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节 标识

    在一张宽大的桌子后面,坐着一名皮肤深蓝,眉骨颇高的老者。他手中握着一本封面黝黑的书籍,不停地在上面比比划划,又不时地打量杰森与jing灵女孩子一眼。

    “失落界群,规则崩坏的微小型位面。居然还有生物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偷渡至此……如此不要命之人,我倒是相当佩服你的勇气。”蓝肤老者喃喃自语般朝着杰森说了几句。

    随后,两枚淡金sè的符文在老者挥手间形成。老者似乎稍稍地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放下书籍,站了起来。

    “你俩靠过来点,伸出你们的右手,掌背朝上。”老者双手分别托着那两枚淡金sè的符文命令到。

    “抱歉,请问这是要做什么?”杰森并不清楚老者的用意,在这陌生的世界当中,他格外的谨慎起来。

    “给你们有资格进入诸神游戏场的标识,只要将这枚符文铭印在你们的手背上,你们就可以在游戏场中ziyou地活动了。当然,如果某一天你们陨落在其中,我们作为管理者,也能第一时间知道地。”蓝肤老者平淡地说着,似乎陨落在游戏场中的各个位面的强大生物已经让他司空见惯了。

    “陨落!?这个……对我们有什么帮助吗?”。杰森虽然早已经有赶赴凶险的心理准备,可是陨落二字还是让他担忧焦虑。他指着老者手中的符文,追问了一句。

    “哦,看在你是私自闯入的况下,给你简单地普及一下手规则吧。每一名到此地的生物,都会先到刚才的圣光回响亡灵歌剧院当中,进行实力认证。也就是刚才你所见的,歌剧院的座位分成了四个区域。按你所涎生的位面俗称,你可以将它们理解成是金、银、铜、铁,四个等阶。在最前面两排座位通过审核,能获得金质符印;紧随其后的两排是银质符印的审核区域,以此类推。然后每排的座位,在最中间的一个位置通过审核。能够获得完美金质符印;向两边延伸开来,每四个位置分别是暇金质符印、上品金质符印、良品金质符印和残次金质符印。在通过审核之后,来到我这里,跟据不同的资质游戏者能获得标识。”蓝肤老者一边说,一边还在他后浮现出了各种等阶的符印图案以便杰森理解。

    “那么获得这些不同标识,有什么意义呢?刚才那位接待者告诉我们,是跟自己在游戏场中的收获密切相关的。”杰森有些明白歌剧院中位置的差异了。实力越是强大的,越能座在歌剧院的前排正中,受到的考验也就越强烈。获得的资质也就越高。自己运气还不错,仗着黄金圣盾的力量,轻轻松松捡了一个大便宜。

    “金、银、铜、铁的符印,代表着你在游戏场中猎杀怪物之后,掉落战利品的机。金质符印表示战利品掉落机率为百分之十,银质符印表示战利品掉落机率为百分之五,铜的百分之二,铁的百分之一。而同样等阶的符印。因为品阶的不同,在兑换游戏筹码的时候。也拥有不同的比例。完美品阶的符印表示你在兑换商那里能一比一地等价交换游戏筹码;暇品阶的符印的拥有者只能成功兑换来自己战利品的八成游戏筹码;上品的五成;良品两成;残次一成。”蓝肤老者微微一笑,显得有些神秘诡异。然后他仔细地盯着杰森观察起来,不再说话,也不急着将那枚淡金sè的符印标识在杰森上。

    杰森一见老者的奇怪表,顿时紧张起来,他有些手足措。他知道自己正面临着一个重大的考验。很明显,老者的讲述游戏规则的话语当中,有着极大的隐秘,如果此时不能成功在老者口中问出实,那么有可能在ri后的游戏场活动当中吃大亏。

    细细密密的汗珠出现在了杰森的两鬓。他的心思飞地旋转着,只是越是紧张,越是不得要领。

    “对不起!可不可以打扰一下!”就在杰森为了破解谜题焦头烂额的时候,他边那名巧可人的jing灵族少女带着她甜甜的声线插了一句。

    “当然可以,年轻的生命!你有什么疑问吗?”。蓝肤老者嘴角上扬,很是愉地答应了jing灵少女的请求。

    “我冒昧地请教一下,按照您老人家刚才的介绍。残次品阶的标识只能兑换一成的游戏筹码,那么先前的金、银、铜、铁等阶又有什么意义呢?哪怕金质符印的拥有者在猎杀游戏场中的怪物的得战利品的掉落机率为百分之百,可是他只能兑换来十分之一的游戏筹码。还不如要一个完美的银质符印来得划算,至少兑换的比例是一比一的。”jing灵少女瞪着她水灵灵的眸子,很是好奇地望着老者。似乎只要看到她的这副楚楚可怜的表,任谁也狠不下心来拒绝她的任何请求。

