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节 周旋

    



    ()    见到从海chao中缓缓踏来的陌生男子,杰森克服了第一时间就要迎上去拼命的冲动。他尽可能地将金黄sè的神圣斗气燃烧得足以照亮整个沙滩,因为怀中的琼和后的辛迪此刻都需要他的保护。如若他一时的鲁莽换来了更加难以接受的后果,他将永远不能原谅自己。

    怀中的少女如同当初巴巴莎玉陨于自己眼前一样,杰森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无能。愤怒的绪因为内心深深的刺痛转化成了无尽的哀怨,痛彻心扉的自责将他骄傲的自尊打击得千疮百孔。

    泪珠如同涨chao的海水,漫过了杰森的眼眶,同样也将他对今夜一切美好的憧憬都通通埋葬。

    杰森面孔扭曲得完全失去了原有的俊朗,一张难以自控的脸庞痛苦得僵硬起来。他张大嘴巴无声的呜咽着,混上下的斗气因为他绪的失控显得有些摇曳不定。

    杰森颓然地跪倒在沙滩之上,每一滴滑落于怀中逐渐冰冷躯体上的泪珠,都犹如一支无形的手掌伸进了他的心脏,一次次地将他掏空。

    无助、自责、懊悔、悲愤等等各种负面的绪反复地蹂躏着杰森的心。自己再一次让深深喜的女人香消玉陨,再一次亲眼目睹她生命枯萎的整个过程,同样,自己再一次无能为力只能卑微地接受。

    “啊~”一声悲惨、惊惧的尖叫打破了夜空下短暂的平静。辛迪终于从短暂的失志状态清醒了过来,她看到了自己好姐妹血模糊的躯体,更是因为看到了刚刚从海chao中走出的男子。

    杰森听到了辛迪的尖叫,突然意识到自己此时还不能如此沉沦,他的后还有一个无助的女孩需要保护。他神经高度紧张地望向后,现并没有什么危险临近辛迪,只是在隐约的chao水中,刚刚还大放厥词的杀手,居然朝自己缓缓走来。

    重新光华大盛的金sè斗气中,一个绝然的影站了起来,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质地jing良、造型夸张的搞笑大剑。正是杰森前去拜访矮人帝国时,请求矮人帝国中最优秀的工匠按照他最初那把大剑雏形重铸的一把,只是所用材料要比起之前那把要奢华得多。

    “离开他,跟我回去吧,辛迪!我可以暂时理解你只是被一些虚幻的表象蒙蔽了双眼,我相信你的心一直属于我们人鱼一族,我才是你生命中唯一值得追随和托付的王子。”那名俊俏的男子来到与杰森三米开外的地方不再向前,却是伸出了一支手掌,朝着杰森后的美人鱼少女呼唤起来。

    “哼~你也配谈追随?!你也配谈托付?!”人鱼少女一听到眼前男子的话语,犹遇电击,浑更是一紧,不由自主地上前半步紧紧地挽着杰森那强壮的胳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杰森咆哮起来,似乎眼前这个他将要劈成碎的家伙,居然跟后的美人鱼少女是旧识。

    “难道你愿意背离部族千百年来的族规,难道你放弃了对海洋之神的信仰,依旧需要我行我素的这般堕落下去吗?你这样会令我失望的,不要以为你前那位卑的6族能够保护得了你。你所执着追求的结局,只能跟她一样!”俊俏男子一见美人鱼少女不为他的言辞所动,将伸出的手掌卷屈了起来,留下唯一一根手指指向了杰森怀中琼已陨落的躯体。

    男子这种毫无底线的挑衅行为彻底激怒了濒临暴走的杰森,他原本就积压的怒火需要立即得到施放:“你这是自寻死路!!”

    杰森大喝一声,形一动,手中大剑已经燃烧成了熊熊的圣焰,与他融为一体地奔袭向那个可恶的影。

    就在杰森即将失控,狂xing大的时候,两个低沉的声音在他左右两侧响起:“你不打算保护后的女子了吗?或者说,她们原本在你眼中,仅仅就是泄yu的工具?”

    之前与俊俏男子分离的两名海族仆从不知什么时候,已然出现在了杰森两侧不远的沙滩之上。他们悄悄地完成了对杰森的包围,或者说,完成了对弱的美人鱼少女的包围。他们知道,惹怒了杰森的可怕后果,于是采取了针对人鱼少女,反过来牵制杰森的手段。

    俊俏的海族男子突然出现的帮凶给杰森造成了极大的牵绊,如果他上前想要全力击杀凶手,就保证不了后落单的辛迪的安全。

    杰森慌忙退了回来,将辛迪死死地护在了后,他单手举着大剑,不时地望向侧,防止帮凶们有任何异动。这种满腔怒火得不到施放的屈辱感几乎让杰森恨不得捅上自己几剑。

    “族规?信仰?我们的部族在纳迦族突然来袭的那一天起,还存在于无尽之洋吗?我们部族所有的子民与族长一起,全都在为抵御异族入侵抛洒鲜血、舍死相抗的时候,你作为族长之子,你在做什么呢?你选择了逃跑!”说到这里,辛迪已经是泪如雨下,似乎当ri部族中所生的浩劫都还粒粒在目。

