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节 再起

    晨光中,微风携着三个年青的影往东南方飞去。因为有了空间储物器具的缘故,杰森三人真可算得上轻装上阵,更是志得意满,好一副游山玩水的心态。

    几人牢牢记住了多米雷克的叮嘱,根本无心探索漫尘大沼泽的秘密,每飞行小半rì才抓紧休息一次。当进入夜间,需要驻扎时戴维会先用火系魔法清理出一小片干燥的空地,杰森和巴巴莎轮流负责值守。与在丛林中一样,他们同样也没有遇到什么意外,偶尔突然的空降还惊得原本的小动物四散而逃,不由得感叹众神对他们的宠幸。

    这样走走停停,六天之后,他们终于离海岸线很近了,几乎都能嗅到空气中淡淡的海水咸味。

    正当巴巴莎兴奋不已的时候,戴维却猛的带着他们迅速的爬升高度,并放缓了飞行的速度。

    “我感觉到了混乱的水系魔力元素,而且强弱不一,数量还不少。”戴维jīng神力的成长给他带来了感知上的灵敏度远远强于他人。

    “会不会是风暴海湾本的特点就是这样的呢?毕竟我们面对的可是无尽之洋啊!”杰森通过跟多米雷克的学习,总算学会了用大脑思考问题。

    “不,这比起海洋的力量还差得太远,我怀疑是有未知力量在争斗什么。”说完,一个气系魔法“巫师之眼”在戴维手中形成,窜向高空向海岸方向飘去。“再靠近一点,我们就到地面上依靠地形悄悄掩过去。”

    随着往战场的靠拢,嘈杂中伴随着魔法冲击带来的巨大动静已经声声入耳。戴维切断了“巫师之眼”的魔力供给,幸好争斗的双方都焦灼于战况,并未注意到天空之上那么一点点细微的魔法波动。

    杰森三人悄悄地伏在临海的峭壁之上,不远处的斜坡一直延伸向了海岸线,此时海滩上的形一览无遗。

    “是海族!”戴维刚一探头,立马又缩了回来,刻意压低的噪门充满了惊愕。杰森和巴巴莎也偷偷往海滩瞟了一眼,震憾的场面几乎让他们窒息过去。

    数十头体型过百吨,长达三十米的虎鲸全部搁浅在海滩之上,每一头虎鲸背上都站立着一个两米左右的人型生物。他们全穿着由海藻和巨大蚌壳编织而成的铠甲,其上由七彩珊瑚点缀的纹饰在阳光下煜煜生辉。这些人影手持着各式各样的兵器,正不停的发动着魔法攻击。伴随着他们魔法涌上海滩的还有一百多个异常高大的人影,然后他们的进攻似乎并不太顺利。

    很简单,与之相对的是几乎布满整个海滩的深渊纳迦族。这个冷血种族同样拥有强悍的近战实力,虽然他们比起敌人的材要矮上不少,但是在数量众多的纳迦女巫魔法支援下反倒将冲上海滩的敌人一次次反击回去。

    巨大的虎鲸搁浅在海滩之上,发出阵阵悲鸣,不时用尾鳍卷起巨大的水柱击向靠近的纳迦。

    纵然虎鲸一方的海族个体实力强大,但是这并不是在海中,敌人的庞大数量换取了质的胜利。他们的魔法师跟纳迦的巫师打得难解难分,战士们却被蜂涌的敌人缠得举步维艰,焦急杂乱的冲锋换来的只是一次次败退和沙滩上留下长长的血迹。

