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叛乱

    “不!人类!”兽人耶戈随即摆脱了晕眩,却发现了自己队友的处境。

    耶戈的咆哮同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正在与牛头人纠缠的阿罗巴也纷纷停下手来。

    牛头人和兽人几个大步奔到巨魔的边,他们感受到了自己同伴的生命正在急速的流失,毕竟巫师的体质比起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脆弱了。

    “人类,之前战斗的赌注是如果我输了,愿意成为你的奴隶,但这并不包括我的队友。请放过他,我愿意与他交换。”耶戈显得有点慌乱,他已经没能力去思考为何己方败得如此诡异,唯一的念头就是保住同伴的xìng命。

    善良纯朴的牛头人已经顾不得太多,虽然他走的是德鲁伊派系中的“野xìng”流,但是此刻也努力施放着“恢复”流的法术,治愈着巨魔巫师。

    杰森犹豫着,他并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这种在训练场上表演xìng质的比赛却因为大人物的到来变成了惨烈的屠戮。他不仇视兽族,甚至因为他们的相互关怀,让他还产生了些许好感。他环绕着巨魔头颅紧绷的手臂渐渐松驰了下来,并用一双渴望的眼睛望向他的主人维罗基奥伯爵。

    “大人,这几位兽族是随暗月财团跨越大陆来到dì dū的竞技者,并不是被贩卖过来的奴隶。如今又不是在正式的竞技赛场上,暗月财团一方也没有人在场。如果就这样草率地判处了他们的生死,可能有损帝国在暗月方面的声誉。甚至此事传回了炎阳大陆的话,更是有可能激化整个兽人帝国对人族世界的仇恨。这么些年来大陆间的短暂和平,将不覆存在。”维罗基奥硬着头皮上前说了几句,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此时作主的是大公爵,所以他根本没打算去与这个“大帝”讨价还价。

    “战败方是没有任何条件可讲的!你们是在质疑大帝的权威么?我们刚刚继位的大帝居然在自己的dì dū之中想要处死一个本就该死的异族,都得不到执行吗?你们这是对皇权的挑衅!”大公爵两目圆瞪,四下环顾,他咆哮着怒喝着在场的所有人。

    “杀光他们!立即!全部!!”大公爵愤怒地指向场地zhōng yāng的兽族们。

    “什么!?全部吗?宰相大人……”

    “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维罗基奥伯爵!你手下的奴隶们相当不听话,让我们的大帝十分震怒。或许你应该找个地方反省一下!”侯赛因大公爵打断了维罗基奥的谈话,他已经觉得眼前这个小小的伯爵似乎是当得太久了。

    “下的奴隶,帝王的命令都敢违背吗?难道你想谋反?现在我宣布剥夺你终zì yóu的权利。还有你们这些该死的蠢猪,如果你们不愿意杀死这几个兽人,那么你们就先为他们陪葬吧!”稚嫩的童音响起,骄纵轻狂的盖乌斯指着训练场中所有的奴隶骂道。

    轰~整个训练场上都炸开了锅……

    有大声叫骂杰森的,要他速度处理掉手中的麻烦。也有忿忿叨叨表示怨恨的,一个十岁不到的小孩子却如此的残酷暴虐。

    “zì yóu?哼哼!”杰森缓缓将抵在巨魔咽喉上的枪尖移了开去,环绕着的手臂也完全松驰了下来。他站直了子,自幼以来简单倔强的心xìng再次主导了他的意识。

    “去他妈的zì yóu!你才是最卑鄙无耻的小人!”杰森举起战枪,用枪尖隔空指着大公爵:“我为了帝国,不惧劳苦奔波数百公里,来到最令人‘敬仰’的公爵府中,就是为了通报纳迦族入侵帝国的消息,结果却沦落成了低的奴隶。我已经知道了事的真相,这一切都是你暗中主导的!现在又拿这么些子虚乌有的罪名来继续陷害我,哼哼!我宁愿就此战死!!”

    战枪被滔滔的圣焰包裹着破空袭向侯赛因大公爵,承载着这一年来杰森所有的屈辱与怨念地战枪呼啸着,向世人展示着他拿手的战技:“未经凯撒大帝钦点,私篡皇储!是谁犯了谋反大罪世人皆明!”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杰森会骤然发难,以一个最卑微的份挑战整个帝国的权威。

    “嘭~”一声闷响,一直站于盖乌斯后的侍卫队长慌忙上前抵挡,然而他根本没想到杰森的突然暴发会如此猛烈。刚刚聚起并未成型的斗气,与杰森的战枪一触即溃,紧接着穿透他的甲,从他腔透穿而过。战枪的枪尖堪堪停在侯赛因大公爵的口前。

    大公爵骇然地吸了一口冷气,死死地盯着眼前离自己左口只有半寸不到的枪尖,惊愕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侍卫长的躯缓缓地瘫倒下去,双膝与枪柄形成的直角使他保持着跪姿接受了死神的拥抱。

