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节 谋动

    “布雷西亚少爷,今天真的不能赴您的约了,还请少爷能够多多见谅。碧昂丝祖母大人对我近来频繁的外出已经相当地生气了,今天给我布置了好些诗歌的背诵,如若明rì答复不出来,肯定少不了一顿责骂的。”巴巴莎面对眼前的英俊男子极尽婉转地在拒绝他的邀请。

    “不会有事的,我亲的巴巴莎小姐,我会让我的父亲为你在碧昂斯女士面前求一份的。我父亲也看出来了我们的有独钟,他也很愿意看到我们能够好好地相处在一起的。收拾一下跟我走吧,今天晚上就不回来住了。”布雷西亚已经在巴巴莎面前软磨硬泡了几个小时了,巴巴莎就是一直不肯接受他的邀约。这么些rì子的接触一直未能攻下这个小女孩最后一道防线,让平rì里自视甚高的贵族少爷更是癫狂,越是得不到越是梦昧以求。

    “子爵大人如何这样心急呢?我不是答应过你了吗?只要子爵大人能安排我见上我的朋友一面,那么之后我们的关系好说啊。不是我信不过子爵大人,眼见为实的谚语必定是有它的道理吧。你说我朋友被售卖给一个角斗士场主当了奴隶,我实在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啊!”巴巴莎虽然未经人事,但多少也明白布雷西亚的心思,所以更不敢轻易应约。

    “你朋友的事可能涉及到一些帝国高层的机密,哪能是这么容易想见就能见到的呢?就算凭我父亲的脉络,想要在这个么时期见这么一个敏感人物,怕是也要费不少功夫的。你的朋友可是被冠上了叛国者这么一顶大帽子……”

    “巴巴莎小姐,有客人来访。就是我之前见过的那位胖胖的先生,你看现在是否方便……”克劳泽轻轻敲了一下门,在门外大声的询问了起来。

    一个如释重负的表浮现于巴巴莎的脸上,她略略低头向布雷西亚表示歉意,然后提高几个分贝的大声答道:“有请!”

    “哈哈哈哈…莎莎…这阵子在干嘛呢?怎么就选了教堂这么个地方见面呢…”人还没到,戴维那yīn阳怪气的声音就隔空传来。结果刚一站到门口发现屋内还有另一名陌生男子,连忙收拾起笑容一本正经地问道:“哦?巴巴莎小姐还有朋友在啊!我们来得可真不是时候,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没关系的,我本来是准备约巴巴莎小姐到府上去参加一次小型的舞会,不曾想这么晚了还有朋友来拜访她。既然这样,我看只有改天另行安排了。”布雷西亚毕竟出生贵族,基本的礼仪在他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一见有其它人在场,连忙起准备道别。

    “什么?有舞会?我可喜欢了。这几天可把我累得够呛,嗯,帅气优雅的绅士,我叫特琳娜。既然巴巴莎小姐没时间参加,我是否能厚颜奢求一次呢?”突然从胖子后出现的娜娜怎么看都比巴巴莎狂野奔放,材上更是火辣数倍。此话一出将在场的其它人都听得为之一愣,布雷西亚更是露出了既意外又惊喜的表

    “特琳娜小姐愿意赏脸,那可是求之不得的事,我布雷西亚荣幸之至。”布雷西亚倒也是花场飘多年,反应机敏之极,一边恭维一边顺势向门外作了一个请的动作。

    “太好了,维胖,我就不打扰你们在这叙旧了,我跟布雷西亚少爷去参加个舞会。相信晚一点布雷西亚少爷会安排马车送我回魔法师工会的,麻烦你转告我的导师一声,让她早点休息,就别担心了。”特琳娜这个小妖jīng看似平淡的几句话,将自己魔法师的份点了出来。更告诉了布雷西亚自己还有一个高级魔法师以上等阶的导师,至少第一时间能让不少人打消许多不轨的念头。

