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节 雪吼

    小型冰晶广场上的争斗并没有因为出现的小小意外而中断,只是蓝鳞龙人族的侍卫长看到纳迦族的所谓女武神在自己随意一撞之下就受到了重创,感觉十分可笑。

    “女武神?就凭你这点实力,难道你不觉得配上这个称号很滑稽么?”龙人侍卫长将拆分开来的双刃重新组合在一起。

    “以你主场作战的天然环境优势,再加上你在此之前又未经历消耗,当然能大言不惭的肆意调笑了。让你去海底深渊中先呆上十天半个月,再来比试一下,怕是你更显得不如。”未等丹兹奇开口,杰森在一旁立马还击。

    “既然这样,那么你也一起进来吧。我一个人面对你们两个的挑战,这总算公平些了吧。”龙人侍卫冲着站在场外,只知道一个劲放狠话却不见任何动作的杰森勾了勾小指头。

    “哼哼,你可别后悔。你这样的鲁莽货sè,我可是见得多了。”杰森原本以为丹兹奇战败了,他再上去面对这个大家伙。结果没想到,这个骄傲自大的龙人侍卫长居然口出狂言,要同时挑战她与丹兹奇。他已经有点分不清楚这个傻大个儿是应该让他可气,还是可笑。

    纯粹的金sè神圣斗气从杰森上散发出来,在他的体表隐隐形成了一个斗气铠甲。那柄造型夸张的双手巨剑再次出现在他手中,与他体的比例作参照,似乎比龙人侍卫手中那把双刃月芽刀更显得笨重搞笑。

    “你不是纳迦族!”突然,整个环形城堡的上空,传来了一个威严的声音。紧接着,隔断小型冰晶广场和观众席之间的冰雾也消散开来。

    远远望去,宫顶端,那截断裂的冰崖上,原本坐着的那名**男子此刻已经站了起来。他用怀疑的目光上下反复打量着杰森,这竖立着的琥珀瞳仁竟然泛起了鲜亮的古铜光芒。

    “你修习的是神圣斗气,这恐怕与纳迦族扯不上任何干系吧。你是一名人类,却与深渊纳迦族结伴同行,说明你的来意。不要告诉我,你仅仅是为了保护这名纳迦的安全,护送她来到我们蓝鳞龙人的地盘。”威严的男子有些疑惑,却又因为某些历史的命题让他没有采用暴力手段来寻找答案。

    “我当然不是纳迦族,自从我一来到这里,我也从未承认过自己与纳迦族有任何关系。我的确是名人类,也修习的是神圣斗气。与这位纳迦的女武神结伴前来,目的与她一样,我谨代表我所辖的人族公国,莫萨公国和你们雪山脚下的科洛夫公国,来与蓝鳞龙族的族长大人商谈缔结盟约的事宜。我相信,族长大人一定很乐意促成我们几个智慧种族间的友谊。”杰森见说话的男子气宇轩昂,从人类的审美标准来看也算得上是位美男子,再一见他发话,其它在场的所有蓝鳞龙人都默不作声。杰森判断出,这名男子应该就是蓝鳞龙人一族的族长了,只是没想到看上去会这么年轻而已。

    “与我们蓝鳞龙人一族结盟并不件容易的事,我们从来不与弱小的种族结盟,因为我们根本不需要附庸族类。刚才那名纳迦女士与我的侍卫进行了简单的武技交流,看得出来,以她此时的状态,实力折损得如此厉害,肯定是斗不过我的侍卫长的。你也不没有必要再进场比试了,现在摆在眼前的就有一个证明你实力的机会。在派拉蒙雪山西侧的雪吼兽族群在几天前,莫名其妙遭遇到了一个神秘的生物入侵。虽然该生物似乎并不心存太大的恶意,但是在雪吼兽的栖息地中成天惹事生非,捉弄弱小,你去将他赶走或者有实力的话将其击杀掉,就算是通过我们蓝鳞龙人一族的考验了。”**的美男子中止了场下的比试,给杰森出了一道难题。

    杰森思考了一小会儿,觉得事并非向那名美男子口中讲的那么轻松,虽然他也很想见见雪吼兽的模样,但这个风险似乎太大了一些:“尊敬的族长大人!请许如此称呼您。这名龙人侍卫长刚才告诉过我们,他是蓝鳞龙人一族族长的四大亲卫之一,那么您刚才称呼他为‘我的侍卫’,那么您的蓝鳞龙人族长的份就呼之yu出了。尊敬的族长大人!您刚才也说过了,您们蓝鳞龙人一族不会与弱小的种族缔结为盟友,那么很显然,您刚才口中提到的雪吼兽一族定然也不会比您们弱到哪里去。您说的是有神秘的生物入侵雪吼兽族的栖息地,那么连雪吼兽都对付不下来的生物,还需要到您的面前来请求援助。想来,那位闯入雪吼兽家园的不速之客,实力也非同小可,想要轻松地打发掉,怕是没有那么简单吧!”

