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怪异的体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西门小坏 书名:天门变
    怪异的体质

    之前莫少寒在莫家之时也不是没有接触过有关练体的武学,这个世界练体的武学本就少的可怜,等级高的更是少之又少。()

    而在莫家的那些练体的武学几乎都是基本低级的武学,而莫少寒那个时候更是把多数的精力都放在了对自体质如何能够吸纳灵气方面去看。所以对练体方面就渐渐的疏远了去。

    而老乞丐留给莫少寒的《精弓练体》在莫少寒看来它至少也达到了基本高级。尽管其中的许多对现在的自己来说并不适合练习,但是这也足以让现在瘦弱的莫少寒有一个非常大的变化了。

    接下来的子里,莫少寒似乎淡放了所有的仇恨与悲伤,再不似以前那般消沉颓废,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对自己体的锻炼之上。

    每高强度的跑步腾挪,压腿拉臂,还有数十斤的大石头数百次的举起放下,这让体虚弱的莫少寒一开始接触这些的时候险些累的直接死过去,好在有大量的辟谷丹在手,到也不用担心没有饥饿口渴的问题。

    一开始的时候,莫少寒面对这么大的运动量的时候也最多能完成三分之一,可是每每想到莫凌的惨死和老乞丐生前那总带不甘的眼神莫少寒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

    一个月之后,这巨大的运动量竟然被莫少寒硬生生的坚持了下来,而且还在此基础上不断的加重绑在腿上的石子和不断的加多举起大石头的次数。

    莫少寒每每在自己突破某一个极限的时候便在第二再次加大运动量,就这样,转眼之间,大半年的时间便在艰苦的锻炼之中慢慢的过去了。

    这,莫少寒在自己的那所破房子之中,只见他坐在地上两腿直直的伸着,两只手不停的变换着各种手势与动作在上触的到的部位不停的敲打揉捏,不过片刻便又换了个姿势又开始对体的各部进行敲打揉捏。

    待连续几次这样的变换之后,莫少寒才缓缓的站了起来,嘴里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这些敲打揉捏的动作也是莫少寒每都必须做的事,这也是《精弓练体》之上记载的一门舒缓疲劳的推拿之法,莫少寒每如此大的运动量后第二依旧能够去生龙活虎的去锻炼这推拿之法作用甚大。<>

    这事说来也奇怪,按秘籍中记载的内容,要想在达到次依旧生龙活虎的效果,必须要寒叶,辅灵等一些灵药调制成的营养液沐浴泡之才能达到如此效果,而这推拿之法乃是下下之策。

    可是莫少寒本就无分文,哪里又能买的起什么灵药,所以也只能学习这种推拿之法,可是谁曾想到,当莫少寒第一次运用这推拿之法的时候便感觉到体的肌和血脉之中有丝丝的冰寒的能量渗透而出。

    这能量虽然冰寒可是每每当这些能量流淌而过时,莫少寒顿时感觉体各处舒服之极,而且那些因锻炼而受伤和淤青的地方便开始迅速的转好,筋骨肌也在这个时候开始便的越发的强壮起来。

    感受到这些的莫少寒兴奋非常,或许这就是自己一切的希望,之后便也试着不锻炼第二直接进行这推拿之法,可是体之内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慢慢的莫少寒也发现了其中的规律,只有每当莫少寒体累到一定程度,达到某个极限的时候,这推拿之法才会显示出其中的奥妙。

    莫少寒也隐隐猜到这可能是自己那特殊的体质的缘故,至于那冰寒的能量到底是什么,自己也是丝毫不知。即使是这样也让莫少寒心中燃起了更多的希望,同时更加坚定了活下去并且要活的的好的信念。

    莫少寒站起来,忍不住大量了一下自己的体,现在的体虽然算不上强壮,但起码看上去还算是结实,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虚弱之感。个头也是明显的拔高了几分,一张脸庞仍然显的消瘦,不过却是正常的健康之色。

    再看看自己浑破碎不堪的衣服,莫少寒的眉头不微微一皱,心中想到,看来自己是该出去走走找点事干了,再说辟谷丹的数量最多再够自己吃半年,现在早点出去也算是为自己的将来的生计做个打算。

