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彼长

    剑魂韦陀神sè凝重地站了起来,走到贵宾席的边沿透过防护屏障观察着场内的状况。维罗基奥也慌忙起,却不敢开口询问。因为他发现韦陀侧一直静静悬浮着的小蓝光团,此刻时明时暗地轻微闪耀着,这意味着韦陀内心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的平静。

    “该死!还是一时疏忽被蛛后的毒汁溅shè到了。这‘沙德拉’的名声果然不虚,才这短短时间毒素已经开始影响我的行动和大脑了。”奥菲娜轻轻摇了摇额头,黛眉紧锁。

    “刚才另一个大家伙你也看见了吧?应该就是所谓的啖噬者‘霍加尔’了。看样子是个有保护sè的飞行虫类,行动起来迅捷凶猛。所以我们不能分开太远,以免落单被偷袭。你和莱昂纳多的状态都注定了我们必需将这场战斗迅速解决,既然蛛后已经受伤,我们就先拿它开刀。”杰森扶起奥菲娜,也不再吝啬他的斗气,大张旗鼓地要对手现

    “愚蠢!!还在那将斗气白白地浪费在伐木砍树之上,破坏了这么多蛛卵难道都还没有察觉连一只幼虫都未出现吗?一直潜伏于yīn影中的敌人已经进化出了第二对翅膀,这都还没能引起他们的重视,无知正在慢慢葬送他们的希望。”韦陀终于忍受不住自己得意弟子的表现,单拳敲击在防护屏障上愤愤不已,引得前屏障一阵涟漪。

    杰森一脚踹开树根上的巨茧,胡乱地将莱昂纳多从中撩拔出来。此时的莱昂纳多面sè苍白,气息微弱,完全处于深度昏迷当中。

    “可恶的牲畜!我一定要将你大卸八块!”杰森抱起莱昂纳多,准备将他移到竞技场的入口处,也许那里相对安全一点,却不想蛛后再次现挡住了去路。

    一边是被对方大肆破坏了自己不少子嗣,一边是被对方重伤了同伴。仇家见面,分外眼红,双方立刻又缠斗在一起。

    短短时间,蛛后沙德拉的断肢已经重新长出,只是与先前的相比从sè泽上看还显稚嫩。

    杰森抓住蛛后闪避奥菲娜攻击的间隙一记‘正义制裁’准确地命中,在对方短暂晕眩的时间内飞跃起爬上了蛛后背部。暴喝声中,杰森全力提聚斗气将短枪刺了进去,然后疯狂地将斗气注入蛛后庞大的躯之中。

    蛛后吃痛之下,载着背上的家伙在林中高速穿梭,时而靠蛛丝在杂乱的空间里漾,时而倒悬于空中。但是杰森死死地紧握短枪,任它癫狂腾挪就是不放。

    奥菲娜终于腾出空来,‘剑刃风暴’再度出手,她抓住机会挡住蛛后的去路,连同杰森一起包裹于其中。由于有剑气的包围,蛛后再也不能喷shè出完整的晶丝,只能在地上狂奔。令奥菲娜意外的是,刚才被偷袭者轻易就斩断的蛛后肢体居然在她的‘剑刃风暴’之中还能苦苦支撑。看来这只大蜘蛛并不像是她想象的那样脆弱,她突然意识到,也许那个偷袭者才应该算得上是他们真正的敌人。

    悦耳的轻吟再次响起,奥菲娜决定认真对待,发动致命一击。她努力克服着体上的不适,尽力集中jīng神和斗气,手中的‘逐风’缓缓升上了头顶,一柄疾风凌凌的苍茫巨剑惊得观战的十万民众齐抽冷气。

    竞技场四周笼罩的防护屏障也感应到了场内力量的变化,已经由刚才的半透明状变成了高亮的淡黄sè。杰森也感受到了奥菲娜的意图,他努力控制着平衡,并配合着奥菲娜想要让蛛后的行动轨迹变得更规律一些,以方便战友锁定目标。

    眼见着蛛后再次穿梭于场内靠近了奥菲娜之际,杰森果断弃置了骨盾一记‘公正审判’狠狠砸在蛛后的脑门上。蛛后被这凶猛的一击踉跄不稳,又因为高速移动的惯xìng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在离奥菲娜十米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

    奥菲娜见时机完美,轻盈的躯悠悠飘起,一个回转两手一指,就要将‘逐风’点出重创蛛后。

    突然异变丛生,一片巨大的残影猛然从空中袭下,闪耀着绿芒的刀锋毫不畏惧地斩在了奥菲娜即将出手的‘逐风’之上。‘逐风’应声而落,光芒也四散开来。奥菲娜更是因为提聚到临界点即将爆发的战技被强行打断,引得浑气血翻滚,体内的斗气变得横冲直撞、凌乱不堪。

    “啊~”十万观众也心cháo起伏。

    随着奥菲娜凄零的悲鸣,一口鲜血喷出,人也从空中被狠狠砸向地面。

    “奥菲娜!!”刚从蛛后背上翻爬下来的杰森目睹了刚才悲剧的一幕,震惊、恐惧、担忧,各种负面绪居然让他呆立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如雨点般的绿芒透露着致命的危险,在杰森瞳孔中慢慢放大的影像是给他敲响了最简单直接的丧钟。

