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好运

    杰森望着眼前静静悬浮的晶体,他不太确定是阿图纳尔真的陨落之后留下来的晶核,还是这仅仅是这个邪恶亡灵故意展现在他眼前的陷井。因为在他的常识之中,似乎只有高阶以上的魔兽体内才会凝结出魔晶,就像当初在风暴海湾击杀的那头大章鱼一样。

    任何一个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相当清楚,就算真的是阿图纳尔留下来的灵魂jīng华,但邪恶生物残留在自己体内的东西,终归让人不太放心。杰森犹豫了良久,还是决定冒险尝试一下,总好过在自己无知的况下坐以待毙。

    杰森缓缓地靠近了那枚晶体,小心翼翼地伸出指尖。晶体上苍白的火焰和弥散的黑烟依旧自我的纠缠着,对于杰森的到来没有出现任何的排斥,这个反应多多少少让杰森紧绷的心弦放松了一些。他大胆地更进了一步,指尖轻轻地触碰在晶体上……

    就在杰森的指尖接触到晶体的一瞬间,异象陡然而生。原本安静悬浮的晶体突然从内到外发出了高亮的白芒,随之并疯狂的旋转起来,还未等杰森作出任何应对,一声脆响,晶体爆裂开来,碎成了无数细微的粉末,扬扬洒洒地向下方金sè的湖面散落而去。

    “呃……啊……”原本安静蜷缩于歌剧院角落的杰森突然捂着脑袋,痛苦地痉挛起来,出于环境的特殊,他又害怕被其它强大的生物发现他的异样,杰森强迫着自己极力忍受这突如其来的痛苦。随之,刚刚发出的哀嚎转而又变成了积闷于咙头的呜咽……

    时间不会因为任何意志而停滞不前,杰森却在这份痛苦的折磨中分秒万年。

    歌剧院台上依旧是男女的重唱,台下依旧是迎来送往,这个枯燥沉闷的循环不知重复了多少遍。杰森终于将自己从莫名的剧痛中拉回现实稳定了下来。就在他缓缓抬起头的那一瞬间,似乎有丝丝苍白的火焰正从他的眼窝中渐渐褪去……

    杰森猛地将双掌平摊于眼前,反复地再三凝视,在确定自己双掌依旧是血丰满、筋络健全之后,终于深深地将压在口的那股闷气呼了出来:“还好,还好……”

    就在刚才。因杰森指尖的触碰,那枚阿图纳尔的灵魂jīng华汇聚成的晶体化为漫天亮白星屑跌落于金sè湖中的时候,杰森就已经发现了自己意识之海中的骤然剧变,凭借着他极其强大的jīng神力量勉强维护着意识的清明。

    同时,杰森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许多东西……有成片成段的记忆、有单纯盲目的感、有冰雪女神传承下来的强大冰霜系魔力、更有诸多强大的亡灵魔法知识和收割灵魂的战技。杰森骇然而醒,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难道这才是阿图纳尔用以吞噬自己灵魂、抹杀自己意识的真实手段。

    那落于金sè湖泊的星屑,每一缕就是一段尘封的历史。每一粒就是一部史诗的典籍!

    不劳而获的快感与利弊未卜的忧虑让杰森无助的彷徨着,对未知的恐惧和对庞大力量的渴望使得他内心充满了理xìng与侥幸的矛盾结合体。

    “暂时也考虑不到这么多了,出去再说!”杰森思索了片刻终无结果,而他下的座椅已经变得几乎透明起来并发出了丝丝抗拒的力量,杰森知道他不能继续呆在这里了。

    反复考虑之后,杰森准备随手将包裹在周的亚麻布撕扯下来,却在他的手指刚接触到布匹的时候,亚麻布居然诡异地化为了满地灰烬。更是在落下地板之后消散得无影无踪。

    这个小小的插曲原本并不太会让杰森感到吃惊,毕竟这歌剧院里充斥着的能量并不是这种雾月大陆所出产的低质布料能抵抗的。但是之后的发现。却不得不让杰森引起重视。

    这一次在观众席中的杰森与上一次不同,因为上一次杰森刚刚来到这里,不知道这圣光回响亡灵歌剧院中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危险,所以他死死地将自己的体掩护在那面连时空风暴都能抵御大半的黄金圣盾后面。而这一次,他选择了距离舞台上的歌颂者最远最偏的一个位置,感受到从上方带来的压力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再加上之前的遭遇更是让他明白为了不给自己自找麻烦。在这个弱强食的环境当中不能随意的将自己的宝贝拿出来显露。于是,杰森此次选择了完全依靠着自的力量在经受着歌剧院中双重能量的洗礼。

    这一次,全心纯粹地投入到圣光回响亡灵歌剧院的怀抱,却给杰森带来了一个匪夷所思又似乎理之中的后果。

    杰森体表一层淡金sè的神圣斗气隐隐激,而体内的神圣力量更是有一丝丝跃跃yù试、呼之yù出的征兆。在侧更是偶尔有一点点星尘般的斗气光华飘开去,随后爆裂开来。

    “这样的感觉是……”杰森不太确定地望向歌剧院舞台上两名不知疲倦的歌唱家,抱着好奇的探索心态走向了代表着铜质印记的座椅。

    刚一坐上去,杰森就感觉到压力陡增,虽然还不至于让他难以承受,但是要想像刚才坐在角落里那样排除杂念,安心的进入沉寂状态是完全不可能的了。

    与杰森想期望的一样,压力增大的同时,他的体也出现了明显的强烈反应。似乎他的体此刻想要脱离他的控制,尽的在享受这个过程。体表淡金sè的斗气光芒开始愈加的浓烈,一种极其愉悦与舒适的感觉传遍了全,甚至在杰森的内心中产生了一种渴望的冲动。

    “原来是这样,看来是没有错了。当初巴巴莎的治疗术能引起我体内神圣力量的共鸣,迈索尼牧师的苦修也同样让我受益颇多,我的体每一次经历圣光的洗礼,都会更强大几分。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圣力重铸之躯的秘密了。”杰森望着自己体上出现的异变,内心既有几分惊喜,又有几分担心,而更多的是一种期盼。

    他实在是太渴望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了!

    曾经是需要费多大的周章,通过多少的努力才有那么一两次机会接受高阶神职人员的圣光补益,而现在,就在不远处的舞台上,那个穿着整黄金铠甲的褐发男子正不知疲倦地挥霍着如此强大且纯净的神圣力量。

    这种暴殄天物的行径如何能让杰森这样一个一心向往圣光的追随者能视而不见,于是,他朝着代表着银质印记的位置挪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