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节 女人

    “贵族风”三楼贵宾间的豪华沙发上,此时坐满了人,但是却没有一丝丝烈的气氛。围着这满茶几鲜美瓜果的沙发上,挂满了一张张表各异的面孔。

    一个长相甜美,貌似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正微微地低着头,手中摆弄着一柄品尝水果用的银制小叉,一双碧蓝的眸子如夜空中的星辰幽远又深遂。她目光躲闪着,偶尔又偷偷地向坐在对面不远的胖子瞟上一眼,然后又赶紧移开,不知道是在害羞还是害怕。

    戴维此时早已满头大汗,纵然平rì里对自己的待人处世之道颇为自负,今天这个景倒是让他有心无力。

    “戴维少爷,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呢?你看看,其实我的女儿长得并不是你想像中的那么不堪吧。也并非传闻中的那样痴傻蠢笨,其实她此时只是稍稍有点害羞而已。相信在成为你的妻子之后,慢慢地就不会像现在这般拘束了。”巴蒂斯特轻轻地抚了抚小女孩的肩头,小女孩天真地望向了他,慈祥的笑容洋溢在这个半生杀伐的军人脸上,让人感慨不已。

    “哪里需要什么考虑,既然先前我们已经有过婚约,自然你的女儿就是我儿子的未婚妻了。虽然近年来我们家道中落,但基本的诚实守信还是不能落下的。还望军团长大人以后对戴维多多提点,费心鞭策才是。”未等戴维答话,一旁的乔老爷子表严肃的对此事大包大揽。

    “乔男爵谦虚了,我已经褪去军装决心跟随瓦琪大人,以后不用再称我军团长了。既然承蒙乔老爷抬,我就将女交由少爷了,也望您多费心。”巴蒂斯特托起小女孩的左手,轻轻指向戴维讲道:“艾泽特拉,他就是你的未婚夫了,从今往后你要好好地跟着他,听他的话。我不在边的时候,不要害怕,以后戴维会像我一样永远保护着你的。”

    女孩小心翼翼地站起来,跟随着父亲来到戴维边,又在父亲的示意下靠着戴维坐了下来,从始至终都一言不发的低着头。

    戴维此时内心凌乱不堪,这个可的小萝莉倒还是蛮养眼的,可就这么平白无故成为他的妻子,始终让他觉得不甘。

    他抬头环顾,希望能找到点援手,却发现巴巴莎一脸无辜地望向天花板,装着什么也不知道;特琳娜满眼怨恨地盯着他,并在旁人不经意间向他挥了挥拳头;就连孤傲的瓦琪大魔导都斜依在沙发上饶有兴趣地盯着他似笑非笑;他自己的导师克鲁尼更是一脸幸灾乐祸,就差没笑出声来。

    戴维一见自己孤立无援,又不敢当众违逆自己的父亲,也只能将话题暂缓处理:“终大事还是不要如此草率,为了艾泽特拉的终幸福,我想我们还是需要更多的时间相处一下增进了解才行的。既然今天人都这么齐整,我们好好庆祝一下吧,前两天我们可是狠狠地赚了一笔。”

    “对!对!对!是得庆祝一下。你们也要多多地相处。”乔老爷子一见戴维并没有执意反对,也稍稍放了点心,连忙高兴地安排起来。

    时间在忙碌的过程当中,总是流逝得很快,转眼三天的时间匆匆而去。在各种条件都比较成熟的时候,戴维将在外建立次级法师塔专心修习魔法的愿望付诸了实施。

    此时的戴维手中那枚空间戒子已经被各种储备物资填得满满的,开荒用的各种劳具,应对各种突发状况的药品、绷带,制作次级法师塔需要的各种关键材料。应有尽有,但同样远远没有达到需求。他偶尔还愤愤地报怨,为什么杰森得自多米雷克的这枚空间戒子容量比起巴巴莎捡的那个空间盒子差了如此之多。更可恶的是,居然那个盒子只有巴巴莎才能使用,自己想临时借用一下都不行。

    于是戴维还是采用了最原始的笨办法,让特琳娜在奴隶市场购买了三百个体壮硕的奴隶,并订制了二十辆货用马车。准备采用商队的方式,将建立次级法师塔的所需物资慢慢带到目的地去。