    盖乌斯的尖叫声与数百奴隶的嘶吼充斥着整个伯爵府……

    “守卫!守卫……”伯爵后的大管家见状,慌忙惊呼,却被维罗基奥悄然制止了下来。

    “既然想要我们的命,那也得给我们些垫背的!兄弟们,与其坐以待毙,何不各凭本领!”阿罗巴一见事已至此,于是登上训练场边小石屋的房顶,大声疾呼。

    原本整个奴隶场中阿罗巴的心腹就不少,这一高呼便纷纷响应。

    兽人耶戈此时坚定了追随杰森的信念,既然见到杰森都愿意舍生取义,兽族的血xìng被高昂地激发出来。在牛头人德鲁伊奋力的治愈下,巨魔萨满巫师终于稍微清醒了过来,经过几个勉强施展的治疗链后,兽族成员们终于缓过劲来。

    “哐~铛~”训练场的金属铁门在阿罗巴连番猛锤之下,终于轰然倒下,奴隶与角斗士们纷纷涌入了伯爵府的前院。

    “反了,反了!快!快通知卫军和城防军!”大公爵好不容易克服了内心的恐惧,连忙向旁的维罗基奥下令:“备车备车,速回皇宫!”

    依旧是那四名气息淡漠的侍卫,将大公爵和盖乌斯围护在其中,匆匆向马厩行去,似乎刚才发生的一切在他们看来都无关紧要。

    维罗基奥虽然唯唯诺诺地不停称是,但却根本没见什么动作。他一边安排下人将府坻大开,放诸多奴隶离去,另一边让管家去通知家眷收拾行装准备出城。

    “杰森,暗月财团在dì dū外不远建立了临时营地,我们一同出城吧。只要到了驻地,以暗月的声誉,一定会为我们提供庇护的。”兽人耶戈用着同样生涩的大陆通用语,他却努力想表达得友善一些。毕竟在兽人帝国中强者为尊,又有赌约在先,他已经将杰森视为自己的主人。

    “不行的,你们不知道其中的缘由。权贵们主要是冲着我来的,我跟你们一起是个拖累。我刚才公然袭击帝国宰相,已经是谋逆大罪,就算暗月财团能庇护你们,却是万万不敢接受我的。如果我们一起,一个也活不了。”杰森看着一遍混乱的伯爵府,又抬头看了看就快没过城墙的落rì余辉。

    “阿罗巴,耶戈。你们护送巴巴莎小姐出城。出城之后大家在拿铁郡汇合,然后去找戴维他们。马上就要天黑了,我们分头行动,只要我还在dì dū,宰相大人就应该不会分兵去追击你们。”杰森盯着巴巴莎,不容辩驳的说到。

    因为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巴巴莎一直都还处于混沌状态,原本美好的幻想着杰森的zì yóu计划,转眼却踏上了不归路。

    “好的,我以xìng命保证,巴巴莎小姐将会毫发无损!”兽人耶戈也不多想,作为追随者般听从主人的安排。

    杰森点了点头,也急急忙忙冲出了伯爵府,他必需要在城防军赶来前逃离出去。而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教廷觉得他有利用价值,在他危在旦夕、xìng命堪忧的时候,教皇大人总不会视而不见。

    与一路东躲xī zàng赶往艾俄洛斯的杰森不同,巴巴莎一行人完全是大行其道地在路上狂奔。他们得赶在消息传遍大街小巷之前,离开dì dū米兰格莱德。

    天sè完全暗了下来,dì dū内一遍兵荒马乱,一队队军士举着火把四处搜捕着暴动的奴隶,不明真相的子民纷纷躲在家中偷偷观望着街道上的动静。

    巴巴莎一行人在天黑之后也转入了低调,潜伏着向城门处游。他们的这支小队实在是太过于显眼,别说种族间的差异,就连队伍中这两个大个子都随时是引人注目的焦点。

    于是耶戈计划着强行冲击城门,无论城防军有多少在那里驻守,仗着他们蛮横的实力,干掉守卫出城应该问题不大。

    当他们一行人来躲在城墙的转角处准备突然发难之际,却远远看着城门处有两个影正与驻守的城防军在大声地交谈着什么。

    “宰相有令,任何人都不能出入。马车留下,你们迅速散去,否则以谋反者共犯论处!”一位小队长模样的军士对着两个人影喝斥着。

    “谋反?别说是宰相,帝王我都不放在眼里。本人纵横各个大陆数十载,还没见过什么去不得,留不下的地方。此次我带弟子出城寻药治伤,识趣的就立马滚开,否则首异处也是你们咎由自取。”一颗拇指大小的雷球突然在讲话人侧浮现而出,隐隐有雷鸣从中发出。

    “好大的口气,来人!他们就是维罗基奥角斗场叛逃出来的奴隶,统统拿下!”

    “轰隆!”一声雷鸣响彻了dì dū的夜空。

    伴随着雷鸣声,城门处刚才还生龙活虎的数十个军士纷纷倒下:“奥菲娜,去车厢里好好呆着,我只是将他们震晕过去了。这些年轻的军士倒还尽忠职守,居然连我韦陀也敢阻拦。”

    巍峨的艾俄洛斯大教堂已经近在咫尺,杰森压抑住内心的激动加快了脚步。这两年来无数次梦想着自己踏入大教堂的景,今天这样狼狈地进去,实在是与自己心中的幻想相去甚远。

    “咔嚓!轰~轰~轰~”连续数道闪电准确无误地击中了杰森,瞬间就将毫无防备的他轰趴在地。紧接着一阵寒流卷过,杰森就变成了毫无知觉的冰雕。

    “你要去哪呢?小朋友!”一名穿着长袍的老者静静地悬浮在夜空之中,悠然负手。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