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节 契约

    山体崩塌、碎石横飞。

    当亡灵女妖将各种生前意识强烈的灵魂注入到峰顶的平台之下后,整座山峰开始剧烈地运动起来。

    “快!快逃跑!!沿着山壁滑下去!!”杰森感受到了整座山峰似乎将要活过来一般,于是大声疾呼,提示着自己的为伴和半人马们迅速撤离。

    “没用的。在这整片高地之内,都是她的地盘。你们尽的逃跑吧,我将在你们的哭嚎中享受戮杀的乐趣!”亡灵女妖根本不在意四散奔逃的半人马,她胜券在握。

    在剧烈地颤动和山石的轰鸣声中,整座山峰从中开裂,分成了两半,一股冰寒之气瞬间笼罩住了整片战场。

    “你为什么唤醒我?!阿图纳尔!?如果不是因为你探索到了我本体最新的消息,你可知道打扰我的沉眠将会得到怎样的责罚!!”一个如同上千支管弦乐器合奏出的女声回在整个山腹当中。

    “伟大的主人!我找到了一点纯净强大的血脉供您剥夺,恢复实力!!”原本亡灵女妖飘浮在空中与杰森和布兰德瓦登对峙着,一听到这个威严的合弦声响起,连忙降到裂开的山峰之上。

    当亡灵女妖降落到山峰之上时,杰森和半人马酋长连忙提着兵器就冲了上去。

    “放肆!!”合弦的女声似乎因为杰森的举动有些被触怒。

    话音刚落,杰森与布兰德瓦登的四周空气一阵冰寒,凭空出现了两具冰晶牢笼,将他们分别关押在了其中。

    “纯净的血脉!?阿图纳尔?!难道你就是指的他们!?一个杂种!外加一只畜牲?”合弦的女音轻蔑中带着一丝怒意。

    “**才是……”杰森被关在牢笼中之后,简单的尝试了一下,发现这个冰晶牢笼的坚固程度似乎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当他听到那个合弦的女声如此辱骂他和半人马酋长之时,准备立即给予反击。但是还未等他将嘴边的脏话骂出口,却发现自己的唇舌完全被寒冰凝固住了,就连活动活动下颚都办不到。

    这个时候,杰森才来得及打量一下是什么样的存在让那个亡灵女妖都要毕恭毕敬地称之为主人。

    高耸崩裂的山峰之间,居然显现出一个女人的虚影。这个女人全雪白呈半透明状,在杰森眼前,超出峰顶的高度之后,只显露出了小半个子。按照这个女人虚影与整座山峰的比例,杰森估计这个女人至少有两百多米高。

    杰森与半人马酋长从来未见过如此庞大的生物,渺小的存在感终于让他们心里不再敢产生插话的勇气。

    “这名人族男子是修习的是纯正神圣的光明力量,对于修复主人之前的创伤应该有不小的助力吧!”亡灵女妖半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说。

    “纯正?你哪里看出他的力量纯正了?他虽然表面上受益于神圣力量,但是体内却蕴含着另一股更为庞大的野蛮荒芜的力量。而且,他的体,现在正努力地适应着另外一股力量,那就是死灵的力量。如此的混乱不堪,难道不应该称他一句‘杂种’?而另外一个,被区区半神都遗弃了的血脉,与蓄牲又有何异?”合弦的女声说出了令杰森与半人马酋长都为之惊讶的话。

    这个女人如此轻易地就看穿了杰森的力量构成,而且将半人马的半神级先祖说得不值一提。这将会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死灵的力量?怎么可能!!既然你也看出了他是修习过神圣的光明力量的,为何他的体还能包容住与之相悖的死亡力量!”亡灵女妖已经惊愕得不能抑制住自己的绪,居然敢当面质疑她主人的权威。

    “他不仅力量的组成杂乱混沌,而且血脉当中含有剧毒!我赐予你的那条邪血哈氏,是随你一同阵亡了吗?”雪白的女人虚影转过目光,仔细地观察起杰森来。

    “是的!主人!不过我将它也转生为亡灵了。但是在不久之前,应该是被这几个可恶的家伙给斩杀了。”亡灵女妖跪伏于地,请求主人的责罚。

    “他应该是将邪血哈氏的晶核用某种方法融入到了自己的血脉之中,以后无论是生物毒素,还是魔力毒素在他上的效果都将收效甚微。看在你为了继续履行未完成的使命,愿将战死的躯体重生为亡灵的份上,此次我就不再责怪于你了。以后除了探寻到了我本体的消息外,找到极寒属的血脉再拿来献给我吧。这座山腹之下有一条极其罕见的玄冰寒铁矿脉,对我伤势的恢复也是极为有利的,尽量不要让更多的生物来到这里。”合弦的女声原谅了亡灵女妖的草率,并作了一些细节的安排,似乎懒得对杰森几人出手。在她亲手创造的冰晶牢笼之中,这些卑微的存在只能静候死亡的来临。

