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罢免家主面壁百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孤山小野 书名:魔武系统
    这世间可笑的事(情qíng)莫过于此,沐天启可以为了魔神战甲的主人,甘愿抛弃一切,可是到头来却忽然发现,自己庇护的子孙,竟然就是千方百计想要除掉魔神战甲之主的人。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天大的讽刺。

    “你就不想说些什么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沐天启最后的挣扎,他也希望给自己的后辈一个机会,一个不那么让他难以接受的机会。

    接下来的时间里,也不知道沐华徳是出于什么目的,竟然将当初的事(情qíng)和他的看法一一说了出来。

    沐华徳当初的打算(挺tǐng)简单的,用他的话说沐王府在近些年一直在走下滑路,不管是实力还是威望,都大大的不如从前。

    而秦宇当初在试炼之地,将沐王府之人全灭,虽然争斗无是非,沐王府之人的行为虽然有所欠缺的,但秦宇毕竟是将它们全灭了,让沐王府颜面大失。

    当初秦宇又不过是个名不见经转,是一个刚出道的雏而已,尽然敢让沐王府损失惨重,更重要的是颜面大失。

    所以当初自然是下令要除掉秦宇,以此来挽回一些颜面,这才有了后来的万里追杀,秦宇进入噬魂绝地才得以走脱。

    但也是那次,让秦宇和沐王府之间的仇怨越来越深,但这些事(情qíng)都还算在(情qíng)理之中,都是属于私怨,所以说不上谁对谁错。

    但之后的事(情qíng),沐王府的一系列行为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不管是魔炼之地的偷袭,还是后面狼魂要塞的胡搅蛮缠,也或是七曜城的事件,在加上这一次在明月城外的针对苍笠的一系列行动,这些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毕竟以前只是私仇,双方争斗各凭本事,谁生谁死都看自己的造化,但后面的种种,沐王府的行为不但有失道义,更可以说是轻重不分。为了私仇。置大意不顾,这是秦宇真正愤怒之处,也是沐天启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的原因。

    毕竟私仇没人能说什么,做得再怎么过分。别人也管不着。可是事(情qíng)牵扯到了魔族的(身shēn)上。意义就不一样了。特别是在魔炼之地中,因为沐家人的偷袭,导致昊悦逃进魔域。最终虽然秦宇追进了魔域,但最后魔炼之地的坐标还是泄露了。

    也因为这样,才会有魔炼要塞之外,埋葬下了那么多白骨,如果要往严重的去说,其中又有多少人是因为沐家的行为而死的。

    这就是大道义方面的,不过秦宇当初藏魔域出来的时候,因为人类和魔族紧张的关系,所以并没有去找沐王府算账,如果沐王府没有后面一次次的纠缠不休,说不定秦宇就此不再计较也是可能的。

    但是狼魂要塞之中,还有七曜城之事,其中沐王府之人多次咄咄((逼bī)bī)人,这些事(情qíng)秦宇愤怒,但都可以忍耐过去,不是因为怕沐王府,而是不想自毁阵基,不想减弱抵御魔族的实力。

    但是这一次,沐王府竟然针对苍笠实施了一系列(阴yīn)谋,这才真正的惹恼了秦宇,但他冲到北黎城,见到沐王府被魔族杀阵围困之时,还是毅然的投入到了与魔族的战斗之中。

    在沐天启看来,与秦宇的大仁大义比起来,沐王府后辈的行为,连渣都不如。沐华徳讲得很客观,并没有刻意的扭曲事实,所以秦宇也只是在一边静静的听他讲述,并没有刻意的打断他。

    随着沐华徳的讲述,不难发现夏鸣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或者说他必须要有所表示,不能因为沐王府一系列的行为,让自己也陷入不仁不义不顾大局这样的罪名之中。

    当然,所有人之中,不管是沐天启也好,还是另外两个帝级强者也罢,脸上都好像涂了一层锅灰一般,黑得不能再黑了。

    沐华徳没有为自己辩解,他只是低着头没有说话,但是边上的沐家三老却站了出来“老祖,大哥他也是为了沐王府啊,还请您饶恕他吧!”

