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挑衅

    一双瘦弱的手掌正紧握着一块粗糙的亚麻布卖力地在厚实的肩膀上擦拭着,时不时还拿起一个木勺在旁池中盛起一瓢水来浇上去。

    这是一个气升腾的大池子,池中的水在这个寒冷的冬季将室内布置得像一个烟雾弥漫的迷宫。杰森正将大半个子沉浸在池子的一角,旁边五米之内除了正卖力帮他擦洗体的莱昂纳多,空无一人。而五米开外,直至池子的对角,挤满了几十个胖瘦不齐,黑白不明的人影。还有更多的人连进入池子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在旁边抱着一个木桶,盼望着里面的家伙早点洗完出来。

    “大哥,阿罗巴又派人来传话了。叫你从今往后必须将从主人那得到的赏赐上交给他一半,否则要你不能活到夏季的‘绞大赛’。他可是主人今年最看好能夺得绞大赛冠军的角斗士,你才新来不久,我们是不是……”莱昂纳多又浇了一瓢水在杰森背上,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要什么让他自己跟主人要去,叫他少跟我来这。你觉得他如果真的有实力胜过我,会这样三番五次的派人带话么?怕是早就直接找上门来硬抢了。怎么?阿多,你怕了?”杰森冷冷地盯着池子对面隐隐约约的影。

    “既然大哥都这样说了,我有什么好怕的。在你没来之前,反正所有人都欺负我,也只有你把我当人看,说什么我也不愿意再被他们压榨了。要死就一起死吧!”经过前几次的传话,莱昂纳多总算看清楚了杰森的xìng格,看样子也是个硬骨头。

    自从杰森到维罗基奥的角斗士训练场以来,已经过了一月有余。自己的监牢房间也从最初的不足十平米,空无一无,转到了一个二十平以上,桌椅齐全的大房间。虽然同样还是一个魔化乌钢铸成的笼子,但条件就要好得多了,不仅地面上简单的铺了一层毛料,甚至在墙上还有一小盏魔法灯火。

    这一切都来自于维罗基奥伯爵的赏赐,当然这都是杰森从角斗士训练场上争取来的。其中经历的艰辛困苦让杰森意志更加坚定以外,在武技方面也有了长足的进步。

    当初在多米雷克庄园上学习来的武技通通都在训练场上得到了实践和改进。杰森经过一个月的观察和理解,终于明白:在角斗士眼中,根本没有任何jīng神和道德可讲,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战胜对手,一切的出发点都是怎样在最短的时间内使用最有效的手段将对手至于死地。什么骑士jīng神,武士之魂都是幼稚可笑的浮夸,跟角斗士讲这些无异于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虽然在训练场上是不许伤人xìng命,也许对手认输告饶,毕竟训练场上的敌人说不定在某一天上了角斗场,就是自己亲密的战友。但是所有人都为了在主人面前表现出自己的价值,争取到更好的福利,还是会以命相搏。于是杰森在这段时间里摈弃了曾经心中的骑士jīng神,反倒学会了不少yīn险狠毒,卑鄙无耻的伎俩。

    出于同或是同病相怜,杰森在一次维罗基奥伯爵亲自点名,以一敌三的战斗中胜出之后,在向伯爵请赏之时,将同室的莱昂纳多当作战利品讨要了来。这样莱昂纳就能在伯爵许的范围一直跟随在杰森的边,一方向杰森多少能保护他不被别的角斗士欺负,另一方面还能共同享用杰森的战利品。在杰森刚提出要莱昂纳多跟在他边的要求时,维罗基奥甚是吃惊,片刻之后居然表暧昧的微笑着同意了。杰森的这个意外举动引来了场下无数角斗士的嘘声,当然也有人勇敢地鼓着掌。

    自此,杰森也没多想,心安理得的接受起莱昂纳多的服侍起来,并默认了莱昂纳多这个称自己为大哥的叫法。

    “彭!”的一声水花四起,莱昂纳多那瘦弱的体被狠狠的压在池水之中,杰森连忙起走了过去,将他从水中扶了起来。

    “阿罗巴,有什么气朝着我来,欺负这些没什么实力的小弟又有什么意思?如果有兴趣,我们现在可以马上上楼到训练场上去比划比划。你能赢得了我,别说主人赏赐的一半,所有的东西都一并给你如何?”杰森继续向前走了几步,刚才水池中还满满的人,不由自主地向外分成了两列,将他让到了一个肌夯实,一头短寸金发的男子面前。

    男子见杰森敢越过默认的界线上前挑衅,不由得怒气上涌,他一把扯下脖子上的毛巾,猛的从池中站了起来。这才发现,这个叫阿罗巴的家伙,块头不是一般的大,杰森接近一米八的个子居然站在他面前只能接近他的肩头,口粗旷劲爆的肌上有三道齐整的疤痕。

