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节 诡变

    一柄十米长的斗气剑芒蛮横无匹的轰击在海兽庞大的躯之上,伴随着层层冰渣掉落下来的却不过是几块sè彩黯淡的晶体。韦陀略微有些吃惊,没想到海兽上的晶化铠甲如此坚韧。自己挥出的剑芒,威力当然一清二楚,看样子这块硬骨头比想像中的难啃了不少。

    韦陀的出手带动了所有围猎者的绪,各种斗气、魔法像廉价的商品一样,纷纷堆砌在海兽上。除了偶尔炸飞的晶体,短时间却未见得有什么明显效果。猎人们的攻击相对于海兽如此变态的体型来说,无异于蚂蚁搬象。

    “各位有什么拿手的本事就尽展现出来吧,我想我无力将它困得太久了。如果实在拿这个大家伙没有太好的办法,我们也只能考虑放弃猎杀计划了。”克鲁尼略显焦急的向同伴们传递着信息。

    “圣光之力优先在于守序,论防御力也许我不比这头海兽差,但要想给它造成点什么大的伤害,恐怕我得承认没这个本事。”奥弗·帕拉丁倒表现得比较轻松,将自己的实力很坦诚地告诉了大家。

    “那就缠住它,给我们争取时间。”瓦琪不仅是在对奥弗这样说,同时也是在提醒其它的队友。照目前这头海兽的夸张护甲来看,除了她和克鲁尼,怕是也没人能伤得了它。

    戴维和特琳娜一听,也不再兴起什么要对海兽出手的念头,反而转过来各自为自己的导师加持一些辅助类法术。

    “哼!我倒还真有兴趣掂量掂量这头怪物的斤两。”只见韦陀朝奥菲娜一扬手,奥菲娜的短剑“逐风”一个激shè,就与他旁悬浮的蓝芒“奔雷”交织在一起,融合出一把电弧缭绕的浅蓝长剑来。

    只见韦陀信手一挥,天空中风雷声乍起,一道道手臂粗细的蓝芒凭空生成,并缓缓凝聚出一个个亩许大小的六芒星阵。由剑魂亲自出手驾驭的“风暴之怒”果然在气势上非同凡响,让那些侥幸逃出的海盗们看得瑟瑟发抖,总觉得诸多星阵中偶尔飘落的一粒星芒都会随时使他们首异处。

    帕拉丁见状也整顿起jing神,开始大声的吟颂起来。如同骄阳般炽烈的金sè斗气在帕拉丁的周熊熊燃烧,手中所提的魔化秘银双手锤上,无数金sè的符文翩翩飞舞。

    就在瓦琪与克鲁尼再次开始准备强力的魔法手段时,韦陀的剑阵已经成型。只听见他一声暴喝,空中的六芒星阵一阵轰鸣,直奔海兽冰雕而去。

    一连串亩许大小的星阵缠绕上了海兽,然后同时暴裂开来,瞬间以整个海兽冰雕为中心,就形成了一个闪电的牢笼。无数电弧像具有生命一般寻找着海兽晶体护甲的缝隙猛地钻入,紧接着尖锐刺耳的雷鸣声响起,晶莹的护甲碎片伴随着冰渣如雨点般潸然落下。

    与此同时,韦陀双手虚托着“风暴之怒”高高举过头顶,一席披肩银发逆风飞扬。天空中汇集出的无数闪电像发现美味的恶狼,纷纷扑向了剑尖。

    “雷霆炼狱之——六界风雷动!!”

    席卷着磅礴雷电威能的剑光如一道星河,从“风暴之怒”中倾泻而出,横跨了数百米的虚空径直洞穿了海兽的庞大躯并继续冲出百米开外才渐渐势竭散尽。

    遭受到重创的海兽,一晶体铠甲被摧残得七零八落,愤怒的悲鸣传出了上百海里,久久不能散去。

    “不过如此!”韦陀望着崩然倒下的庞大躯,收敛住了燥动的斗气转头望向还在滑稽地吟唱着咒语的魔法师:“克鲁尼大人!恩已报,就此别过了。”话毕,韦陀拉着奥菲娜,激活了飞行卷轴上的魔兽晶核洒然而去。临别时,似是对着自己的徒揶揄了一句:“大魔导?哼!徒有虚名罢了。跟着导师好好学艺,为师定不会让你被区区纳迦族就伤成那样。”

    在海兽倒下的那一刻,整个小岛上的所有海盗们都欢呼了起来,他们惊喜的发现,自己再也不用每年都承受生死轮回的痛苦。从今天起,海盗们又能过上曾经那ziyou不羁的生活。

