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恶果

    杰森缓缓地向前走着,此刻内心起伏不定,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也许只是他的一厢愿罢了。他悄悄侧目望了一眼入口处的须面老者,发现老者正拿着水晶球把玩着,对他在歌剧院中的胡乱走动根本不在意,或者说歌剧院中并没有规定不许新来的玩家多次更换座位。

    犹豫再三,杰森选择了一个略微靠中的银质等级位置坐了下来。

    一股庞大的威压混杂着狂绪涌上心头,杰森奋力地提聚起斗气抗拒着无形的压力,周四侧不停地有细屑的金芒溢出体外炸裂开来。只见他额头与颈项上青筋暴跳,浑皮肤表面的毛孔更是有丝丝鲜血溢了出来。

    到了这个境地,杰森才知道这不同等级的考验对参与者的实力要求是何等的苛刻。最初刚到这里时的行为,自己仗着拥有一件神器,盲目自大地坐在了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是多么的可笑,居然自己还带上了一名基本上毫无实力可言的jīng灵妹子。

    这还是杰森拥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圣力重铸之躯,这个特殊的体质与歌剧院中用于给新进玩家定位的测试能量契合度堪称完美的况下,杰森才勉强能在无睱银质印记的座位上坚持着。

    杰森在极度痛苦中饱受煎熬,曾经哪怕是被魔蝎大帝洞穿了腹都不见得有现在折磨的十之一二。

    实际上,杰森现在就像是一件jīng致的容器,不停地有庞大的能量疯涌入体内。过往的经历让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体质每经历过一次圣光的洗礼就会更加强大几分,所以他倔强地决心即使现在痛苦万分,也要咬紧牙冠坚持下来。

    但是杰森还是低估了圣光回响亡灵歌剧院中神圣力量对他体灌注的速度。曾经他体所接受的神圣力量强度从未有今天这样庞大过,又加之当时都是有伤在,外来的神圣力量大多是用以修复自己的体创伤,只有相当少一部分残留下来强化他的体质。

    而现在,杰森体上并没有受过什么严重的创伤,之前消耗过度的神圣斗气也因在角落里沉浸自己的jīng神世界时得到了恢复。这般急功近利的行为。让杰森的体就像一个慢慢涨大的气球,不仅体内的斗气因为满溢不自的质化泄露,更是让他全血流如注。

    杰森这副惨淡的模样终于引起了歌剧院入口处须面老者的注意,老者很是玩味地看着苦苦支撑的杰森,嘴角居然扬起了微微的笑意:“真是个可的年轻生命,还真想看看你来到这里之后,能做出何等的成就。”

    “呜……哇……”一声痛苦的咆哮终于从饱受折磨的杰森口中呼啸而出,伴随着杰森的咆哮一柱金sè的火焰从他的体内猛烈地迸发出发,火焰波及了相邻两排的其它受考验者。许多坐在后排实力稍差的家伙顿时被沾染上的火星付之一炬。

    苍白的火焰在杰森的眼窝中熊熊地燃烧起来,一枚枚包裹着金边的深黑sè符文在杰森的背部隐隐成形。这些古怪的符文组成了一个诡异的图案在他的背上缓缓转动,死灵魔法那特有的**、绝望的气息一瞬间盖过了刚才还声势滔天的神圣力量,成为了歌剧院中此刻的主旋律。

    杰森在歌剧院中引起的突然变故也让刚才还对他还有些许期待的须面老者大吃一惊,他何曾想到这个被神圣外衣包裹的内心,居然还有一个向望黑暗的亡灵灵魂。

    圣光回响亡灵歌剧院的双重力量试炼,让杰森的体不仅仅是被神圣的力量疯狂灌注,另一边死亡颂唱者也在将他那丝毫不输于圣光咏叹家的死灵力量强行占据着这具完美的躯体。

    “呃……嘿……嘿……嘿……”杰森像是发疯般的怪笑起来。脸上再也看不到刚才的痛苦,双眼中的苍白火焰大盛。像是要燃烬他视线中所见到的一切。

    “这到底是怎么了?这名小家伙上怎么可能兼具了这两种根本不可能调和的力量?是他信仰的光明诸神打盹了吗?还是那名位面初创之神故意为之的恶作剧?”须面老者哪怕是再见多识广也不由得对杰森现在的状态产生了质疑。在他看来,杰森无疑是在玩火**,就算他能采用这种变态、疯狂的手段暂时获得不可思议的力量,却根本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然而,杰森的疯狂之举并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他居然再次站起来。满脸恐怖的邪恶笑容,朝着最前排正中间的位置走去。这正是他初次进入圣光回响亡灵歌剧院时,提着黄金圣盾所坐的座位。