    “对啊,不管怎么说,大哥也是一心为了沐王府能够强大起来,而且对付敌人,本来就是不择手段的,哪里有那么多的顾忌!”

    这三人算是沐家后背之中最顶尖的了,是沐华徳的堂兄弟,三人实力都是王级,以前一直在太子府办事,是太子的贴(身shēn)护卫。

    他们却没有看到,随着他们的劝解,沐天启脸上的怒意更加弄了几分,到最后更是再也忍不住出手。

    沐天启拂袖间,将三个王级强者打得飞了出去,撞到墙壁上才停了下来“你们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在魔族面前,一切私怨都必须放下。

    不说你们不知道顾全大局,导致空间坐标流露到魔族,造成了一系列的祸事。

    可人家都已经不追究了,你们还死咬着不放,难道你们不知道,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敌人,是魔族吗?”

    沐天启是真的愤怒了,他为了与魔族的战斗,可以放弃自己的一切,可到头来自己的后辈,却做出了这些事(情qíng),这叫他如何不怒。

    特别是这些后辈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还有脸辩解,这是不可原谅的,也是沐天启怒火暴发出来的原因。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秦宇也不需要再多说什么,就看沐天启如何处理了,至于太子,此时已经完全从事件之中抽(身shēn)出来。

    他想表达的意思很简单,一切都和他无关,不管是七曜城的事(情qíng),还是这一次苍笠的事件,都只是沐家的人在从中周旋而已。

    事实上这些事(情qíng)的背后,绝对少不了太子的(身shēn)影,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qíng),却无法舀到台面上来说事。至少秦宇也不会死咬着太子不放。

    毕竟他的(身shēn)份是太子,在没有撕破脸皮之前,根本就不能舀他怎么样,除非秦宇愿意与整个大夏为敌。

    秦宇不怕大夏皇族,但也不愿意和他们撕破脸皮,不管是秦宇背后的封魔者联盟,还是太子背后的大夏皇族,都是对抗魔族的主要力量,所以势必不可能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发生消耗双方力量的私斗的。

    所以太子夏鸣每次出招。都是由沐家的人在台面上。而他只是派遣一些属下而已,很容易就将关系推卸得一干二净。

    之前太子给沐华徳的眼色,也就是提醒他这一点,让他把所有事(情qíng)背起来。毕竟他一个太子之尊。可不能背负上这种负面的名声。

    秦宇心中也很清楚这一点。太子要对付他的目的,基本也可以确定。主要还是因为秦宇和圣武王府的人走得太近的关系。

    圣武王府也是皇室的直系,不管是上一代的夏靖览。还是这一代的夏洛兄妹,都同样的杰出。

    更重要的是,夏靖览和魔师的关系,让他和天门,和整个封魔者联盟,都有着非比寻常的关联,皇室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自然是如鲠在喉,非常的不自在了。

    再加上这一代,夏洛兄妹和秦宇的关系,又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秦宇的背后,代表着整个封魔者联盟,甚至比起魔师来说,更能够代表封魔者联盟。

    更何况,秦宇和冷家少主,封王府少主,还有耀家少主都是莫逆之交,这其中的势力纠葛,让皇室心惊了,让太子夏鸣惊慌了。

    这是皇室不能接受的,也是太子夏鸣无法接受的。如果再这样发展下去,圣武王府的实力和地位,都将盖过皇室。

    所有的一切,枢纽都在秦宇一个人(身shēn)上,所以太子自然就想将他除掉,只有将他除掉,才能化解这一切局面。

    当然,这些都是各种因由,都是大家心中有数的事(情qíng),却没有人会把它舀出来,放在台面上说事。

    所以眼前的局面,就看沐天启如何去处理沐华徳等人了,至少太子是已经抽(身shēn)出来,秦宇也是冷眼旁观。

    沐华徳低着头没有说话,沐天启也闭上眼沉默了良久,现场的气氛开始变得压抑起来,每一个沐家子弟的心上,都好像压着一块石头一般。

    良久之后,沐天启才再次睁开眼睛,他脸上的神(情qíng),变得无比的严肃起来“眼前的局面,我沐王府已经到了一个生死存亡之际,这不是危言耸听,要是再任其腐朽下去,我沐王府的灭亡,是早晚的事(情qíng)!”

