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四节 解惑(下)

    就在海伦幸灾乐祸地调侃杰森的时候,重新扛起龙血武姬和小乞丐准备继续上路的杰森却是眉头紧皱,内心一片迷茫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迷路了!

    在这个被无聊的诸神以严格条件限制了的遗弃世界当中,任何一个小的疏忽都keneng造成不可挽回的灾难。现在,就是这样!

    杰森为了保护龙血武姬不被火线据点追杀,不得不脱离了兽潮随便找了一个方向一通狂奔,原本只要自己奔逃的路线不是蜿蜒曲折,那么杰森多多少少还能分辨出以火线据点为参照物,此刻自己的位置。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但是,就在刚才。几个紧随而来的小爬虫被杰森轻松拿下的同时,却给他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杰森举目眺望着四周,除了网格化的地板绵延到与天空中的云层相连,别无二致。在这景致枯燥、色彩单调的环境当中,给人一种随时都有keneng崩溃极其压抑的绝望感。

    “醒一醒!小伊万!能听到我讲话吗?”杰森不得不将全部希望押在这个自称是火线据点万事通上。

    “唔~啊~头好痛!”在一连窜的摇晃当中,伊万塔尔终于清醒了过来,刚才火线据点外如此残酷的战争场面,让他小小的心灵产生了极大的恐惧。在血横飞、肢体破碎的惨烈争斗中侥幸逃生的亲感受,并不如当初自己想象的那般容易忘记。

    “没事了!有我在你边,你永远是安全的。不过现在我们遇到一个相当棘手的事,你看之前有没有遇到过处理这种况的好办法。”杰森半蹲下来,双手托着伊万塔尔的肩膀,很是认真地望着他,希望能用自己的眼神让他镇定下来。

    “先生。什么况?”小伊万抓了抓本就毛发稀疏的大脑袋。

    “我们现在迷路了!有什么方法可以分辨方向么?你zhidao巨兽岛在什么位置么?”杰森心中忐忑地问到。

    “这个……keneng就真有点麻烦了。正常况下,因为你是从火线据点的圣光回响亡灵歌剧院出来的,那么在接待你的巡查使大人那里就会有与你的印记相匹配的标识,无论你是在这个游戏场中的任何位置,你都能感应得到,只要你寻着与你印记相应的标识位置前行。一定是能回到火线据点当中的。”伊万塔尔有些为难地说到。

    “是么?我怎么没有感受到一点什么特别之处?难道……”杰森想了想,突然有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于他的脑海当中。当时接待他的那个巡查使大人,就是那名须面老者,而在他被通缉之后,须面老者在督统府的哨塔里将那枚可以洞悉一切的“水晶球”送给了他。如果那名老者的行为是破坏了游戏场中的规则的话,很有keneng,那个须面老者已经被高层管理者发现,或者更有keneng已经因为自己陨落掉了。这就造成了他不能感受到与自己印记相符的标识位置,以至于不能定位自己的方向。

    杰森想到这里。脸色相当古怪,一股深深的负罪感和对须面老者的愧疚填满了他的心房。

    “你感受不到,是因为你现在已经从火线据点的合法玩家名单中除名了。你大闹歌剧院,击杀了两名灵魂歌者,已经是在据点中犯下了淊天大罪,火线据点当然容不得你。就算督统大人有意让你瞒天过海、蒙混过关,游戏场高层的巡独狩者大人也不会同意的。所以你现在只是被火线据点抛弃的一个流浪汉,一切都只能依靠自己在这贫瘠匮乏的位面中自生自灭。”伊万塔尔虽然在说出的话语中表达的是一种悲观、无奈的绪。但是他却没有动摇追随着杰森一起亡命天涯的信念。既然都事已至此,想要后悔。也只能是平添烦恼。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只能像没头的苍蝇一样乱闯乱窜了?巨兽岛你听说过么?”杰森虽然在询问小乞丐时有些惴惴不安,但当他得到了这个肯定的答案之后,反而内心平静了下来。既然自己都成了遗弃之物,任由自生自灭。那么现在他就可以完全地抛却束缚,天高地厚了。

    “那就别管了,随便找个方向先出发吧。等这个龙女醒过来之后,再问她也不迟。”杰森索放松了心态,再次扛起龙血武姬和小乞丐径直上路。反正自己随携带的食物和淡水存量富足。实在觉得无聊,就回雾月大陆去。

