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困兽

    深沉、痛苦的低吼回在一个冰雪覆盖的平原上空,声音不算太大,但是其中有着道不出的悲凉之意。

    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能在这个冰雪平原南方的冰山一角之处发现一个两米多高的洞,沉重的喘息声和阵阵白雾正从洞中隐隐冒出。

    这是布伦多最近十天来,第三次躲进这个洞中苟延残喘般的呻吟了。

    随着一阵闷哼,布伦多咬紧牙冠从肋下狠狠地将一根粗壮的骨刺拔了出来,相伴而下的是棕褐sè的血液在几息之后,再次因为寒冷的气温凝结成冰疙瘩。这根骨刺有两米来长,从布伦多的肋下透体而入,并从腹后露了出来。即使以他魔兽中以自愈能力著称的天赋,也无法短时间内抚平其造成的创伤。

    然而,这仅仅是造成布伦多周诸多严重伤口中不足挂齿的一个。离他左膛心脏的位置两三厘米的地方,更是有一小截折断过的骨刺,还顽强地散发着幽蓝的光芒。他不敢轻易地将其拔出,此时的伤势,他没有信心在自己晕厥过去之后,还能醒转过来。

    布伦多愤恨地将刚才拔出的巨型骨刺猛地插入了洞内壁的冰墙上,此时他才发现,两三米高的冰墙上几乎布满了这种骨刺,从大到小密密麻麻,快没有了新到成员的位置。

    布伦多异常的悲愤,他已经记不清楚自己以亡命的方式多少次将那头可恶的豪猪剥离得体无完肤,可是当再次面对它的时候,这头防御力几近变态的家伙又是一布满了散发着幽蓝光芒的完整骨刺。

    这种以双方顽强生命力作为消耗基础的战斗模式已经进行了四个月,自从自己的主人与那头豪猪的主人开始博弈的那一刻起。

    此时的布伦多随着心灵契约的关系,愈加的感受到主人的状况已经岌岌可危,但是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尽力地与对方的魔宠殊死搏斗,希望借此对主人面对的那个死敌造成了一点连带负担,为主人多争取那一丝丝的胜算。

    布伦多也相当的清楚,每当与那头无耻的豪猪恶斗一场之后。双方都会很默契地在冰雪平原上各自退回自己的洞。因为他们都知道,一旦自己战死,那么此时的主人可能会因为心灵契约的关系受到反噬,立即落败。

    现在,双方的主人都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也许,下一次的战斗,他与那头豪猪都会战死在平原之上,但是布伦多坚信,自己一定要撑到对方断气之后再进入永恒的长眠。他誓言要再见到主人一眼。见到主人战胜了死敌。平安地存活下来。此后一统整个世界。

    布伦多鼓足了勇气怒吼着将口上的骨刺拔了出来,猛地从洞顶摘下了一大截冰棱摁在恐怖的伤口上,拼尽了最后的意志激发起再生的天赋,在淡淡流淌的褐sè光芒下肌体以眼可见的速度生长了起来。

    数个小时之后。布伦多终于感觉到力量稍稍地再次回到了体之中,却只听见洞口袭来的冰风之中伴随着那个熟悉又怨恨的尖鸣。是的,那头防御手段极其变态的豪猪每每都比他先从垂死的生命线上挣扎过来,再次向他发出了挑衅。

    布伦多咆哮着从冰中窜了出去,疯狂地锤击着地面以示回应,他誓言此次一定要拔光那头豪猪背上耐以嚣张的骨刺,并在主人的光幕前拧下它的脑袋。

    从洞中窜出的布伦多站直了子,粗壮得畸形的手臂矗立在冰面上,看上去像一头三米多高的巨号大猩猩。不过他浑没有一丝毛发,深褐sè的坚硬皮肤上布满了黑sè的短角,硕大的头颅上顶着一颗突兀的眼珠。此时他眼珠中别无其它,只有冰原北面小丘上的一只体型不输于他的大号豪猪。

    愤怒的咆哮和yīn冷的尖鸣混杂在风雪当中翻飞,不时有褐sè的鲜血与折断的骨刺从战团中飞出。两头强大的魔宠不约而同地将此次战斗视为了最终的决战,即使陨命于此也不再退缩分毫。

    “哇~呃~”一个包裹在金sè光芒中的影诡异地出现在了冰雪平原近千米的上空,伴随着这个家伙的呼吼,一窜窜金芒像是密集的箭雨shè向了更高的天空,只是瞬息间又停止了下来。

    杰森诧异地将手中的黄金圣盾移到了侧,原本以为会承受的强烈冲击并没有到来,自己的愤怒还击也漫无目的地消散开来。在轻微的晕眩之后,周的场景诡异地转换一新,突然发现自己正飘在一个巨大山峰的上空,放眼望去,四方极眺,除了绵延的万里雪山,不见他物。

    感觉到托扶自己体的气流正在迅速地消退,杰森瞬间惊骇万分:“见鬼!这要是摔下去,不死也得残了!”

