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拓野

    圣罗曼帝国位于雾月大陆东北部的绿茵大平原上,坐落于阿帕卑斯山脉末段以南,翻越过阿帕卑斯山脉继续北上就是一望无垠的大雪原,号称雾月大陆生命的区“狂蟒雪原”。而阿帕卑斯山脉也将北方雪原所携带的大量霜冻和寒冷挡在了外面,反之因为地势逐渐的低洼和气候的回暖,山脉上的积雪化为了一条玉带明珠亚尼逊河,堪堪在dì dū以东十公里外奔腾不息,零星有细小支流被人工修凿成了些小运河往dì dū东南角穿城而过。

    十米高的城门下,整整齐齐两列铠甲鲜明的骑士小队分恃左右,手上三米长的骑士长枪紧紧立于马前,皇冠与枫叶的徽章已经显示出他们所属于dì dū王城卫军的份。

    杰森所乘马车终于缓缓来到了城门前,看上去一位像这队人的头领模样的中年骑士就迎了上来。还未等骑士开口说话,碧昂丝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啧啧,好大的阵势啊。什么时候王城的卫军小队长是由教会的圣骑士担任了?小古特,你在教会得罪了哪位红衣大主教么?地位如此之差?堂堂一个中级圣骑士居然被打发来看城门了?”

    “啊,原来是尊敬的碧昂丝祖母,又是来奔波孤儿院的事务吧,这么多年来祖母可真算得上是劳苦功高啊!”这位名叫古特的圣骑士未作停顿继续讲到:“因为要举行王子下的chéng rén仪式,dì dū外务行省和一些公国派了不少使节团过来恭贺。这些远道而来的权贵们自然都会带一定数量的亲信或追随者,里面不乏有武力强大之辈,教皇怕卫军太过于执念于律条,在使节团面前失了礼数,于是向大帝推荐派我值守,以免……”

    “好了,好了。”碧昂丝似乎嫌这骑士废话太多了一点连忙打断了他长篇大论。“趁时间还早,我还得先去拜访一下辛格斯伯爵大人,你放行吧!”

    “这个,请您不要怪罪,我还得检查一下车厢,职责所在,若还有其它人在还得查验他们的份印签的。”圣骑士见马车又yù起步,连忙大声讲道。

    “呵呵,小古特,离开孤儿院后还真不把我这个祖母放在眼里了是吧。”碧昂丝眉头微皱,有些愠怒溢于脸上。

    “古特叔叔,好久不见啦!”车厢里的巴巴莎终于按耐不住,主动掀起了车厢的窗帘探出了半个脑袋,笑嘻嘻的向这位中年骑士打了一个招呼。

    “哦,原来是美丽的巴巴莎小姐,真是失礼了。请巴巴莎小姐原谅我的鲁莽,我早该想到跟随祖母一起来的应该是您了,节rì的气氛因您而烈纷呈。”中年骑士在马上不方便行礼,只是单手抚向前倾斜了下额头,眼睛却看似随意的透过车窗望向车厢内部。

    “这位也是跟孤儿院长大的杰森,他今年刚好满十六岁,追寻大帝的威名前来dì dū参加chéng rén礼的。”巴巴莎也是jīng灵乖巧得很,见骑士望向了车厢,也顺带着介绍了边的杰森。

    此时的杰森嘴巴微张,正直勾勾的盯着骑士那镏金全甲猛瞧,满眼全是羡慕之意,当看到骑士座下那匹神俊的阿帕卑斯高地战马时,口水都快滴了出来。

    “杰森?”中年骑士看了看这个全冒傻气的家伙,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小古特,检查完了么?杰森到孤儿院的时候你当时还差几个月就成年,正忙着准备争取教会的见习骑士份,记不得他也是正常的事。要我进车厢给你取来份印签么?”碧昂丝语气虽然冰冷,不过也没有责备的意思,毕竟别人是例行公事而已。

    中年骑士猛然回过神来,朗声地向两列卫兵喊到:“放行!”并把战马引向一边,这才真正的取下了覆面式头盔,含首至礼,目送马车进城,刚毅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轻松的表

    dì dū的格局以皇城前布拉尼格广场为中心,延伸出的大道分成了四个区域:北区是皇城区,平时由卫军守卫,主要是大帝处理帝国事务,及妃子,子嗣的居所。东区是权贵区,帝国内任要职的公爵,侯爵,伯爵等大贵族都居于此。南区是贸易区,大多数的酒店,商铺,赌场和竞技场集中在这。而西区的主要代表就是教会,帝国第一大教堂艾俄洛斯大教堂就位于西区。但是也因为教权与皇权的分离,西区人口也最为复杂。大型的组织有魔法师工会,大型佣兵团,各种冒险者组织的地下拍卖会,还有更多的是dì dū里的末落贵族或者平民。正因为教会和魔法师工会里面也是人才辈出,也倒没让西区与其它几个区域相比失了份量。

