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恶意

    很显然,亡灵女妖口中所说的山丘戈隆和魔獾并没有听懂她的调侃,只是各自发自本能的向着心灵契约感应到的方向赶去。

    两头原本争斗不休的魔兽居然同时朝着一个方向前进,这无疑让阿图纳尔更是肯定了有什么宝贝就在附近的想法。随后,她中止了想要偷袭这两头重伤濒死魔兽的想法,悄悄跟了上去。

    “啊~噗~咳!咳!咳!”就在冰霜女巫刚刚离去片刻,一支有些微微颤抖的胳膊从雪层下伸了出来。胡乱地拔弄一气之后,杰森终于勉强将半扇脑袋露了出来呼呼地喘着白雾。

    “呃啊,头疼得厉害。也不知道体是没有受伤,还是因为伤得太重没有了知觉。”杰森有些担忧地猜测。他原本以为自己从高空坠落,中途撞上那个水,估计会减缓一下自己急坠的势头,哪曾想到,那个看似柔和的水在与自己接触上的那一刹那,脑海中有一种被山岭巨人猛地敲了一闷棍的感觉。

    在最后与地面亲密接触那短短几息间,杰森居然昏迷了过去,意识中出现了断档。是的,至少他现在根本不知道原本在左臂上紧依的黄金圣盾,此时被他抛在了何处。

    杰森尝试着提聚斗气,可是他发现,自己虽然斗气没有因为坠落损耗太多,但是一聚力提积就头疼yù裂。于是,他不得不依靠体最原始的肌力量,挣扎着从雪堆中爬出来。

    在灌下了一瓶由克鲁尼亲自配制的治疗药水之后,杰森从空间盒子中取出了在蓝鳞龙人那里巧获的那冰鳞甲。既然不敢轻易地提聚斗气,那就别再因为雪原的低温被冻僵成冰雕了。

    阿图纳尔静静地跟随着两头重伤的魔兽在冰原上行进了数百米,她看到两头魔兽不顾自己的xìng命,在雪地上一路用自己鲜血浸染出的痕迹。她坚信会有重大的惊喜出现在自己眼前。

    渐渐地,阿图纳尔终于将一连串的事件联系了起来,因为两头魔兽誓死奔赴的地点,正是因为刚才杰森撞碎了那个光幕,而从中散落出来的那个yīn影之处。她已经没有耐心再跟在这两头要死不活的家伙后看他们蹒跚前行了,她决定自己飞上前去先一探究竟。

    苍白sè的亡灵骨火熊熊地燃烧在阿图纳尔的眼窝中。因为她透过迷茫的雪雾看到的是一副怪异荒诞的画面。

    即使是因为刚才杰森突如其来的撞击和高空zì yóu的落体,也没有改变两个无聊的家伙在这么一个恶劣环境中下棋的兴致。

    一名浑包裹在纯白薄纱长袍下的美丽女子和一名装容齐整的黑sè铠甲武士,端坐在一块由浮冰雕刻而成的棋盘面前,两人纹丝不动,棋盘中的棋子都还处于最原始的位置,似乎双方的棋局还并没有开始。然而,棋盘上双方的棋子颜sè却由黑白两sè不停地交替着,成了这幅画面中唯一看上去有那么一丝生气的景致。

    阿图纳尔好奇地观察了一小会儿,有些不太肯定地喃喃道:“难道不停转换地黑白子颜sè。是他们在争夺先手权吗?在这个鬼天气下呆了这么久,一步未落,就因为这么无聊的一个小问题?”她一边猜想着,一边静静地飘移到了全单薄白纱的女子旁。

    全神专注于棋盘的两位棋者似乎都没有发现亡灵女妖虚影的到来,白纱女子的睫毛上偶有晶莹的雪花凝结,旋而又在无形的微风中消散,始终全薄纱一尘不染。而她相向而坐的黑sè铠甲武者却没有那么怡然自得,至少在阿图纳尔看来。他黑sè铠甲上已经有一层薄薄的霜雪覆盖住了全

    远远的寒风中传来了声声喘息,笨重的躯压垮积雪的声响越来越近。阿图纳尔知道是冒死赶来的两头魔兽。她感觉场面有点滑稽,一个好奇与不屑的想法突然出现在她的意识当中。

    作为一个冰霜系的亡灵法师,就算没有实体,在这冰天雪地的优势环境当中阵列一些简单的冰系元素还是能办到的。于是,一支被凝结成形的冰晶骨手伸向了反复无常的棋盘当中。

    阿图纳尔并没有按照规则来办:“既然是恶作剧,那就索xìng干得彻底一些!”

    冰晶骨手冷漠地提起薄纱女子一方的皇后。然后悠然地悬在了黑武士一方的国王上方,再接着那么轻轻地……一敲!黑武士一方的国王居然就这样从棋盘中被撞了出去!!