    “呜噜呜噜~呜噜噜噜~”搓揉了半天,杰森终于用斗气将口中的冰块融化掉了,他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舌头还是不听使唤。

    轰鸣声中,分裂的山体再次出现了合拢的趋势,巨大的女人虚影也渐渐模糊起来。

    “既然你们得知了主人的秘密,那么就只能永久地沉眠于此了。我会将你们逃走的伙伴们全都猎杀干净的!”亡灵女妖见到自己的主人并没有因为她的鲁莽而责罚于她,心中大定。

    “你这亡灵之躯如何能游历于各个大陆为你的主人寻找极寒属的血脉?怕是你还没有离开炎阳大陆的范围,就被各大种族的联军围剿了!”杰森尝试了半天,好歹是缓了过来。

    “我如何完成使命与你无关,再不济,也好过你沉眠于此,连转为亡灵的机会都没有的好。”女妖讥讽了一句,她也懒得与杰森多浪费时间,起往山崖下飘去。

    “或许我能帮得上你呢!?我可知道大量拥有极寒血脉存在的领地所在。狂蟒雪原的冰鳞兽血脉,也不知道你的主人瞧不瞧得上眼。”杰森连哄带骗,总得想办法先把自己弄出去。

    原本准备去追杀刚刚逃跑的半人马战士的女妖在听到狂蟒雪原时,停顿了一下。

    杰森抓住机会趁势追击:“你看!我这有一蓝鳞龙人的鳞片所打造而成的冰鳞甲,其冰寒的属总瞒不过你的双眼吧!”

    亡灵女妖终于被杰森的举动吸引了注意,她缓缓地降到囚杰森的冰晶牢笼旁边,仔细地观察着杰森手中的一对护腕。

    该护腕明显是由某种生物的鳞片打造而成的,上面不时有幽幽的蓝晕闪过,强烈的冰寒气息让亡灵女妖有着十分亲切的感觉。

    “的确是由某种强大的冰霜系魔兽上的鳞片打造而成的,不过是不是你所说的冰鳞兽还需要细致考证一下。”亡灵女妖伸出了骨手,示意杰森将护腕交给她仔细看看。

    杰森一直引半天,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哪肯如此简单的就将自己的筹码交到对手手上。

    “这整冰鳞甲交给你慢慢研究都不成问题,但是你得先放我们出去!”杰森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哼!放你出来?放出来之后,我可没有本事再将你控制住。到时候又怎么去找寻你口中的冰系魔兽?就算你出来之后没有实力击杀我,可是你要逃跑,我也拿你没有任何办法。”亡灵女妖阿图纳尔显然完全传承了生前的智慧,一点不为杰森的条件所动。

    “那要怎么样才能让你相信我呢?”杰森继续努力与对方沟通。

    “接受我的诅咒,与我签订契约!你承诺助我不停地找寻强大的冰霜系血脉,直到主人的实力完全恢复。最终我要找寻到主人的本体完成使命,诅咒自行解除、契约中止。否则,你将被我汲取灵魂,转为毫无意识和智慧的亡灵丧尸。”亡灵女妖指尖升起团团浓郁的冰雾,逐渐,一块指甲大小的黑色冰晶凭空形成。

    随着女妖的咒文和指尖的飞舞,冰晶上一排排奇怪的符印显现了出来,这就是她口中的契约了。

    “似乎这会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啊!如此沉重的负担和责任,不能完成还会付出极大的代价。我这样拿灵魂当承诺,助你完成使命?对于我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杰森露出了一副无赖模样,继续坐地还价。

    苍白的火焰在亡灵女妖的眼眶中忽闪忽灭,似乎她也在飞速地思考着其中的利弊。

    “在你帮助我完成使命期间,我会尽力保证你的安全。在你需要我的力量时,我会在自己的能力范畴之内为你提供最大的助臂。”片刻之后,亡灵女妖斩钉截铁地说到。

    实际上,这名亡灵女妖阿图纳尔也是棋走险招、破釜沉舟。以她目前的亡灵之,在完成使命的过程当中的确有很多不便之处。

    “我不懂魔法,也不清楚你所刻画的契约是否真的如你所说的一样。万一你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我岂不是任你鱼?”杰森倒是没有因为女妖的妥协而被暗喜冲昏了头脑。

    “那你有又什么要求?”阿图纳尔终于听懂了杰森的言外之意,索开门见山地直接询问。

    “我也弄个契约什么的,你也签签!?”杰森嘻皮笑脸地说。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