    就这样,杰森带着伊万塔尔和重伤昏迷的龙血武姬走走停停,不时跟伊万塔尔东拉西扯地聊着这个特殊位面的各种话题,不时还要给龙血武姬施展几次强效圣光术。

    几天下来,眼见着龙血武姬重伤创垂危的躯体逐渐稳定康复,却丝毫不见她有苏醒的迹象,这让杰森有些疑惑。

    在毫无目标的漫游当中,杰森终于有时间再次回到意识之海中,研究一下之前新出现的那些莫名其妙的数据变化了。

    “我都说了,你所有这些直观的数据应该是来自于那名须面老者给你的水晶球,其它的玩家应该是不会zhidao得这么详尽的。你不是也承认,那个小乞丐告诉过你,玩家们要融合印记的方式是需要缴纳筹码去督统府上通过特殊的手段才能成功吗?而你现在看看自己,击杀了玩家不用自己去夺取,他们的印记自动就被你收入囊中;拿到印记之后,也不需要别的条件,直接就能将印记融合到你自己的印记里。难道这些还不足以说明,你捡了个大便宜吗?所以,暂时就别再提什么要离开,要回家的想法了。好haode玩!玩得开心!玩出水平!”海伦公主静静地悬在金色湖面上,语重心长地教育着意志有些消沉的杰森,因为他们已经像个孤魂野鬼一般在这个网格化的地板上游了大半个月了。

    “可是如果一直分不清方向,或者说,我们正朝着与目的地相反的方向越行越远呢?”杰森还是有些消极。

    “哎呀!一个大男人这么婆婆妈妈-的。来,我告诉你一些这些天来我最新的研究成果。”海伦公主也不愿意在杰森的困惑中一直纠缠,连忙转移话题。

    “我查看了前阵子你击杀那几名低阶玩家的时,那些数据的变化,得出了一些大致的结论。当时你击杀两名铁质印记的玩家,扣减了你火线据点的声望5点;击杀了一名银质印记的玩家,扣减了你火线据点的声望10点。我想,这个声望值与你击杀玩家的等阶是有直接关系的,击杀的等阶越高,扣减的就越多。而最初,你火线据点的声望值是‘冷淡1000/3000’,应该是与你击杀了圣光回响亡灵歌剧院里的两名灵魂歌者有关系。每击杀一名,扣减你声望1000点。这后面的3000数值,应该表示的是你处于这个声望等级的上限,如果达到,就会提升声望等级。比如你达到‘冷淡3000/3000’,那么你应该就会升级成为‘友善0001/3000’。反之也是一样,你现在是‘冷淡980/3000’,如果前面的数值降为0,你的声望等级应该就会下降一级变成‘敌对3000/3000’。同样,你的个人声望那一栏的数值,也是一个道理。从字面上理解,你火线据点的声望低了,当然是变成了如今这种被人家拒绝、放逐的下场。个人声望的增减,keneng也是跟你平里所作所为有一定关系,至于到底你是选择臭名昭著,还是想威名远播,就是你自己的事了。其中的好坏,也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当时你击杀了那几名玩家,你的新手保护时间缩短了两个小时,估计就跟这个个人声望有莫大的干系。”海伦公主一边作着自己的分析,一边观察着杰森的表,希望他能产生点兴趣,改变他现在消极的状态。

    “你不在乎名声,我还在乎呢!任何人也不希望自己遗臭万年吧!你成天这么闲,你能不能告诉我阿佳妮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或者,帮我看看这个带着巨龙血脉的家伙怎么回事吧,我看他体都已经完好如初了,却一直醒不过来。”杰森听着海伦讲了一大堆,却怎么也不觉得那些数据与现在迷茫飘泊的自己有什么关系,还不如关心关心边的人来得实在。

    “特洛伊和阿佳妮的灵魂都是被你所信仰的圣光粗暴的涤过,当然想要恢复的时间会格外漫长。你面前这个红龙女子,我早就观察过了,她是恢复得bucuo,但是体内的巨龙精血却亏损严重,keneng是要等到她回到她口中所说的巨兽岛后,看有不有什么特殊的手段才能重新充盈起来吧。”海伦模棱两可地解释到,她实在不愿意与杰森讨论这些无聊的话题。

    “对了,我终于zhidao你的意识之海上为什么覆盖着层层迷雾了!你之前应该也见过你的意识之海上空,穿过迷雾后能见到的那条漆黑如墨的天河吧。我发现,所有抑制你精神力量的最终原因,就是因为它。这条天河散发着十分诡异的力量,阻碍了你精神力的成长,或者说是阻碍了你支配自己精神力的权利。并且……它似乎刻意地像一幕黑幔一般将你的意识之海与什么别的东西强行分隔开来……”海伦说出的话自己也不是那么确定,但是在她内心,却总觉得那幕黑幔的另一边,有着什么可怕的东西存在。

    “不好!快回到你的游戏场中去!我感觉到有什么危险接近了!”海伦突然惊呼起来,大声地提醒着刚刚陷入思索的杰森。(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