    瓦琪和克鲁尼听到了剑魂韦陀临行时的评价,差点让即将念颂完成的魔法咒语被呛断。想想顶着实力上限施展的魔法被突然中止,引起的魔法反噬,后果不堪设想。

    克鲁尼完成的“熔岩爆烈”尖啸着奔向了海兽崩塌的躯体,而瓦琪见状却仗着自己魔控力将魔法序列缓缓停止了下来。

    烈焰汹涌地吞噬着海兽的庞大躯,在冰面上辉映出冰火两重天的奇异景观。

    杰森也慢慢恢复了平静,他很好奇地向海兽靠了过去。造物主的鬼斧神工真是令人惊叹,海洋之中居然还有让传说中的巨龙都为之逊sè的存在。

    冰层在烈焰的炽烤之下,开始慢慢融化,海cháo也重新开始起伏。就在人们都以为这一切应该到此结束的时候,震天动地的咆哮再次考验着人们的耳膜,如山岳一般庞大的影又奇迹般地耸立于诸人眼前。

    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海兽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离它最近的杰森,带着致命彩晕的晶体暴雨般轰击而去,它要让这帮恶魔付出沉重的代价。

    只见在杰森后不远处,一直处于尴尬位置的帕拉丁终于逮住了表现自己实力的机会。刚才他与韦陀同时爆发,却被对方以一己之力重挫强敌,作为一名高阶圣骑士,他感到丝丝羞愧。

    澎湃的神圣力量在帕拉丁抬手间就形成了一个两米高的光盾,将他和杰森一并保护在了后面。伴随着晶体和光盾的每一次剧烈碰撞,帕拉丁后居然都会浮现出一个四五米高的持盾天使像。由此可见,他刚才所讲以防御见长,并无虚言。

    海兽见突然发难并未奏效,似是想起了它此行的使命,于是巨口一张,连同着船支、冰层将杰森和帕拉丁一并囫囵吞下,翻一跃就往深海潜去。

    在场的围猎者和幸存的海盗们都为之一惊,心中大呼不妙。戴维和特琳娜本想紧急升空,追寻海兽的踪迹,却被瓦琪阻挡了下来。这茫茫大海之中,想深入海底追踪海皇的座驾无疑是痴人说梦。即使真让人碰巧寻得了踪迹,在这大洋之下,深海之中,与之奈何?

    戴维心中惊涛骇浪,短短月余时间,自己最好的两个朋友纷纷意外亡,让他在追寻力量的道路上踌躇不已。也许在不久后的某一天,尸横于野的结局就该轮到自己了,这条凄惨悲凉的不归路真的适合自己吗?

    突然在千米之外的海面上传来了撕心裂肺的悲鸣,一个不输于海兽体型的庞大影立于海上。这是一个穿黄金铠甲的大天使形像,周升腾着代表神圣的天界圣焰,背后一对金黄的羽翼每一次挥动,就将圣焰扬上数千米高空,带走一大片乌云。

    大天使双手握剑,垂目俯视着海面上漂浮的海兽尸体,然后举起了巨剑。巨剑上熊熊燃烧的圣焰瞬间将天空的乌云燃烧殆尽,阳光终于重新普照在这片海域上。

    就在天使准备引剑彻底抹去海兽在这个世间存在的痕迹之时,成百上千的鲸鸣响起,在天使脚下一队队虎鲸搭载着已经能化为人型的高阶海族,阵列在了狭窄的海域内。

    种种异变的景象层出不穷,就连从头到尾都经历其中的大魔导师都无法理解。戴维出于对好友的关心,索xing大着胆子也飞临天使附近。

    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在视野之中——空中举着巨剑虚立于海面的大天使形像,倒映在波光之下居然诡异地呈现出的是一个扬着巨型三叉戟,头生两枚巨型弯角的恶魔形像。

    更让戴维感到意外的是,他发现立于虎鲸背上的男子正努力向着大天使诉求着什么,而这个说着咏叹调的男子十分的眼熟。稍一回忆,戴维便记了起来,这正是他们当初第一次来到风暴海湾救下小鲸鱼时,赠给他海cháo之石魔杖的鲸族男子。

    片刻之后,似乎鲸族男子跟大天使沟通成功了,天使放下了手中的巨剑,周的火焰也渐渐熄灭了下来。

    鲸族男子安排了数十个高阶鲸族智者,用魔法将海兽尸体包裹起来,然后沉入水面将其拖向大洋深处。他自己却留了下来,将一脸茫然的帕拉丁拖上了虎鲸背鳍,并望着眼前的巨型天使像等待着什么。

    戴维也静静地等待着,就连特琳娜和两位导师都在见到云开雾散之后,也悄悄来到他的旁。

    天使缓缓地压缩着他的型,周的光华也渐渐褪去。随着比例的缩小,倒映于水中的恶魔形像也慢慢模糊了起来。

    当铅华褪尽,露出真实本sè的时候,天空中的戴维等人不约而同的惊呼了出来:“杰森!?怎么是你?这一切到底怎么了?!”

    杰森爬上虎鲸的背鳍,感受有些疲劳地晃了晃脑袋,然后听到戴维的呼唤,扬起头望向了天空。于是空中的所有人都惊奇地发现,杰森的眉心处,一颗鲜红的宝石在阳光的折shè之下奕奕生辉。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