    马车径直奔向了位于王城东面皇后大道的伯爵府。一路上小杰森一直沉浸在dì dū的辉煌雄伟之中,能供二十辆马车并行的街道,修剪得整齐规则的树木,两边风格迥异的建筑上都飘扬着各种彩旗和彩带。那些像管家打扮的人带领着数个或数十个仆人装点着自己府坻的门面,隐隐都有些攀比之意。

    “巴巴莎,我一会儿去拜访下辛格斯伯爵大人,受老镇长之托商谈一下这个chūn季农牧业的种植和畜养规模。就不带你们两个了,离举行chéng rén礼还有几天,小杰森,你就陪着巴巴莎在城中玩玩吧。多约束着一点,别添乱。玩累了就到城西的艾俄洛斯大教堂去找我,巴巴莎也认识里面的主教大人,知道该怎么找我的吧。”碧昂丝在马车路过一个繁华闹的小广场时,缓缓停下了马车,让两个年青人下了车。

    “哇哦,终于可以zì yóu行动了。小杰森,快!广场上很多人呢。我们去看看。”巴巴莎一下车就拖着杰森往人多的地方钻,哪有半分刚才拽着胳膊叫哥哥时的柔弱形像。

    以dì dū坐北朝南的格局,这个广场正好是南城区与东城区的交界之处,将两个区域分划开来。广场正中间是一个五米高的青铜雕像,凯撒大帝骑在一匹人立而起的战马上,左手紧攥马缰,右手高举佩剑遥遥指向南方。雕像前一个由魔化秘银铸成的书一样的碑座,上面淡淡的魔法光芒闪耀,铭刻着“保罗·凯撒”的名号。如若是稍微掌握了一点斗气或者魔法的人物,往书内注入能量,书页上还能片段似的展示出凯撒大帝继位后的为帝国开疆拓土的几场重大战役,将大帝的形像和勇武展现得淋漓尽致。

    而今天并非是人们仰慕大帝的英姿才聚集于此,却是因为雕像前还临时别外设立了一个巨型的告示牌,告示牌上颁布了一项任务。

    “于新年期间,王城物资储备库高价收购冬鳞鳕鱼以作宴会专用。五磅以下的不要,五磅以上六磅以下的鳕鱼最为适合,每磅以两个银币购买,如果超过五磅的以每磅一个银币购买。除此之外,条件只有一个就是‘鲜活’。”

    这无疑是一个提升节rì气氛的活动,等于是变相给dì dū内的平民或者各大贵族们的仆人发放一点新年的福利。因为冬鳞鳕鱼每年新chūn季节都会顺着亚尼逊河向东南方温暖的下游去繁殖产卵,这都等于是给河岸的平民了一个大肆捕获它们的好机会。这次的节rì活动,不仅仅能让dì dū及附近的平民能填饱肚子,一享口福,还能换取一定的酬金,两全齐美的事,让所有的平民无不由衷的赞美大帝的英明与慈。这其中,欢呼雀跃的当然少不了杰森。

    由于出门只背了一点干粮和那把夸长的双手剑,杰森总共上只有十几个铜币,更不要说会想到带点捕鱼的工具了。于是他转瞬间就明白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边的那个调皮的小女孩上。

    “想想看,自己在孤儿院从小四处忙农活存了两年多三年才存够了四十个银币买把自己喜欢的剑。虽然经过冬季食物稀缺,大部分的鳕鱼长不到五磅以上,但是如果自己运气足够好,能捕到那么两三条换来几十个银币,等再次回到落溪镇的时候,少说一件半甲还是能在铁匠那换来的。”杰森兴奋得两眼都发光。

    于是人有所求,英雄气短。杰森打起了十二分jīng神当好巴巴莎的小跟班,一切言听计从,要逛哪里就逛哪里,指着向东就绝不向西。半天时间,杰森上就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袋子,头上还顶着一个由七彩羽翎装饰而成的女xìng晚礼帽,要多难堪有多难堪。

    在杰森多次有意无意的暗示下,终于这个调皮的小女孩想起了答应过杰森送他一块元素磨刀石。虽然南区也有魔法装备商店,不过那里大都卖一些华而不实的成品东西,用来给贵族们装典门面之用,而且价格还贵得离谱。而上好的魔法材料或元素jīng华以及魔兽晶核之类,都得只有魔法师工会里的高阶法师和光明教会里的神术师比较识货,所以大部分原料一级的商店都开设在了西区,再加上佣兵团的存在,上品的魔法材料或晶核矿石都是第一时间出现在西区的拍卖会上,这也使西区偶尔有风头盖过其它几区的时候。巴巴莎和杰森雇了辆马车直奔西城区而去。

