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节 大战将起

    沸腾的湖水让海伦心下大骇,这个家伙刚才还信誓旦旦地说自己心志坚韧如铁,而此时不过就因为自己的一句话,想起了之前的不愉快,就呈现出了一副暴走的姿态。

    不仅仅是金色的湖面,整个意识之海都出现了轻微的震动,杰森的镜像已经从意识之海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连窜机械的交错与金属摩擦的声音重重地轰击着杰森的耳膜,自己蜷缩的城墙角落也不时有片片尘埃落下,刚刚离开意识之海,恢复对体控制的杰森差点被后的震动摔出一个踉跄。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突然出现的变故让杰森有些不知所措,他本能地要远离墙角,远离这波震能量传来的核心区域。

    杰森一口气跑出百米开外,在他自认为到达相对安全的距离后,才疑惑重重地转过来回头望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一种铺天盖地的震撼与视觉上的冲击让他紧张中带点兴奋,恐惧中又满怀惊喜。

    火线据点中心处,督统府上连接天空云层的那道光柱此刻直径已经超过了百米,而据点上空的云层完全转化成了赤金之色,给人一种金戈铁马的杀伐味道。

    据点四面的城墙之上,不再是平常所见的垂直墙体,而是在近三十米高的墙体上如同树木的年轮一般一圈圈的支出了一个个弧形的平台。

    平台总体上分为了三层:

    最顶端一层,也就是城墙顶上,每隔几米就有一个大型的平台突兀其上,平台上摆放着一具类似于攻城用的巨型驽车样的金属器械。每个驽车前,都有数十个衣着重铠的守卫矗立一旁,守卫手中并不见佩戴何种武器。只有一面精致的小钢盾紧握手中。

    中间一层位于城墙二十米高的位置,是密密麻麻的小型平台,每个平台上都有三十名战士。站在最外围的十名战士手持几乎与高平行的重型塔盾,塔盾表面更是布满了尖刺,寒光闪烁。后面二十名战士都是手握弓驽,严阵以待。

    最下层的平台显得有些杂乱。大量的军士与将领汇聚于此。一台台装载着二十多米长,一米左右直径巨型金属长矛的石车被顶在了战阵的最前沿。石车之后居然还能看到很多衣着普通的平民也被安排在了平台后方,每个平民上背负着一根手腕粗细的麻绳,麻绳的一端还系着一个金属铁勾。更为奇怪的是,这些平民当中,居然还有小孩子!因为材的瘦弱,小孩子背负不起沉重的麻绳,却也是一个个手中提着一个空篮子。

    场面极为诡异!

    杰森多多少少也清楚一些火线据点如临大敌的原因,“兽潮”二字已经反复在他的脑海当中出现多次。但是让他最为疑惑的就是为什么涉及到据点生死存亡的这样一场恶仗,会有毫无战斗经验的平民也参与其中。

    任何一个杰出的指挥官都zhidao,两军交战一旦出现溃逃,士气低落,那将会引起战争的全面溃败。很显然,这些没有经过特殊训练的普通民众,在面临敌人巨大压力的时候,将是己方战阵的最大隐患。

    火线据点外空旷的战场没有任何可以借以隐蔽的掩体。杰森孤零零的影显得有些单调。就在他仔细打量进入临战状态的堡垒时,同样平台上的renmen也发现了他。

    “看!外面那个不知死活的白痴。不正是前两天一直被督统府通缉的家伙吗?”

    “是啊!真是个愚蠢的家伙,与督统府作对,最终只能落得这个下场。”

    “没有了据点力量的庇护,也只有化为那些野兽的粪便一途了。”

    “我们来打赌,看他能在兽潮当中撑多久!”

    “他应该是初次进入游戏场,还处新手保护状态当中的。至少他还能多活十几个小时!”

    “真为他感到悲哀!给自己的生命进行倒计时,亲眼见证自己的陨落。换作是我,我一定会疯掉的。”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当中,有嘲笑杰森无知的,有为他感到惋惜的。更有狮牙营的一众军士窃喜于心。唯独有一双大眼睛在为他隐隐地担忧,更是真心的祈祷他能在这场混乱当中存活下来小乞丐伊万塔尔那瘦小的影混迹在人群当中,因为紧张和对杰森的担忧,握着篮子的手心浸透得满满都是汗水。

    杰森倒是根本不zhidao别人对他的评价,现在的他完全都沉浸在了火线据点奇特的防御方式上面。这种据守的方式,比起以往雾月大陆上双方都派出骑兵在平原上对冲要来得复杂得多,而且看上去应该更加的高效和稳妥。防守一方借用了城堡坚固的优势,采用了大量的机械和多兵种的混合搭配,让来犯之敌举步维艰。