    对付蛛后时的放手一搏,杰森已经将骨盾抛在了一边,当思绪恍惚的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也仅仅只来得及蜷缩住体将双臂交叉置于前挡住要害。上百绿芒在他的腰腹一透而入,肩膀和大腿更像是碰上餐刀的nǎi酪,直接被洞穿而过。

    杰森颓然地跪了下去,他拼命用双手撑住地面以免自己躺下不愿再起来,鲜血顺着臂膀和大腿浸透了下的泥土。多彩龙鳞手上丝丝的划痕似乎在骄傲地宣布着它高贵的出生,在这生死两分的瞬间救了他一条小命。

    巨型螳螂似乎对人类完全没有兴趣,此刻它正悬停在蛛后上空,蛛后却如同遭遇天敌般发出阵阵“嘶嘶”声,趴在地上不敢动弹。

    在观众们震耳yù聋的惊呼声中,杰森并没有迎来致命的袭击,他好奇的抬起了头来。只见啖噬者‘霍加尔’螳臂一挥,蛛后的头颅在绿芒闪过的一息,应声落地。‘霍加尔’兴奋地扑下,捡起头颅大肆地咀嚼起来,似是极为享受。

    杰森见状也努力汇聚着斗气修复着体内外的伤口,并慢慢地向奥菲娜爬了过去,这十米的距离犹如天堑……

    “大人!我看比赛就到此为止吧,小家伙们都伤得不轻呐。那支大螳螂不仅实力强悍,而且智慧不低,再斗下去难保不出意外啊!”维罗基奥见大势已去,担心杰森会有闪失,到时候教皇怪罪下来,自己可担当不起。

    韦陀并没有理会伯爵的建议,依旧单手抚着防护屏障,神凝重地望着场内……

    “奥菲娜!你没事吧?我们不比了,认输吧!”杰森经过短暂的休整,总算确定自己伤势虽重,但还死不了。

    “呃…头疼yù裂…体内犹如刀绞…”奥菲娜挣扎着侧坐了起来,上中的蛛毒和斗气反噬造成的伤害给她带来了双倍的痛苦。

    巨型螳螂吞食完蜘蛛的大脑之后,直接进入了一种平静的睡眠状态,杰森与奥菲娜又在一旁低语,场上气氛达到了冰点。就在观众席上开始出现了各种嘘声的时候,一抹亮丽的蓝芒出现在了奥菲娜眼前,这个缠绕着雷电的蓝芒不仅奥菲娜熟悉异常,就连交过一次手的杰森都一眼认出了它。

    “是导师的‘奔雷’?啊!……我明白了……”奥菲娜眼中突然出现了一股狂,让杰森疑惑不已。“杰森…快帮我把‘逐风’捡回来…我的佩剑。”

    奥菲娜努力支撑着自己虚弱的体,最终还是凭借毅力站了起来。她尽量轻盈地支配着‘逐风’像是在空中刻画着一个诡异的图案,然后紧接着剑尖朝‘奔雷’一点……

    天空中异像突现,原本阳光充裕的竞技场上空顿时乌云迷布,一股yīn郁的压迫感油然而生,就连刚才还喧闹的观众们都变得鸦雀无声。随后憾人心肺的雷鸣声声入耳,凭空生出的闪电像是被一个无形的漩涡紧紧拖拽在了一起,缓缓地旋转着形成了一个六芒星阵。

    奥菲娜站直了体,四周产生的微风将她的衣袂掀得轻舞飞扬,第一次她将修长凄美的影完整地呈现在十数万观众眼前。她双手虚托着一柄陌生的长剑,上面电弧缭绕、气息庞大,隐隐跟天空中的六芒星阵迎合着。

    “我知道了!这才是你导师的成名绝技吧?你的导师才应该是这把由‘逐风’和‘奔雷’合二为一神器的真正主人!”杰森大为感叹,想想上场之前人家导师随手一扔就是价值连城的魔兽材料,让杰森这种从小就孤苦伶仃的家伙也明白了背靠大树好荫凉的道理。

    奥菲娜没有理会他,专心致至的在引导手中的“风暴之怒”。

    啖噬者霍尔加终于从睡梦中醒来,它还沉浸在自己再度进化的喜悦之中。一道清脆的碎裂之声响过,啖噬者褪去了之前的虫衣,它的体由刚才的青绿sè转变成了棕褐sè,一个全新的啖噬者诞生了。它兴奋得在空中翩翩起舞,刀臂挥动间的绿芒在四周留下无数沟壑,它不停地打量着因为二度进化再次新生的一对薄翼欢腾不已……

    最终,啖噬者发现了天地的剧变,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刚刚还奄奄一息的生物此刻居然引动了如此巨大的毁灭力量……

    “六芒风雷动!!”

    随着奥菲娜骄傲的呼喝声,天空中的雷电呼啸即至,瞬间击破了竞技场原本的防护罩,直奔目标而去。啖噬者这才发现四周空间一紧,一个巨大的六面体将它笼罩在了其中,六面体每一面上都闪耀着一个六芒星阵,然后慢慢的向它聚拢……

    它恐惧地尖啸着,胡乱的挥舞着自己的刀臂想要破开这个空间的锢,然而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徒劳。六芒星阵轻松的截断了它的刀臂,紧接着是它的薄翼,最终它的躯体被合围一处的星芒切割成无数的碎片悲凉地散落在竞技场的泥土之中,成为dì dū十余万观众难以至信的唯一见证。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