    巴巴莎拒绝了跟随戴维外出的提议。艾俄洛斯教堂的红衣大主教奥尔巴赫在前几天回到了dì dū,在一边惊叹巴巴莎的神圣魔力的同时,也帮她打听了些许杰森的况。只告诉她杰森xìng命无忧,但是想脱却很麻烦。具体的况,似乎连主教大人都不愿多提。这样,加剧了巴巴莎想见到杰森了解况的迫切心,于是执着地留了下来。

    碧昂斯主母在奥尔巴赫的请求下,也同意了巴巴莎继续留在dì dū学习,处理完事务就急匆匆的回落溪镇了。

    在“贵族风”后花园里,巴蒂斯特正带领着他三十名亲随有条不紊地安排着奴隶们收拾帐篷。齐整装备之后,这就要启程离开dì dū出发去为瓦琪大魔导建立新的法师塔了。这三十名跟随巴蒂斯特一并脱下军装的士兵,都是巴蒂斯特的心腹,而且个人实力都不弱,这可给戴维捡了个大便宜。他们军事素养都相当的高,稍一接触就能发现是久经沙场,配合默契的生死兄弟,在巴蒂斯特的指示下,将三百名奴隶也进行着军式化的管理,给戴维省却了一个大大的麻烦。因此他对巴蒂斯特的女儿也不敢有所怠慢,哪怕这个小萝莉从见面到现在都没说过一句话。

    戴维和几位导师对于建立法师塔地点的意见倒是相当一致,直接就选定了上次遇见鲸族的风暴海湾。所以这么一大队人马一出dì dū就直奔喀诺达雨林而去,他们出了拿铁郡的第一站,就是多米雷克的庄园。

    在考虑到他们不可能携带着这些普通的奴隶穿越漫尘大沼泽,于是戴维制定了一个相当奢侈的计划,采用远距离传送魔法阵。他计划先将这数百奴隶安顿在多米雷克庄园上,然后在庄园里布置一传送魔法阵,完成之后再先行与克鲁尼等到达风暴海湾,在那里也布置好魔法阵。这样一来,这些普通奴隶就可以通过魔法阵分批次的传送到目的地,降低不必要的风险。只是这建造魔法阵和传送过程中消耗的“迁跃水晶”让戴维包里的金币如决堤的河口一样哗哗流淌,痛得他好几天没睡得安稳……

    亚尼逊河流域上

    “这么些天了,还在那样闷闷不乐?我发现你近段时间,心境上产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看样子等建成了法师塔,得让你在冥想室里好好地反省一下了。”大魔导瓦琪穿着一慵懒的睡袍,斜躺在铺满裘皮的船舱中,阳光从舱顶的天窗倾泻下来,给她修长健美的大腿上漾出淡淡金黄sè。她的前放着一个一米见方的小茶几,茶几对面是同样没jīng打彩的特琳娜。

    “嗯?为什么我要反省?你就是这样对待我这个救命恩人的么?你看看你,作为一个大魔导师,居然摆出这么yín的一个姿势,让人见到成什么样子。哦,难道就许你将那个克鲁尼勾引得神魂癫倒的,就不准我小小的喜欢一下那个死胖子么?”特琳娜一听瓦琪要罚她闭,连忙带着坏坏的笑容在瓦琪若隐若现的脯和大腿上来回瞟着,一副不知死活的无赖像。

    “没大没小!”瓦琪顺手抓起一把干果,朝特琳娜扔了过去,脸上尽是溺的微笑。

    “咯~咯~咯~别扔了~你睡袍快掉下来了!”特琳娜毫不示弱的一边还击,一边继续轻薄调戏。船舱之前的沉闷气氛在笑声中,被冲淡了不少。

    “好了!停下来!跟你讲正事呢!”瓦琪坐起来,稍稍整理了一下睡袍。“对于戴维未婚妻的事,你不要太在意。你确定你是喜欢戴维的么?在我看来,你不过是将戴维当作你掌心一件jīng致的玩具罢了,或许在没人跟你抢的时候,你会将他几乎遗忘,可一旦有人想让他换个主人,你就不自的想要喧嚣你的权利。仅此而已!”瓦琪认真的看着特琳娜,她自己的徒,她当然了解。