    戴维起有些犹豫地送走了两个奇怪的家伙,索xìng了就安下心来。

    “莎莎,怎么选在这么个地方见面。杰森呢?”戴维知道特琳娜的xìng格,也懒得担心怎么向瓦琪交待,等他们一离开就急切的问到。

    “我陪祖母来教会处理一些事务,结果主教大人不在,才多呆了不少时rì。你也是,现在才来,我都快急死了。”巴巴莎也不拐弯抹角,杰森的事一直让她憋在心里,几乎让她这颗年轻的心脏不堪重负。

    接下来,戴维和巴巴莎相互将分开后这段时间的经历都简单地交流了一遍。

    “这么说杰森这回麻烦大了,看样子当初我们让他去公爵府报信反而是害了他。”在得知似乎教皇也在为杰森的事从中斡旋,戴维稍微平静了些。

    “很多消息还不能证实,但是这段时rì克劳泽在外面打听到的一些流言蜚语,与刚才那位辛格斯家族的少爷给我的消息吻合度非常高。我们如果想要插手帮上忙的话,不仅仅需要极强的人脉还需要大量的金币才行。”巴巴莎经过在dì dū这些rì子的打听与思考,也算是尽到了一个女孩子能为朋友所作的一切了。

    “嗯,这个事对于我们这样的市井小民来说,的确可望不可及。慢慢来吧,消息是否属实,只需要等不久之后的角斗士大赛就能验证。我明rì要去一趟帝国中部的阿雷佐行省,我父亲被一个该死的家伙安排到一个矿场去当苦力了。顺利的话,来回大概需要两三天时间。等我回来之后,我们再去圣灵雕像湖取回一些裂纹蚌和去雷克大叔庄园上借用他的那些财宝。你明rì就安排克劳泽去南城的商业大道挑选一处房产,一半用作经营谋利,一半也算是我们的一个落脚点。至于初期的费用嘛,我会跟导师讲的,暂由他们垫付。”杰森的处境将戴维的计划全盘推翻,他不得不暂时放弃建立次级法师塔,专心修习魔法的念头。这几个家伙短暂的相处,却建立了极其深厚的友谊,还是值得他用心来维护的。

    阿雷佐行省位于帝国中南部,以盛产铸铁矿石著称。它和最南端与摩根帝国接壤的塞斯坦行省一同,被一座绵延上千公里的“落基”山脉由北至南划分开来,使得两个行省都被分隔成东西两半。实际上,帝国没有将两个行省以山为线,东西划分,目的也是为了不让一方独占资源,需要相互制衡的原因。

    此时,戴维和巴蒂斯特正端坐在阿雷佐西部莫迪亚戈矿场主的待客厅内。虽然戴维的父亲是被巴蒂斯特安排到这当苦力的,但当戴维真见到他老爷子的时候,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乔老爷子露面之时,并没有戴维想像中的一矿渣碎石,也没有苦力应该出现的疲劳虚脱。反而显得神彩奕奕,jīng神饱满,跟他苦力的份相去甚远。

    “这是怎么回事?”戴维有点搞不清状况地问旁的巴蒂斯特。

    “就是这样啊,我安排的。毕竟他有可能跟我攀上亲家,我还能真让他做苦力不成?”巴蒂斯特微微一笑。

    “你个不孝子,现在才想起你老爹我来?幸亏你老爹jīng明能干,察言观sè,才将这个矿场主的马拍得舒舒坦坦,勾起了这个暴发户附庸风雅的兴致。让我教授他亲眷贵族礼仪和经典诗歌,否则真的进了矿坑,怕是要不了两天我这把老骨头非散了架不可。”乔老爷子一边大声抱怨,一边拿起桌上的水果胡吃海塞,哪有半分礼仪可讲。

    正当戴维准备答话,讲明来意之时,一个矮胖材的中年男人走进了会客厅。

    “从dì dū远道而来的朋友,我就是这片矿场的主人法比奥·库尼奇。是的,我就是乔子爵口中那位附庸风雅的暴发户。实际上就算巴蒂斯特团长不那么安排,我也会对乔子爵相敬如宾的。今天既然看到魔法师大人也来到鄙舍,我就知道乔子爵怎么会真的在我这么个简陋的小地方呆上一辈子。”说毕,法比奥从后牵出了一个十岁模样的小男孩,在客厅的主座上坐了下来。

