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节 福祸

    从索菲娅口中得到的信息与莫萨公国的沦陷相参照,自然不难判断出这个所谓的副军团长是什么份。于是cháo汐大魔导师亲自带着两个义愤填膺的年青人,来到了帝国最奢靡的南城区寻找目标。

    一辆轻便的马车看上去朴素简洁,没有任何代表份的徽章装饰其上,此时正大摇大摆地停放在了dì dū最高档的娱乐场所“猛进的号角”门前,与其它停放在此的霸气豪华的马车相比显得格格不入。车上下来了两女一男,面带煞气的直奔大厅中两名穿着统一军队制式服装的男子而去。

    “在哪里能找到飓风军团的人?”走在最前面的一个极品美人目光冷艳地向其中一个问话。

    “你们是什么人?”男子见来者不善,作出了一副防备姿态反问了一句。

    “回答错误!”只见冷艳的美人随手一挥,一道强劲的风刃伴随着这个男子高大的躯猛然抛飞出去,直到撞上了不远处的灯柱才摔在地上呻吟不止。

    “我们就是飓风军团的人。”另一名男子当看到这名女子将目光转向他的时候,立马简洁的答到,并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

    “你们的副军团长在哪?听说是个叫巴蒂斯特的家伙?”瓦琪见立威有效,四周的人慢慢的开始聚集过来,为了不让事复杂化,于是直奔主题。

    “是的,尊敬的女士。他现在正在五层贵宾间休息。”军士见来人并不是找自己麻烦的,心一松,也巴不得祸水东引的好。

    瓦琪转带着两人就往楼上而去,在离去的时候还不忘扔下一句:“不要命的大可以跟着上来凑凑闹!”弄得在场的人群个个噤若寒蝉,等她离去才是一阵窃窃私语。

    猛进的号角五层上是专门为一些有份的客人准备的,能来这里的都是非富即贵之辈。

    瓦琪带着娜娜和戴维刚一来到五层,就被两名武士拦了下来。为了保护来这里消费的客人**,在没有受到邀请或是预约的况下,是不许随便踏入其中的。

    但是显然,这一在高傲的瓦琪眼中完全行不通,向来都是她凌驾于他人之上,从来没有因为份背景低人一等过。结局也异常简单,在看到自己实力不错的同伴被眼前这个脾气暴燥的美人弹指间就变成一座冰雕之后,武士很顺服的让侍从将瓦琪几人带到了巴蒂斯特的房间门口。

    “嘭!”价格昂贵的云衫木门在空气魔法力量的挤压下变成了一地碎渣,戴维率先一步进入到了房间的内部,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幅血管喷张的画面。

    宽大的天鹅绒大上面,三具**的躯体狠狠地纠缠在一起,低沉粗壮的喘息和迷乱亢奋的呻吟充斥在整个房间当中。

    命运似乎在用黑sè幽默嘲弄着彼此双方,原本来势汹汹的三人此时却略显慌乱,而接受审判的一方却对此视而不见,游刃有余。同样是一男两女的组合,一边是两个未经人事的少年和一位生xìng高洁的大魔导师;另一边却是两个红尘名媛和久经沙场的亡命之徒。

    在dì dū最奢华最有背景的夜总会,在客人无一不是权倾帝国之辈的环境下,两名欢场女子训练有素的继续对付着下“猛进的号角”视旁人若无物。

    特琳娜一声惊呼躲到了导师的后,戴维被此场面一震将刚才准备好的话全都堵在了喉咙里。

    夹杂着雪花的寒风在宽阔的房间中聚然开袭,室内的温度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急转直下。

    “滚!”瓦琪的厉喝不仅想表达愤怒,更多的是想掩示自己的尴尬。

    两具****的躯体再也不能镇定的享受欢愉,瑟瑟抖抖地向门外踉跄而去。而我们的副军团长大人上泛起了苍白sè的斗气,缓缓从上站起,用胯下那高昂的战歌表达着对眼前不速之客们的‘敬意’。

    “您所展现的实力有资格打扰我的交欢,尊敬的女士。请问有什么事需要我来为您效劳吗?如果您是想借我的小命一用,恐怕就恕难从命的了。”巴蒂斯特临威不惧的风格倒也不失为一名合格的将才。

    “卡马·乔,你记得吧!我就是他的儿子!”未等瓦琪开口,戴维就直接表明了来意。

    “噢…?”巴蒂斯特这才将目光从眼前的美人上移开来。“我未来的女婿大人。你终于舍得露面了,你是来跟我提亲的么?让你看到这一幕,真是不应该啊!”在见到瓦琪撤去魔法之后,巴蒂斯特也收敛了斗气从地上捡起满是冰渣的大衣抖了抖,披在了上。

    “难怪会生出痴蠢愚笨的后代,就是不知道是阁下跟哪一位烟花柳巷的风尘女子所为了。我瓦琪·卡门的弟子看上的人怎么可能迎娶一个智障女子为妻?交出他的父亲,这是你能活着走出这个房间的唯一机会。”瓦琪威胁之意溢于言表,出于xìng格始然,还不忘大加讥讽一番。

