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惨烈

    巨型蜈蚣邪血哈氏露出地表的十几对触肢同时一挥,顿时整个大厅中迷雾缭绕,灰暗一片,隐约模糊之中似乎有一阵阵小型龙卷混沌其中,在呼啸的风声中竟然有断断续续的亡灵幽魂哭嚎传出。高速

    “妈的!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的百兽图会被轻易腐蚀掉了!这支邪血哈氏根本就已经不是活物了,它只是保留了生前强大天赋技能的亡灵生物。我们运气还真***好啊,居然遇上了亡灵形态的邪血哈氏!会死灵技能的剧毒蜈蚣……很好笑吧!”巨魔巫师一边自嘲,一边开始布置起其它属xing的图腾来。

    一听是亡灵生物,杰森心中一阵慌乱。他一直听说亡灵生物都很是邪恶强大,但是又未亲自遭遇过,这神圣系的光明斗气对亡灵是否真的有克制作用在他那里也没得到过印证。

    杰森将斗气外放出体外达一尺之厚,手中一柄jing钢战枪突兀前伸,枪尖上甚至偶尔会爆裂出耀眼的光华。像是为了给杰森面对亡灵生物展现出的勇气加以奖赏,那些弥漫在大厅中的灰暗雾气和小型龙卷果真如典籍中记载的一样,都不敢靠近杰森的斗气光华分毫。

    一见杰森的神圣力量对眼前的亡灵生物有压制效果,耶戈多少也平静了下来。只见他长刀一挥,嗖嗖几道火焰刀刃从他的手中就奔袭出去,在昏暗的大厅中划出一道艳红的轨迹直奔大厅zhongyāng的巨大蜈蚣影。

    在炎阳大陆的生物绝大多数都还处于蒙昧知的状态,不要提修习神圣力量了。而这头巨型的亡灵邪血哈氏今天居然碰巧遇上了与自己力量相克的角sè,顿时就勃然大怒。这神圣力量能克制住死灵力量,反之,死灵力量同样对神圣力量起到压制作用,这都是要看双方谁的绝对实力要为强大一些。

    邪血哈氏正在用它有限的智慧分析着这一切的时候,突然发现有数道火焰刀弧朝自己汹汹袭来,是将它彻底激怒。数道黑sè龙卷包围住了疾速前进的刀焰,几个闪动之后,将刀焰熄灭在了自己的怀抱之中,然后转奔向了制造这些刀焰的罪魁祸首耶戈。

    耶戈显然刚刚也是试探xing的攻击一番,现在见到大敌来袭,是打起了十二分jing神,一声暴喝之后,浑居然有艳红sè的斗气一闪而过。他手中的长柄大刀燃烧起了熊熊的火焰,偶而还会喷shè出几道炽炎,将他前的一小块范围都形成一片火海,阻隔着那些幽魂生物的接近。

    巨魔巫师针对亡灵生物所布置的图腾终于也完成了,一根黄黑sè的图腾闪烁着微弱的烛光照shè在杰森等人的上,居然让他们的绪平静了一些,让他们的意识当中不再出现因为对亡灵生物的恐惧而涌现出各种冲动疯狂的想法。另一根艳红的图腾上是出现了一条吐着蛇信的眼镜蛇虚影,不停地将一道道火焰蛇信喷shè到迷雾当中。

    牛头人德鲁伊面对邪恶的亡灵也不敢鲁莽冲动,他放弃了一贯拿手的变后近距离搏的战术,而是本能地用躯将巨魔巫师挡在后,念出一段段很是生涩拗口的咒文,用他十分不擅长魔法偶尔象征xing地攻击一下。

    杰森也终于在刚才的慌乱中缓过了劲来,他发现自己的几名同伴虽然拿对面那头大蜈蚣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但照目前的局势来看,自保还是做得到。于是他也索xing放开了胆子,决定上前试探一下这头大蜈蚣的真正实力。

    杰森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默默地歌颂着父神的光辉,祈祷着慈正义的光明诸神能在为他战胜邪恶时赐予超越自极限的力量。

    自从杰森逐渐掌握了修习神圣力量的要领,又经过圣骑士团长帕拉丁的指点之后,他已经能将自己积蓄的斗气自如地运转挥洒,而这种还需要祈祷与念颂的提聚力量的方式,自然就渐渐被他摒弃,可是如今在面对实力强大的邪恶存在时,杰森不得不慎重地选择了向父神祷告,以临时获取为庞大力量的极限方式。

    溢出体外的神圣斗气逐渐产生了变化,在它们的最外围已经形成了眼可见的炽火焰。突然,神圣的火焰一个流转,脱离了杰森的斗气范畴,围绕着他的躯高速飞旋起来。紧接着,又有的圣焰在杰森的斗气边缘形成,一旦成型之后又再次脱离开来,继续围着他翻转飞舞。

    这个诡异的场景一直持续了数分钟,直到杰森的躯几乎整个都笼罩在了流转翩飞的圣焰之中,杰森才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但是眼前的一幕,几乎让他将刚刚汇聚起来的庞大神圣力量又因为心绪的波动而维系不稳溃散掉。

    巨魔巫师用图腾形成的碧绿光幕早已消散殆尽,耶戈和笨牛浑yu血、千疮百孔,面sè是一片黑青,上的每一条创口表面正有灰暗的雾气缓慢涌动,大有弥散到全的趋势。巨魔巫师正不停地用治疗波反复涤着他们的躯,清毒图腾也不停地闪烁着光华为他们清理着体内的毒素。然而,这一切显得是那么的徒劳意。

