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重重迷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孤山小野 书名:魔武系统
    秦宇的计划很好,想要扰乱这人的心神,然后再问出自己想要的信息。可惜他还是低估了这些人,当他开始实施问话之时,竟然丝毫问不出东西,((逼bī)bī)迫得急了竟然直接使用(禁jìn)忌之法,燃烧血脉之力发出了最后一击。

    当然这一击并没有能伤到秦宇,但秦宇的问话计划也就此搁浅,此时各处的动乱也慢慢平息了下来,实在想不清这些人如此作为到底是什么目的。

    下半夜的时候,整个魔炼要塞都处于戒备状态,防守的力量增强了一倍,可下半夜却风平浪静,根本就没有一点意外发生。

    第二(日rì)一早,一个消息传了进来,直到这时候,众人才知道,昨天半夜魔族弄出那番声响的目的。

    秦宇知道这个消息,也是在被白衣人叫去一同议事的时候,才听他们提起的。

    兵武老人死了,就死在他的居所之中,从伤势看,一击毙命,手法是魔族的惯用暗杀手法。

    兵武老人本(身shēn)的实力并不强,但他对各种兵刃的研究,却无人能比,这个魔炼要塞之中,很多器械都是出自他的手笔,也因为他,让魔炼要塞的防御力量增强了不少。

    可及时是这样,魔炼要塞已经建成,魔族也用不着花费了如此大的手脚,目的却只是为了对付兵武老人。

    但是如果联想到秦宇昨(日rì)与白衣门主所说之事的话,这事(情qíng)也许就说得过去了。

    兵武老人对各种兵刃深有研究。如果让他去查看魔师(身shēn)上的伤势,就不难从伤口看出是何种兵刃所伤。

    那样一来的话,很容易就能从兵刃判断出魔师(身shēn)上的毒,是谁下的了。虽然魔师的(身shēn)上,伤痕肯定不止一两处,但至少也能把范围缩小,再稍稍推断的话,还是有可能找出那个人的。

    白衣门主将自己推测的可能说了出来,然后静静的望着下面之人“你们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吗?”

    今(日rì)前来议事之人,白衣门主虽然依然主导。但多了很多其他势力之人。其中大夏皇族来的人是正是夏洛和夏沫的父亲。夏靖览。

    夏靖览听完白衣门主所说的话后,第一个就站了出来“我前些时(日rì)与他比斗过一场,而且还有幸伤了他的肩膀,按照白衣门主所言。我确实也有嫌疑!”

    谁都没想到。夏靖览竟然会第一个站出来承认与魔师战斗过。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qíng),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

    秦宇闻言之后。神色微微一动,走上前歉意的道“为了洗清您的嫌疑,不知道能不能让晚辈看一看你的兵刃。”

    “你是?”

    “晚辈秦宇!”

    “你就是秦宇?”夏靖览神色一动,嘴角慢慢多了一丝笑意“实力不错,又是魔老头的徒弟,倒是有资格做我儿子的对手,不错!”

    夏靖览的语气之中,自有一股子熬进骨子里的傲气,自然而然的透发出来,秦宇也不在意这些,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舀去舀去!”夏靖览无比的爽快,一把取出自己的随(身shēn)兵刃。

    夏靖览的武器,是一柄巨大的战刀,比起夏洛和夏沫所用的战刀,样式虽然相差不大,但体型上要大上很多。

    看得出来,夏洛和夏沫的武器,应该就是渀造这战刀制造的。

    秦宇把夏靖览递过来的战斗取在手上,感受着手上的沉重,稍稍露出了一丝异色。

    而夏靖览则反而小小的吃惊了一下,他这柄武器的重量,可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够舀起来的,而秦宇取在手上,却只是在一开始上手的是,手腕沉了一下,之后就再也没有反常,可见他的力量同样很强大。

    对于秦宇展现出来的力量,夏靖览赞赏的点头,秦宇将这柄巨大的战刀倒转着搁在臂弯之中,另一只手轻轻拂过刀(身shēn),同时脑中已经请苍狼帮忙,查看这战刀是否有被下过毒的痕迹。

