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重逢

    



    ()    还是曾经那张与他甜蜜微笑的脸庞,此刻却凝紧眉头,充满了怨念。她体激动得微微颤抖,双手几乎抱不稳怀中的婴儿,大声的争执与喝斥回在空气中。她对面的中年男子似乎也显得有些急燥,一面向女人解释着什么,一面坚持着想要离去。

    女人出离的愤怒,她嘶哑着音调挽留着男子,就在男子将要开门离去的那一刹那,女人完全失去了理智,将怀中的婴儿砸向了这个偏执绝的男子……

    “唔~”杰森被梦境中的场景惊得不轻,他猛地坐了起来。车厢外明媚的阳光透出窗帘直shè在他脸上,晃得他双眼一阵盲。

    他撑起手掌,捂住额头,缓慢地适应着车厢内的光线。当他频繁眨动着双眼,努力聚焦着瞳孔的时候,才看到体两侧各躺着一名全**的少女,正是美人鱼姐妹。

    杰森笑了笑,为她们掩好了被子。在完成海神的赐福仪式之后,人鱼姐妹就完成了从鱼尾进化成双腿的过程。随后的ri子里,她们不仅以杰森的侍妾自居,更是要求自己,在面对主人的时候要像最初他们偶遇时一样,保持最真诚原始的状态。

    于是,在从多米雷克庄园出之后,沿途两月有余的时间,他们走出了喀诺达雨林,穿越了帝国中部的阿雷佐行省,绕道抵达了与莫萨公国隔海相望的斯科雷行省。

    这当中长途迁徙的岁月因为人鱼姐妹的加入,让杰森每天感觉时间飞逝,充实而美好。在适应了最初与人鱼姐妹相处的羞涩和贲张之后,杰森也欣然地接受了这一切。因为他现,在海族姐妹的意识当中,并没有人族世界里的那些思想行为束缚。

    杰森在修习斗气之余,就是与人鱼姐妹谈论海洋中的事;在她们休息睡觉的时间,也将地jing犹太赠予他的那本《地jing头脑风暴》反复阅读了几遍。顿时让杰森觉得匪夷所思,眼界大开。在地jing那么个孱弱的种族眼中,居然觉得世界上其它所谓的智慧种族都是蠢蛋。更让他啼笑皆非的是,他居然很多时候认为地jing们说得很对。

    绕道前往莫萨公国是戴维的主意,一方面,避免了离政治漩涡太近,出现不必要的麻烦;另一方面,听闻落溪镇的碧昂丝祖母得知了巴巴莎的消息,勃然大怒,将艾俄洛斯大神的红衣大主教骂是狗血淋头。<。ieng。>估计杰森如果被碧昂丝抓住,不会比被宰相侯赛因迫害来得轻松。

    在顺道拜访了阿雷佐行省的矿场主,又捞了不少好处之后,此行的目的地莫萨公国,已经近在咫尺。

    此时的斯科雷行省临近亚丁湾的小镇塞维利亚,还是没有恢复以往的繁荣。从莫萨公国逃离出来的难民比比皆是,偶尔又有纳迦族的侵扰,弄得小镇上的居民人心散乱,经济萧条。

    新任的莫萨公国大公,尤利乌斯大王子出台了各项福利优厚的政策,寄希望于恢复子民的信心,重建家园,却一直未能将局面取得实质上的改善。人才的匮乏使得拥有数百万金币的大王子,空有满腔抱负,得不到施展。在这被放逐的几个月里,不仅没有在莫萨建立起新的行政系统;连教皇交待的任务,第一时间重塑教廷权威的大教堂都没有建成雏形。

    尤利乌斯至此才明白,管理一个国家甚至帝国,是多么艰辛、繁琐的一件事。

    杰森一行数百人,浩浩来到了塞维利亚小镇的近郊,打着暗月财团的旗帜安营扎寨。由于光明教会在此地还留守了一小部分圣骑士驻守,以防御纳迦族过激的行为活动。所以作为圣骑士团的团长帕拉丁,带着杰森先行一步,进入塞维利亚打探消息。

    自从代表教廷态度的大王子向侯赛因大公爵妥协之后,斯科雷行省剑拔驽张的紧张局势顿时缓解了下来。帝**神伯瓦尔公爵随后携军撤回了南端的塞斯坦行省,教廷除了在塞维利亚留守了一个骑士小队驻守,将圣骑士团绝大部份力量也都撤回了光明神

    “闪烁沙砾”作为塞维利亚最知名的海景旅店,紧邻亚丁湾。自从纳迦族入侵伽玛海峡之后,就因为位置的突兀,变成了如今这门可落雀的惨淡模样。除了旅店老板一家人,只有一个仆从还愿意在这乱世之下,坚守这个随时有可能遇袭的危险地带。

    几个月前,来了一小队自称是光明教廷的圣骑士,入住了旅店,听说是为了jing戒纳迦族的动向。自此,有了安全感的旅店老板才松了口气,免费为骑士们提供食宿外,还重新恢复了开门营业的信心。

