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节 作弊

    阿图纳尔生前其实是信仰冰雪女神的一名强大的冰霜女巫,但是在数千年之前,她突然感受到冰雪女神的神力正在急剧消退。冰雪女神的本体遭受重创,神格发生剧变。她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才感应到了冰雪女神的一丝神念分沉眠的位置。

    为了唤醒这屡分神,弄清楚真相,阿图纳尔不停地找寻着各种强大的血脉,以修复分神的创伤。

    很明显,拥有强大血脉的存在,同样代表了他们拥有着强大的实力。阿图纳尔在一次偷袭高阶冰系魔兽霜刃豹的时候,意外遭遇了变异霜刃豹群的围猎。

    当她凭借着自己强大的魔法实力逃出包围圈时,已经是负重伤、危在旦夕。于是她不得不前往亡灵帝国,请求亡灵女皇将她转生为巫妖,为自己的信仰而继续努力寻找冰雪女神的本体。

    在转生为亡灵这个漫长的岁月当中,阿罗纳尔轻视了死灵力量对她心志的影响。她开始变得偏执、极端、扭曲甚至盲目,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而不择手段、不惜代价。

    一个亡灵,却是坚定地信仰着她生前的冰雪女神。对于亡灵女皇来说,这是不能接受的,于是阿图纳尔被驱逐出了亡灵的乐土,四处游。她这个特殊的份和为之执着的信仰,使得她举步维艰,四处受挫。

    最终,阿图纳尔在智慧低劣、实力平平的钢鬃野猪人的领地中发现了一条极为稀有的冰寒属矿脉,于是她将冰雪女神的那缕分念带到这里,借以矿脉的力量滋养那缕分念以恢复她的实力。

    在这个过程中,阿图纳尔逐渐地奴役了野猪人一族,甚至将很多强壮的野猪人转化成半亡灵形态。并且,随着她自实力的成长,开始打造出一支由缝合怪、石像鬼之类组成的亡灵大军。

    可是,这些愚昧的野猪人的一次鲁莽的掠夺行动,将他们暴露在了正因为圣物被窃而怒火中烧的半人马眼前。依仗着自己种族强大的体优势,半人马酋长布兰德瓦登率领着部族中最精锐的战士冲入了这片由亡灵女巫控制的野猪人高地。

    阿图纳尔的计划毁于一旦,不得不冒险一搏。

    “你将你的契约条件讲来出来,人类!”阿图纳尔不再犹豫。

    杰森一见有得谈,于是掏出一滴活力四的水珠放在手心:“我的契约内容很简单,你也只需要跟着我念就行了!”杰森装模作样地手舞足蹈了一番,旁的亡灵女妖和半人马酋长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我以自己的灵魂和信仰起誓:仅要求人类杰森助我完成使命,除此之外尽力辅佐他,不怀二心,不图不轨。若有任何违背,必将魂飞魄散、信仰受渎。”杰森扭捏了半天,将手心的水滴对着亡灵女妖,示意她跟着起誓。

    阿图纳尔略微思索了一下,觉得这个人族小子的话语也没有什么问题。而且现在对方处于冰晶牢笼之中,也不怕他们耍出什么花样,于是就照着杰森的话说了一遍。

    阿图纳尔的话音刚落,杰森就大喝一声,然后将手中的水滴远远地扔向了一丛荆棘藤蔓之中。

    就在阿图纳尔和布兰德瓦登有些疑惑杰森的举动时,却突然发现那片落入“契约水滴”的荆棘藤蔓丛开始疯狂地生长起来。粗壮的藤蔓四处卷曲攀爬,瞬间就填满了半个峰顶的平台,紧接着,颜色由浅入深、由绿转褐,最终乌黑干枯,化为了焦碳般的死物。