    “哇哦!强烈且活跃的冰系元素波动,这真是个美妙的世界!看样子我跟你来这一趟,还真是来对了!”一个兴奋的声音在杰森耳边响起:“看呐!千里雪原,万里冰封,我死这个地方了!看看下面,这应该是个死火山口形成的冰雪平原,就这么一处小小的火山口平原就有数十平方公里的面积,在这个神奇的国度当中,一定能为我的主人找到强大的冰系神器!主人的觉醒指rì可待了!”

    “别他妈在这感叹了!快想想办法!”杰森抬头看到冰霜女巫阿图纳尔的虚影,急忙大呼求救。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现在没有实体,刚才为了帮你斩杀那几个小强盗,急之下将英灵守卫之心也消耗掉了。原本我看那个空间天空中充斥着死灵的力量,本来可以强行拘束为自己所用的,结果还没等我研究清楚那个空间的魔法元素序列,又被传送到这里来了。”冰霜女巫阿图纳尔摊开了双手,一副幸灾乐祸的语气。

    “现在总得做点什么!总不能让我掉下去摔死啊!!”杰森感觉到了体的下沉,惊慌的吼叫了起来,难道要指望下面的积雪够厚吗?

    “啊哈!可的年轻人!反正我是虚体,而且我会飞!!我现在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我打赌你摔不死!哇哦~出发了!!”阿图纳尔不再掩饰自己的兴奋心,竟然围绕着开始缓缓下坠的杰森翩翩飞舞了起来。

    “可恶!”杰森果断地接受了冰霜女巫所提的现实,猛地将黄金圣盾置于前,爆发出强大的神圣斗气准备与地面来一次亲密地接触。

    “嘿!快看!那下面有东西呢!好像有什么生物正在打架哦!”

    在呼啸的风声当中,杰森感受到自己冲向地面的速度越来越快,耳际恍惚地传来了阿图纳尔的声音。

    “好像是有什么生物在下面,不过我只看到一个小黑点!”杰森大喊道。

    “哈,不止一个,那个小黑点正跟一个霜白sè的家伙斗得正欢呢!”阿图纳尔戏谑到。

    “管他欢不欢,还是先保命再说!等我躲过这一劫,别想我再帮你!”杰森对于阿罗纳尔这种见死不救,反而有心看戏的行为大为恼火,于是口无遮拦地泄愤逞快。

    疾速下坠的杰森远远地望向地面,在矇眬中,他好像看到有一小块浮冰飘在空中,并且有一层薄薄的淡蓝sè光幕将浮冰笼罩在其中,就有点像曾经瓦琪大魔导施发出来的水魔法。

    “嘿,赌一把了!或许有救!”杰森也不犹豫,看着那水离自己下坠的轨迹不远,于是尽最大努力控制着神圣斗气宣泄的方向,并用黄金圣盾的盾面来改变空气的阻力,直直地朝着那个淡蓝sè的光幕撞了上去。

    “呯~喳~喳~喳”一阵阵脆响,杰森与那淡蓝sè水接触之后,包裹浮冰的光幕碎裂开来,里面的浮冰也被撞成了漫天冰渣,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烟波萦绕中随着杰森的影也飘向了地面。

    “啊!”在巨大的冲击力面前,杰森手中一个不稳,黄金圣盾在他撞向地面的一瞬间被他抛飞了出去,自己也在巨大的晕眩当中努力地维持着自己的意识,他必需尽快地控制自己的体,好检查是否受伤。只要自己不昏迷过去,凭借圣力重铸之躯的优势,应该很快就能从这场撞击中恢复过来。

    天空中突然传来的巨响让斗得正欢的布伦多惊愕不已,再接着看到自己主人所处的jīng神屏障受到了如此大的冲击,顿时如受重击。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明白这个位面还有什么生物胆敢偷袭自己的主人,要知道,与主人对决的死敌也在那jīng神屏障之中,敢这样做的家伙,无疑是得罪了此位面中最强大的两个存在。

    布伦多也来不及多想,他奋起一脚将自己与那头变态的豪猪分离出战团,他需要立即赶到主人边去,能算计到主人此时与死敌大战到最关键时刻来进行偷袭的家伙,一定是图谋已久,并且自命不凡。

    “哟!原来是山丘戈隆与魔獾在打斗,看来这个世界的实力基线还不低嘛!你们为什么在这亡命死战呢?难道是为了争夺什么宝贝?现在你们都几近濒亡,不介意我也参与进来玩玩?简直是越来越有趣了!”冰霜女巫飘浮在半空中,看着两个大家伙被摔下去的杰森搞得手忙脚乱,很是一副玩味的姿态。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