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节 破碎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杰森因为解决了一系列莫萨公国的前途命运问题,心相对变得轻松了许多。

    之前与小地jing犹太商量的查鲁酋长国颠覆计划的第一步,最终还是选择了一条折中保险的路径。杰森亲自前往矮人帝国,给麦格尼大帝带去了丰厚的礼物和金币,一方面算是支付这段时间以来,雇佣矮人工匠的费用,另一方面又采购了大量矮人帝国特产的矿石和珠宝。

    然后安排了一个小型商队,从海路将这批矿石和珠宝运回莫萨。当然,海洋上的气候永远是那么变化无常,船队遇上了风暴,一个不小心,就被迫进驻了查鲁酋长国的一个天然港湾。于是,应该发生的,终究还是发生了。

    此刻的杰森,只需要静静地等待,等到这批装满稀有矿石和珠宝的货物出现在查鲁的奥布里力国王面前。

    杰森独自驾御着水元素来到了当初与美人鱼先知琼凄怆绝别的小孤岛上,自从告别了风暴海湾来到莫萨公国,各项计划都施实得比较顺利。唯一的遗憾,就是在大意之下,又失去了一个自己应当保护的女人。

    原本被底比斯轻松偷袭击杀后,散落在沙滩上的海族尸首,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也许在cháo汐的起落之后,早已变成了各种鱼类的腹中之物了。

    杰森很是随意地斜斜倾躺在沙滩之上,被阳光晒得滚烫的沙子与海水的凉爽在触感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出发之前,原本杰森是没有目的地的,只是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结果小美人鱼辛迪一直缠着他,要与他一同出游,有了上次的教训,杰森委婉地拒绝了。现在的他,实力还不够强大,还不足以保证边女人的安全。

    杰森仰面朝天地睡在了浅浅的海水之中,任海cháo轻轻地抚摸他的躯,他的心实在是太累了。当自己一个人安静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些年来,现实与梦想之间的差距,越来越远。以往单纯地想要成为一名威风凛凛的骑士梦,变得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强烈的阳光透过眼帘,耀得杰森有些恍惚。他闭上了双眼,用一支手臂托于额前,想要将那刺目的光芒略稍阻挡一下。但是他奇怪地发现,就算闭上了双眼,在手臂撑起的yin影下,这股阳光还是没有任何阻碍地投入他的瞳孔。

    伴随着阵阵溅起的水花,杰森奋力地摇了摇头,双拳在眼眶里轻轻地搓揉了一下。诡异的状态依旧持续着,阳光背离了大自然的规律,毫无停滞地穿透了杰森的眼帘。

    杰森终于发现了事有些不对劲,他疑惑着睁开了眼睛。当他看清了自己周围的状况时,浑一紧,巨大的危机感迫于前。

    此时的杰森被一个两三米直径的圆形光柱包裹在其中,这与当时海族偷袭他那个圆环法阵看上去有些相似。

    这道光柱直直冲上了数十米高空,在空中,光柱的正中心处,有一拳头大小的黑sè小斑点。因为阳光的直shè下来,杰森看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是直觉告诉他,这就是危险所在。

    慌乱中,杰森猛地跃起,转向小岛的深处跑去,他要尽量远离这股诡异的光柱。

    然而,无论杰森怎么样辗转腾挪,这首光股一直死死地锁定住了他的影。突然,他的周四处,光柱所处范围内,一阵水泡浮现。一个密封的水之牢笼将杰森从头到脚包裹在了里面,顿时一种在海水中游泳的感觉使得他移动的步伐变得艰难吃力。

    巨壮的闪电风暴在高空中的斑点处形成,瞬间如盯上了美味的蝎蛇一道道直袭光柱中的杰森。

    屏住呼吸的杰森慌乱中提聚起斗气,扬手将那把夸张的双手巨剑举过头顶,硬撼生扛地面对着闪电的落下。他想摆脱四周海水的束缚,再来专心应付闪电的袭击,但显然偷袭他的敌人不可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接连十几道闪电疾奔而下,加上水之牢笼的束缚,很快,杰森就出现了不支的状态。

    这时,一道霸气十足的影从海平面上升起,直扑高空中的黑斑。一个盘旋之后,带着刺耳的尖鸣声,呼啸着向沙滩上的杰森坠下。

    看到光柱中的黑sè斑点渐渐变大,再由黑sè变成海洋一般的湛蓝sè。到了离杰森只有五米开外,杰森才看清楚这团湛蓝之中,包裹着一个举着巨型三叉戟的魁梧壮汉。

    “原来是你!”杰森看清楚了偷袭他的男子面容,心中又惊又怒。他依稀想起,在风暴海湾的瓦琪法师塔时,那个举着黄金三叉戟,带领着成百上千海族围攻他们海族男子。在那场战斗中,他们放弃了法师塔,也放弃了在风暴海湾建立据点的梦想。