    “他这是疯了吗?”须面老者看着杰森这种自杀式的行为有些动容了,他终于收起了那颗作壁上观、好戏连台的心态,拿出他的水晶球对着杰森仔细观察起来。

    经历了刚才这名全**的人类男了突然发难。原本就稀稀落落的歌剧院里更是没有其它任何一个位面的生命。很多实力欠缺的家伙,全都拥堵在歌剧院的出入口处坐等事态发展。

    杰森大大咧咧地来到了获取完美黄金符印的位置上,四仰八叉地坐了下来,两支手臂更是伸展开来,占据了旁两个位置。

    歌剧院中的异动也引起了出口处蓝脸老者的注意,他匆匆地走到须面老者旁小声地交流着什么。

    熊熊圣焰包裹的躯上更多的古怪符印正在成形,而圣焰的颜sè也由原本的金黄sè转变成苍白sè。杰森背部那个由诸多繁复的符文构筑的图案基本完成,更多的符文出现在了他的双臂、双肩以及口。

    “是符印战士吗?瞧瞧他上的铭文,跟我们那里好些**强悍的符印战士好相像!”

    “不!我看这家伙更像是某个化为人型的魔兽,他正在向更高一阶进化!”

    “他刚才上不是还燃烧着神圣的火焰么?怎么现在全部转化为骨火了?我知道了,他之前一定是某个位面的一名伟大的圣骑士,因为被他所信仰的神明遗弃,所以心灰意冷,现在弃明投暗,转投入黑暗主神的怀抱,成为了一名死亡骑士!”

    看到杰森上出现的诡异变化,又加上此刻他如此嚣张的行径,在一旁围观的各种生物不自的开始交流起来。他们不理解这个初临者哪里来的胆量在这庄严肃穆的歌剧院中胡闹,更不明白为何明明两位游戏监察使在一旁不予干涉。

    杰森很是享受地斜靠在沙发上,完全沉浸在了自己实力的畸形飞跃之中。

    “需要找巡狩者来么?这样下去,歌剧院中的秩序全毁了,上头责罚下来,我们如何承受得起?”蓝脸老者有些忧虑地看着须面老者。

    “这个失落界群的小家伙目前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你不觉得我们两个老家伙在这当看大门的如此多个纪元,太枯燥无味了么?等他闹,权且当是给我们解解闷。你想想近两个纪元以来,来到这里的实力强悍之辈要么就是心机沉重、行为极其谨慎,要么就是些大而化之、肤浅轻浮之徒,有多久没有出现一个能影响整个游乐场格局的家伙了?我对他倒是有些期待,他的存在,本就是一个谎言!”须面老者很是戏谑地看了一眼蓝脸老者,然后将手中的水晶球往他眼前一举。

    透过巴掌大的水晶球,映入蓝脸老者双瞳中的两个相互倒影的景象:一个是羽翼洁白全黄金铠甲手握炽巨剑的天使,一个是羽翼墨紫全黑雾缭绕手握水晶颅骨的恶魔。

    “什么!!不可能!!你是说这家伙是名堕落天使!!”蓝脸老者心下骇然,托着水晶球的手掌微微发抖,差一点将水晶球掉落在地上。

    “不要表现得这么一惊一乍的,我们可是还当着好些初临此地的新玩家的面,你不怕丢人现眼我还怕呢。”须面老者收回水晶球,用力地拍了一下须面老者的肩膀提醒到:“天使,他应该不是。你见过哪名由光明者神创造出来的天使是拥有自己dú lì主观的意识的?在他所处的失落界面群中,即使是有天使降临,也应该是肩负了主神的使命受到约束的。一旦被发现堕落,主神随便一个念头就能将其毁灭,根本不用发配到我们这里来。”

    “那他怎么会成现在这样?”蓝脸老者不解的追问。

    “我怀疑是他们那个失落界群的创始之神所特意为之!因为我之前就发现了这个小家伙上拥有一名位面初创之神的神格伴生神器,虽然是残破的,但是说不准那位受到重创的新生神坻就是刻意培养这名小家伙为他完成复仇之路呢?那么在他上出现任何匪夷所思的事都是正常的了!”须面老者悠悠而谈,相对于枯燥的看门任务来说,他习惯xìng地对所有初到此位面的新玩家进行脑补来打发时间。

    “你们到底要唱到什么时候?你们这种为我灌注力量的方式太过缓慢了!我看……不如就让我来帮帮你们!”突然浑燃烧着烈焰的杰森yīn阳怪气地朝着舞台上说了一句,然后两臂一挥……

    一道黑sè的迷雾从杰森右掌涌出缠绕上了舞台上方那名全黄金铠甲的褐发男子,另一副黄金锁链从杰森左掌抛出将舞台上那名亡灵女妖捆了个结结实实。一左一右,一金一黑,两条眼所见的链条被杰森死死地攥在手中……。)

    ps:  朋友们帮忙投几张推荐票,年纪大了,也不好意思说太多那些什么话。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