    特琳娜停下手来,缓缓地趴在茶几上,又变成了刚才一副懒懒的样子。

    “你现在这副样子,其实是心里不平衡罢了,你觉得有人从你手中抢走了玩具,更为可恶的是比你优秀也就算了,现实却居然还是个白痴。你一下子接受不了……”瓦琪轻轻地抚摸着特琳娜的脸庞,此时的特琳娜乖巧得像是躺在主人怀中熟睡的猫

    “并不是导师我不许你喜欢某个男人,但作为女人,我们首先得强大自己。不仅仅需要强大的实力,还需要更为强大的内心。在这个男权社会环境之中,我们必需要有自己的风格,自己的信仰和追求。不能因为这朝夕之间的点滴得失而忘了自己的份,我们自己首先要活得有尊严,那样才能换来男人的尊敬。”瓦琪拿起一杯果酒,放在唇边抿了一小口。

    “就像你前阵子,说是去参加了什么子爵的一个小型舞会,在虚荣心得到满足的同时甚至还有点小小的窃喜吧?你内心是真正的觉得参加那样的舞会能获得多大的快乐么?在我看来,你不过是因为看到巴巴莎成天受人追捧,不甘寂寞罢了。为什么导师一直保持着如此高傲的姿态,不是我愿意高调,原因在于我要让男人在我面前表现出的是真挚的敬意,而不是看到你的第一眼,就恨不得冲上来扒光你的衣服。你看看,那个巴蒂斯特不是因为我的强大,才连军团长都不当了,来追随我的么?宝贝,我的意思你明白么?”

    说到这里,特琳娜坐了起来,目光闪烁,似乎有点懂了,又像是少点什么。

    “在这个浮燥的社会之中,不要去羡慕所谓上层社会里的贵妇人儿。不要见她们成天衣着光鲜地炫耀着珠宝,在稍微有点智慧的人眼中,那些浪货不过是在述说她们在上是如何放地讨男人欢心而已。她们用珠宝的光芒来掩盖着她们失去的最宝贵的东西,那就是zì yóu与梦想!”瓦琪言辞犀利,尖锐地讽刺着那些所谓的贵族妇人,从侧面想为自己的徒建立正确的价值观。“女人,要耐得住寂寞,才守得住繁华!”

    “或许我说得太多,有点不着边际了。那么我现在跟你讲一下我眼中的戴维,至于听罢之后你若还坚持着要喜欢他,我也可以毫无原则地支持你。”瓦琪放下酒杯,轻握着特琳娜的手,内心像是在思索着从何说起。

    “导师,你刚才对男人和女人的一席评价,可是有点吓着我了。”

    瓦琪微微笑了笑,用眼神安慰了一下眼前心绪起浮的孩子,开口讲道:“戴维…我们与其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不过总归他是在我们的命运河流上惊起了波澜。如果没有他,或许我今天就没有机会跟你谈刚才的一席话了,也正是这个原因,刚才我讲得很是直白露骨,你下来再慢慢消化。”

    “其实,戴维这个小伙子,人的品质倒还是不错。只是年纪轻轻就经历了人生中几个大的转折,他现在还处于短暂的迷茫阶段,还不太清楚自己人生追求的方向。不过从杰森这件事上,我只想提醒一下你。杰森同样是跟他同甘共苦,患难一场的朋友,但在自己朋友生死未卜,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却选择了离开dì dū去追求自己的魔法师生涯。你们的另一个朋友,那个叫巴巴莎的小女孩子却选择了留在dì dū,想尽办法改变杰森的命运。这就是他们的区别,你若换着杰森,你认为会有几分把握,让戴维像巴巴莎一样,为你留下来。”瓦琪说完,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在她看来,戴维与杰森的感当然是没法与巴巴莎相比的,毕竟一个才认识一年多,一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戴维这样做也无可厚非。

    特琳娜若有所思的轻咬着手指,她也分不清楚自己对戴维的感觉侧重于哪一方面,但凭目前的关系,要让戴维不顾一切的为了她做某些事,怕还真是不可能。

    此次瓦琪一席教导彻底改变了特琳娜今后成长的风格路线,与其扮成小萝莉可怜巴巴的去勾引男人,不如将男人踩在脚下,我就是女王!

    船队在亚尼逊河继续顺流而下,cháo汐大魔导召唤的巨浪元素为船队保驾护航,居然让人感觉不到任何颠簸,如履平地……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