    “这些大家伙亡命式的冲锋是为了什么?明明是海中的霸主,却要跟双栖的纳迦族在海岸上对决,脑袋都疯掉了吗?”戴维虚着噪子自语着。

    “看那边!”巴巴莎捅了捅戴维肥硕的腰际,望向了远处。

    几百名材矮小的鱼人正在一个头带王冠模样的鱼人指挥下,奋力地拖着一个由不知名植物筑成的水池顺着坡地往崖壁上行进,里面一条十米左右的小鲸正被束缚在池中。

    “原来这场战争的因果在这里,难怪这些大家伙居然xìng命都不顾及,也要发起进攻。”杰森似乎为了证明自己不再那么无脑,装得无比深沉地补充了一句废话。

    “看样子,我们应该帮帮这可的小东西啊!”巴巴莎饶有兴趣地说到。

    “你疯了吗?这海岸上的纳迦起码有两千之多,我们过去还不够塞牙缝的。”杰森显然不同意,以他对力量的理解,等于是一个人最多能砍得赢几个敌人。

    “看样子是这些冷血生物绑架了这个小鲸鱼,才害得这些虎鲸以命相搏的。我们去帮他们一把,问题应该不大。”戴维自从得到自然女神的垂青之后,还没有展露过手,这种大场面看得他反而有点血沸腾。

    “我们来计划一下,你们看,鱼人们前进的方向,并没有纳迦族保护。雷克大叔也说了,鱼人实力不值一提,那个头带王冠的鱼人肯定是他们的领袖。我们一会儿同时行动,杰森,你负责将所有斗气汇积一处,将那个鱼人领袖尽力做到一击必杀,我会从旁协助你给他们全都来一个‘冰咆哮’。到时候这些鱼人肯定慌乱不堪,兴不起反击的念头。巴巴莎,你提前给自己加好防护魔法,在我们动手的同时迅速上去将那个水池连同小鲸鱼一起收入你的储物盒子。然后我会带着你们立马升上高空,飞到那些大家伙边,看得出这些纳迦也不敢靠近这些大家伙旁,等我们安全了再帮这些大家伙回到海中去。”戴维一边悄悄地布置任务,一边开始让杰森从储物戒子里拿装备出来。看他充满兴奋的双眼,几个家伙居然都忘却了恐惧,产生了一种做贼般的愉悦感。

    在疯狂旋转的冰屑当中,杰森倾其斗气掷出的步兵短枪如一道金光闪过,将那名鱼人领袖死死的钉在悬壁上。巨型水池刚刚消失在鱼人们的眼前,一个胖胖的影席卷着其它两人一飞冲天,往巨鲸方向奔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彻底让当苦工的鱼人傻掉,但如此大的动作也同样引起了纳迦一族的注意。

    就在戴维刚刚飞到战场上空的时候,一个激昂高亢的咒语声响起,戴维心知不妙更是加速通过。眼见就要进入虎鲸魔法师们的shè程范围之时,高亢的念咒也完美结束。戴维突然感到体在空中一滞,然后就失去了所有意识。

    飞行术失去了魔法师的主持,自然会让其中的生物享受美妙的zì yóu落体。巴巴莎和杰森像是配合默契的歌唱家,一起发出狼嚎般的尖叫,伴随他们一起坠落的还有一个胖子的雕像。

    就在他们恐惧得闭上眼睛,准备从百米高空烈的亲吻地面之时,一个巨大的水泡将他们笼罩其中,并缓缓地飘向了虎鲸法师一边。两人一雕像稳稳地落在了一条巨鲸的背上,生死之间转换得太快,使得两个家伙几乎失去了睁开眼睛的勇气。

    突生的异变让纳迦族也措手不及,大好的优势局面被莫名其妙出现的偷袭者搅成一团乱麻,于是在各种诡异yīn冷的尖鸣声中,所有海岸上的焦点都集中于巴巴莎等人上。

    大海忽然掀起了巨大的波澜,海水如同沸腾了一般翻滚不歇,涛天的飓浪如愤怒的海兽猛扑上了海滩。

    刚刚围向杰森所处巨鲸的纳迦被飓浪冲击得七零八落,正当他们准备再次组织起进攻之时,震耳的沉鸣响彻了海湾。在目力所穷的视野内,同样如海神般庞大的虎鲸布满了整个海域,他们掀起的飓浪在背上魔法师的控制之下变得威力无比,强大的冲击让任何生物在其面前都显得如此的渺小。

