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节 游戏

    现实的真相与心理预期的巨大落差使得杰森完全不能接受雪吼兽族群的领袖,居然是眼前这么一个小萝莉形象的女孩子。

    而且他为了破解这座‘凛寒之碑’的秘密,还需要与这名小萝莉好好地进行一番争斗。自己一个快二十岁的青年男子,再怎么也不能接受必需要去欺负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子的现实。

    杰森内心极度的纠结着。

    忽然底比斯的声音远远地从屏障外传来:“杰森,不要被眼前的假象所迷惑了。一定要牢记,作为一名解密者,如果不能成功地战胜方尖碑的守护,只有两个结局。要么战死,要么迷失!她只是因为方尖碑的力量让实力成长到一定高度的魔兽,至于她想幻化成什么样子,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你必需得认真对待,击败她!”

    杰森听到底比斯的喊话,似乎清醒了一些,的确这‘凛寒之碑’的守护以小萝莉的形象出现,也许正是让人迷失的假象之一。

    杰森摸索着拾起了双手大剑,抬起头准备站起来,却迎头撞上了离自己不到半米远的小萝莉。还是那副清澈无邪的目光,还是那种好奇无辜的表

    “哇…啊…啊…”杰森大吼一声,希望借此排除心中的杂念。然后就地一个翻滚,紧接着退后了好几步,扬起巨剑作临战状。

    “来吧!你得注意了!我可不会因为你是一副小女孩模样,就心慈手软手下留的!”杰森大声呼喝着,一边提醒着对手,一边同样提醒着自己。

    “嘻嘻!好啦好啦!我刚才还以为你不陪我玩了呢!”小女孩捂嘴轻笑。

    话毕,只见围绕着方尖碑的核心冰霜屏障上符文四起,光芒流转,空气中开始浮现出点点雪花,气温急剧下降。

    杰森见状也连忙提聚起斗气,正式的战斗即将打响。

    由于有了之前与底比斯在地底大厅战斗的经验,杰森知道这种与方尖碑守护者之间的战斗越拖得久,越处于劣势。毕竟,自己本的力量和体力是有限的,但是守护者有方尖碑作后盾,完全可以无视消耗战带来的负面状态。

    金sè的斗气升腾起来,杰森大步疾行,冲向了小女孩,他得先试探一下对方的实力。

    杰森刚刚行至离小女孩三米开外,只见小女孩举起双手向下一扬,只听“嘭”的一声,杰森被一块巨大的冰晶包裹在了其中,不能动弹分毫。这种未见施法,未见持咒就将冰系魔法施展出来的手段实在是让杰森大吃了一惊。

    好在这个束缚类的冰系魔法只是将杰森临时锢在了其中,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就在杰森准备激发起斗气,破冰而出的时候。小女孩转蹦蹦跳跳地远离了几步,然后对着包裹着杰森的冰块猛冲过去,在她接触到冰块的那一瞬间,后一个巨大的雪吼兽影浮现而出。

    冰块就像一枚被踢飞的石子,划出一道亮蓝的线条撞击在屏障之上,碎成一地冰渣。杰森从冰渣堆中爬了起来,轻轻晃了晃有些发闷的脑袋,这种主动上去找踹的感觉还真是有些自取其辱。

    “哈哈哈,好玩吧!我将这种游戏叫作‘敲冰块’。”小女孩显得很高兴,完全把这场战斗当作娱乐的游戏。

    “你玩得尽兴就好,不过你这种游戏的方式对我效果好像不大。刚在不久前,我在蓝鳞龙人的族长手中有幸得到了一冰鳞甲,我穿上感觉很是合呢!我一直以为这冰鳞甲就是造型拉风,耍耍帅还不错。没想到这么快就真的派上了用场,感觉你的冰系魔法好像也不怎么样嘛。”杰森故作优雅地一边清理着铠甲上的冰屑,一边调侃着小女孩的实力。

    “我还正在担心怕你玩一会儿就累了呢!有了冰鳞甲更好,可以多陪我玩几种游戏。”小女孩并没有因为杰森的言语嘲讽而生气,反而更加的兴奋起来。

    “下面,我开始扔飞镖了哦。你就是我的靶子!”小女孩望着碎冰当中的杰森,然后伸出双手的食指,开始朝着杰森不停地指指点点。

    锋利的冰锥毫无间歇地直奔杰森而去,密密麻麻连成一片,这种奢侈的浪费魔力且又不需要持咒的方式让杰森大感震惊。难道这‘凛寒之碑’为它的守护者提供的特殊技能就是,所有的冰霜系魔法全都变成了瞬发加默发吗?

