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密匙

    



    ()    就在杰森准备动教皇赐予他的那枚坠饰最后一次护效果的时候,一声悲鸣从前石晶蜥蜴的口中传出。他全上下的石化效果居然开始出现褪散的迹象,而石晶蜥蜴却就地翻滚起来,随后爆成一团血雾混杂进尘嚣之中。

    杰森体表的神圣斗气一阵高氵朝般磅礴暴之后,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一如墨如油的暗物质流淌在周

    以雷霆万钧之势袭下的魔蝎大帝眼见石晶蜥蜴爆成血雾,虽然心下有些奇怪,但却是收不回自己的攻势了。他挥舞着双钳,双目中的红芒也紧随其后,封死了杰森所有能逃避的路线。

    如同金属刀剑相互撞击与摩擦的声音响起,尘土飞扬中,魔蝎大帝一个漂亮的侧旋稳稳落在了一旁。他那带着致命惑的尾钩在空中苍劲地划了几道残影,静静地等待着尘嚣落定,没有什么入侵者能活着离开。

    当然,这一次除外。

    杰森半跪在地上,脚下的地面被魔蝎大帝的攻击轰击成了一个直径数米的深坑。然而,他根本顾不上观察自己的伤势,只是很奇怪地望着自己的掌心。

    一明一暗的两种能量在他掌心艰巨地纠缠着,相互侵噬又相互排斥。

    维罗基奥伯爵在暗流拍卖会为杰森拍下的多彩龙鳞手都经受不住刚才魔蝎大帝的攻击,破损成了碎片。然而,如此凶猛的攻击却未能给杰森造成致命的伤害,他甚至都未能感觉到有多么痛楚。

    骑士短枪已经变成了铁渣,杰森的手臂上却只留下了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而这个伤口却还在那股暗物质的修补下迅地愈合着。当然,杰森自的神圣力量也在作着努力,但是这一次并不是为他修补创伤,而是将被暗物质愈合的地方重新抹去。

    所以,纵然两股能量都异常顽强,给杰森带来的直接收益却少之又少。

    “有点意思!看样子你比我想象的要强大!我决定认真的跟你娱乐一下。”魔蝎大帝在看到杰森并没有被他一击必杀,而且居然对眼前危险的处境还不太在意的样子,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杰森一听,终于从沉思中惊醒过来。眼前这个战力十足的高阶魔兽看起来智慧已经完全开启,又具此处神秘之地的守护者职务,力量与大厅中间的方尖碑相互迎合。单凭刚才的随意一击就将自己伤得血模糊,现在再所谓的要动用真实力量,自己就更不是其对手。

    整个地下大厅出现了微微地震动,有些许碎石与沙尘从穹顶和四壁沉沉落下。地面上姿态各异的矮人石雕都因为空间的颤抖,不时有几具肆意摔倒,粉碎成一堆杂乱的小石块。

    紧接着,魔蝎大帝口中念出了一长段晦涩难明的咒文,先前鹅黄sè的方尖石碑一时间光芒大盛,变成了亮丽的ru白sè。大厅的四壁一阵阵岩石断裂的声音响起,居然有一个个高大的傀儡石像从墙体中慢慢剥离出来。大厅中成百上千的矮人石雕也渐渐活动起来,将杰森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在剧烈地摇晃中,杰森终于分辨出了来时入口的位置,疾奔过去。但是还未行至一半,一个巨大的yin影就投映在出口的石墙上。突遇危险的直觉让杰森骤停了下来,慌忙一个侧滚。

    随后,巨石迸裂的轰鸣回在整个大厅之中,魔蝎大帝更是倒坠于石壁之上,恐怖的尾钩激shè出道道锋利的尖刺,瞬间就将出口处的墙面和地板穿刺得千疮百孔。

    几个直径三米开外的石块被墙体中走出的高大石傀儡朝着出口猛砸过去,经过两波声势浩大的袭击,出口早已面目全非地被掩埋在乱石堆下。

    “我不过是误入此地,并无任何勃勃野心,为何非要执拗不放地取我xing命?”杰森惊魂未定,看样子自己没那么容易离开了。如果对方真的是毫无道理可讲,说不得也只能舍命相搏了。

    “阁下居然还会魔蝎族语?还真是令我感到意外。那么就给你次机会吧!觊觎方尖碑秘密的人,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永远留下来,成为它的守护者之一。”魔蝎大帝嚣张地挥舞着他的巨钳,两道切割线般的红芒飞出,将一俱笨拙的石傀儡悄无声息地劈成了两半:“要么就进入解密模式,当你征服了它之后,你将成为新一任的方尖碑密匙者,从此担负破解所有方尖碑秘密的使命。最终完成任务,获取真相。”

    “所有方尖碑?!”杰森一听,似乎眼前的方尖石碑不止一座,而且任务也十分困难的样子。

    “是的,如果你之后在任何一座方尖碑的解密过程中有所迷失。那么你将永久沉浸在其中,困惑至死。说了这么多,你是继续跟我一战,不死不休?还是接受使命,成为密匙者?当然,成为密匙者的前题同样是要击败我!”魔蝎大帝双眼猩红,死死盯着杰森。