    莫少寒下定决心便不再迟疑,走出自己所住的破房子向着不远处的贫民窟的方向走了过去。自己现在的这幅样子也唯有在同样是穷人的地方才能找到一些零活,若是自己现在的这打扮进到城中繁华的地方的话,估计不管是哪一家店都会很快的把自己这个浑脏乱的乞丐赶出门去。

    城北的贫民窟说起来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凄惨不堪,在这里生活的多数都是一些生活比较普通的寻常老百姓,也有为数不多的贫困户口,这里的人有做小买卖的有在外干活的也有坑蒙拐骗的。

    只因城中其他地方的房屋的价钱太过昂贵,导致很多百姓都居住在了城北的这个地方,这所谓的贫民窟也只不过是琅城之中有钱人口中的称谓,时间久了,这名号也渐渐的就这样传了下来。

    莫少寒随意的走在贫民窟的一个集市之中,不断的寻找着适合自己的目标,这时的天色已几近昏黄,集市之中来来往往的人也渐渐的多了起来。

    这集市之中几乎所有的买卖几乎都是柴米油盐之类的东西,稍微奢侈一些的东西都是很少的出现,与城中那些游玩赏乐的街道到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莫少寒就这么走在来往的人群之中,到是难有的感受到了几分普通人群之中的和谐之态。这个时候莫少寒看到前方的一个简陋的铁匠铺中只有一个**着上的中年汉子在那里叮叮当当的敲着什么。

    看到这里,莫少寒心想,或许自己这以后的工作,暂时是有了着落了。当下也不再迟疑,向着那简陋的铁匠铺便走了过去。

    走进铁匠铺,那土制的火炉中的浪便扑面而来。而那中年汉子似乎并没有感觉到莫少寒的到来,手里的锤子依旧不停的敲击在一把未完成的铁剑之上,头上的汗水不停的低落,可是却丝毫没有影响他专注的眼神,手中的锤子落下的速度也不变换了起来,似乎有着某种节奏和规律。

    莫少寒看到如此,当下也不敢打扰,便在一旁静静的等了起来。

    慢慢的听着中年汉子不停落下的锤子的声音,竟然也在其中感受到了几分不凡之处,心中更是暗暗的惊讶了起来。

    那中年汉子敲的入神,莫少寒在一旁看的入神,不知不觉,夜幕已经悄悄的来临,集市上来往的行人也相对稀少了起来。“叮!”又是一锤重重的落下,中年汉子缓缓的直起了那强壮的脊背。只见他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目光不由的转移到了一旁的小小的莫少寒上。

    感受到中年汉子目光中的凌厉,莫少寒在这个时候也不回过神来。中年汉子看着莫少寒小小的年纪目光之中竟然透漏着冰冷和淡漠心中不由的微微的惊讶起来,当下眉头一皱对这莫少寒道:“小乞丐,你在我这里看了这么长时间,是有什么事吗,我这里可没有馒头给你吃。”

    听着中年汉子浑厚的声音响起,莫少寒的脸色不惊不变,撩了下额前杂乱的长发说道:“大叔,我来这里并没有像你乞讨的意思,是我看你这铁铺之中似乎缺一个打杂帮忙的,我想在您这打个下手,我这上虽然有些脏乱,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干活可一定不含糊。我现在的样子是穷困了些,看起来是乞丐,可是这不代表我将来还会是这样,我看您打铁的手法也绝非普通的铁匠,若是能在你这里学到些东西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啊。”

    听到莫少寒的一番话,中年汉子心中的惊讶更甚了几分,看待莫少寒的目光也不多了几分凝重。

    想不到一个看上去如此不起眼的小小少年竟然能看出自己区别于他人的打铁手法,更令人赞叹的是莫少寒小小的年龄却有着常人都无法拥有的缜密的心思,还有那不畏艰难的意志,那必然是经历过诸多的磨难与挫折,也定非是普通之人。

    看着莫少寒坚定的目光,中年汉子心中也不起了几分才之心,可是也不能就这样被一个少年给唬住,当下眉头一凝,再次说道:“在我这里打杂帮忙可是要比一般的人苦的多,你一个小小的少年受到了吗。”

    “受的了,再重的苦,我都受的了。”莫少寒知道到了关键的时候,中年汉子是在考验自己,当下便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

    中年汉子听到莫少寒坚定的声音,眼神之中竟然透出了几分悲伤,而后重重的叹了口气道:“也罢,你暂时就留在这里让我看看你的表现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门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