    听到矿场主的言谈,戴维心中浮现出一丝小惊讶来。看样子这个中年胖子倒还有些修养和头脑,居然连自己上穿的由魔法师工会统一颁发的法师袍都认得出来。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见他俩人是从dì dū而来,顾意装得比较内敛了。

    “这次我们来,是接乔子爵回dì dū的,我为近rì来对府上的讨扰表示深深的感激和歉意。”戴维连忙答到。

    “讨扰算不上,只是如今我有一个不之请,万望团长和法师大人应。这是我的儿子卡洛·库尼奇,现在九岁出头。我想让他能继续跟随在乔子爵边,乔子爵博览群书、虚怀若谷又勤于自省,贵族风范举指投足间浸人心怀。我希望卡洛以后能摆脱这个环境中的粗俗习xìng,成为一个真正的绅士。”法比奥指着侧的小男孩表达着自己的愿望。

    一听法比奥如此高看自己,卡马·乔连忙扔下了手上的瓜果,正襟危坐摆出一副严肃拘谨的样子,话里带话地讲道:“这些rì子以来,我与矿场主的儿子很是投缘,他也虚心接受我授予他的知识。如果要回dì dū,我倒是非常愿意带上他,卡洛的乖巧可不是亲生儿子能比得上的。如果不,这dì dū不回也罢,难得我在这如此逍遥快活。”

    戴维和巴蒂斯特都不曾想到会有这么个况出现,本来dì dū就一副风雨yù来的局势。而他们这伙人早就准备远离漩涡中心,借建立次级法师塔的机会在外培置自己的势力,结果出现了这么一个想往dì dū里钻的小孩子。

    “当然,如果以他的资质,再能拜入魔法师大人门下,我愿举全部家供大人驱驰。”随后只见法比奥大手一挥,两个侍者打扮的女仆分别端上来一个大盘子:“两位大人不要介意,您们也清楚,虽然我是一个诺大的矿场主,但真正的油水也捞不到几分的。行省内出产的铸铁矿是属于帝国所有,而我雇佣奴隶开采从中获得的利益有很大一部分要上交给行省的领主大人,自己能收进腰包当中的也就所剩无几。幸得大量的铸铁矿开采,其中不乏会采到一些丰富的伴生物,这也算是对我rì夜劳苦的一丝丝额外回报吧。这里有五百金币和一些铸铁矿的伴生宝石,权且当作犬子跟随各位大人一路上的车马费用吧。”

    虽然戴维有诸多不愿,但看到乔老爷子的执拗份上就已经有点动摇。结果当矿场主拿出这么大笔财富的时候,戴维再也无法抵抗其中的惑。是啊,这么一大笔金币!完全可以缓解眼下的燃眉之急了。

    戴维一边装模作样地把玩着盘中的宝石,一边心cháo澎湃地权衡着利弊:“法比奥老爷,您的心我是能理解的,您的儿子愿意跟着家父去dì dū也没什么问题,但是我只是一个中级法师。大陆魔法师工会统一规定:高级魔法师以上才能收授弟子;魔导士以上才能在外建立自己的次级法师塔;魔导师以上才能拥有自己的追随者,建立自己的势力。所以您要我教授您儿子魔法的事,恐怕我还办不到。不过我的导师是位魔导士,如果您的儿子愿意,我倒是可以帮他在导师那求得一个魔法学徒的名额。”

    “那可真是有劳魔法师大人费心了。”矿场主轻轻抬手,旁侍女就很乖巧地将筹码一一奉上。

    铸铁矿伴生的例如黄水晶、次级月亮石、红宝石之类都是用途广泛的魔法材料,就算不作它用,仅仅是打造成贵妇人佩戴的装饰品也能在帝国上层社会里卖个好价钱。

    有了裂纹蚌和法比奥这两条线,再加上魔导士克鲁尼的炼金技艺……戴维似乎已经看到黄澄澄的金币耀花了自己的眼睛。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