中,白家中年汉子怒斥“秦宇,你偷盗我白家功法,今(日rì)就要你给个交代。”

    遽然遭受这种指责,秦宇望向了高高在上的家主,眼中中的希望渐渐平静下去,当心(爱ài)的女人,走到对面,一脸幽怨的指证之时,秦宇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在那一刻碎裂了。

    秦宇忽然闭上眼低下了头,好像认命了一般“可是为什么没有心痛的感觉呢?为什么我会不感到屈辱呢?还有,为什么要让这一幕再一次出现!”

    秦宇突兀的抬头,这一刻他的眼中再一次恢复了一片清明“虽然这曾经确实是我最不愿意面对的一幕,如果在以前,我可能会沉浸在那种仇恨和屈辱中无法自拔!

    但是很可惜,当我的肩膀上,被压上了人类传承这样重担的时候,这一点仇恨根本就微不足道。

    但是我为什么会有一种愤怒的感觉呢?是了,因为我真的怒了!”

    ……

    噬魂(殿diàn)的高台上面,连接着秦宇(身shēn)上的丝线,开始燃烧起来,紧接着是悬浮在他半空的虚影,也开始在烈焰中燃烧。

    秦宇突兀的抬头,眼中闪过一丝光彩,嘴角微微的牵动了一下“真是让我痛恨的能力啊,那些封沉起来的回忆,竟然被你们利用了!”

    秦宇没有动手,虽然只要他愿意,完全可以将十二使徒的梦寐乐章摧毁,但是这样做的话,陷入自(身shēn)梦境的众人,也会受到反噬。

    即使能够恢复过来,也会在心中留下漏洞,留下不可磨灭的心魔,对今后修炼有着不可忽视的阻碍作用,说不定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因此丧失心智。

    “梦境的制造者,你们给我等着吧!”秦宇右边的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十二使徒的行为,让他真正的愤怒了。

    没过多少时间,王威也睁开了双眼,他一(屁pì)股软倒在地上,在他头顶的虚影也燃烧成灰烬。

    “该死!”王威一拳捶在地上,脸上带着深深的失落和遗憾“竟然又一次让我看着自己最在意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你大爷,别让我把你揪出来,不然我们不死不休!”

    “呼!呼!呼!”王威的脸上,满头都是冷汗,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总算(挺tǐng)过来了,这一次过后,他心境上的境界,毕竟再次提升一些。

    秦宇走过去,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很清楚。王威没有受伤,(身shēn)体也不疲乏,真正累的是他的心,在那种最不愿意的梦境之中。想要挣扎着突破梦境。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qíng)。

    心理的疲劳。别人帮不上忙,只能靠他自己去适应去恢复!

    “老大,我没事!”王威抬头。脸上拉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秦宇轻轻摇头“难受就哭出来,愤怒就吼出来,心有不甘就发泄出来,这不是很好吗?有些事(情qíng),总是要面对的!”

    十二使徒的梦寐乐章,利用的就是人类不愿面对自己的某些过往,那种锥心的痛苦,刻骨的悔恨,懊恼和不甘,一切隐藏在心中的负面(情qíng)绪,都会为他们所用,然后在梦境之中,放大十倍百倍的呈现出来,让你沉浸在自己的(情qíng)绪之中,直到最终的不可自拔。

    就像秦宇那样,如果不是因为(身shēn)上有着人类传承这种使命,秦宇不可能在瞬间清醒的,一旦他开始被梦境中的愤怒屈辱等各种(情qíng)绪左右,他将越陷越深。

    就好像王威,他因为某些痛苦的事(情qíng),差一点就陷入了无力的痛苦之中,但他以大毅力(挺tǐng)了过来,却也因此搞得心力交瘁。

    其余的人依旧陷入梦境之中,陷入的时间越久,就越加危险,只不过这一次没人能够帮助他们,唯有他们自己,才能够从梦境之中走出啦。

    下一个醒来的是夏天,他(身shēn)为大夏皇子,虽然也有些不如意的事(情qíng),但并没有那些刻骨铭心的痛,所以相对来说要简单一些。

    虽然这样,从梦境中醒来的夏天,也变得有些萎靡,要知道他一直是一个阳光而向上之人,能够让他露出这副萎靡的样子,在梦境中他被放大的痛苦绝对不是那么好承受的。

    夏天之后是韩野,说实话,韩野能够那么快从梦境中挣脱出来,倒是有些出乎了秦宇的意外,因为秦宇很清楚发生在韩野(身shēn)上的几件憾事。

    子(欲yù)养而亲不待,当他学艺归来的时候,父亲却已经离他而去了,这种痛苦和遗憾,都是他难以承受的,不止这样,还有他那个从小(爱ài)护他的表哥,竟然对他痛下杀手,这种痛苦外人难以承受。

