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节 追执

    “残疾?金属手杖!金属手杖!!那个男子有告诉你他叫什么没有?他是不是叫多米雷克!”杰森听到碧昂斯最后说的那句话时,整个脑海中忽然像是响起了一乍惊雷。

    腿有残废,右手握着金属手杖,那不就是多米雷克么?而且最初与多米雷克相遇,在他庄园上逗留的那段时间里,多米雷克也亲自与杰森几个小家伙说过,自己是因为在圣罗曼受到迫害,然后悄悄隐居在喀诺达森林当中的。

    然后当多米雷克与巴蒂斯特相遇之后,两人直接就剑拔弩张、大打出手,也就是因为说什么为了个什么团长大人的事意见不合。

    再从多米雷克初次与杰森见面,就大方的将一枚空间戒子送给了杰森。这令人匪夷所思的举动,之前几个小家伙全都认为是杰森在走狗屎运。现在结合起这些历史背景,看样子多米雷克所做的一切都是事出有因了。

    “多米雷克!!你瞒得我好辛苦啊!!”杰森看了看一脸茫然的碧昂斯祖母,心里也知道多米雷克当初送他到孤儿院时,肯定不会留下自己的真名,也就直接忽略不论了。

    “祖母大人,我想我在落溪镇呆不了多长时间了,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需要去证实一下。您就好好地安心在这里休养吧,等我回到莫萨公国之后,我会安排人给您送来上等的食材和药物的。巴巴莎的事,我在这向您郑重地承诺,一定会将她找回来。”杰森站起来,轻轻地拥吻了一下老人的额头,也不等碧昂斯的回应,转离开了小木楼。

    杰森刚刚离开碧昂斯的小木楼,还未走出农场的范围,一个稚嫩的声音就将他叫住了:“杰森哥哥!杰森哥哥!等一等,祖母大人有件东西要交给你。”一个十来岁出头的小男孩匆匆地在杰森后不远处追来。

    杰森转过头去,听见说碧昂斯有东西交给自己,以为是碧昂斯想起了有什么随他一同送往孤儿院的信物要交还给他。于是驻下脚步,很是期待地望着匆匆跑来的男孩子。

    小男孩飞快地来到杰森的面前,将一个轻巧的包裹交到杰森手上,还未等杰森问上一句,就转又飞快地跑开了。

    杰森觉得东西入手很轻,似乎也不像有多么贵重的样子,于是满心好奇的将包裹打开来。一本有些略微泛黄的羊皮书籍呈现在他的眼前,书的封面上写着四个朴素的大字“流沙之战”。

    书中详细地讲述了在二十年前各个大陆上的智慧种族联合起来,一起前往沙漠深处围剿异种虫族的历史战役。书中不仅仅围着时间轴记录了整个战役的起止,还分析了当时投入战役当中各个种族的兵种配置和人员数量。在最后并按传纪的方式,分别简要的描述了一下在那场惨烈的战役中各大种族英雄人物的光辉事迹。

    这段尘封的历史以此种特殊的形式进入到杰森的视野当中,比起之前他在帝国皇家图书馆查阅的史料都要详细数十倍。杰森几乎可以确定,这些匪夷所思的故事,都确切的与自己的世息息相关。

    那么,喀诺达雨林之行,就迫在眉睫了。

    杰森不再在落溪镇多作停留,原本准备在镇上布下公告,游说自己的乡亲们前往莫萨公国定居的事,不得不暂时搁置下来。他直接回到孤儿院,当天夜里就牵着从霍恩男爵那里高价购来的四匹战马直奔拿铁郡。

    十天之后,杰森就出现在了喀诺达雨林边缘的拿铁郡中,一番简略的休整之后。一艘独木小舟顺流而下,往雨林中去了。

    走水路虽然比在陆地上骑马要慢上一些,但是好在不用自己太劳累。杰森也借着这段闲暇的时光将那本讲述流沙战役的羊皮书籍仔细阅读起来。

    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史诗级战役,虽然最终以多种联军惨烈地败退草草收场,但是其中错综复杂的战局使得种族之间的隔阂消融在了彼此的默契与大义之间。杰森很是佩服各种族间的英雄们,惺惺相惜的谊。

    在整个战役的结尾,出现了唯一不和谐的声音。

    书籍中记载到,在整场流沙之战的过程当中,人族世界的英雄们一直在打着自己族人的主意。当战况超出预期,变得不可控制的时候,圣罗曼帝国的战神伯瓦尔公爵大人将自己后的一个名为“破月佣兵团”的大型佣兵组织拖入了战争的漩涡。

    伯瓦尔公爵在战争初期就为这个“破月佣兵团”许下了天大的好处,然后一步步地引他们参与到整个战役当中来。并且在整个战役过程当中,向他们隐瞒了战局的惨烈程度,将这个佣兵团的成员当作炮灰般的存在,投入到战线的最前沿。

    最终,这个庞大的佣兵团几乎全军覆没,就连实力强悍的团长都陨落在了无尽的虫海当中。后来,在多种族联军撤退出沙漠之后,残余的佣兵势力被伯瓦尔公爵切割重组,构建成了圣罗曼帝国第四大军团“怒涛军团”的雏型。

    书中的记载有明显的取舍方向,通篇都隐隐含寓着对圣罗曼帝国派出的人族军队在高层就勾心斗角的鄙夷。甚至有些地方或是小型的战役,将失利的因素也归纳到人族的消极上面。

    这让杰森心目的史诗级战役蒙上了耻辱的斑点。

    以目前杰森的实力在喀诺达雨林中冒进,完全不是问题,比起当初戴维划出的直线距离,杰森更是简单粗暴。不管是峭壁断崖,还是奇山险路,只要挡在了杰森面前,就会变成一片狼籍。

    在一番仔细寻找和凭借着记忆辨识方向之后,杰森终于在历尽艰辛之后,识破了蔓株莎藤对庄园保护形成的巨型幻象屏障,来到了多米雷克面前。

    “啊!小杰森,怎么你亲自跑来了。难道莫萨公国那边的事已经解决得妥当了吗?再过一个星期左右,新一季的jing灵粟就要成熟了。来来来,快请到屋里来!我在庄园上建了一个大酒窖,这jing灵粟配合上喀诺达雨林特产的蜜桃酿出来的美酒,真是人间极品啊!”多米雷克见到杰森一狼狈地出现在自己眼前,大感意外,不过在不清楚杰森此行的目的之前,他还是一贯的粗旷风格。

    “雷克大叔!!酒,当然是一定要喝的,不过在我们一起品尝美酒的时候,我还想与你好好地聊一聊,在二十年前,你来到落溪镇孤儿院托孤的事啊!”杰森也是哈哈一笑,轻描淡写地讲出了让多米雷克心惊跳的话。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