    时间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照理来说,即使是他这武器上抹了毒,但这些时间之中,肯定会把毒擦拭掉的,所以在别人看来,这检查无非是走个过场,想要查出点什么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qíng)。

    然而当秦宇去过夏靖览的武器之后,脸上的神色在第一时间变了一下,但紧接着又变回了正常,然后才把武器还给夏靖览。

    “怎么样?”夏靖览从秦宇手中接过自己的武器,不经意的轻问一声。

    秦宇摇摇头不说话,但脸上的神色总有一些反常的地方,可惜没有人看出来而已。

    这一次的议事围绕着兵武老人的死展开,白衣门主等人商议了魔炼要塞今后的防守分配等事(情qíng),末了也提起了关于魔师的事(情qíng),只不过并没有把魔师(身shēn)中魔心蛊毒的事(情qíng)告诉所有人,更没有把断魂草的事(情qíng)说出来。

    这一次的议事效率还是很高的,没过多少时间,议事就已经结束了,各人都各自返回。

    在众人都离开的时候,秦宇忽然出声叫住了夏靖览“前辈,不知能不能请您先等一下,晚辈有些事(情qíng)想询问您!”

    夏靖览微微点头,答应了下来。等其他人都离开之后,议事厅之中,只剩下秦宇韩野和白衣门主等人。

    这时候,秦宇才对着夏靖览开口道“请前辈把武器再给晚辈一观,晚辈有些不解之处,想请前辈解惑!”

    秦宇这要求虽然有些无礼,但夏靖览也不在意,点了点头再次取出了自己武器。

    这一次,夏靖览的武器一入秦宇的手中,秦宇的手上,就化出一团火焰,这火焰可不是一般的火焰。而是至刚至阳之火。

    秦宇的掌心之中,青色火焰流动,他将夏靖览的武器横摆着,用掌心去拂过刀(身shēn),随着他手上的动作,一缕缕黑气从刀(身shēn)之上显现,然后消散在空气之中。

    就连刀(身shēn)之上,经过离火的炙烤,在锋刃之处变成了黑色。

    “这是……”夏靖览的脸色变了。

    夏靖览的脸色很难看,望着自己的兵刃。眼中却是浓浓的不解和疑惑。接着是难以置信,久久之后,他才吐出了一口气,低沉的道“你为什么不在刚才众人面前揭露我?”

    “因为我知道。这毒绝对不是前辈所下。而且前辈肯定不知道。自己的兵刃之上,被抹了剧毒!”秦宇的语气很平静,他在一开始发现夏靖览的武器上有毒的时候。确实想直接揭露他的,但转念想过之后,又把这个想法给压了下来。

    “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

    “因为你是我师尊看作对手之人,还有就是你的傲气,你根本不屑于使用这种手段,而且你兵刃上的毒,并不是魔心蛊毒!”

    秦宇顿了顿之后才继续说道“这毒虽然不是魔心蛊毒,但却是一种能够辅助魔心蛊毒的毒物,可见魔师(身shēn)上的魔心蛊毒,和在你兵刃上下毒之人,一定有所关联!”

    “而且这个人清楚你与师尊的事(情qíng),知道你们经常会比试,所以才会在你的兵刃之上,抹上这毒物。还有就是,他杀兵武老人,恐怕也是为了掩盖这一点,生怕从伤口之上看出一些什么名堂,所以趁早先将兵武老人除去的!”

    望着有些师生落魄的夏靖览,秦宇郑重的道“请前辈仔细想想,到底是什么人,动过你的兵刃。我想在前辈的心中,一定已经有了答案,不然不会这么一副失神样子的。”

    听着秦宇佩佩而谈,夏靖览却紧闭着嘴不肯说话,从他的脸上,不难看出他心中的挣扎。

    眼见着夏靖览迟迟不肯说话,秦宇再次皱起了眉,心中无数念头转过,接着又沉思过后才再次开口“既然前辈不肯说,那我就不妨来猜测一下,看我猜的对不对!”

    不等夏靖览说话,秦宇就自顾自的说道起来“前辈会难以置信,这个动了前辈兵刃的人一定是前辈亲近之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人应该是大夏皇室之人吧!”