    “我是为了给部族留下希望的种子!如果当天我不走,我们部族的历史会就此终结!难道你愿意看到我们被可恶的深渊纳迦灭族吗?所以,我现在找到了你,只要你愿意回头,跟我在一起,我们的部族就会得到延续。我们的子嗣就能重铸部族的辉煌!回来吧!辛迪!我需要你!”俊俏男子整了整头,伸出双手,期待着美人入怀。

    “需要?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什么地方?我与先知姐姐被囚在海巨人神的时候,你又像个卑微的寄生虫一样躲在哪里不敢露面?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听到我的歌声,就算没有听到,我用歌声引来的鱼群也会在几天之内将我的消息传遍整个无尽之洋。而你呢?以为我当时是毫逃脱的机会了,是吧?如今,你却敢来厚颜无耻地要求我遵守族规?你才是从内心希望我当一个泄你yu望的工具的那个混蛋!!”随着话题的深入,辛迪的绪也越来越激动。她说着说着,不由自主地从杰森后走了出来,直面俊俏男子的目光,大声地喝斥着。

    “原来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罢了,居然还有脸来sao扰我的侍妾!刚才的偷袭,你已经彻底地触怒了我!我誓,从此刻起,我再也不会让心的女人受一点点伤!而你,最大的原罪者,我将要你永远守护在琼的墓碑前,用你的一生为今天愚蠢的行为忏悔赎罪。”杰森终于大致听明白了来人的份,这种背信弃义的家伙更是受到他深深的鄙视。

    “还是先考虑考虑你自己的安危吧,自以为是的人类!我们无尽之洋的海族能出现在这里,就意味着无尽之洋海皇的通缉令已经传遍了这片海域。我如今就是奉海皇之命前来追缉你的,要不了多久,我们无尽之洋的大将军隆奈狄斯大人就将得到你在此现的消息。到时候大军压境、兵临城下的局面,怕是任何一个人族帝国,也不敢保全你。你如果现在乖乖交出后的人鱼女子,并束手就缚,说不得在免除一场人族浩劫的同时,还能在海皇那里争取少受些折磨,留具全尸!”俊俏男子高傲地讲述着,在提到海皇的时候,一脸谄媚。似乎自己后强大的背景,足以震慑任何种族的非分之想。

    “哼哼!就算我今天奈何不了你,但是你想要掳走辛迪,也等于是痴人说梦!我如今站在这里,辛迪就在我的后,想要让她跟你走,旦凭本事!”杰森一听对面男子也不过是一副狐假虎威的模样,顿时心中大定,也不再担心该男子有什么后备后段给自己制造麻烦了。于是长剑一挥,大肆挑衅。

    就在两边陷入僵局,各自又不愿就此放弃,却又拿对方无可奈何的时候。杰森眼角的余光终于瞟到在天边夜空之下,有一抹艳丽的红芒拖着长长的尾焰正疾地向自己所在的孤岛shè来。

    这一抹艳红在深邃的星空之下是如此的乍眼,然而,对于杰森来说,却是一个默然期盼的等待。

    杰森奋力地催着斗气,他相信过不了多久,天空中的那一抹艳红就能现他们的存在。他此刻要做的,就是尽量分散眼前几名海族男子的注意力,让他们尽享受这生命尽头的美妙时光。

    “美人鱼一族的王子?我对你的判断力与所谓的信仰嗤之以鼻!你的整个族群被深渊纳迦一族扫得几乎整族被灭,如今却要来反过来找我一个人族的麻烦。你要知道,我将辛迪和琼都是从纳迦族的手掌心中救出来的,纳迦族也视我为必除之而后快的对象。你却不仅不因此对我心存感激,反而要联合诸多强大的海族对我进行通缉报复。你仅存的那么一点虚伪的面具,难道非得被一一掀穿了才能符合你那扭曲的心态么?”杰森观察到妖艳的红芒已经现了自己的存在,于是选择了更加尖锐、犀利的话语来刺激眼前的海族男子。他知道,自己每多拖延一秒钟,这几名海族就离死神更近一步。

    远远地,在离杰森所处的孤岛千米之外,红芒路径骤然一改,一个闪动间,直接从高空shè入了海水之中,海面上几个波涛起伏之后,一切恢复到似乎什么也没有生过。

    杰森的话似乎深深地刺痛了俊俏男子的伤疤,这个自称为人鱼一族,族长之子的家伙,被揶揄得一时间无言以对。他焦急地望向了杰森侧的少女辛迪,他也不知道面对这个问题,该如何向辛迪解释。毕竟,杰森斩杀了无尽之洋海皇座驾的事,与纳迦族可是没有半枚珍珠的关系。

    但是,留给俊俏男子的时间并不多了,就在他还为如何重获少女芳心焦虑无解的时候。

    一个体型庞大到出他们理解范畴的蝎型生物,静静地从起伏的海chao中走出,在沙滩上留下了一串长长的脚印。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