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事端纷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孤山小野 书名:魔武系统
    ()    在秦宇看来,魔皇子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埋葬他不让他的尸体暴尸荒野,是自己这个对位对手的人,唯一能够为他做的事(情qíng),也算是为最后一战那种澎湃战意画上一个句号吧。

    可如今在此人嘴里说出这样的话,却是让人没有想到的,秦宇的功绩是有目共睹的,此时此地却被人指责与魔皇子早有勾结,此话诛心。

    边上的人脸sè都变了,这人好像也意识到了自己话中的不妥,急忙话锋一转道“总而言之,你放着人类的事(情qíng)不管,一个人来埋葬我们最大的敌人,这就是不对的。”

    秦宇转(身shēn),一步步走去,在他脸上,挂着看不出是什么意思的笑容,笑得人心里发毛。

    当走近之时,秦宇淡漠的声音响起“你是什么东西,我秦宇做事无愧于天地,还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

    秦宇这么说,边上的人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即使是鲲鹏等人,之前从不认可他秦宇,但目睹他今rì所作为所,也都认为他今rì所作之事,绝对配得上无愧天地这四字。

    而那人所讲的话,就真的有欠妥当了,如果秦宇追究的话,必将是不死不休的结局,即使秦宇一怒之下杀了此人,众人也不会有什么好说的,即使把事(情qíng)闹大了,也是此人的错。

    秦宇不说他到底做过多少贡献,至少他为了追回魔炼之地坐标,孤(身shēn)犯险冲进魔域,这就不是每一个人能够做到的。

    就今rì一战,如果没有秦宇的强势出现,最后的结局还难以预测,毕竟人类之中根本没有人能够有效的抗击魔族六大血脉强者。

    更不说做到像秦宇这样,力缆狂澜一次次激发出人类战士无穷战意了。

    这人在说过之后。也知道这话有欠妥当,所以将话题一下子转到了秦宇来埋葬魔皇子(身shēn)上,企图把众人的视线引导这件事之中。

    在他看来。秦宇这么做就是一个弱点,一个可以让他利用的弱点。可惜他永远不会懂,魔皇子最后一战之时,那种战士的坚持是每一个真正的强者。都回去尊重的。

    所以在场之人,大部分都很认可秦宇的做法,即使是换做他们。他们也会这么做。一个不尊重值得尊重的敌人之人根本就称不上强者。

    在这里站着的,每一个都是整个大陆青年才俊之中最顶尖的一批人,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坚持,魔皇子那种战士的坚持,也同样赢得了他们的敬重,所以在他们看来。埋葬魔皇子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情qíng)。

    然而秦宇冷漠不屑一顾的话语,好像刺痛了这人,只见他跳了出来“我沐无双行得正坐得直,天下事天下人都能说得,怎就我说不得?某些人做出这种与魔族勾勾搭搭的事(情qíng)。就别怕人说。”

    “沐无双……”秦宇的脸上,挂起了冰冷的笑意“又是沐王府的杂碎吗?我说怎么咬着我不放。”

    “你……”

    秦宇冷哼一声“如今魔族大敌当前,沐王府如果不再惹我,我可以把我们之间的恩怨先放一放,但如果沐王府再敢寻事,别怪我灭你沐王府。”

    秦宇和沐王府的恩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qíng)了,当初魔炼之地之时,沐王府的沐穹算计秦宇之时,秦宇凭着以守护傀儡为代价,击杀了沐穹。

    事后夏洛虽然回去之后,就想收拾沐王府的,但沐王府投(身shēn)太子门下,让他也没有办法处置。

    这几年之间,在大夏太子的支持下,沐王府发展得很迅速,这几年之间,倒是窜出了不少强者,这沐无双就是其中之一。

    这时候熟知双方之间矛盾的人,也知道了沐无双为何死咬着不放的原因了,其中最大的可能自然是想抹黑秦宇。

    想将他这一次的功绩抹去,并让他在背上骂名的同时,让参与这一次战斗之人,因为秦宇埋葬魔皇子的原因,而疏远或恨上他。

    沐无双还想再说什么,但却被夏洛打断“这件事就此告一段落,如果你不服,大可去太子那里告状,至于秦宇的事(情qíng),还轮不到你多嘴。”