    沐天启开口第一句话,就掀其了滔然**,一下子冲得沐家子弟脸色大变,一声声喧哗响了起来。

    “都给我安静!”沐天启双眼一瞪,等嘈杂的声响平静下来之后,他才继续说道“沐王府会走到今天的地步,我们这几个为了潜修,不负责任闭关的老不死也有责任。

    但是最应该为这些事(情qíng)负责的,是你沐华徳,我这么说你可有什么要说争辩的?”

    “没有,一切都是我的错!”沐华徳好像已经认命了一般,并没有去争辩,也没有推卸责任。

    “很好,你能够承认下来就好!”沐天启叹息一声后继续说道“今(日rì)我以沐王府地十四代家主的(身shēn)份宣布,撤除十九代家主沐华徳家主之位,令沐华徳闭门思过百年,百年之内不许出关走动。

    从此以后,老夫将亲自打理沐家的一切,沐家其余子弟暂且不追究责任,今后但有再犯者,必严惩不赦。”

    沐天启发威,罢免了沐华徳的家主之位,更是罚他面壁思过百年,这样的结果是沐家众人都没有想到的,这对沐华徳来说,也太重了一些。

    至于他亲自出面管理沐家,这倒是没人能说什么,现在这种风雨飘摇之际,也必须要有人站出来,才能带领沐家重新崛起。

    惩罚万沐华徳之后,沐天启走到太子面前“请太子先行去休息,等晚间的时候,老夫再宴请太子!”

    沐天启的辈分高的可怕,是沐家第十四代的家主,实力又是帝级高阶的强者,夏鸣自然不敢托大,说了两句场面话就让人扶着王冲走了,临走时还对着秦宇点了点头。

    太子夏鸣离开之后,沐天启又走到秦宇(身shēn)边“秦宇小兄弟,能不能在沐家暂留两天,我有些事(情qíng)要向你打听,不知道……”

    “可以!”秦宇答应了下来,一来是沐天启这人确实不错,并没有包庇沐华徳,对其作出了应有的惩罚,既然今后由他掌管沐王府,那秦宇也不愿意与之闹得太僵。

    再加上苍笠也需要休息一下,所以秦宇爽快的答应下来。

    沐天启吩咐人带秦宇和苍笠下去休息,然后又对着众人道“其他人都散了吧,明(日rì)开始再收拾北黎城的残局。”

    沐华徳依旧跪着,沐天启重重的叹息一声“你起来吧,跟我来,有些话我要对你说。”说完之后当先走了,沐华徳也跟着站起来,跟在沐天启的(身shēn)后。

    …………

    沐王府一间密室之中,沐天启静静的坐着,下首沐华徳低着头的站着,好一会之后,沐天启开口“你对我的处罚,有什么话要说吗?”

    “子孙不孝,让老祖失望了!”

    “呼!”沐天启重重的吐出口气“我知道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你是为了壮大沐王府,但是你的眼光还太短浅,就局限在自己眼前看到的世界而已,所以你做出的决定自然就被局限了!”

    “请老祖明示!”沐华徳眼前一亮,盯着沐天启问道。

    “很好!”沐天启点点头“魔族蠢蠢(欲yù)动,魔族踏临人族,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情qíng)了,这将是一个大时代,一个充满杀戮与血腥的时代,一个不小心,不但沐王府就会从此泯灭,整个人人类世界,都有可能就此沦陷。”

    “大时代有大机遇,但更多的是危险,以你现在的眼界,沐王府在你手上,将一点机会都没有!

    我这么说也许你会不服气,但是还记得我跟你们说的,关于魔神战甲那件事(情qíng)吗?”

    “恩!”沐华徳点头“您的意思,秦宇是魔神战甲的主人,是这个大时代的关键人物。”

    “不错!你也看到了,纳兰浩轩机关算尽,最终却在他手中,输的一塌糊涂!这就是天命,他就是这个大时代的主角,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沐华徳点头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眼睛,已经渐渐明朗的起来,同时心中也闪过了另一个念头,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沐华徳抬起头盯着沐天启,希望能够从他脸上,看出一些什么端倪来。(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魔武系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