    杰森仓促地躲避着,他不停地围着冰霜屏障的边缘移动,实在被冰锥包围得不留死角的时候,他就举起大剑硬扛一记。经过几次的走投无路,杰森慢慢地发现,这个小女孩的游戏真的对他造不成什么伤害。于是他索xing爆发出斗气,任由冰锥撞击在冰鳞甲上,直直地冲着小女孩奔袭过去。

    小女孩见杰森亡命似地向她冲来,连忙停止了冰锥的施放,转就逃。但是小女孩蹦蹦跳跳的移动方向显然不能与杰森的大步流星相提并论,很快杰森就追近了小女孩,侧过剑准备拍她一记,给个教训。

    结果当杰森正要举剑的时候,小女孩一个急停,转就是一口冰霜吐息,后浮现出的巨大雪吼兽虚影正张大了嘴巴狂喷不停。

    一阵深寒的冰雾渐渐散去,杰森又被冻成了冰雕立于小女孩面前。“敲冰块”的游戏再次上演,杰森又被小女孩猛地踢飞出去,狠狠地撞击在屏障之上。

    这种反反复复被戏弄的感觉令杰森相当的恼火,但是他一直没有办法接近到小女孩的边。看样子,想通过武力的手段来解决掉这个麻烦可能不太现实。

    杰森一边继续奔跑着躲避小女孩的各种恶搞式袭击,一边努力思考着应该怎样才能引起她的兴趣。

    “你这样的玩法不觉得很无聊吗?游戏嘛,始终要大家一起玩才更有意思。我有一种适合两个人一起玩的游戏,然后输的一方从此就得听赢的一方的差使,如何?”杰森一边沿着屏障的边缘奔跑闪避着,一边大声地喊话。

    果然,这名对游戏此类的事相当感兴趣的小女孩在听到杰森的提意之后,竟真的停下了手来。

    “哦?还有这样的游戏么?说来听听!感觉很好玩的样子。”小女孩单手支着下颚,斜着脑袋,眉头微皱,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

    “我们把这个游戏暂时就称呼为‘拆冰墙’吧。首先我们得用冰块堆彻出一面冰墙来,在堆彻的过程当中,我们要让冰块相互交错着码在一起。当冰墙彻成之后,我们再轮流从整面冰墙中将冰块一块一块的抽出来。如果谁在取出冰块的过程当中,至使整面墙都倒塌掉了,那么谁就算输。在这整个‘拆冰墙’的游戏过程之中,我们都不能动用任何别的力量来帮助自己取出冰块。否则,直接判定为输掉游戏。怎么样?敢来玩一玩吗?”杰森一见自己的提意有效,连忙将整个游戏规则简单的说了一下,生怕小女孩反悔。

    “哇!听上去很刺激呢!那我们就赶快开始吧。”小女孩一副迫不急待的样子。

    “再强调一次,输了的就得乖乖的听话哦!”杰森连忙趁打铁。

    “知道了啦!我可不会输给你的。”小女孩已经开始跃跃yu试。

    整个核心屏障内,风雪渐渐消散开来,屏障上之前疯狂激发的符文也淡淡地消失不见。但是满地大小整齐划一的长方形冰块却在小女孩的施法下,转眼就凝固了出来。

    于是,堆彻冰墙的进程很快就完成。在杰森的示意下,整座冰墙堆得又宽又高,几乎接近了三米的高度。而且在彻墙的过程当中,杰森不停地在跟小女孩东拉西扯,谈论一些从地jing犹太那里听来的趣事。当他用冰墙将自己和小女孩阻隔开来之后,他悄悄地取出了一副元素镣铐,将它们戴在了手腕之上。

    接下来,轮流抽取冰块的游戏正式上演!在游戏初、中期,冰墙结构稳固,墙体完整,抽取起来相对轻松。而且杰森故意采用了一种yin险的战术,他在初、中期抽取的冰块全部都位于整个墙面的一米及以下。不为别的原因,小女孩的高抬着手也不到一米五,当最下面一层的冰块几乎被掏空之后,杰森再从冰墙的上方去抽取冰块,但是小女孩就没有如此幸运了。

    “小家伙,你可要注意了哦!刚才我们的游戏规则里已经强调过了,在这整个‘拆冰墙’的游戏过程之中,我们都不能动用任何别的力量来帮助自己取出冰块。如果你想拆冰墙上半部分的冰块,可是不许你使用魔法或是浮空、飞行之类的手段。”杰森为自己的战术沾沾自喜。因为游戏玩到目前这个程度,或许小女孩再敢取出关键的那么一两块冰砖,那么整个冰墙都将面临倒塌的危险。

    “小家伙?呵呵,似乎你真的忘了自己的份!”小女孩稚嫩的童音刚落,一头比为杰森他们引路的成年雄xing雪吼兽更加庞大的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