    “之所以不是您的家人,那是因为你您的脾(性xìng),如果是您家人之中的谁的话,你一定会亲自把他擒下审问的,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夏靖览瞪着眼,但依然不肯说话,只不过一直在观察着他的秦宇,注意到他不经意之间的点头,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

    当下轻笑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人的地位,即使是在皇室之中,也不会低吧,当今的帝尊是肯定不可能的,而帝尊只有一子,为当今的太子,恐怕这动过前辈兵刃之人,应该就是当朝的太子(殿diàn)下吧!”

    “你怎么……”夏靖览急忙住口,但此时已经无需再说什么,别人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你一定想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对吧!”秦宇轻笑一声“我是猜的,我之所以会猜太子,是因为在赶来这里之前,我与太子府的人有过接触,发现他们的行为有些说不上来的诡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太子有问题,所以我装作很有把握的模样说出来,为的就是想看看您的反应。”

    “现在,您的反应已经告诉了我们,这问题肯定是出在太子(身shēn)上!”

    说到这里的时候,秦宇的表(情qíng)忽然严肃起来“太子就是今后的一国之主,整个大夏都会交到他的手上,如果他心(性xìng)不正或者与魔族有什么关系的话,大夏将在他手上毁灭,你真的愿意看到这样的结局吗?”

    “呼……”夏靖览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整个人好像失去了力气一般,坐倒在椅子上面,好一会之后,才再次抬起头,他看着秦宇道“在我说之前,你能说说你与太子之间的事(情qíng)吗?”

    “没问题!”秦宇答应一声之后,就把自己的事(情qíng)说了起来,从七曜城天灾开始,把自己那段时间的所作所为都说了一遍,更把太子的师尊出手对付他等事(情qíng)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说到最后的时候,秦宇淡淡的分析“七曜城的事(情qíng),我早就和师祖禀报过,师祖告诉我,此时已经与您说过,您也承诺官方不再追究,可是太子却偏偏追究了,还出动了帝级的强者,这不奇怪吗?我与他无冤无仇,更是从未谋过面,他为什么要对付我?”

    “除非他有什么特殊的目的,对不对?”不等秦宇继续说下去,夏靖览就先开口说了出来“不错,在我与魔老头比试前的一段时间,确实有人看过我的兵刃,不过有一点你猜错了,这动我兵刃之人有两个,一个确实如你所说的是当今的太子,而另一个就是昨晚刚死的兵武老人,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他们都是以什么借口,向您索要兵刃的呢?”

    “兵武老人对天下名器无比的执着,而我手上的兵刃,也是有名的帝器,他见猎心喜像我借去一观。至于太子则是正好谈论到我手中兵刃的出处,忍不住借过一观。”

    两人的理由都没有什么破绽,夏靖览想了想又补充道“他们两人在观我兵刃之时,都一直在我眼皮子底下,想要在那个时候在兵刃上抹上毒药根本就很难办到。”

    “兵武老人……”秦宇的双眉渐渐皱了起来,他确实没想到,竟然有两个人动过夏靖览的兵刃,这样一来的话,事(情qíng)就有些复杂了。

    兵武老人已经死了,死无对证之下,根本就不可能证明是谁在夏靖览的兵刃上动手脚的了!

    “这样说来的话,兵武老人之死,绝对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了,也许凶手真正的目的,并不是怕兵武老人验出是谁的兵刃上抹了魔心蛊毒,更可能就是想造成这种死无对证的局面。”

    这件事(情qíng)越来越发杂了起来,魔师(身shēn)上的魔心蛊毒并不是被夏靖览兵刃所伤时中的,那到底是什么时候中的,这下毒之人又是谁??

    第二点是,夏靖览兵刃上的毒,可以让魔心蛊毒的毒(性xìng)增强,又是谁在他兵刃上面涂抹毒药的!

    原本秦宇以为自己找到了目标,但夏靖览所说的,动过他兵刃的,除了太子还有兵武老人,可兵武老人以惊死了,这让此事死无对证之外,也不能排除是他下毒之后,被杀死灭口的可能。(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魔武系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