    还真有那么凑巧的事,在重新开门营业的两天后,来了一行上百人的队伍将旅店住了个盈盈满满。据老板打听,来人的份似乎是从di du举家迁徙而出的一位贵族老爷。看样子,这位贵族老爷也是相当关注莫萨公国的消息,说不定就是为了百废待兴的莫萨而来的。

    今天天气相当不错,海风阵阵吹来,几乎使人忘记了战乱。旅店老板邓肯正坐在大堂的前台里记录着今ri的收支,突然大门上悬挂的铜铃一阵乱响,又有客人进门了。

    “叮~”一枚银币被一骑士打扮的中年男人扔在了邓肯的面前,男子看似随意地将左臂支撑在前台的桌面上,铭纹着光明教廷徽章的臂甲清晰地映入他的眼帘。

    “去叫那些懒货们穿戴齐整到餐厅集合,就说他们的头儿来了。五分钟之内不到场的,老子让他们股开花。”帕拉丁随手指了下天花板,邓肯心中一惊,慌忙往楼上冲去。

    杰森笔直地站在帕拉丁后,小心翼翼地默数着。当心中按着帕拉丁手指敲击餐厅桌面的次数,刚刚数到两百的时候,就听着门外叮叮咣咣的各种刀剑、铠甲的声音响起。

    七八个圣骑士团标准制式装备的壮汉走进了餐厅,虽然他们其中有人还在整理上的铠甲,但却未显慌乱,看得出来平ri里的训练还是相当有素的。

    “报告团长大人,圣骑士团林顿小队集合完毕,应到十人,实到八人。其中两人执行jing戒任务在海岸巡视未归,请团长大人检视。”一个短寸银的壮汉抬腿出列粗声吼到。

    “很好!你现在立即前往海岸,召回二人。其余人按行军配置收捡行装,晚餐时间在餐厅集合。入夜十时,穿越海峡,前往莫萨!”帕拉丁下了一个命令,让包括杰森在内的一众人都大吃一惊。

    又是一阵雷厉风行的行军整备,旅店内偶有传来熙熙攘攘的吵闹声,掺杂着老板邓肯的连连赔笑致歉。

    晚餐时间,帕拉丁更是很武断地包下了整间餐厅,并嘱咐邓肯不得有其它人出入打扰。当然他的行为引起了相当一部分旅客的不满,特别是那位从di du迁来的贵族老爷,更是不顾老板的善意劝解,非要前去理论。

    “是什么样的大人物光临了这个小店啊?!居然连晚餐都让人吃不清静!我今天还非要在餐厅里好好品尝品尝本店的特sè海鲜。别说是什么教廷出来的小小骑士,就算是圣骑士团的团长来到我面前,也不敢这样飞扬跋扈!”餐厅外一个优雅平淡的声音响起,却充满了浓浓地蔑视之意。

    帕拉丁正跟下面的骑士小队长交待着任务,并详细地了解着莫萨公国在大王子的把持之下,这数月来的状况。当他听到餐厅外传来这不咸不淡的调侃后,顿时将谈话停了下来,准备看看来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sè。

    骑士团长的隐忍并不能消除下面十个壮汉的怒意,一阵刀剑出鞘的声响,甚至有人站了起来,往门口冲过去。

    “主人!?您怎么会在这里?”杰森很是意外的看到了餐厅门口那张熟悉的面孔,一丝丝担忧和一丝丝惊喜齐齐涌上心头。

    “原来是我们可的维罗基奥伯爵大人!虽然教皇对于你选择了站在他的阵营中表示心慰,但也没有必要当着我下属的面,对我如此褒贬吧!”帕拉丁抬手示意那些离席的壮汉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并朝着维罗基奥微微一笑,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维罗基奥一见杰森在这,也是一脸惊喜,却又因为帕拉丁的揶揄显得有些尴尬:“哎呀!不曾想到堂堂圣骑士团长真的还在这里,我这讲大话的毛病,可真是闯了祸了!”

    “你就别装了!快来坐下吧!我们这正商量着今晚渡过海峡,到莫萨去呢!”帕拉丁站了起来,亲自给维罗基奥在他边搬了把椅子。

    “主人,你近来还好吗?之前给您闯下这么大的祸,我……”

    “好了好了,不要再叫我主人了。你现在已经恢复了zi you之,以后大家还是以朋友相交好了。既然你都闯下那么大的祸,当时我作为你的主人,当然是脱不了任何干系。这不,我也就趁乱举家迁徙出了di du,正准备顺着教皇大人的意思,去莫萨看能为大王子帮上点什么小忙。”维罗基奥摒退了侍从,靠着帕拉丁的位置坐了下来。

    两路人马因为有着共同的目标,很快就融入一起。远离了帝国高层政治纷扰的人们,开始为自己人生在陌生的土地上翻开了新的篇章。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