    西城区的建筑除了大教堂之外,明显没有其它几个区这么雄伟,就连魔法师工会都不过由几个高一点的法师塔造型的建筑群构成,比起东城区的任何一个贵族府看上去都寒酸不少。但是这里的街道上的人气倒是旺盛得多,大街上随处可见一队队长得五大三粗的佣兵,也时常能见到一两个着长袍的人走过,以杰森的眼力,还分不出他们到底隶属于魔法工会还是教会。

    巴巴莎显然也分不清楚魔法材料的好坏,看着沿街遍布的店铺,也只能是见着就进,管他买不买东西,进去逛逛涨涨见识也好。

    一路下来,杰森的亚麻布袋里又乱七八糟的装了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有被打磨成耳坠的蚌壳,有嵌上低阶魔兽晶核的戒子,最神奇的是这个古灵jīng怪的小女孩居然花了三十个银币买了一根加注了轻微空气魔法的扫帚,其唯一的作用就是在打扫大型建筑的穹顶时人不用爬高,直接挥动扫帚能产生小型气流旋涡清除点灰尘。而小女孩的目的相当简单,她觉得自己就应该是个女巫,女巫就应该有个扫帚。

    小女孩买的东西倒不是很重,可是杰森背上背着的那把五十磅的大剑逛了整整一天,的确相当疲劳,又加上逛了半天自己想要的东西却没见着,不免有点失望。

    巴巴莎在一个杂货店门前停留了一下,略一思索就钻了进去,杰森无奈的紧跟其后。这间杂货店不大,除了几个木柜上摆放的零零碎碎的东西外,墙上还挂着什么皮靴啊,护腕啊之类的东西。一个穿得脏兮兮的老头子正站在柜台里像推销劣质商品一样在向站在面前的一个瘦高个子滔滔不绝:“您放心,我刚才该说的都说了,如果您还是不相信,尽管把它买回去,别说您只是去钓鳕鱼,二十磅以下的鱼跑掉了,您只管拿来退货,我一个铜板都不会少您的。”老头子一边说着,一边朝刚进店门的巴巴莎微笑点了点头,在杰森看来,老头这个举动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听到说是钓鱼的工具,巴巴莎和杰森都还来了点兴趣,于是凑了过去看个究竟。老头见新来的客人也有兴趣,于是又故伎重演的讲了一遍。原来他手中的是一束晶歌森林里特有的晶玉蜘蛛结的丝。这种丝晶莹透亮韧xìng极好,拿来当作鱼线会相当不错。原本这种丝如果足够多,倒是卖给盗贼工会做高极陷井的好材料。

    看着客人有点意动,店家老头忙说道:“这一束只需要十个银币,可是一点也不贵的。贵族老爷们收购鳕鱼的时间还相当充足,您与其在我这浪费时间,倒不足早点买下来先行一步到河岸去。只要能多钓上来一条,这连本带利不就回来了么?我要是不守着这个破店,早赶到河边去了咯”老头子倒很是会循循善

    看得出来,那名瘦高个子也是平民出生,想借这次收购鳕鱼的活动赚一点小钱来贴补家用,而店家一开口就是十个银币却着实让他为了难。巴巴莎可不管这些,这半天花的钱起码已经两个金币不止了,对于能花三十个银币买扫帚的主,也不当十个银币买根线是多大回事。问也不问那瘦高个子是否同意,直接扔出十枚银币在老头面前,转手就将蜘蛛丝扔进了杰森的袋子。瘦高个子看着面前柜台上还叮铛乱响的银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退出了门外。顺理成章的,脏兮兮的老头附送上了两颗鱼钩,浮漂呢巴巴莎倒也干脆,从杰森戴着的晚礼帽上扯了一根翎羽下来算完事。对于从小就学习各种劳动技能的落溪镇孩子来说,钓鱼简直可以说算是一种娱乐。

    正当杰森准备转出门,继续期待着下一家店里有他梦昧的元素磨刀石的时候,巴巴莎的一声轻咦又让他回过头来。只见巴巴莎望着老头背后墙壁上挂着的一个瓶子凝视了半天,一脸的好奇。

    “把那个瓶子拿给我看看。”巴巴莎用手指了指。

    接过瓶子,仔细凝视了一会儿,这个瓶子不太规则,更像是一个野兽的皮囊或者一种昆虫的蛹衣做成的。透过碧绿的瓶壁向内望去,在薄雾萦绕的瓶子里,似乎能看到一个木棍一样的东西在里面。

重要声明:小说《征服者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