    “好大的口气,想要挨揍也不是不可以。但不是随便什么人说向我发动挑战,我都会接受的,在我眼中,你还没有资格。主人对你的那点赏赐作为筹码完全不够,这样吧,如果我胜了你,从今往后在这训练场内你都得听我的驱使,并且每次见到我跟我讲话都必需跪在我的面前。”阿罗巴显然是为了羞辱杰森一番。

    “那如果是我赢了,你以后是不是也要听我消遣呢?”杰森反唇相讥。

    “现在你有什么本钱跟我讲条件呢?如果你不希望晚上睡梦中被偷袭,或是饭菜中被下毒,还没有活到角斗士大赛就意外亡,那么我认为你应该为我给了你这么一次机会感到庆幸。”阿罗巴左右环顾了一下四周,又瞧了瞧杰森背后那孤零零的莱昂纳多,引得池子内外一众人哈哈大笑。

    杰森愤愤的走出了池子,莱昂纳多连忙将一条宽大的毛巾递了过去,不一会儿就听见门外杰森的怒吼:“守卫!守卫!麻烦派人请示下维罗基奥大人,我们现在要使用一下训练场地。”

    角斗士们都是完成了一天的训练,时间接近黄昏才会被安排进入浴池洗澡,经过刚才一番斗嘴,天sè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不一会儿,面对训练场地的伯爵府二层露台,维罗基奥伯爵携带着一众家眷和管家出现在了边缘上。维罗基奥近rì来一直有其它重要的事,都没有怎么亲临角斗场关心训练,只是偶尔听到训练场的教官提及一下角斗士们的状态。今天正在晚餐时间,老管家却来报,说角斗士杰森向自己的王牌角斗士阿罗巴发起挑战的事,顿时兴致大起。维罗基奥本就对杰森很感兴趣,又加上这些rì子来杰森表现得相当抢眼,他也想看看到底杰森能强到什么程度。

    训练场的四周每隔十米都燃起了一个熊熊的火盆,所有的角斗士在守卫的安排下,整齐的排列在火盆之间。伯爵所处的露台外侧上空,一个拳头大小的珠子在魔法的加持之下发散出柔和的光芒。

    “今天你们的比试我很期待,你们分别有什么要求吗?或者说需要什么赏赐?”维罗基奥居高临下的询问着,举手投足间的气势引得后一阵窃窃。

    “高贵的主人,我们已经私下里相互许诺了好处,所以这次不需要什么赏赐了。今天既然打扰了主人和家眷的休息,我们必定尽心为您献上一场jīng彩的战斗,恳请主人许我们将训练时所用的木制刀剑换成作战用的jīng钢。”杰森铁定心思要给对方点颜sè看看,于是一来就先声夺人。

    未等维罗基奥开口,阿罗巴低厚的声音也响起:“既然对手提出了武器的要求,那我也需得提一个以示主人的公正之心。这样吧,我的要求就是你也一起上吧!”随着阿罗巴手指的方向,正是杰森后哆哆嗦嗦的莱昂纳多。

    阿罗巴想法很简单,杰森后那个实力浅溥的家伙如果一起上,一方面可以成为对手的顾及之处怕他有闪失,另一方面也可以展现自己以一敌双的实力。

    “哦!?不愧是我的王牌角斗士!请尽量展现你的实力吧!另外,你又有什么要求呢?”维罗基奥心思格外的细密,在大家都没有想到的地方,也为莱昂纳多考虑了一下。

    莱昂纳多yīn沉着脸,心中又惊又怕,没想到杰森的一场决斗莫名其妙会将自己卷了进来。既然主人都同意了,看样子也躲不过去于是开口:“主人,您是知道我的,我是一个潜行者,恳请主人临时赐予我两把锋利的匕首,并将我上的袋子拿给我。”

    在维罗基奥命人去拿莱昂纳多的工具的时候,阿罗巴却对自己刚才冒失的决定后悔莫及。他万万没想到那个看似瘦弱的家伙居然是个潜行者,想想也知道这家伙找来的袋子里肯定是潜行者工会独特配制毒药。而且平时的自己眼高于顶,也完全没有关心过新进来的这个小家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底细。这下可好,在夜晚与潜行者交手,别说想制服他,在他向你发动偷袭之前你想发现他都困难。

    片刻之后,在维罗基奥的一声喝令之中,只见莱昂纳多带着两把涂抹上剧毒后变得绿油油的匕首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当中,训练场和露台上同时传来了一阵惊叹之声。维罗基奥同样显得有一丝诧异,自从购买了莱昂纳多,出于私下的原因,他也并不曾关心过这个低阶的盗贼,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派他上竞技场。

    就在大家还睁大双眼四处搜索那个瘦弱的影之时,只见杰森暴喝一声,金黄sè的斗气溢体而出,直奔强壮如牛的阿罗巴而去。

    此时的阿罗巴也惊醒了过来,紧握手中那柄两米长的巨槌,猛一踏地面,迎面向着杰森冲撞了上去。

    只见训练场上尘土飞扬,在如雷的脚步声中,两个人影迅速的接近着。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