    “看样子我没得选择!两条路结局虽然不同,但过程却没有区别,不是么!?”在谈话的片刻时间,杰森终于将体内两种相噬相融的力量勉强平衡了一下。既然还有那么一线生机,在下面的争斗过程中,他也只能伺机而动了。

    金sè斗气光华再次从杰森体内沛然溢出,赤手空拳的他将刚刚汇积起来的暗物质能量流转于掌心。这种福祸未知的力量,说不准在下面的大战当中消耗一空排出体外,也未偿不是一件好事。

    杰森当即一个回旋,迅地冲向了方尖碑,他打算先看看魔蝎大帝的反应。

    果然,当杰森影一动,大厅内所有的石像再次运作起来。他双拳齐出,将挡于前的两个矮人雕像击得粉碎,然后就地奋力向前扑去。

    一声轰隆巨响,魔蝎大帝的尾刺闪耀着血红的光芒挡住了他的去路,将他前的地面又击出一个深坑。杰森顺势脚下力,点着尾刺跃上了魔蝎大帝的头顶。魔蝎一个咆哮,通体变得赤红,无数杂乱无章的红点居然围绕着魔蝎的庞大躯毫无规律地飞舞着。

    杰森大吃一惊,在两支巨大蝎钳携带着致命红芒袭来之际,一个空翻,双拳击在了一支蝎钳之上,借力落向了一边。还未落地,两个高大的石傀儡就已经等在了下面,四扇木门大的手掌正蓄势待,准备对杰森来一次漂亮的合击。

    空中的杰森此时全已经血模糊,刚才魔蝎爆出的红sè斑耀几乎将他穿刺成了马蜂窝。如预料中的一样,杰森落入了合抱的石傀儡手中,他下意识地撑出拳头来分别抵御石傀儡的握击。

    诡异的景出现了!两俱胜券在握的石傀儡居然在一接触到杰森的拳头后,居然颤颤巍巍地一阵抖动,然后分崩离析、轰然倒塌。最后当肢解后的傀儡体摔在地面的时候,更是引得尘土飞扬,变成一地散沙。

    杰森也很意外,他强忍着体的各种不适,抬手看了看拳头上的暗能量物质。跟刚才一样,如墨似漆地一层油脂般物质像是自地形成了一双拳,流淌在他的双手中。

    就在杰森犹豫的这短短一瞬,魔蝎的猩红尖刺再次凌空袭来,当杰森现已然来不及躲闪。

    炸烈开来的红芒将杰森高高抛起,轰击在大厅的石墙之上,慢慢滑落。

    魔蝎大帝更是乘胜追击,迅捷地高高跃起,从穹顶追上了飞出的杰森,一道催人yu吐的血影飚动。杰森整个腹都被魔蝎大帝的蝎尾洞穿而过,死死地被钉在了石墙之上。

    “你输了鲁莽的家伙!为你的无知付出代价吧!你将成为方尖碑前的一座守护者雕像,永远侍立在我的侧……什么……?你都干了些什么!?”魔蝎大帝正在得意洋洋地讲述杰森今后的下场,却现洞穿杰森的尾钩在他双手下意识地抵抗之下慢慢失去了与他的联系。

    魔蝎大帝双目中红光闪过,一阵如毒蛇般的钉刺将杰森稳稳地镶嵌在石壁之中。然后他猛然向后跃起,退到了方尖碑亮白sè光耀的范围。只见魔蝎大帝的蝎尾正以眼可见的趋势在渐渐变得苍白灰败,这股势头正沿着他的蝎尖向体蔓延。

    咆哮声响彻了整个地底大厅,就连方尖碑都震得瑟瑟抖。惊怒交加的魔蝎大帝完全不敢相信那个弱小的躯给他造成了如此的伤害,因为他的蝎钩在最先接触杰森手掌的地方,居然开始像刚才石傀儡一样沙化剥落。

    魔蝎大帝进阶至帝阶魔兽如此多年,当然也心志坚韧果断。当即他蝎尾伸过头顶,绕至眼前,一双包裹着猩红血sè的大钳猛地一合,一截断尾应声而落,并在他脚下眼睁睁地化为了尘土。

    但是事并没有这样简单地结束,因为魔蝎大帝现,刚才杰森跃过他头顶借力逃脱时,双拳击在了他的左钳之上。现在,血红的蝎钳外壳上,同样出现了灰白斑驳的迹象,并在慢慢扩散。

    魔蝎大帝将左钳移至眼前,仔细地观察着它的变化。双目中红光乍起,袭向了孜孜不倦地白斑。可悲的是,灰白斑纹并没有因此减缓,更是在吸收了红光的能量后,侵噬度加剧起来。

    魔蝎大帝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也许真正的密匙者已经来到眼前了!”

    悲呛声中,锋利的红芒闪过,魔蝎大帝引以为傲的左钳寞然掉落,刚刚接触到地板片刻,就再次化为了星星点点的沙尘再也寻不到一丝丝它原本的痕迹。

    意识还处于轻微模糊状态的杰森目睹了魔蝎大帝所做的一切,显然此刻的他还不能分辨出自己目前的处境。只是看到刚才还弧线完美、霸气十足的魔蝎大帝,如今收敛了全的红芒,拖着他残缺的体缓缓向他走来。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