    “等回到莫萨之后,一定要给小地精多提提这个想法,将莫萨的核心城市也打造成这样固若金汤的战争堡垒。那么类似于之前纳迦如此轻易就入侵了科洛夫公国的案例就可以完全杜绝了!”杰森一边若有所思,一边喃喃地自语到。

    “嘶嘎”一声破空的尖啸打破了场面的宁静,巨大的影投到杰森所站的旷野上,将杰森的思绪拉回了眼前的现实中。

    一只翼展超过十米的大鸟从杰森头顶的空中掠过,似乎它的智慧也不低,看到火线据点城墙上严阵以待的军事力量之后,拉高形盘旋了一圈之后准备回折返。

    “快看!是翼手龙!!”

    “这回可真是遇上硬骨头了!麻烦不小!”

    “难道这次兽潮来的主要是亚龙一族吗?”

    “想必是这样的了!先锋部队用来侦察的就是翼手龙,后面的等阶就更高了!真的等到它们大军压境、兵临城下,这场恶仗还不zhidao要惨烈到何等程度!”

    “不会被破城了吧!我好害怕!”

    …………“嘭!!”…………“吱嘎嘎”

    一支赤红的巨箭,拖着长长的尾焰窜上了天空,一击洞穿了翼手龙的腹,翼手龙只来得及惨叫几声,就几个扑腾之后重重地摔落向地面。

    杰森也被这突然出现的霸道一击深深地震憾,刚才天空中出现的翼手龙少说也有十几米的体形,重达半吨以上。可是从火线据点城墙上出的那支巨箭,看上去丝毫不比翼手龙小上几分。这轻描淡写的一击,在杰森看来,怕是有魔导士级别的魔法师出手了。

    杰森也不多想,朝着翼手龙摔落的方向飞奔了过去,他倒想看看是什么样的魔法将这个庞然大物一击毙命的。

    突然,一个哄亮的声音从据点方向传了出来:“火线据点的子民们!大战在即,今天请你们拿出百倍的信心和必胜的信念来建立你们的功勋!无论我们将要面对的是巨龙,还是爬虫!它们的结局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我们面前永久地变成尘埃!!火线据点,屹立不倒!!”

    “吼!!屹立不倒!!”

    “吼!!屹立不倒!!”

    “是督统大人!!是督统大人!!督统大人与我们在一起!!”

    城墙上一阵欢呼和乱,一名大服便便的胖子站在了顶层的平台上,他旁的巨型驽车上空空如也,正是他刚才亲自控驽车下了前来挑衅的翼手龙。他就是近百年来火线据点权力与荣耀的象征督统大人古拉加什?酒桶!

    “将士们!我已备好美酒!我在督统府中静等你们胜利的消息!!”古拉加什很是豪气地拍了拍他臃肿的肚腩,转离去,他的后由始至终都有一名手提巨剑、衣着华丽铠甲的武士跟随着。

    杰森在奔跑的同时也注意到了城墙上所发生的一切,当他发现刚才的惊鸿一击不是由某个魔法师完成的之后,他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刚才出巨箭,击杀了翼手龙的那架驽车上。这种拥有魔导士级别全力一击的大杀器,消耗之后的能量补充,应该不会如此轻易的就重新装填完毕吧。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刚才一直守在驽车一旁拿着精钢小盾的守卫们并没有急于往驽车上装填新的箭矢。而是全都双手持着那面精钢小盾,将云层中映下来的赤红光芒通过盾面的反,汇集成一点,照在驽车车的一枚晶核上。

    天空中的云层如同有所感应一般,如小溪流水、如清泉涌现,不断地通过守卫的盾面将能量倾泻在驽车之上,几分钟之后,一柄全新的赤金巨箭重新凌驾于驽车车之上,骄傲地向外宣扬着它的存在。

    结合了自己之前使用斗气后得到及时补充的经验,杰森已经肯定了火线据点之中督统府上那个光柱一定是将附近云层中的能量转化为了利于这次战争的属,只是不zhidao这么个大的举措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杰森来到翼手龙的尸体面前微蹲了下来,他原想是打算看看刚才那柄巨箭给翼手龙造成的伤害好判断其威力,但是事的发展方向根本不是他所能掌握的。就像之前精灵女孩阿佳妮死亡时的形一样,翼手龙的尸体在这短短的数分钟时间内已经开始分解消散,原本坚硬的鳞片几乎就快包裹不住它的骨骸。

    地面轻微的震伴随着闷雷般的轰鸣,兽潮的先头部队与火线据点已经无限的接近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