    耶戈和笨牛完全凭借着强悍的体魄和不屈的意志在咬紧牙冠地坚持着,就连躲在他们后焦急万分的巨魔巫师也只是尽自己最大努力在帮助他们减缓着痛苦侵噬的过程。他们面临绝境都未曾发出一点声音;他们明白杰森正在为战胜眼前的邪恶汇聚着力量;他们愿默默地承受着限接近死亡的痛苦,也不愿在这关键时刻打扰杰森分毫。

    杰森明白自己边这几名单纯的同伴作出这番举动的意义,悲怆的低吼从杰森的喉头喝出。他紧握着手中的战枪,燃烧着灸烈圣焰的躯猛地投入到那片昏暗的迷雾当中。

    如同在黎明中升起的朝阳,迷雾中的金黄影愈发的明亮起来,象征着纯洁光明的神圣力量不停地在迷雾当中左冲右突,尽可能地将所遇见的死灵幽魂燃烧殆尽。

    巨型邪血蜈蚣在压制住了耶戈等人之后,终于也腾出空来专注地对付眼前这个难缠的对手。他喷出的毒雾和酸液根本不能接近杰森的斗气光焰分毫,大厅中弥散的雾气也在杰森不停地消耗当中逐渐稀薄起来。

    “咕~嘎~”的一声怪叫响起,杰森感觉到自己脚下的地面颤抖了起来,数百根类似于蜈蚣触肢的尖刺从地底冒起,直接将杰森穿刺上了半空。紧接着,巨型蜈蚣头颅向前一伸,一口将杰森咬在齿间,就像之前吞噬嗜血荆棘一样,大肆地咀嚼起来。

    杰森显然对这突然而来的袭击方式并未作好准备,在被扑咬的时候,居然将战枪横置在了巨型蜈蚣的齿间。随着金属扭曲、弯折的声音响起,连同杰森紧握战枪的整条右臂也在利齿的咬合之间化为了碎骨残渣。

    在巨型蜈蚣的口中,整个躯的受困已经让杰森处于极大的被动之中,幸得刚才因为祈祷而形成的圣焰护罩还在苦苦地支撑着保护住了杰森的重要部位。

    同样,邪血哈氏蜈蚣也因为这块难啃的骨头受尽了苦头,纵然他的毒牙在他转生为亡灵之后被强化了数倍,可是用来对付专门克制死灵力量的光明圣焰还是稍显疲软。他汇积了所有的毒素和死灵力量集中在口中的这副躯之上,只要围绕在他躯上的这道圣焰屏障击溃,就胜券在握了。

    杰森腹背受敌,肢体受到腐蚀的程度越来越高,他明白这样继续下去定然要陨落在此。于是他孤注一掷地将所有力量集中在了体表的圣焰之上,然后猛然地爆炸开来。

    巨型蜈蚣被这纯净的圣焰积蓄出的庞大力量引发的爆炸伤得不轻。只见其露出体表的半截子腐横飞、毒牙崩坏,摇摇晃晃中大有跌入坑洞中的架势。

    杰森奋力一踹,终于脱离了巨型蜈蚣的齿间,回到了大厅的地面上。不过他此时的状况也相当堪忧,一条右臂完全消失,腹间尽是两指宽的窟窿,往外冒着乌黑的血液。

    杰森忍受着深入心肺的痛楚和意识上的几近模糊,用左手强撑着体站了起来。他踉跄着走向自己的伙伴们,他担心着耶戈与笨牛可能会在此地丢掉xing命。

    果然如同杰森所担心的一样,此时耶戈与笨牛已经躺倒在自己体内浸出的大片乌黑血泊当中,巨魔巫师已经腾不出空间来施以援手。因为最初从嗜血荆棘中涌出的类似蚂蚁般的虫群,正追寻着乌黑血液所散发出的恶臭疯涌着向耶戈和笨牛推进着。巨魔巫师不得不在他们躺倒的四周布满了各式各样的圈腾,频繁地闪耀着烈焰光环不让虫群靠近自己的同伴。

    当巨魔巫师见到面目全非的杰森摇晃着来到旁时,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目光毅然地念颂起一段咒文来。咒文急促而简短,在杰森昏沉的意识之海中,都能听出里面包蕴着的尽是炽、癫狂的意寓。

    在咒文骤然停止的一瞬间,巨魔巫师双手凌空一扬,只见三道血红的光芒闪电般窜出。耶戈、笨牛、獠牙三人躯突然膨胀了一大圈,双目一片血红,原本濒临死亡的耶戈和笨牛居然恢复了大部分的意识,挣扎着爬了起来。

    “嗜血术!”杰森虽然没有受到巨魔巫师的法术影响,但多多少少也振奋了一点他的士气。不过他内心也相当清楚,这是巨魔巫师能为几个同伴所作的最后垂死挣扎,这种激发他们内体生命潜能极限的手段,将在这个法术持续的短短数分钟时间内,耗尽他们最后一点生命力。当嗜血术的效果一旦消退,那么就是耶戈与笨牛的死期。

    这是一种最为痛苦的奈,杰森经历过太多,他再次体会到生命的渺小和命运的常。每一次见到自己边亲密的同伴在自己眼前静静离去,他都将这些罪责背负在自己内心深处,他要为这些罪责找到他自认为最合理的救赎方式……

    “咕~嘎~”又是一声怪叫响起,巨型蜈蚣的影再次猛地出现在了杰森的头顶,这一次它并没有与这个该死的人类多作纠缠,直接张口扬头,将杰森吞入了腹中。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