    就在代表着国王的棋子被抛落出棋盘那一瞬间,整个雪原的上空居然风声大作,灰蓝的气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漏斗笼罩在整个山峰顶上,气温骤降。

    与这个诡异天灾相伴的是与布伦多争斗数月的那头强大魔獾居然转眼晶化爆体而亡。失掉国王的黑武士铠甲粉碎消湮,一头乌黑的长发脱离了头盔的束缚肆意飞扬,全**的**尽皆展现于亡灵女妖的眼前。这是一个美丽的女子,深黑sè如同夜空的双眸中尽是愤怒与不甘,她想要嘶吼,想要喝斥,但是却刚刚唇齿轻启就凝结成冰。

    只剩下对面一脸得意笑容的白纱女子,轻轻抬起了玉指,指尖星屑般的风暴瞬息成型:“你输了!海伦公主!这就是命运!”风暴随着白纱女子的轻弹shè入了**的女子躯体,紧接着将其晶化成粉末,融入到漫天纷飞的冰雪当中……

    阿图纳尔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这天地的剧变完全符合她苦苦追寻的梦想,猖獗、嚣张的冰系魔力元素混乱不堪地充斥在整个空间当中,一旦她掌握了这个位面冰系元素的力量,别说是找回自己的冰雪女神,自己封神晋位也不无可能!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也实在是太可了一些!

    冰霜女巫环顾四周,为自己的幸运叹服不已,就当她在看到刚刚被白纱女击散的黑发女子躯体方向时,发现了一件更令她兴奋的事

    在霜雪迷漫的碎屑半空,阿图纳尔那苍白的骨火观察到了刚才黑发女子因为对方作弊而意外陨落的灵魂。她不甘、愤怒、委屈、怨念地飘着,数千年来作为此位面巅峰实力新一代最杰出的代碑一,居然与死敌之间的争斗以此种方式完结,怎能让她屈服。

    阿图纳尔大喜过望,作为一个jīng神力庞大的亡灵法师,在没有找到合适的寄存体的况下,这种强大的新生灵魂,对自己实在是一个巨大的补益。她如同疯狂的恶狼一般扑向了那个黑武士女子的灵魂,将她猛地吸处到自己的颅骨之中。

    亡灵女妖这个卑劣的举动终于引起了白纱女子的注意,她原本就正在寻找海伦公主突然落败的原因,此时,她终于找到了真凶!

    “邪恶的亡灵生物!?即使我与海伦有着天敌般的仇恨,但是她的灵魂只属于这个位面间的万物,还没有沦落到被你肆意渎亵的地步!交出来!否则我将抹灭你在此世间承在过的一切痕迹!”白纱女子愤怒地站了起来,她的内心此刻已经惊涛骇浪,她不知道此位面在什么时候又有亡灵生物的存在。死灵的力量在污染位面元素秩序方面,可比得自己的死敌海伦恐怖得多。

    原本阿图纳尔意外捕获到一个纯净强大的灵魂就已经是有一夜暴富的感觉,此刻却突然发现又有了一个新的更加纯洁的灵魂在自己眼前叫嚣。而且,这个灵魂此刻正处极度虚弱的状态,这个如同在狮子面前挑衅的羊羔,如果她有实力办到她所吹嘘出来的话语,又何必跟自己多废口舌呢?

    阿图纳尔暂时放下了立即品尝颅骨中那个鲜美灵魂的念头,因为她发现了一个更加令她愉快向往的选项。那名白纱女子不仅拥有纯净、强大的灵魂,而且她此时的极度虚弱状态完全就是将她的灵魂与躯拱手相送。

    强大的灵魂、完美的寄体,有什么是比这更令阿图纳尔兴奋的呢?

    “冰雪女神真是太眷顾自己虔诚的子民了!如果再花时间找到此位面的伴生神器,那么我!就将是新一任的冰雪女神!!”阿图纳尔贪婪地想象着,这种疯狂、激进的想法将她受到亡灵力量影响的yù望无限倍的放大。

    “你刚才在说什么?我的小宝贝!要抹去我存在的痕迹吗?我倒是相当愿意的!从此之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怎么样?”阿图纳尔沙哑的声音听得白纱女子毛骨悚然,而更为可怕的是,在说完这段yīn冷对白的同时,亡灵女妖居然化为一道苍白火焰猛地向着白纱女子疾shè而来。

    “吼!吼!你这个肮脏的生物,休想靠近我的主人一步!”

    就在阿图纳尔化成的苍白火焰即将shè入白纱女子的眉心那一瞬间,一个庞大的yīn影隔断了阿图纳尔的去路。正是那名叫布伦多的山丘戈隆,他终于赶到了主人的边,急之下,也顾不得自己重伤濒危的处境,毅然地站在了自己主人的前。

    “愚蠢的低等生物!!也许你主人在全盛时期,我还畏惧她几分。而现在,她都任我鱼,你更是连爬虫都算不上!!”突然出现的山丘戈隆显然是惹恼了阿图纳尔,那支由冰晶凝结成的骨手诡异地从苍白火焰中伸出,直直地插入到布伦多硕大的独眼当中。

    下一秒,庞大的躯体倒了下去。布伦多那硕大的眼珠被骨手随意地扔到白纱女子脚下,眼珠中满是无尽的歉意与不舍,在风雪中渐渐褪去光泽,失去了灵xìng……(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