    “倒是个相当聪慧乖巧的孩子,真不知道你们的神坻为何会忍心将你抛弃到这里来。”老者没有急着回答,只是话语悠长的叹息了一句。

    “是啊!是啊!如此低额的回报率,哪怕是拿个完美铜质的符印,至少也是等价交换的啊。大不了,多猎杀一点怪物就行了。”杰森听到jing灵少女的提问,思考了小片刻,终于也醒悟了过来。

    “呵呵,你的反应可有点迟钝了。那么,我来稍稍地提示你们一下。在猎杀到战利品之后,正因为有品阶的划分,所以游戏者们不一定需要去兑换商那里换取游戏筹码的嘛。你们完全可以自己私下里交易,掉率高的玩家兑换比例低的话,将战利品直接找那些兑换比例高的玩家交易就行了。那些兑换比例高,猎杀怪物掉率却相当低的玩家,也很乐意与你们合作的。总得给那些实力差一些的玩家们,有一份生存的空间吧。所以,诸神游戏场也并不是太过于黑暗,任何生物都有离开这里,回到原本位面的希望。”蓝肤老者的语气变得铿锵有力,尽自己最大可能地鼓舞着杰森。

    “哦,原来是这样!看样子这里还是相当友善和睦的嘛,诸神都还算办事比较公平!那些战利品在这个位面,变相的成为了交易的货币了,呵呵。”杰森松了一口气,并讲出了战利品的本质。

    “小伙子,先不要高兴得太早!诸神并非真的是慈善家,给各个位面的巅峰存在或是渎神者一个ziyou交易的平台。来到这里的存在,很多是在某个位面实力成长到极限,甚至是威胁到拥有该位面信仰的神坻的高度。那么,这些神坻就将他们拘到这里来,让他们自生自灭!”蓝肤老者摇了摇头,像是在为那些天资卓著却又命运悲惨的存在抱怨不公。

    “您不是一直在说,这里是可以出去的么?那些高端的存在,只要尽量满足游戏场中的条件,再重获得ziyou就是了。何言自生自灭呢?”杰森有些迷惑,因为他听到老者的介绍,前后似乎有些矛盾。

    “哼哼!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刚才一直没有告诉你们,是怕一来就打击你们的生存yu望。这符印标识,是可以被抢夺的!一旦符印拥有者死亡,那么他的符印可以被后来者占有,强化到自己原本的符印当中去。虽然强化的效果微之甚微,但是累积起来,也可以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理论上,百分之百战利品的掉落,不是没有可能。”蓝肤老者一席话,说出了整个事件的真相,也就是最为残酷的地方。

    “被抢夺?强化?那岂不是有那些实力强大的存在,根本不需要出去猎杀战利品,只是杀人劫财就能坐收渔翁之利了?”杰森脸sè大变,一个巨大的危机感将他紧紧地包裹在其中。

    “当然!就比如你们这样的!实力弱小,却坐拥完美黄金标识的……肥硕羔羊!”蓝肤老者有些安抚,又有些奈地说到。

    “啊!简直是太糟糕了!我们出去之后,不仅要面对凶险的游戏项目,还要谨防有人在背后捅刀子!早知道是这样,我们应该找个不好不坏的位置坐下来就行了!”杰森捂着额头,为自己的草率后悔不已。他没想到的是,居然自己一时的逞能英雄救美,却是将这名jing灵女孩也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那我们现在可不可以不要这个符印标识了,给我一人一个铜质的就行了!”jing灵少女也是知道大事不妙,反应极。

    “当然不行!!”蓝肤老者语音未落,双手再次一扬。两枚淡金sè的符印瞬间就窜入了杰森与jing灵少女的掌背,然后略一回转,在他们手心里忽闪忽灭地显现出来。

    “啊!怎么可以这样!”jing灵少女一见手心里浮现出来的淡金sè符印标识,惊呼起来,下意识地不停搓揉。但是这种蠢笨的方式,怎么可能就真的摆脱掉诸神的意志。

    “孩子们!你们来到这里,就已经注定了自己的命运的走向!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祝你们好运!”蓝肤老者指了指出口,再次坐到大桌子后面闭目养神起来。

    “感谢您的关照!不论结局怎样,我永远会因今天的经历感激你们!”杰森也知道事不可逆,简单地说了一句后,牵着jing灵少女的手毅然地往外走去。

    “你叫什么名字?如果我们就此死去,至少我也不是拥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化为腐朽。”杰森刚刚走到门口,转张开双臂搂住了jing灵少女的纤腰,满怀歉意。

    “阿佳妮?蝶舞!”未完待续……)

    ps:近来事太多太杂,不稳定。抱歉。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