    “瓦琪·卡门?!你就是在红海之滨力战深渊纳迦海族的那位大魔导师?难怪举止言谈如此放纵不羁,倒也有嚣张的资本。”巴蒂斯特弄清楚来人份之后脸sè复杂多变,像是在内心挣扎着什么:“在战场上生死一线,胜负瞬分的事件我经历得太多,请你不要动不动拿生死来跟我讨价还价。如若我真的死在这里,我相信陪葬的不仅仅是他父亲一人。”一旦生命受到威胁,巴蒂斯特的喋血xìng格也曝露无疑,满手血腥的人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

    “想不到你这个时候还有心思逞英雄。但在我眼中,你不过是一滴随我肆意挥洒的水珠!!”瓦琪对巴蒂斯特的冒犯似乎相当愤怒,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军阀都敢在她面前逞凶斗狠,以她大魔导师的份至今还没有任何一人敢对她如此放肆过。

    jīng纯的水系魔力疯狂汇聚,一个三米见方的巨型水泡浮现而出,没有任何征兆地将巴蒂斯特困在其中。

    巴蒂斯特没想到眼前的美人说动手就动手,匆忙中提聚斗气左冲右突,却发现笼罩住自己的水泡怎么也摆脱不掉。剧烈的动作加上准备不周使得巴蒂斯特很快就面临着窒息的危险,他胡乱的挥洒着斗气意图将这个水泡破除一条裂口,但一切都是徒劳的。

    “跪下!!大魔导师施展的‘水之牢笼’是你这样的武夫能随意破除的吗?为你刚才的冒犯言语求饶还来得及!”在瓦琪眼中平时连正眼都没兴趣瞧上一下的鲁莽之徒,居然敢在自己晚罪辈面前少她颜面,必需得严厉的惩罚。

    此时的巴蒂斯特内心也诸多不服,若换平rì里全副武装之下,要破除这么一个锢类法术也多少有些把握。只是刚才的他正在享受鱼水之欢,就算批上大衣也跟**无异,修习武技者与追寻魔力之途的法师相比更加依赖装备。

    巴蒂斯特半跪了下来,此刻的气息已几近极限,若稍一松懈将水吸入肺中引发剧烈的咳嗽,那么离死也就不远了。

    “放过他吧,瓦琪大人,他已经拜服在您的魔法之下了。”戴维见状慌忙解围,如若真的让眼前这个家伙死在这里,自己父亲的xìng命怕是也真难保住了。

    “哼!”一声冷哼,‘水之牢笼’化为一滩清水将整个房间的地毯都浸得通透。只听见巴蒂斯特如牛一般的急切喘息之声,偶尔伴随着几次强烈的咳嗽。

    当喘息平静许多之后,巴蒂斯特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深吸了口气对着瓦琪说道:“尊敬的大魔导师,我无意冒犯您的威严。在送还这个小胖子的父亲之前,我有一个小小的恳求,希望您能认真地考虑看看。”说完,巴蒂斯特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看着眼前的大魔导师,希望从她表上发现点什么。

    “得寸进尺!”瓦琪一听顿时怒意奔腾,一抬手又有什么魔法在其手中初具雏型。

    “等一下,瓦琪女士。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希望能成为您的追随者!”话语一出在场的人都略为一呆,大魔导手中的魔力一沚消散开来。“我知道瓦琪女士在莫萨公国的法师塔已经不覆存在了,之前又负重伤。想毕瓦琪女士会在不久之后重新建立自己的势力,这都是需当得用人之际。小人冒昧,这才恳请尊敬的大魔导师许我跟随您的左右,以供驱驰。”

    众人无语,形势的转变显得太突然。

    巴蒂斯特像是为了打消疑虑继续涛涛不绝:“现如今,我虽然是飓风军团的副团长,但实际上已是名存实亡的。飓风军团在红海之滨一战伤亡大半,而最终撤离回来的不足千人,几乎可以考虑此战之后在帝**队建制上已经被除名,没有数年的休养生息根本不可能再培养出如此多的jīng锐。原以为军团长的阵亡,能使我坐上正位,可不曾想到军部迟迟未有动静。如果换作他人重建军团,必将会培养自己的党羽,我被打压甚至排挤的rì子就不遥远了。所以我想,既然不能继续混迹于军方,何不趁早多作打算。这也就是为何我借养伤之名,成天骄奢沉沦,纸醉金迷的原因,实在心中不甘却苦无出路。今天有幸在机缘巧合之下认识名震大陆的cháo汐大魔导师瓦琪女士,当即生了誓死追随的念头。所以……”说完这许多,巴蒂斯特用恳求的目前再次望向瓦琪,心中忐忑不已。

    “哼!你的小心思还蛮复杂的嘛!”

    “不敢!”

    “我见你斗气不弱,心思沉稳。从刚才的交锋来看,你也算得上是号人物,我会考虑你的请求的。现在你要办的事就是尽快将戴维的父亲平安送回,至于作我追随者的事,到时我还会再给你些考验。”瓦琪想到不久后将建立法师塔之事,还正好缺些人手,这个巴蒂斯特无论管理能力还是个人战力都算得上是不错的人选了。

    原本矛盾重重的双方居然戏剧xìng的在以后有可能成为朋友,这福祸相依的古老谚语还真是让人既佩服又费解。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