    阿图纳尔和布兰德瓦登全都大吃一惊,没想到这看似平凡的水滴居然真的承载了如此庞大的诅咒力量。

    “这下你可以答应我的条件了吧?”亡灵女妖见状也不再留下退路。既然自己都承诺下了对方的誓约,那么眼前的人类也必需履行自己的契约。

    “我要怎么做?”杰森表现出一副相当满意的表

    “吞下它!”阿图纳尔伸出骨手,那枚雾气萦绕的黑色冰晶被递到了杰森眼前。

    “咕噜”一个吞咽,连阿图纳尔自己都未曾想到这个人类男子会如此爽快就完成了双方的契约仪式。

    “这下可以让我们出去了吧!?”杰森大声地问到,同样旁的布兰德瓦登也有些烦燥地呼吸急促起来。

    半人马酋长简直弄不清楚这个人族为何在面对亡灵时还这般自信,在自己没逃出牢笼之前,他是不会轻易放松对眼前亡灵的警惕。

    随着阿图纳尔的咒文逐渐完成,杰森与布兰德瓦登终于从融化开来的冰晶牢笼中挤了出来。

    “既然我们双方如今都有了契约在,那就叫自己的手下都停下来吧。不要再作无谓的牺牲了。”杰森出了冰晶牢笼,直接朝着耶戈他们跌落下山崖的位置跑去。

    从峰顶望下去,一片漆黑,隐隐约约能听到打斗的声音。

    “我们下去看看!!”半人马酋长示意杰森骑在他的背上,然后扬开四蹄沿着盘山小径狂奔而下。经过这几次生生死死,布兰德瓦登已经对杰森赋予了完全的信任。

    很快,阿图纳尔从峰顶就飘到了谷底提前制止住了双方继续的争斗。当杰森与半人马酋长赶到的时候,双方成员正各默默地退守在谷底的两侧,相互对峙着。

    杰森迅速地清点了一下人员伤亡况,自己的兽人小队里除了耶戈挂了点彩,其余两个都问题不大。半人马战士虽然全部伤痕累累,不过也都没有命之忧,看样子这剩下的这十来个半人马战士算得上是实力最为强悍的一批了。

    正当杰森准备宣布战争结束,双方可以各行其事的时候,一个尖细的声音从不远处的荆棘丛中传了出来:“呃~你们不准备再打下去了吗?我可以出来了吗?”

    随着这个尖细的声音颤抖的音调,一个眼睛突兀、耳鼻夸张的矮个子绿色丑八怪顶着个大脑袋从荆棘藤蔓后面转了出来。

    “地精!!??”

    “地精!!??”

    杰森和兽人小队的成员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个与自己关系亲密的犹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家伙。

    “啊!!太好了!!你们认识地精!!是啊!是啊!!我就是地精!!聪明伶俐、活泼可的小地精。”这个小地精鼓着个大眼睛,发现还是杰森这边看上去要和善一些,连忙一边卖着萌,一边往耶戈边靠这去。

    毕竟,在炎阳大陆这片土地上,所有智慧生物都知道兽人是这里的统治者。聪明的地精们与兽人帝国之间的往来,也是十分密切的。

    “你这个小家伙怎么会在钢鬃野猪人的领地里,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杰森对地精种族有相当的好感,于是很亲切的关心到。

    “哦!?是的!!是的!!一个!当然得是一个!!这里满地都是成堆的金币,这是我考察了很久才发现的。怎么可能让其它人知道!!”小地精一边说,一边从怀中掏出了一支毛茸茸的小动物。

    “好了!!暂时就这样吧!等我们先把这眼前的事处理掉再说吧!”杰森一听到这名小地精说这里满地都是成堆的金币,立马将这个敏感的话题强行打断。

    自从与小地精犹太深入接触过之后,杰森对于地精这个种族各种稀奇古怪的思维方式已经完全深信不疑。既然这里有的是金币,那么还是少人其它人知道的好。

    “我明白怎么做!!”阿图纳尔将手一挥,手中一柄法杖顶端的宝石散发出一阵高亮的白芒。在场的各种石像鬼、骷髅兵、缝合怪等亡灵生物,全都自行解体、分崩离析,化为阵阵淡淡的苍白雾气重新吸入到法杖顶端的宝石当中。

    “很好!!我会尽快找到适合你的寄附魔法物品,到时候你就可以脱离那副骸骨,由我带着你游历各个大陆找寻你想要的东西了。”杰森也看出了这个亡灵女妖的决心,看样子一个活了上千年的老变态,将要给他充当导游了。

    “我们有契约在,也不怕你失信。那我就在峰顶的‘苍白魂柱’等你,希望你抓紧时间,不要让我等得太久。”阿图纳尔说完,飘然而起,往之前她滞留的峰顶去了。

    “小地精,你既然能来到这里,也应该知道怎么出去了吧!现在你领路,我们先离开这个又脏又臭的地方再说。”杰森伸手将小地精一提,不由他有任何反对意见,就顺着谷底往外行去。

    刚刚还命悬一线的战局突然转为平静,这让半人马酋长布兰德瓦登内心相当的复杂。他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是他葬送了部族中近百半人马战士。另外又有些惊喜,他没想到眼前的这名承诺为其部族提供庇护的人类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和诡异的诅咒手段。

    “嘿!杰森!!你刚才与那个老巫婆签定的是什么样的契约?应该不是你说的那般简单吧,那些生命力极度顽强的荆棘藤蔓,居然因为你的诅咒瞬间就枯萎了!?”布兰德瓦登一边与大队缓缓前行,一边悄悄地挤到杰森边,心有余悸地问到。

    “哼哼!!”杰森坏坏地笑了笑,不置可否。

    任布兰德瓦登如何也想像不到,杰森其实哪里会什么契约和诅咒。他不过是将加速植物生长的“活水之源”扔进了荆棘藤蔓丛中,以“活水之源”提供的疯狂催生力量。这些区区的普通藤蔓植物,因为极速的生长,然后寿终正寝也不过是呼吸间的事。

    不过正因为让一个鲜活的生命如此迅速地就结束了一生,让亡灵女妖和半人马酋长都认为是因为受到诅咒的原因。

    杰森表悠闲地走在暗潮湿的谷底狭道上,不时装作无意间地打量下手中那枚雾气升腾的黑色冰晶。

    “区区指甲这么小一块的冰晶,倒是比矮人国王的麦酒要容易吞得多啊!”杰森有些轻蔑地低声喃喃了一句。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