    看韩野铁青的脸色再不复那种嬉笑的神(情qíng),就能看出,他经历的梦境,绝对没有那么好受。

    事实上就如同秦宇猜想的那样,韩野所经历的痛苦,甚至不起他来说,还要沉重得多,只不过因为他明心见(性xìng)修炼大成,借此才能这么快摆脱梦境的。

    但饶是如此,依旧让他吃了一番苦头。用韩野自己的话来讲,这痛苦,让他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当然,这种事(情qíng)搁谁(身shēn)上都不会有感动的,更多的是遗憾和沉痛罢了。不过在秦宇看来现在让他们经历一次,对韩野等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磨练了心(性xìng),今后不用担心被心魔所趁了。

    在韩野的后面,夏洛鲲鹏等人一个个醒来,每个人的表现都各不相同,但又出奇的类似。每个人都是一(身shēn)的冷汗,眼中的神(情qíng)既有愤怒,也包含了一些恐惧或者痛苦。

    “她们两个,为什么还没有醒过来,不会有危险吧!”说话的是鲲鹏,而唯一两个没有醒过来的,竟然是唯一的两个女子,夏沫和青山圣女。

    “都已经这么久了,他们到底经历过什么?怎么可能还不醒过来!”夏洛说完之后沉默了起来,他在回忆,有什么事(情qíng),能够让自己的妹妹如此的刻骨铭心。

    夏沫脸上的表(情qíng)说不出的奇怪,从恐惧惊愕,到后来竟然露出了一丝笑意!梦寐乐章绝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人有喜怒哀乐,而它正是通过梦境,让人沉沦在自(身shēn)的喜怒哀乐之中。

    与之相比,青山圣女更加奇怪,她的脸上有刻骨的悔意,眼中的泪水已经将丝巾打湿。

    又过了一段时间,夏沫终于从梦境之中解脱了出来,与众人不同,她的脸上,带着丝丝的笑意,眼中却有一份疼苦。

    “如果可以,我真想永远呆在那个梦境之中,永远都不要清醒才好!”夏沫和众人不同,她的梦境并没有那么艰辛,相反的在后面的画面,一直是她心中所想,却没有勇气去做的事(情qíng)。

    有时候,人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明明很在意,却偏偏要骗自己不在乎,明明很喜欢,却非要装作漠视。

    夏沫醒了,夏洛提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看着夏沫的神(情qíng),他若有所思的瞪了边上的秦宇一眼,默默的扶着自己的妹妹不说话!

    说实话,夏沫的心思,作为哥哥的夏洛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是他虽然敬佩秦宇,却对秦宇的多(情qíng)很看不惯。

    夏沫其实也是这样,自从在试炼之地,被秦宇用那种手段打败之后,不知不觉间,那个为了胜利,拼尽一切的男子形象,就住进了她的心中。

    可惜她很清楚,和他永远不会有结果的,所以,这份(情qíng)就让它永远掩埋在心中好了,偶尔午夜梦回,在心中回味一下,就是她最大的幸福了。

    另一边,鲲鹏焦急的开始渡步,青山圣女在他们五人之中的地位,那是无可取代的,可以说他们五个人从一开始互相利用,到现在形影不离,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青山圣女了,一个连他们这些伙伴,都不知道名字没见过容貌的女子。

    就是她,让他们五个人紧紧的联合在一起,她的话不多,从没见她有过(情qíng)绪的波动,可是谁能想到,在她的心中,竟然隐藏着一件让她如此痛苦的事(情qíng)。

    “我发誓,如果让我知道,是谁让你这样痛苦,我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看着那个柔弱的女子,被泪水模糊的脸庞,虽然在丝巾下面,只能看到一轮廓,但那精致的五官若隐若现,清丽得如同掉落凡尘的凌波仙子。

    这样的一个女子,没人能够伤害!这是鲲鹏等人心中的共识,当看到她这番模样的时候,一个个都心疼得要命。

    是谁?到底是谁,让这样一个女子,如此的痛苦。

重要声明:小说《魔武系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