    鲸族援军的到来极大的鼓舞了海滩上战士们的斗志,他们在铺天盖地的魔法支持下亡命的冲击着显然已经慌乱的纳迦们。

    “巴巴莎,别让这些大家伙再往海岸上冲了,快把刚才的小鲸鱼放出来。只要他们能看到同伴的安全,应该就不会如此狂暴了。”杰森在巨大的动静下,还是优先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障碍。

    巴巴莎一听也立即醒悟过来,随手一挥那个水池连同小鲸一同掉进了旁的海水里。虽然是所谓的小鲸鱼,但相对人类来说同样算是庞然大物了,小家伙入水溅起的水花将杰森和巴巴莎差点从虎鲸背上击落下去。

    在小家伙阵阵鸣叫声中,鲸族似乎也发现他们拼命保护的东西已经脱离了危险,也纷纷停止了对海岸的冲击。

    纳迦族看大势已去,留下了大量同伴的尸体,在高阶女巫的率领下沿着海岸向北面仓皇而逃。

    虎鲸一族由于躯太过庞大,根本不适合在浅海作战,也就任由纳迦们去了,只是这个仇恨怕是会世世代代延续下去。

    杰森看到危险已然过去,连忙从鲸背上滑了下去。他要近距离的观察一下纳迦族是什么样子,而且刚才击杀的鱼人领袖看样子那顶王冠也应该值不少钱。

    在巴巴莎连续施放了两次解除石化的光明魔法之后,戴维终于恢复了过来:“啊~真他妈的危险啊!这感觉,估计就是死亡吧!这些该死的纳迦族里面居然还混杂了深渊美杜莎。幸亏莎莎你这大半年在光明魔法上的进步,否则我可能就完了。这次是我大意了,没有把这些意外的因素计划在内,下次我们应该更小心一些。”

    “算了吧,我可不想再有下次!”巴巴莎心有余悸的拧着湿透的衣衫。

    一声鲸鸣从海面传来,戴维和巴巴莎以为又有变故,连忙转望去,只见一头白鲨载着一个人影向他们迅速接近。

    来人材壮硕,手持一根顶端镶着巨大蓝宝石的魔杖。他并没有太多的衣饰,极富暴力美学的肌**在阳光之下,充满了野xìng的癫狂,一双如海洋般深蓝的眼眸盯得戴维二人如同大海中的一叶扁舟颤颤危危。

    他跃上鲸背,来到戴维和巴巴莎面前,单手扶在前,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开口如咏叹调般对着戴维和巴巴莎述说着什么,巨大低沉的声音震得戴维耳膜嗡嗡作响。

    当他看到戴维和巴巴莎露出一副古怪表的时候,自己似乎也尴尬地笑了笑。终于,沟通的双方都明白过来,他们语言不通。

    这个壮硕的海族大汉像是犹豫了片刻,终于向戴维靠近了几步,双手将那根蓝宝石法杖呈到戴维的面前。戴维受宠若惊,接也不敢,不接又不舍。

    看到戴维还是不为所动,这个比胖子高出两个头的壮汉居然单腿微屈准备至更高规格的礼节。戴维连忙伸出双手将他扶起,阻止壮汉的行为,壮汉也顺势将手中的法杖送到戴维前。

    见到戴维收下了礼物,壮汉伸手指了指法杖,又指了指戴维然后握拳在自己膛上轻捶了两下,再一次扶鞠礼。

    同一时刻,海域里涌上高达数十米的波涛,淹没了搁浅的虎鲸,淹没了海滩上的战士,也一同淹没了戴维和巴巴莎的影。

    当cháo水缓缓退去,海岸上空空如也,就像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嘿!你们快来看啊!这里还有个跟戴维一样的家伙!”在杰森意外的惊呼声中,戴维和巴巴莎相互望着自己被海水浸透的衣物,狼狈得相视而笑。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