    “哈哈,果然是狡猾的人类。你要先弄清楚,是你们来与我们结盟,而并不是我求你。要不要去的选择权在你手中,如果你害怕有什么意外,大可以带着你的同伴转离开。我会赦免你们今ri乱闯我领地的罪,当一切没有发生过。”**的美男子再次缓缓地坐到他的王座上,他略微停顿了一下:“或者,这样吧。如果你成功将那名不速之客打发走,我可以送你一由我们蓝鳞龙人jing心打造的冰鳞甲作为报酬。这可是难得一遇的机会,冰鳞甲在对冰霜系魔法的抗xing方面效果尤其显著,按你们人族世界的标准,魔导士以下的冰霜系魔法几乎谈得上是免疫的。更高级的冰霜系魔法,在面对冰鳞甲的时候,效果也会大打折扣。这样丰厚的条件,总可以……”

    “好!我答应了!”未等蓝鳞龙人的族长将话讲完,杰森就一口答应下来。他原本就不打算无功而返,既然还有现成的便宜可以捞,当然是见好就收了。

    “很好!你跟着阿努努回去吧,他会将你带回他们的家园的。”龙人族长说完,便随手一挥。只见他王座下方面的平台之上,一名全长满了白sè的毛发,头生双角的强壮生物出现在了那里。

    “啊~!?是这个滑稽又可的小家伙!原来他叫雪吼兽啊。”杰森与丹兹奇见到这个外型长得像猩猩模样,披着厚重白sè毛发的家伙,居然就是当天他们在寻找临时休息的山洞时,遇见的那个吃鼻涕的白sè怪物。

    未等杰森从惊叹中恢复过来,只见这个强壮的雪吼兽从台子上连滚带爬的溜了下来。紧接着撒开四肢,就往蓝鳞龙人的洞外冲了出去,口中还不停地发出“咕~咕~”的声音。

    “喂!等等我!”杰森见这家伙来去匆匆的样子,似乎家中的局势的确不太好。于是他连招呼也未来得及与龙人的族长和丹兹奇打,就提着巨剑追了出去。

    这是一路狼狈的狂奔,在这高山之颠,雪峰之顶,积雪的厚度完全使杰森迈不开步子。好几次,他都深深地陷入雪地当中,勉强挣扎了老半天,才从齐腰深的雪层里爬了出来。后来,那个调皮的雪吼兽终于也发现了杰森的难处,于是返转来,将杰森一把抱起,夹在腋下,一路依旧连滚带爬的向自己的地盘奔去。

    一路下来大半ri时间,终于来到了一个被冰雪覆盖的小坡地上面,雪吼兽将杰森扔了下来。然后口中“咕~咕~”几声,往一个山洞穿了进去。

    杰森一落地,就开始胡乱地拍打着上的雪屑和冰渣,这一通乱跑,比起他自己在雪中前行更加凄惨得多。不仅满满头的苍白,偶尔在雪吼兽陷入雪层中的时候,自己还要吞上几口。幸亏这样的经历没有更多的人知道,否则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杰森整理好行装,将大剑往后一背,也紧跟着钻进了雪洞中。

    “嘿嘿!小家伙们!!快点出来吧!!”

    “呯~呯~”随着一阵阵闷响,一座座冰墙砌成的小圆屋子被掀开了房顶。里面有不少发着“咕~咕~”叫声的雪吼兽在冰屋子被击碎的下一刻,从中四散奔逃了出来。

    “喂~告诉我嘛~快点告诉我。你们的老大呢?我有重要的事与他商量哦!”闯入者一边继续做着拆墙卸顶的工作,一边口中大声的嚷嚷着。

    他的边全部围满了一个个体型在七八米左右的大号雪吼兽,不过这些雪吼兽只能远远地怒视着这个可恶的家伙将暴行持续着,却没有一个再敢上前与他较量一番。

    就在不远处,一个个看上去更加壮硕,手执巨棒的雪吼兽,正遍体鳞伤地躺在血泊之中艰难的喘息着。他们全都是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上前要教训教训这个不速之客的成年雪吼兽。然而,这个恶魔的实力太过于强悍,哪怕是族中最强悍的战士在他面前也撑不过一个回合。在所有成年的雄xing雪吼兽都倒在血泊之中后,就再也没有不开眼的家伙敢上前挑战了。

    不幸中的万幸,这个四处搞破坏,调皮捣蛋的恶魔并没有痛下狠手,只是将所有上前挑衅的成年雄xing雪吼兽都打得暂时让他们失去了行动能力,并没有结果他们的xing命。

    随后,就如同小孩子搬弄玩具一样,这个恶棍开始一间冰屋,一间冰屋的寻找,将躲在里面的雪吼兽幼崽和雌xing都撵了出来。

    “底比斯!?你在这里干什么呢?你疯了吗?闲来无聊!你看看你将雪吼兽的洞都拆成什么样子了!”杰森将自己的斗气催发得汹涌澎湃,正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结果发现这个将雪吼兽族群sāo扰得七零八落的家伙,居然是跟着自己一进雪山就没有踪影的魔蝎大帝。

    “啊!?啊哈哈!你来得正是时候,杰森!你运气可真是好啊!这就是我之前说的,发现的有惊喜的地方啊!”底比斯化为一阵红芒闪过,来到杰森的面前,手舞足蹈的讲述着。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