    黄金三叉戟带着奔雷之势,直袭杰森的颅顶。杰森激起的斗气和材质优良的双手大剑在其攻势之下,如同朽木一般溃腐不堪。雷电萦绕的三叉戟轻松地将双手大剑斩成两断,又将杰森的斗气护甲击成了粉碎。

    魁梧的海族壮汉狂笑着,双眼泛着血红的光芒,他看到了手中的三叉戟饱饮鲜血的画面。

    “恍~”的一声巨响。

    一个比之前圆形光柱更加粗壮的金sè光柱冲天而起,将包裹着杰森的水之牢笼冲散开来。金sè的光柱中天使的虚影与各种七彩的花瓣翩翩起舞,洪亮的圣歌直击灵魂,jing纯无匹的神圣力量凝聚出一个个金sè的符文,串联成一个周而复始的阵列,围绕着杰森流淌不止。

    海族壮汉的进攻受到了神圣力量的阻挡,如同自己拼尽全力却一头撞上了铜墙铁壁,在短暂的晕厥当中,被抛飞了出去。失去控制的黄金三叉戟表面一阵湛蓝sè的高亮符文闪耀,一阵旋转之后,斜斜地插在了金sè光柱的外面五六米处。

    随着杰森口上那枚棱型坠饰表面金sè光芒一阵狂闪,最后支离破碎化为粉沫消散在了空气当中。与此同时,一道紫红sè的光芒透过了杰森额前的肌肤,刺入他的大脑。

    “啊~~啊~~!”杰森在金黄sè的光柱中痛苦地跪了下来,他双手紧紧地捂着脑袋。意识之海中的海面上,如同正经历着飓风与海啸。各种断断续续的画面不停地浮现于他的记忆之中,一种强制灌注的庞大意识力量使得杰森的眼睛、耳朵、鼻孔鲜血四溢。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我愿意放弃自己的生命,我愿意听从你们的一切安排。只要你们能放过我的儿子!”

    “杰森!妈妈对不起你!你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单纯地活下去,千万不要记得你父母的任何一点事。更不要去报仇……这就是命运……”

    曾经多次在梦中出现的那张温暖甜蜜的笑脸,此时已经扭曲成了模糊的一团。在一间冰冷、昏暗的小石层中,她声嘶力竭地哀求着,她跪在地上死死地环抱着怀中的婴儿。颤抖着的躯显得如此地卑微,内心的母却如此地高尚。

    凌乱的场景如同奇异的画册,瞬间又跳转到一片炙浪滚滚的沙漠之中……

    一柄内部犹如熔岩流动的匕首尖刺突兀地出现在一名高大的男子前,痛苦与不甘使得该男子表疑惑而狰狞。但是这并没有为他争取来生的转机,另一柄从他后颈刺入的匕首断绝了他一切的希望,他徒劳地跪倒了下来,心中的怨念哪怕堆积得山高海深。最后却只能汇聚成了简简单单的一句:“杰森,对不起!我的孩子!”

    两名包裹在黑sè皮甲中的瘦弱影像是相互彼此的影子,从装扮和动作上完全看不出他们有任何区别。但是他们握着匕首的手指,却清清楚楚地映入了杰森的眼睛。那是一双双灰白斑驳的骨手,他们佝偻的影已经将他们的份暴露无疑。

    “啊~啊~啊~”杰森翻滚着,挣扎着,头痛yu裂的感觉已经让他没有能力去分辨这些凌乱画面中所展现的一切。

    被神圣的防御力量击飞出去的海族壮汉在短暂的晕厥之后,终于缓过劲来。他也未曾想到,自己手持无尽之洋海皇亲自赐下的黄金三叉戟,而且是以偷袭的方式率先发难,居然还会落得个如此狼狈的地步。

    海族壮汉远远地看到自己的三叉戟耸立在沙滩之上。在不远之处,自己偷袭的那名无耻之徒虽然很是意外地突然暴发出惊人的力量,未被一击毙命,但在自己凶猛的攻击之下也受到了极大的创伤,此时正翻滚在地,抱头抽搐着。

    “可让我找得好辛苦啊!能让无尽之洋海皇大人亲自指定通缉的家伙,你应该感到万分的荣幸!之前也是你在这个小岛上击杀了我们的斥侯吧?今天能让我,无尽之洋的大将军加隆亲自出手结束你的生命,你也可以无怨无悔了吧!”自称是无尽之洋大将军的海族壮汉朝着黄金三叉戟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