    夏洛站出来说话,沐无双不敢违拗,毕竟夏洛兄妹在大夏的(身shēn)份,是没有几个人能够比得上的,就算是太子在他面前,也要礼让两分。

    因为夏洛的出面,秦宇也不愿意再因为这件事(情qíng)再去追究,反(身shēn)走回石碑前,舀起另一坛烈酒灌下半坛之后,将其与的酒洒在石碑之前。

    做完这一切之后,秦宇带着一边看(热rè)闹的血杀,还有静静站着的苍笠走了。

    “老大,你去哪,等等我们。”这时候王威带着麾下的兄弟跑了出来,一起出来的还有韩野,他也是个不管事的人,这边天门的事(情qíng)自然有人处理。

    秦宇哦韩野还有王威等一群人离开了狼魂要塞,等秦宇走后,沐无双主张要挖出魔皇子的尸体,要剖其首戮其尸的,但被众人阻住。

    对此他一直耿耿于怀,魔皇子的来头不小,他的首级可是一份不小的功绩。

    一群人终究是离开了狼魂要塞顶峰,当所有人都离去之后,虚无之中突兀的浮现一个(身shēn)影,此人平华无奇,但无论你怎么努力去看,都无法看清他的脸。

    只见这人单手微微抬起,魔皇子的坟墓就被打了开来,魔皇子的尸体也悬浮起来。

    “魔域好不容易出现这么一个,悟通了人与魔差别的小家伙,我怎么能让你就这样死掉呢!!”神秘人低沉嘶哑的声音响起“那个叫秦宇的小家伙,倒也是个有趣的人,你与他的战斗,才刚刚开始而言。”

    话音落下,狼魂要塞顶峰之上,已经失去了那人的踪影,魔皇子的坟墓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只不过坟墓已经变成了空墓。

    ……

    当秦宇和王威等人走在一起,看着那一张张围绕在(身shēn)边的熟悉面孔,却又是另一番感慨。

    当年试炼之地一别,到如今已经将近五年的时间,这五年之中每一个人都变化太大了,这些原本还不是战将的少年,一个个成长成为了圣级强者。

    一番人也是各有感慨,一路上七嘴八舌的说着发生在自己(身shēn)上的事(情qíng),倒也是其乐隆隆。

    秦宇离开人间三年时间,此时最想的事(情qíng),就是去找武媚儿和倩倩报个平安,想去封魔谷走走,想去狂战村看看。

    虽然因为苍笠的事(情qíng),让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武媚儿和倩倩,但是相信她们可以理解的,毕竟那种(情qíng)况之下,他也是(身shēn)不由己不得不为。

    而武媚儿和倩倩的存在,苍笠也是早就知道的,对于这一点苍笠倒是没什么,毕竟她在魔域长大,在魔域强者拥有再多的女人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qíng)。

    至于封魔谷,秦宇也想去走走,听韩野所说,魔师在这几年一直闭关,封魔谷与地下城之间,在这段时间一直闹得很不愉快。

    在秦宇看来,封魔谷就是他第二个家,封魔谷的人都是他家人一样,自然是也要去照看一下的。

    如果说封魔谷是他第二个家,那狂战村就是他第一个家,那里有他的家人,这几个地方都是秦宇想去的,当然这一次要带上武媚儿和倩倩。

    还记得当初进入魔域之前,就打算带上她们两人去狂战村等地的,可惜终究因为魔炼之地的事(情qíng)耽搁了,后来进入魔域,这一耽搁就是整整三年的时间。

    如果说秦宇心中有所愧疚的,就是这两个女子了。

    一行人一起赶路,以他们此时的实力,全力赶路的话,速度自然非常快,即使狼魂要塞地处边境,也只需要两三天的时间而已。

    在王威等人的口中,秦宇知道如今的天宇交易行,已经发展得无比庞大,天宇交易行遍布小半个大夏皇朝。

    其总部依然设立在一开始的那个城市,但此时两女并不在总部,而是在另一个相对较远的城池。

    那里刚开设天宇拍卖行的分部,由于某些问题,所以两女都赶了过去,不过倒是不用太过担心两女的安全,毕竟在他们(身shēn)边,跟了几个圣级强者,那是王威指派保护他们两安危的人。

    一行人的脚程非常快,仅仅两天时间,就赶到了那处地处边境的七曜城。七曜城相传有七曜降落由此命名,具体缘由早已无从考究。

    这里地处边境,在蕴含了无数危险的同时,也蕴含了无尽的商机,两女正是看中了这里的商机,才执意要在这个地方开设分部的。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座显得有些落幕但无比庞大的城池,落幕是因为它非常的破旧,城墙长年没有修葺,遗留着战火的痕迹。

    但七曜城确实巨大,至少也要比清河等城池大上三倍不止。

    在城门的地方,无数形sè各异的人等待着入城,这城墙对这些强者而言,自然是形同虚设,轻易的入城之后,一行人在一座挂着天宇交易行金sè招牌的建筑前停下了脚步。

    秦宇站在天宇交易行门前,心中却有一种异样的(情qíng)绪,久久没有迈动脚步,他的眼神之中,有着说不清的复杂(情qíng)绪,直到苍笠拉了他一下才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的秦宇,怀着异样的(情qíng)绪,总算是抬起了脚步,朝着建筑大门走去。

    259事端纷争

重要声明:小说《魔武系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